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约、换角、掌权,视频平台离行业垄断还有多远?

分约、换角、掌权,视频平台离行业垄断还有多远?
2019年11月10日 23:45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那还能怎么办,最后就是换角色呗。”

临开机前3天,经纪公司还是不同意与平台方签订演员部头约,已定的演员被经纪公司带回,已经在象山进组的制片人杨欢(化名)最终只能临时找来了之前的备选男主角顶替,迫不得已启用了Plan B。

从选角、到试戏、再到进组培训,前前后后几个月的时间,最后仍然耽误在了一纸合约上。

除部头约外,分约亦成为趋势,艺人和视频平台之间的捆绑更深了。

“我们现在也真的不知道平台和艺人未来的关系会如何?换句话说,平台如此大规模的想要捆绑更多的艺人,他们的考虑是什么?”经纪人王一(化名)说。

这种忧虑是平台开始提出和艺人分约之后,艺人经纪行业内普遍存在的。与平台签约,无论是部头约还是成为分约艺人,是不是就被默认站队了?以后是不是只能拍一个平台的戏?

从影视制作公司,到艺人经纪,视频平台正在疯狂抢占影视行业上下游的资源,而这种资源的抢夺最终带来的结果如何?视频平台会成为“内地TVB”吗?TVB现在的困境已经非常明显,视频平台还会重蹈覆辙吗?

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四大视频平台标识

杨欢当时手里的这部剧,是一部平台的定制剧。

“最早我们选角那会儿,平台还没有强势到说,必须用他们选的人或者如何,大部分都还是会尊重我们的想法。”虽然和平台合作,关于角色,最根本的还是从剧本身的需要出发,合约则在角色合适之后。

和主要演员签订部头约,并不是新鲜事。在影视公司风生水起的那些年,想要参与类似华谊兄弟这样头部影视公司的作品,也是要签订部头约的。

部头约一般会在合约中规定,在未来N年,和艺人合作x部剧,演员片酬不能超过现在片酬的百分之X。

平台一开始沿用了这个做法,与每个演员所签署的内容不尽相同,合约的内容也有可商议的空间。

相对宽松的部头约是一个相互选择的过程。

这份合约是否会有后续实质性生效的可能,要考察这个演员在第一部剧中的表现。

对新人来说,部头约是一个最大的机会。

(文图无关)

杨欢那部剧,如今已经播出结束快半年了,临时顶替的男演员在剧播出之后,微博粉丝涨幅约300万,而原本选定,却因合约没有谈拢的男主角却至今在业内没有姓名。

一部剧能不能捧红一个人暂且不论,部头约至少可以让一个新人在未来N年内,可以持续接到工作,虽然收入微薄。

从平台角度来看,与艺人签订这种部头约,将会对其有更大的约束力,根本上是在考虑ip延续开发的最大化。这样简单的资源储备,更多是在保证,一部戏爆红之后,后续作品的顺利展开。

大约从2017年年末开始,签部头约成为与平台合作的一个硬性指标。

没能顺利签约的艺人,即便再怎么合适,最终还是会被顶替。

新人演员杨仕泽凭借正在爱奇艺播出的《恋恋江湖》一剧,入围微博明星势力榜新星榜(该演员是否与平台有分约合作未知,图片仅为说明,文图无关)

 分约,快速占领艺人资源 

不过一年的时间,更高的门槛出现了。

视频平台开始要求部分艺人出演平台自制剧、定制剧的时候,要和平台分约,不然就会被拒之门外。

某制片人向娱理工作室透露了一份艺人分约合同的内容——“在未来N年,该艺人包括影视、综艺、商业代言等所有的收入,平台都要分走10%。”

这10%的抽成比例,看似不高,但对于原本就收入有限的小艺人来说,需要承担比较大的压力,加上艺人片酬需要按照劳务所得纳税(一般情况下,税率高达40%),平台分账之后,艺人经纪公司还需要再和艺人按照净利润分成,一部戏,辛辛苦苦至少3个月,最后到手的片酬可能根本无法负担艺人的生活。

综艺真人秀《演技派》中的新人演员讲述没戏拍的日子

关于分约年限,如果经纪公司和艺人原本的合约时间足够长,平台会直接分约8年,如果没有那么长的合约期,与平台签约的时候,就是N(艺人和经纪公司合约期)+N(不满8年的合约部分)=8。

也就是说,如果艺人与上一家经纪公司解约或者合约到期之后,到了下一家艺人经纪公司,也需要履行后续几年与平台的合约。

合约时间长,分约艺人人数多,随之而来的就是管理上的不利,很多平台的经纪人,都是内部转岗,相比于艺人经纪公司的经纪人,在业务能力方面或许也存在一定的欠缺,当然最主要的问题依旧是,人太多,管不过来。

平台真的会运营好这些艺人吗?“我觉得不会。”从事经纪人工作多年的康安(化名)笃定地说,“先不说分约的艺人,你就说平台签的那些全约的,也运营几年了,红了几个?你能现在就说得出名字吗?”

(文图无关)

关于合约的细化内容则有更多不确定性——

比如,与平台分成10%,未来这个艺人是否能得到一些置换资源?除了最重要的片约,其他方面,如商业代言,会有一些渠道介绍吗?艺人和某一家平台签约之后,是否就再也不能去出演其它竞品平台的戏?

王一给的回答是“还在谈,不确定。”但也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是,“商业渠道介绍、甚至一年保一部戏这样关于片约的协定,可能最终只能是落在口头上的。不会白纸黑字的落在合同里。”

至于能不能出演别的平台的内容,平台现在也没确定和艺人签约之后,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是否应该有这方面的约束。

即便如此,现在和平台签约的艺人,已经接近百人。

(文图无关)

尽管分约之后,艺人还是要通过竞争得到一个角色,但如果不分约,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这就是视频平台给到腰部及以下艺人的选择空间。

对很多小艺人来说,提出分约的平台,其实是在给他们不确定性的职业生涯提供某种“依靠”。

成为“依靠”之后,分约可以帮助平台更好地把控艺人,让艺人身上逐渐形成平台的标签,也能更好地控制演员成本,在角色的选用上,也能拥有更大的主动权,同时,如果未来艺人突然间爆红,这10%的分成,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从这方面看来,分约对于视频平台来说,几乎是百利而无一害。

(文图无关)

 话语权增大,逐步趋于垄断?

和这些腰部艺人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合作关系之后,关于演员的选择和运用,作为视频平台,已经可以将自己的手腕伸向卫视。

如今影视行业的项目类型,一种是版权剧内容,主要发行至卫视,以往受视频平台的影响不大;另一种就是和视频平台合作的自制剧、定制剧,平台则是完全主导。

“现在平台如果前期没有参与投资,那也可以直接从影视公司买断一部剧的所有发行权,这已经是很常见的一种版权购买方式。”制片人孙杰(化名)说。

以高于正常市场发行价的金额买断一部剧的发行权,如果购买前置,视频平台作为买方,完全可以在选角的时候,就推荐自己的艺人进组,最后平台再将内容发行至卫视,慢慢就会促进影视行业整体演员选用的变化,进一步稳固其在行业内的地位。

还有视频平台开始尝试签约培养自己的新人演员,拍自己平台旗下的ip改编作品,最后在自己的平台播出,同时,平台也在培养和挖掘自己的合作编剧和导演,强化平台制片人的地位和职能。

如此行情之下,视频平台就会逐渐形成行业垄断的态势。

编剧加伊(化名)曾在娱理工作室的采访中提到,“听某位已经离职改行的朋友吐槽,曾经遇到过一个平台,提出的合同包括:任何时间点,平台可以以任何理由要求,更换包括编剧在内的所有主创;已经创作的项目版权归平台所有。”

视频平台如此强的控制能力,连接着影视行业的制播的上下游,如今还将手伸入了艺人经纪行业,这真的是一个健康的发展模式吗?

对比之下,美国的电视台和视频平台与艺人经纪之间的关系则相对独立,大多只是良好的合作基础,没有进一步的合约捆绑,或者直接的投资关系,没有谁是真正处在弱势一方的,势均力敌、共同发展。

目前内地视频平台的操作,令不少业内人士联想到TVB模式。

过往TVB艺人皆以基本部头约聘用,以“节目时数”计算薪酬,不会为艺人规划电视台以外的工作。之后不久TVB推出经理人合约,由TVB任经理人统筹艺员的所有工作,除节目酬金外,并提供固定月薪。除了此之外,还有基本部头合约、外援部头合约,但这两种基本只针对已经走红的资深艺人。

从部头约到全约再到另一种形式的部头约的发展模式,类比之下,可能就是未来内地视频平台与艺人的合作模式缩影,TVB的成熟艺人还能看到内地更大的市场,选择北上,那未来,内地艺人更大的发展空间又在哪里呢?

选择TVB模式,或许也是内地视频平台对于盈利模式的探讨,虽然2018年时TVB已经连续4年业绩下滑,但最终还是处在盈利状态,相比之下,腾爱优三大视频平台每年合计亏损约200亿人民币,盈利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虽然持续盈利,但不可否认的是,TVB已经开始落寞,反观国内,几十年后,内地视频平台的结局,真的会希望是如今的TVB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