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2019年11月14日 23:59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今天为大家呈现的,是两位60后影视圈老炮儿的对谈。

一位是导演李骏,曾执导《中国式结婚》《落地,请开手机》《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惊天大逆转》等口碑之作,是一位横跨电视剧和电影领域、打造过很多荧幕硬汉形象的“宇宙直男”导演。

另一位是演员范伟,备受全国观众喜爱的笑星,他塑造的很多喜剧角色过于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他同时也是一位拿过金马影帝的实力派戏骨。大众对他的角色津津乐道,却对其真实生活知之甚少。

最近他们两人合作了一部电影,叫《长安道》。在首映礼结束后,#范伟演活了渣男#上了热搜。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范伟演活了渣男#微博话题页

对此,李骏导演回应:“他是个远比渣要复杂的多的人物,是精英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产物,也是当下盛行的精致利己主义处世哲学的典型代表。范伟真正演活的是那些依然理直气壮地活在男权社会里中年男性,是那些李诞形容的,只愿意倾听远处自己想象出的呼唤,却无视眼前真实生命发出的哀嚎的所谓知识分子。” 

索性,在娱理工作室的镜头里,李骏和范伟围绕60后男人话题来了一次敞开心扉的交谈。他们形成了诸多共识——

男人的底色都有一点“渣”,他们作为儿子和父亲的家庭观、教育观,以及对当前中国影视寒冬、表演类综艺节目火爆等最新现象的看法。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主演范伟,导演李骏

李骏: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封闭的茶馆里,聊了很长时间。虽然在整个合作过程中没有触及这个问题,但我其实很想知道,您也知道万正纲这个人物演完会是个“渣男”,是什么原因促成您最后真的想演这么一个人?

范伟:首先感兴趣的是,我喜剧标签这么浓,导演和投资方怎么会让我演这么一个角色,我很好奇。

同时这个角色特别吸引我,他真是很复杂,但我为什么一定要跟导演见个面聊一聊,我觉得作为一个父亲,后边(孩子面临危机)那一下,我有点坎过不去。导演特别耐心,那天我们在一起聊了两个小时。

他从头给我讲这个人物的逻辑,我相信他代表了一小部分知识分子,那种精英内心的油腻,那种自私、自我、自恋。我曾经看过伯格曼有一个电影叫《秋日奏鸣曲》,英格丽·褒曼演了一个母亲,就有点这种感觉。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秋日奏鸣曲》剧照

李骏:我相信您作为父亲也非常爱自己的孩子,孩子也(跟电影里)差不多岁数。

我其实在写这个人物的时候,我的逻辑是通的,为什么?因为我生活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印象中我的成长经历是,我父母最多的关心的是他们的工作,可能也是因为他们是科学家,但确实他们把所有重心放在了知识分子觉得更有意义的东西上。

有时候他们会产生错误的认知,以为他们是为某种“道”做出了个人的牺牲,那么子女和亲情对于这个道,是可以牺牲的。 

其实这是一个错觉,因为所谓的道,我的认知其实是自私,是觉得花了那么多力气,我才积累起来的这些东西,我为什么要为其它东西消耗掉这些能量。我把原剧本结尾稍微改了一下,因为我们是拍真实人物,那么就要遵从一个普通、懦弱的知识分子能做到的那一点力量的东西。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范伟

范伟:我为了保护这个人物,我说万正纲不是故意延误救孩子,而是他当时是一种愤怒、众叛亲离、委屈自我,是错综复杂的一种合力导致他犹豫延误了。

我跟导演建议,我说这个人后来肯定要疯掉,所以我相信了这个人物,很自信地演出来了。

李骏:作为导演,我好奇的是演员在演的时候,是需要把很多真实的情感放置进去的。当机器那么逼近您的时候,我从您的眼睛里看到的是非常真实的感受。您会不会把和自己孩子的共情放进去?

范伟:的的确确,我个人也有万正纲的底色,只不过在电影里放大了。比如万正纲有了学术成果,跟红雨妈妈聊天的时候,她居然睡了;可是林白玉听到成果之后,她哭了。

我觉得我个人都隐隐约约有这种底色,比如我拍个好戏,我多么希望分享给别人。把握住这个人物的底色,然后再放大,我觉得就可以了,否则我摸不着,没有发力点。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范伟、宋洋

李骏:我觉得那段话也有我自己非常大的一些感触,“在我写的东西里,我就是帝王”,这大概是一些搞创作的人会去想象的东西。但是挖掘这个的时候其实蛮痛的,这种痛有几方面,一方面是你真要去审视自己那种虚荣心,以及自得、自恋。

另一方面我也会担心,就是我的孩子在看见这些的时候,他终究会看到自己父亲的影子。您在演这个之后,您的孩子看到爸爸演得这么出神入化,他会怎么想?

范伟:我觉得不会,家人看我的片子会比较跳戏,角色是角色,人是人。

刚才导演说每个男人的底色都有一点渣,无论是开玩笑也好还是什么,我特别承认您的这种表述。男人都有一点渣,就看你的分寸。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范伟、焦俊艳

路演面对面跟观众交流的时候,我说咱说点接地气的话,我说其实人的自私、自我、自恋都不怕,但是你得想好了。如果是像万正纲这样的人,你就不配为人夫、为人父,你太自我了。

你应该把自己自私的一面收敛一点,有点底线,有一些责任给家庭。父亲在这个家庭当中太重要了。

李骏:是的,我想我们60年代出生的人,很多都在这个角度上有思考。因为正好我们经历了整个国家很大的一个变化,我们这一代是离婚率很高的。当然从好的方面来讲,这是社会更开放,人们更能够理解自己,希望寻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从人的本性来说,男性的底色就是掠夺,从生理上就决定了。所以他一定是会有所谓“渣”的那部分,但就是底线问题。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范伟、陈数

  鼓励孩子“叛逆”,

  范伟儿子拒绝进入娱乐圈  

李骏:我们俩的性格有相近的地方,就是工作中都是比较沉默的人。关于父亲这个话题,以前还真没太交流过。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我很想知道,生活里您跟孩子是什么样的关系?

范伟:我儿子是那种不希望被控制的孩子,而且越大越流露出那种情绪。我因为特殊情况,聚少离多,他妈妈在家里的角色是严母,我就转换成慈父,对孩子比较放任。

我自己尽量在家像个男人样,无论是你当父亲,还是当丈夫,让他看,让他知道男人应该这样就行了。其他好多事,你靠所谓的教育起不到什么作用,他就那样。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剧照,主演范伟

李骏:我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是时装设计师。我自己是一个对这些方面思考蛮多的人,我会一直努力做到男女平等,在思想上我对他们特别放任,甚至在他们小的时候引领他们去做一些反叛的思考。 

我女儿18岁成人礼的时候,我写了一封信,后来被他们校长在学校读。我写道,你18岁了,你可以看任何成人电影,可以交男朋友,可以喝酒,可以夜不归宿,但只有一条,你在享受这些权利的同时,你也需要承担起作为一个成人的责任。

很多同学说,你爸爸好酷。他们小时候开始萌动恋爱的时候,我就说这不应该吗?她已经16岁了,这是一个正常的人的情感。但是我会跟她聊,你要保护好自己,因为这个世界对女性没有那么友好,这是没有办法的一件事情。

然后我会问她,你真的是热恋吗?我担保你半年后就不是了,但是这都不要紧,因为你还会一次又一次经历这些,这就是人生。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主演范伟、焦俊艳,导演李骏

范伟:我儿子13岁左右的时候,有一次我忘了具体什么事了,我是属于那种蔫人暴脾气,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一旦脾气上来了,自己都收不住,那次对他刺激特别大。

从那以后,我只要一回家,他把自己屋门关上了,基本不跟我说话。后来我主动跟他找话说,慢慢缓过来了,后来我就明白了,没有必要那样(发火),过犹不及。

李骏:我自己年轻的时候非常叛逆,所以青春期跟父母有很强烈的冲突。反而我的孩子不太叛逆,我当年比他们过分,所以我觉得不需要那么强迫他们。

我们走过了那些路,会感受到一些波折或坑,父母会很想让孩子避免,但是有些东西说了是没有用的,他们必须自己去经历。 

我父亲那一代知识分子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我妈妈也是个知识分子,我妈妈付出了所有的努力,今天我父亲阿尔兹海默症,他什么都不知道,一切最痛的、最难的都是我母亲在承担着。

很多女性很棒,很强大,但是她们真的做了很大的牺牲。现在我也是一个父亲了,经常要检讨和思考能为家庭做什么,也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陈数

范伟:我童年里我父母爱吵架,我妈妈脾气不好,每当我回家之前我心都是怦怦跳的。我敏感,我哥哥姐姐他们都不记得这些事儿。每次回家我一看我妈脸上是阳光灿烂的,这心一下就落下来了,就觉得这一天特别美好。

所以我觉得我将来成家的话,这个家的气氛一定要特别融洽。现在我没事在家就做点吃的,这个很影响孩子,我儿子跟他女朋友有时候钱花得多了,就自己在家做点东西吃。

我儿子小时候喜欢相声,爱听相声。我朋友在一次做综艺节目的时候开了个玩笑,说将来我教他相声,后来就被媒体传成了我儿子要学相声。其实我儿子不行,他自己都承认,在艺术方面才华不够,他爱看电影,看完也能聊出点自己的见解。我是希望他做这行的,我别的能力没有,我可以帮助他,聊聊剧本,我比他有些经验。

但是他性格比较内向,他一直在说,我真的不具备做这行的能力,靠这个吃不了饭,我就干点小事儿就行了。

我虽然也内向,但是我有欲望表达,遇到好的角色我会很忐忑,忐忑会变成动力,让我更好地准备。我儿子连欲望都没有,就一口否定说自己不行。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范伟、陈数

  “电视剧里有很多人设,

  需要一点表情包式的表演” 

李骏:过去我学电影出身,但是在从事电视剧的过程里,是有一个认知转变的。一开始有我们会说,电视剧很多表现手段都很low,没法传递更意象、更作者的部分,甚至在情绪的表达上,也是是要以更为朴实的方式。

所以我一开始做电视剧,是会有一种被捆绑的感觉,但是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逐步从电视剧里学习吸收到了很多电影学院没有教过,甚至电影学院都没太去研究的东西,也就是跟观众之间的距离。我觉得电视剧更加直接,到达观众的距离更短,它非常有效。

电视剧会倒过来逼你讲故事能力的提高,后来就让我变得很有兴趣。当然,我可能会把某些电影的东西放到电视剧里来,试图让电视剧的表现形态更为丰富或者饱满一点。

当然,电影允许导演用的手段更多一些,而且两个小时的浓缩表达更有仪式感。我不知道您的想法是什么?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范伟

范伟:电视剧我演了不少,农村的、城市的,然后也有小品、相声。我觉得一路走过来,相声小品往影视上转的时候一开始会有痕迹,但是的确给我营养,比如相声、小品特别讲究节奏,你在台上节奏稍微乱一点,这包袱就不响了。 

当然一开始往影视转的时候有痕迹。我印象最深的是我拍第一部电影,我自己在现场感觉特别好。后来我跟我媳妇一起看,我问她觉得这电影怎么样?她说还行吧,你好像劲儿使大了点。就很朴实的一句话,我一下开了窍,后来我就慢慢一点磨没痕迹。

为什么现在我开始愿意拍电影?电影的确就像您说的,找到了那种美感,就是过了眼了,尝到了甜头。因为电影的确会帮助一个演员更好地完成任务,能让自己更好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范伟

李骏:目前中国电视剧其实有很大的进步,但是整体市场导致电视剧比较难出现过于复杂的人,人物要比较扁平单一一点,也就是现在流行的一个词叫“人设”,是一个被设计出来的人。所以想要从演员角度去表达人物的话,电影肯定会比电视剧过瘾。

从导演的角度来看,电影和电视剧的表演还是有一定的区别。我觉得电视剧需要特别准确、直接、单一的指向性,要直给,那么我开玩笑说有时候需要一点点表情包式的表演,因为要把它简单化。否则观看的人可能因为屏幕原因、周边影响的原因,如果演得过于复杂,他会搞不清楚这个人物到底想干嘛。

而电影是更沉浸式的,需要整个人生活在里面感悟,因为那么大的银幕,你的眼神里稍稍有一点点空,都会看得清清楚楚。

而真沉浸的话,人物有的时候是似是而非的,不是那么单一准确的。所以电影的表演魅力在于,很多时不是那么地准确,但是又能引发你的想象和思考。电影允许微妙,电视剧好像不太允许,我现在为什么越来越爱拍电影,还是想表达这种微妙,不太愿意去表达比较扁平直接的东西。 

不过作为导演,还是取决于故事,如果这个故事的篇幅够长,需要有更大篇幅来展现更多的人物的话,电视剧是一个好的选择,如果一个故事足够浓缩,足够有高概念,或者是非常强调视觉体验,我也会选择电影。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导演李骏,主演陈数

  现在算不上真正的寒冬,

  表演综艺不能拿来评判演员 

范伟:现在说中年演员瓶颈,瓶颈我还谈不上,但因为年龄、戏路,还是会受限。所以说没办法,就顺其自然,有好的角色就要抓住。

李骏:我一直有听到关于中年女演员的新闻。目前中国以及东亚依然是男权社会,男权社会的审美就是年轻漂亮,这个是很难逃脱的。所以到了中年,在市场上的选择会越来越少。

男性也是一样,因为娱乐性终究是以年轻人为主。这必然导致市场上更多的是青春偶像,校园题材,我就不太适合去拍。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焦俊艳

当然,当你足够坚定,足够优秀,像范伟老师,一年需要那么多戏吗?可能也不具备那样的体力一年360天在剧组和各个通告里。您可能希望一年有一两个很有意思的角色,好好去把它演了就很开心了。 

寒冬也好,怎样也好,这是一个大的概念,我不能替别人去说。前几天我去电影学院,跟我们85班的娄烨、王帅、王瑞一起做了一个放映活动,当时我就分享说,从我们毕业时面临的市场,比起今天所谓的寒冬,我觉得现在应该算“暖冬”了。

我们那个时代哪会有那么多的机会,全国每年就那么几部电影电视剧,想获得一点机会都是非常困难的。现在毕竟途径多了,有很多网剧等等,所以我不认为这个是真正的寒冬。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范伟

范伟:我挺爱看综艺的,但是我上不了最近那些表演类的节目。我年轻时没有选择就上台了,那时也有点无知无畏,面对观众,只要大家乐了,就觉着自己成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演越害怕,后来为什么春晚我都不上了,压力越来越大。

其实我骨子里的性格不太适合面对观众,包括现在综艺很多也是,你必须打开自己。我还有一个障碍,就是我如果演一角色,你让我怎么撒开都行。但此时此刻我是范伟,我就觉得缩手缩脚,特别拘束。

所以真人秀、综艺节目特别不适合我,我也看,但是我来不了。《快乐大本营》我第一期就上过,那一次我就觉得完蛋了,束手束脚,我试了几次都不行,后来索性就算了。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范伟

李骏:我蛮理解您刚才说的那些。我有位朋友说了一句话,我觉得非常好,是说一个演员在足够地理解和挖掘了一个人物之后,用一种非常有仪式感又有观赏性的方式把这个人物表达出来,这就叫表演。

表演之间存不存在所谓的技术性PK,我不觉得是演员之间会存在着这样一种比较,就像一起演对手戏,对手戏更像是跳舞。这个舞蹈是有节奏的,是有你来我往,此起彼伏,是在互相成就和互相推动着某一个的,然后形成最终的观赏性。

但是作为综艺节目,我觉得是另外一个范畴,我们把它当成一种类似于歌舞,或者一个短暂的舞台小品理解就好了。 

至于赛事规则,见仁见智,我自己觉得,看到演技或者是被感动,我觉得都是综艺的一些手段,是不能真的拿来评判一名演员的。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范伟、陈数

范伟:是。所以我特别反感“飙戏”这两个字,好的表演是互相成就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另外在舞台上演出的时候,小品或者喜剧,你都会根据观众不同的反应,变换不同的节奏。所以我在表演这方面我挺强迫的,只有面对镜头,导演在那看着监视器,我觉得这可能是最准确的。如果旁边有人,我就觉得不一定准确,我有点这个洁癖。

李骏:这个是很有意思,演员确确实实时刻在感受着跟观众之间的关系,它是共同创作。所以戏剧的魅力是当整个舞台跟观众形成了一体的时候,直接的这种呼应交流,它会导致每一场都是不一样的。 

电影是非常工业化的。我跟陈数第一次合作《和平饭店》的时候,我说演员跟摄影机之间是有关系的,是一种恋爱和征服的关系。

很多时候你需要去征服你面前的摄影机,你需要由衷地感受到,此刻你面对的镜头会把你所有东西传递出去,那一刻才是你最兴奋的时候,像您讲的,一听到Action,明显就能感受到力量开始聚集。

有很多说演员戏也不错,但是他没有魅力,他跟镜头之间形不成一个最恰当友善和相互成就的关系。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陈数

范伟:我刚开始从舞台转到影视拍摄的时候,真是没有镜头的概念,好像我似乎这场戏是给现场人演的。这种表演肯定是不对的。如果你要什么时候我是给镜头演的,给监视器、给导演演,我觉得这是对的。

李骏:对,我自己也跟大家都坦白过,我有一个问题,我不太会在片场夸演员。因为我在监视器后是要有最理性客观的姿态,而不是随时被感动,我需要像一个镜子一样去照射这个是不是对的。

范伟:现在流行说小鲜肉,我没怎么合作过。我是觉得只要他好学就好,但确实是有经验不足的地方。

李骏:我对演员非常挑剔,在选择演员的时候,其实我蛮残酷的。我不知道谁是流量,谁是小鲜肉小鲜花。我没看过焦俊艳的戏,宋洋的只看过一部,但我固执地有一种感受,当我跟这个演员坐在一起,或者试个戏,我能感受到这个演员跟我需要的人物之间的连接是什么,让我能够有信心让他去塑造这个角色。

所以我不在意这个人的标签是什么,是职业演员还是没怎么受过训练,我是不去看这个东西的。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电影《长安道》剧照,主演宋洋

各种各样的演员我都合作过一些,毕竟拍了那么多电视剧,大部分都是一些戏骨或者实力演员,但其实我从来没有专门这样去想过。

我刚刚拍了一个戏,叫《舌尖上的心跳》,是一个蛮年轻偶像向的戏,我使用了一个女演员叫宋祖儿,非常年轻,跟易祥千玺一样20出头。我就很惊喜地发现她很会演戏,很认真,也很有天赋。 

没有人对20岁或者18岁的孩子要求跟范老师一样,因为那是人生阅历。但我也不太会因为这个人流量特别高,我就要把他弄来。实话实说,有时候特别小的角色也会有妥协,有些人确实差强人意,但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会坚持用好演员。

范伟对谈李骏:男人的底色是掠夺,所以都会有点渣

《舌尖上的心跳》导演李骏,主演宋祖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