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2019年08月23日 23:31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小欢喜》并不欢喜。

在剧中,被母爱强制包围的英子患上了抑郁症,白月光妈妈刘静经历了癌症病痛,童文洁一家被经济情况压得喘不过气来,再加上临近高考自带的紧张气氛,观众情绪也被带到了最紧张时刻。难怪有网友总结道,《欢乐颂》不快乐,《都挺好》都不好,《小欢喜》大悲伤。

虽然这部剧开播以来收视一直不错,但网络热度却经历了相当一段酝酿期,不断上扬,它对现实话题的拿捏,最终把越来越多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小欢喜》向我们证明了现实题材的魅力。

在内容方面,《小欢喜》无疑是“大尺度”的:里面有时刻办事谨小慎微的官员,有将自己的生活强加于女儿身上的妈,有孩子对于突如其来的家庭关怀的排斥,也有被视为国产影视剧里具突破性的开明的性教育情节,有代际关系带来的理念冲突,甚至还有某神奇鞋垫的诈骗案…这些都给观众留下了充足的讨论空间。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中的三个家庭

《小欢喜》会让我们记起汪俊导演的前作《小别离》,但二者又有不同。《小别离》的结局是孩子们回归家庭的团圆,《小欢喜》的结局是孩子们成年之后和父母家庭的道别。

3年前,《小别离》播出也曾风靡一时,关于低龄儿童出国留学问题被社会重视,话题讨论度颇高,然而讨论之后呢?一部电视剧的力量最终好像也没能改变现状。汪俊也有些困惑,在现实主义题材内容的拍摄和创作上,他似乎进入了瓶颈期。

3年后,再次思考《小欢喜》时,汪俊明显豁达了许多,“很多永恒的社会话题可能是无解的。”高考和亲子关系就是这个永恒无解的话题,这中间掺杂的爱、关心、甚至是打骂都是源于亲情,孩子的教育问题同样如此,上大学之前的焦虑同样也是全球性问题。

三组家庭的选取,是在给观众展现出不同的样板,让观众寻找和思考,作为家长在面对高考时应该持什么心态?是不是需要以及怎样跟孩子充分的沟通?一个健康的家庭里,孩子和家长的合理位置都在哪里?在汪俊看来,把这些问题和反思带给观众,能获得一些情感共鸣,《小欢喜》的意义就足够了。

以下是《小欢喜》导演汪俊的口述: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导演汪俊

1

《小别离》快要杀青时,黄磊找到我说,“咱们要不要一起再做一个剧,现在这个叫《小别离》,那下一部就叫《小欢喜》。”我当时是答应了的,但心里还是有一些顾虑,要知道拍现实主义题材剧总是要提出问题、讨论问题的 。可《小别离》播出后,最终呈现出的结果却是很多问题都无法解决,这让我很困惑。

《小别离》之后,我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再做点儿什么。能探讨的,都差不多讨论完了。正巧《如懿传》的片方找到我,想要让我来执导这部剧。其实我也是想要换换脑子、换换思路,毕竟很多年没有拍过古装剧了,或许能有一些新的想法。

一部古装剧,用了3年。2018年《如懿传》播出前最后的几个星期,是我最焦头烂额的时候,《小欢喜》开始进入了开机前的筹备期,我们第一次剧本调整会的地点就是在剧中童文洁在公司开会的办公室。

黄磊、制片人徐晓鸥、我还有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开始根据剧本来做最后的调整,包括需要用几组家庭,是不是还用《小别离》里的家庭蓝本,不同家庭的选取分别代表着什么,需不需要有阶层的变化等等。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剧照,海清饰演童文洁

最重要的是关于剧中一些母题讨论的取舍。比如,林磊儿是从福建来北京的,之前他的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那我们要不要和方一凡形成对比,去讨论金钱对于孩子教育的影响,这会是一个很好看的戏剧冲突点,但是最终黄磊还是否决了。

我们也达成了共识,一方面这样的论题有些偏离教育的主题,另一方面在于这部剧中设置的家庭其实普遍已经解决了自己的经济基础问题,他们的注意力应该更多的集中在孩子身上。

《小别离》中的三组家庭是有经济实力差距的,既有公司CEO,又有出租车司机家庭,这样确实更有社会纵深感,但《小欢喜》有一个局限就是,我们是表现的一个学区房小区内的三个不同的家庭。

比较现实的一点是,能租得起学区房的家庭,多少就沾点中产了,不太可能处于底层,学区房一般都有一万多的房租,能负担得起这样的开销,说明这个家庭已经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

最终,我们在家庭的类型选择上,选定了不同类型的家庭来组合,比如说官员家庭、单亲家庭,当然也还有最贴近我们现实生活的普通家庭,同时让这三个家庭交织在一起,甚至就住在楼上楼下,这样特殊的空间关系有了更多的趣味性。

《小欢喜》里很多戏也是根据这样的空间方位去写的,比如乔英子和方一凡被怀疑早恋的一场戏,因为这样上下楼的邻里关系,才有了误会和巧合,拍摄的时候也可以有一些穿越物理隔断的设计。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剧照,周奇饰演方一凡,李庚希饰演乔英子

2

接下来的一个重点,就是学校和家庭之间的情节体量的选择。和《小别离》一样,我们最终将故事的重心放在了家庭,学校的内容基本就是1/3,我不想把《小欢喜》做成一部校园剧,去讲老师如何教育孩子,而是要把更多的教育问题放在家庭中。

每一部剧都有自己的抓手,笔墨也有偏重,如果两头兼顾,可能就不好看了。

大部分观众最初的注意力都在单亲妈妈宋倩的可怕掌控欲上。除了亲子关系之外,我们突出了这对大人和孩子两种状态的残酷,也是很现实的对比,孩子们无限可能、充满遐想空间的童真状态,而家长们却是一眼望到头,开口就是经验之谈的惯常状态。

孩子们的高考是关系到人生转折的大事,家长们的中年危机也在悄然到来。英子想要逃离北京、逃离宋倩,她向往的是更大的宇宙;方一凡想要当明星、唱音乐剧、去鸟巢开演唱会;季扬扬想做赛车手;林磊儿想考上清华完成妈妈愿望…如果你反过来看就会明白,家长们的想法和眼界已经被禁锢住了。

他们可以理解孩子的理想是理想,但也习惯性站在了过来人的角度去俯视,去指导和规划孩子的将来,那些所谓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老理儿,也是过度干预了孩子的人生。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剧照,三个家庭的日常

我想通过这部戏展示给大家的问题是,我们能给孩子多少,能给他们什么样的指导,又能在什么程度上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

丁一和乔英子是剧中颇为极端的例子,跳楼自杀、抑郁症发作,这些看似触目惊心的事情,现实中也都曾真正发生过。在高三这个阶段,孩子在家长的眼中依旧是孩子,在他们自己的眼中,自己已是18岁的成年人了。

《小别离》中,人们对于初中生的教育可能还靠怒吼、靠连哄带骗的引导,但在《小欢喜》中,孩子和家长之间的对话是要有一些成人感觉的,是要认真的。那场关于性教育的戏在微博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作为父母,方圆自己还略带扭捏的去试探儿子的想法,但在方一凡眼中,这些早已经是生物课学过的知识,不必大惊小怪了。

我们在这里安排这个情节,并不是故意博眼球,而是折射出了两代人之间的教育方式、思维方式的改变和不同。

孩子的18岁,经历高考走向大学,走向社会,就是每一个家庭向社会交出的一份共同答卷,父母的基本任务已经完成了,孩子们也成长成了一个独立的个体。《小欢喜》的重点不是高考有多苦、孩子家长有多不容易,而是给孩子和家长们展示一些共同成长的可能。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剧照,四位准高考生

3

我和黄磊合作很多年,很多东西就是默契的结果,他确实是在编剧上有才华,有一些小的细节的内容,我觉得我自己是编不出来的。

比如高三开学,三个家庭已经分别搬进了学区房,新的一天开始了,也说明高三开始了,这样的环境下我总觉得这里一定要有一场戏,没有就是不行,但是什么戏我不知道,这样的诉求给到黄磊,他就能想到好办法。

结果就像观众看到的那样,几家人一起被小区里不知道是谁家的鸡给叫醒了,现实中小区怎么有鸡呢。但剧中的道理也说得通,也许就是谁家给小孩儿买来当宠物的,养久了有感情又不舍得杀。这种日常又有意义的桥段就是黄磊的主意。

刘静和英子之间的忘年交友情,其实也是一种对彼此成长的正视。别人家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家长之间的友情,是以往电视剧中很少展现的内容,黄磊写这段戏的时候特别感动甚至是有点儿激动,刘静、英子、宋倩三个人之间的情感变化很微妙。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剧照,黄磊

其实,除了相互之间的羡慕,宋倩对于英子和刘静之间的感情还有一丝的嫉妒在。这段戏我和黄磊想表达的就是,每个家庭都会有一些不足,我们应该仔细去审视一下,而不是一味觉得别人家的好。

刘静给了英子想要的肯定和沟通,在刘静生病,瞒着家人自己去医院做手术时,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也同样是英子发来了一首歌给她鼓励,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哪里就有了温暖和支持,这是会让我们觉得生活美好的原因。

宋倩、乔卫东、英子、小梦那场对峙的戏里,小梦喝了宋倩给英子炖的燕窝的桥段也是黄磊加上去的。拍那场戏时,情绪已经顶到头儿了,尴尬至极之后,谁先来把这个局面打破?这个问题拍摄到那天我一直在想,最后定的神来之笔就是让锅里的水扑出来,把尴尬的气氛释放掉,现在想想突然觉得自己也蛮有才华的。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剧照

宋倩母女(陶虹、李庚希饰)和刘静(咏梅饰)

除了黄磊、海清,想必观众也关注到了咏梅和小陶虹。

当时。制片人徐晓鸥也和她们沟通了差不多3个月左右,二位都不太经常拍戏了,状态需要一些调整,小陶虹进组之前和我聊了很久,她还是希望自己能接到一个足够她发挥的戏,我认定宋倩就是适合她的角色。

总之,只要高考存在,只要家长还盼着孩子成长,关于教育的焦虑就会永恒存在,因为人生就是要经历这些。

当然,家长对于孩子的那种诚惶诚恐的情绪是《小欢喜》缓解不了的,或者说,根本就是无解的。这部戏相关教育的问题最后也并没有提出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但是我想,在这个无法打开的心结上,《小欢喜》能成为一滴有效的润滑剂就足够了。

导演汪俊自述:《小欢喜》因何成为“标题党”?

《小欢喜》剧照,陶虹、咏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