《少年的你》撤档+两部剧延播 易烊千玺背后的新演员困境

《少年的你》撤档+两部剧延播 易烊千玺背后的新演员困境
2019年06月24日 23:58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在重庆轨道三号线工贸站附近,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天坑。

天坑原先是一片农田,《少年的你》剧组相中了这块地,在坑底搭建了一栋带有露台的小楼,变成电影里小北的家。

2018年9月4日,杀青前一周,娱理工作室独家探班《少年的你》剧组,来到了这个在电影中有八分之一戏份的重要外景地。

那一天在天坑里,看着监视器里的易烊千玺和周冬雨,监制许月珍和导演曾国祥说,不如试试明年的柏林电影节。

后来,《少年的你》成功入围今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却因为“后期制作原因”临时退出展映。

再后来,《少年的你》定档6月27日,却在公映前三天突然以“制作完成度”的原因撤档。

 

 

在片场,我见证过《少年的你》剧组对电影的热爱;在成片里,我们也看到了这份付出结出的硕果。

撤档,是剧组不得已面对的无奈,但我们相信“好饭不怕晚”。而对于演员来说,这份无奈与被动同样令人惋惜。

在迈入18岁之前,易烊千玺拍了三部戏,《少年的你》《长安十二时辰》《艳势番之新青年》,分别是现代、古装和民国题材。

年少的易烊千玺当然不曾想过,这三部戏竟然都未能顺利按时与观众见面。

以前,我们常常批判流量演员们不好好揣摩戏、赚快钱;但如今,当顶级流量愿意在角色里做出造型、尺度上的挑战与尝试,愿意以演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时,拍摄的成果却不一定能被观众所看到。

对于这三部暂时未能上映或播出的作品,娱理工作室都有幸提前观看。在此也附上《少年的你》探班日记,与工作室小伙伴对《长安十二时辰》《艳势番之新青年》两部作品的评价,一起先睹为快。

 

 

重庆的夏天又热又闷蚊子又多,剧组的工作强度又非常大。

周冬雨的重场戏结束后,剧组九点吃完饭,又拍摄了三场戏,直到凌晨两点半才收工。

第二天中午,主创们又在江边暴晒的环境下,拍摄尹昉指认尸体的戏份。晚上七点半,易烊千玺的重头戏又开始了,一直拍到了凌晨五点。

工作人员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结成了一块块盐巴。摄影指导余静萍笑着跟大家开玩笑:“我们都是盐巴人”。在拍摄《少年的你》期间,余静萍曾经经历了爱人的离世,但她仍每天都在亲自掌镜拍摄,用专业和微笑面对每一日的工作。

 

 

易烊千玺在杀青时,跟余静萍要了她背了两个月的机器马鞍袋做纪念。余静萍发现,易烊千玺看似冰冷,但内里是个很有温度的人。

这与戏里的小北有某种程度的相似。

天坑是小北的大本营,易烊千玺第一眼看到剧组搭的小房子就很喜欢,曾经说想买下来。

坐在导演身后,我常常能看到周冬雨回到监视器旁,和导演聊之前的表演。但易烊千玺则更喜欢呆在片场,坐在他的小屋子里或者屋顶上。

 

 

在曾国祥的记忆里,易烊千玺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从开机前到拍摄中再到如今的宣传期,一直都是惜字如金。虽然大多数时候话不多,但在面对心仪的角色小北时,千玺选择了主动出击。

《少年的你》在第一次面试时,易烊千玺曾经参与,但当时许月珍和曾国祥都觉得千玺还没有长开,还不够符合人物的气质。到电影快开拍时,易烊千玺主动询问,电影筹备和角色的人选,并且主动进行了第二次试镜。那时候,17岁的小少年已经与小北的样子越来越契合。

在成片中,易烊千玺的确交出了令人惊喜的表演。曾在剪辑阶段看过片的新浪娱乐总经理陈弋弋就评价:“千玺的爆发力、魅力,让人刮目相看,甩了同类型演员八条街,应该横扫今年一切新人奖。”

为了《少年的你》,易烊千玺不仅剪了寸头,在造型上大变样;在电影里更是挑战了这个年纪的偶像或者“顶级流量”们很可能会犹豫的表演尺度。

 

 

有一场戏给提前看过片的媒体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易烊千玺: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周冬雨:你只会这么说话啊?

——易烊千玺(有点破罐子破摔):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就会这么说话。

——周冬雨:你还会干什么。

易烊千玺一下子壁咚了周冬雨,并且摸了一下她的腿。

新浪娱乐副主编张燕认为,易烊千玺的表演很立体,他有边缘少年的坏习性,但他又是一个有温暖底色的边缘少年。

 

 

《艳势番之新青年》观后感

《艳势番之新青年》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易烊千玺的第一部影视作品,他在戏中饰演的少年阿易初亮相的造型并不算抢眼,与出场就华丽张扬的黄子韬对比尤为明显。

黄子韬饰演留洋归来的剪辫洋务贵族青年,几乎一场戏换一套造型,漫画风十足,而易烊千玺则顶着乱糟糟的披发辫子头和补丁布衣撑过许多集。

从底层少年慢慢成长为革命青年,整体感情线主要集中在与黄子韬的兄弟友情上,角色沉默寡言,可见团队在挑选剧本时充分考量到了易烊千玺的个人特点和生活经验。

以开场为例,少年阿易目睹家庭巨变,对表演经验欠缺的易烊千玺来说,这一段戏并不容易,但他硬朗的面部轮廓和坚毅的眼神恰好满足了角色的一点需求。

 

 

年初这部作品一度有消息将在月底上映,主演黄子韬甚至还为戏宣传更换了微博名,地面也有广告露出。但最终这部戏并没有出现在视频平台和卫视的播出单上。来到5月,《艳势番之新青年》正式改名为《热血传奇》。

直到现在,并没有官方确认的消息告知,这部剧究竟因何而延档,相对官方的说法是,电视台要进行档期编排。但从剧名的改动来看,脱胎于漫画的该剧需要靠近与愈来愈追求现实主义创作的市场主流。

但从易烊千玺个人的角度来看,第一部戏选取在安全范围内寻求一点突破,从造型上开始朝着角色需要靠近,而不是让角色去靠近偶像形象,这是易烊千玺作为演员新人的自觉。只是没人想到,他的影视之路,竟然会如此不平坦。行业困境挤掉的不仅是趁热涌进的快钱,急功近利的公司,同样也令市场顶流遭遇困局。

 

 

我和《长安十二时辰》

去年上半年,易烊千玺很忙碌。

两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艳势番之新青年》都是从2017年年底拍到2018年中,这当中,易烊千玺还要抽时间去街舞节目当队长。那时候娱理工作室去节目现场探班,感觉得到他在强打精神,后来才知道他当时发着高烧。

可惜的是,一年过去了,这两部戏都没有与观众见面。

 

 

娱理工作室曾看过《长安十二时辰》的前六集,那大概是原著小说前三章的剧情,叙事线比小说集中,推进更快。这是我个人第一次看易烊千玺的男主戏,从中能窥见这个演员的方向。

按照原著小说的描述,“李泌已是二十六岁,正是雄心勃勃崭露头角之时。靖安司丞位卑而权重,可以积累庶务资历,正是个完美的晋身之阶。”听说片方原本考虑邀请二十岁出头的演员出演李泌,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当时才十七岁的易烊千玺。

那么,易烊千玺的角色塑造如何呢?

 

 

我的总体观感是,完成度还是不错的,但缺乏层次和细节。

从外形上看,易烊千玺是符合李泌的角色的,马伯庸在小说中是这样描述这个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的:少年人脸圆而小,青涩之气尚未褪尽,眉宇之间却隐隐已有了三道浅纹,显然是思虑过甚。他穿一袭窄袖绿袍,腰间挂着一枚银鱼袋,手里却拿着一把到家的拂尘。

剧组的服装造型队原著还原度颇高,帮了易烊千玺的忙,他自己也有那种干净的气质,甚至是青涩之气与思虑过甚两种截然相反的气场,也在他身上统一了。

 

 

从人物个性上来说,李泌自小是神童,少年时代陪太子读书,深得信任,二十六岁已经在仕途的跳板上了,他是自负的,不拘泥于小事,心中有大义。

这个人物一方面很简单,稚气未脱的少年,向往清净修行却为挚友“下凡”;另一方面,这个人又面临着复杂的情况,外敌入侵,朝廷又有内患,与老师贺知章关系两面,与张小敬完全是两个道上的人但又不得不互相信任。

易烊千玺得演出这个人物平静之下的暗涌,总体上来说,他基本完成了强硬、清高和傲气几个角色特点,所谓“基本完成”,是指他总体上完成了每一场戏,尤其是在李泌与张小敬的对峙中,他没有落下风,作为一个机关的实权掌握者,易烊千玺的演出是令人信服的。

 

 

但经不起细细琢磨。实际上,李泌的人物性格在前三章有很多层次。从一开始的胸有成竹,到后来发现失策了而有点情绪失控;从一开始对同僚丧命的过于理智,到后来了解实情之后的自责,这个人有很多细微的变化。成熟的演员是会自己去琢磨这些变化,然后创作一些细节来丰满人物的,而易烊千玺第一次挑大梁,缺乏这方面的经验。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当你的经验不足以给角色增加细节的时候,可以从小说里面去找细节。

优秀的小说家,会在作品里给人间提供大量的微表情素材。《长安十二时辰》对李泌有很多细节描写,胸有成竹的时候,李泌是“年少者微微一笑,用拂尘往沙盘上一指”,发现引狼入室之后,李泌是“铁青着脸”、“语气已近乎失礼”,面对部下,李泌是“下巴一抬”、“眼睛一眯”;面对紧张的局势,李泌会“把外袍胸襟扯开,将双臂撑在沙盘旁边,身子前倾”,与张小敬对话时,他的动作是“用力一扯”、“用手指关节轻轻扣了一下松木案几”。其实完成这些细节,角色就饱满了。

 

 

当然了,电视剧跟电影拍摄不同,电视剧一天可以拍好几场戏,电影一般是几天来磨一场戏,电视剧大多是中景和远景,而电影的镜头语言会丰富很多,会向细节控的演员倾倒。

可能不应该这样去苛责一个第一次挑大梁的年轻演员,但如果他能够遇到会精心调教演员的导演,往他的框架里面塞一些细节就会更好。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窥见这个演员的方向”,我认为电视剧是易烊千玺的开始,但他可能更适合大银幕,前提仍然是遇到会调教演员的导演,或许还需要不那么集约化的表演空间。然后他会慢慢成长为一个大演员。

 

 

本文主笔:@鲁雪婷抢包山 @京雅 @张燕

统筹策划:@张燕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