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秋裤,逛故宫,学营业,台湾新小生许光汉能挤入内娱顶流吗?

穿秋裤,逛故宫,学营业,台湾新小生许光汉能挤入内娱顶流吗?
2020年01月14日 21:3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许光汉真的太帅了。”

在电视剧《想见你》第N次登上热搜,第N个朋友在朋友圈、微信群里发出感慨后,娱理工作室不得不开始打量这个名字。

许光汉,一位来自宝岛台湾的男演员,正光速成为追剧女孩们的“新宠”。

娱乐圈的女人,变心速度之快,前一秒还在为魏无羡流下鳄鱼的眼泪,下一秒可以跪倒在陆绎的飞鱼服下。

但这次他们表示,“许光汉不一样”。

一向高冷的娱理编辑也列出了“大陆男演员少有的性张力”、”少年感”、“剧作扎实”等词语称赞,看似很理中客,仍不免有点彩虹屁的成分。

Netflix首部华语剧集《罪梦者》,许光汉

《想见你》火速成为爆款剧集,在台湾播出四集后,被引进大陆同步播出。目前为止,该剧豆瓣评分已达9.2分,每周更新都会登上微博热搜榜。

比伍佰的魔性唱腔更让人上头的,是烧脑的剧情和男主角。

即使边看剧,边做笔记,拉出了满满一页纸的时间轴和对立关系图,可能还是看不懂错综复杂的穿越时间线、人物关系,以及谁是凶手的解谜过程。但是这都不妨碍人们化繁为简地对着许光汉尖叫。

一年以来,台剧和台湾演员第四度在大陆刷屏。“台剧复兴”,“许光汉太帅”,二者或许不会存在充分必要的因果关联,但它们却是娱理工作室约采许光汉的理由。

这个许光汉到底有多不一样?只有打开箱子的那一刻,才能知道。

台剧《想见你》,许光汉

  想见你  

借着电视剧《想见你》的热播,去年12月,许光汉第一次来到大陆。

第一次来北方,他跟所有南方人一样,特意买了件大衣,以期抵御寒冷的冬季。显然,北方干冷的天气比南方的湿冷更容易让人接受。“我本来以为是那种冷到骨子里,但来了之后感觉还挺舒服的。”

那时,《想见你》被引进的消息才刚刚确定,他的名气也刚刚展露。

来北京后,许光汉的第一站是故宫,在这座游客吞吐量每天超过数万的打卡胜地,没有谁认出他来,仍然可以当一个快乐的游客。

图源微博@許光漢GregHan

一周之后,随着《想见你》在社交媒体上的爆红,许光汉再次来到北京,迎接他的是数家媒体、杂志的采访和拍摄。

在娱理工作室采访前,许光汉连续遭遇两家视频媒体的洗礼,这是他首次和大陆娱乐媒体过招,连番的“快问快答”、“土味情话”、“饭圈用语”让他应接不暇。

坐在娱理面前的许光汉,在被问到对北京的初印象时,已经彻底被北京话支配,“胡同儿、串儿…”

记者也需要适应。“秋裤”是什么东西?“营业”又是什么意思?面对他的不解,记者需要重新调整他能听懂的词汇。

在不断调整的对话中,娱理也被他带走了节奏,讲出不地道的“台湾腔”。事实证明,台湾腔是比东北话更具有魔性的存在。

台剧《想见你》,许光汉

采访许光汉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不是每位男演员,都会很实在地说“秋裤当然是要穿的”。如果记者不信,他就赶忙撩起裤腿,“要看吗?”好一个天然、耿直的男子!

早在《想见你》播出前两个月,《罪梦者》里侧头抽烟的许光汉动图,就引起过小范围的骚动。

国内同年龄段的男演员,虽然外形无可挑剔,行为举止恰到好处,却往往陷入了“偶像包袱”的紧箍咒中:他们可以很帅,却不能有欲望,吻戏和床戏都是禁区。

此刻,一个浑身上下充满荷尔蒙的许光汉,仅仅只是几张图片、几段电影《海吉拉》令人脸红心跳尖叫的吻戏,以及《罪梦者》引发讨论的大尺度床戏,就能让少女们暗自交换眼神,迅速表示“我可以”。

Netflix首部华语剧集《罪梦者》,许光汉

一度非常严肃地表示,看好许光汉绝对不仅因为脸的同事,亲眼见到他时,不可避免地感叹:脸怎么就那么一点大!

《罪梦者》的颜值让“许光汉”第一次被大陆观众知悉。《想见你》的爆红,让许光汉彻底火了,他的微博粉丝倍涨,去年10月份还转发个位数,今年1月份就大几千了。

业内称赞《想见你》剧本的扎实和突破, 这部剧以多时间轴叙事的角度展开,在女生穿越回过去的套路上,再套上一层男主穿越去未来的故事。让黄雨萱、陈韵如、李子维、王诠胜四个人的身份互相纠缠、叠加,让纯爱故事多了烧脑逻辑,言情类型中又加了悬疑。

男女主到底为什么会穿越?凶手到底是谁?三人组的结局又如何?谜题一环扣一环,每一集反转再反转,成了观众欲罢不能的追剧动力。

台剧《想见你》三人组:许光汉、柯佳嬿、施柏宇

对于《想见你》在大陆走红,许光汉也有些意外。

当初接到剧本,纯粹是被剧本所打动。看了一集剧本就决定要接,故事中那种怅然、饱满的情感触动了他,让他觉得有些难受,“它不只是女生看了会哭的戏,我觉得男生看了也会揪心。”

娱理工作室试图从他嘴巴里套出一些剧透,许光汉很警惕地守口如瓶,“虽然大家都有在猜,但我可以说,到最后应该跟大家想的都不一样。”

作为许光汉第一部担纲主角的电视剧,他需要在这部戏里挑战痞气阳光的17岁男孩李子维,因霸凌而阴郁自杀的17岁男孩王诠胜,以及被李子维魂穿后产生变化的青年王诠胜,以及在王诠胜死亡后回到的本体的、腿部残疾的37岁中年李子维。

许光汉在台剧《想见你》中17岁、37岁的两种扮相

高中部分李子维的戏在台南拍摄,剧组每天都在同一个地点拍戏,穿上校服,重回17岁,“真的有一种上高中的感觉”。

许光汉在电影《海吉拉》里曾挑战过高中生,对于李子维这个充满年轻感、有些幼稚和直接的角色,还算略有心得。反而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增龄饰演的37岁的李子维。

“那是未知的经验。因为我没经历过,所以就会花比较多的时间,让自己讲话变更沉稳一点,因为他有受伤,所以也花了很长时间在肢体动作上调整,因为要跛脚,所以真的很怕掰错脚。”

这种担忧有些多虑了。最新一集剧情中,李子维独自一人等待十五年的真相揭晓,#心疼李子维#的话题顺势冲上热搜榜。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们一致肯定,说明他的表演很成功。

台剧《想见你》电影《海吉拉》,“高中生”许光汉

植剧场

做演员前,许光汉曾差点以男团形式出道。

“最早进这一行,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比较三心二意,试试这个,试试那个。年轻就想去尝试一些没有尝试过的事情,误打误撞报了个男团。”

后来,因为公司的一些原因,男团没有成型,许光汉也没能以偶像出道。

我们想象了一下偶像许光汉的样子,追星女孩们在一档档练习生选秀节目里对着他大呼小叫。如果有平行宇宙存在的话,“说不定现在就超红了,”许光汉玩笑似地说。

私下里的许光汉

没能当上爱豆,外形出众,他开始作为模特出道,偶尔在一些MV或者电视剧中出镜,如今正慢慢向专业演员转型。

让非演员科班出身的许光汉找到做演员的感觉,是因为他遇上了一群人。

2016年,台湾戏剧界发起名为“植剧场”的计划,由王小棣、蔡明亮、陈玉勋等导演主导,网罗了当时最有名的编剧和演员,推出了一系列风格迥异、题材创新的系列剧。

植剧场一共八部剧集,类型分为都市情感、悬疑惊悚、灵异、原著改编。集合了杨丞琳、蓝正龙、吴慷仁等实力演员,力推了26位年轻新生代演员,许光汉就是其中之一。

八部植剧场的戏剧,许光汉出演了两部。在《姜老师,你谈过恋爱吗?》中,他饰演一位有性冲动但智力发展迟缓的残障人士,这个角色为他赢得了当年金钟奖最佳男配角。到了都市喜剧《恋爱沙尘暴》中,他摇身一变成了画着烟熏妆,打扮朋克的非主流大学生。

台剧《恋爱沙尘暴》《姜老师,你谈过恋爱吗?》,许光汉

 “这是一群很美好的人,他们在一起弄表演这件事,里面有很多老师,会教你很多观念。但不是强迫你接受表演,而是引导你去自主学习。

那里的很多朋友都很棒,有时候大家会选一些自己喜欢的经典电影,一起去呈现分享,还蛮有趣的,因为可以从别人身上学习。大家之间不是相互竞争,而是互相帮忙。”

从没有目标什么都想尝试到现在,许光汉已坚定想要做个好演员的目标。尽管有不少粉丝呼吁他能多唱歌出专辑,但他表示,“歌手的话,可能就是在拍戏的时候唱唱插曲就好了,目前还是更想做演员。”

Netflix首部华语剧集《罪梦者》,许光汉

作为演员出道只有四年,许光汉已经尝试过完全不同类型的角色,都有不俗的反馈。

《罪梦者》中他饰演林季子,刚出场时戏份并不多,但就这么个配角,却是整个迷局的关键。作为布局者,他的疯狂、邪恶主导了所有主人公的命运,成了整部剧最令人意想不到,也最令人记忆深刻的角色。

在《姜老师,你谈过恋爱吗?》中饰演低智儿,在《1006号房客》饰演阴暗杀人狂,《稍息立正我爱你》中又成了耍宝搞笑的男配角,他还是《恋爱沙尘暴》中软怂、非主流的摄影师,《海吉拉》里被“前女友变成男人”困扰的阳光大学生…

“对我来说,每一个角色都有它重要的一面”, 许光汉还记得很久前拍喜剧《恋爱沙尘暴》时的挑战,剧中角色需要不停地画眼线、擦眼线,这令他记忆尤深。“喜剧比悲剧更难演,你要让别人难过容易,但要让别人开心有时候很难”。

台剧《想见你》电影《海吉拉》,许光汉

《罪梦者》结局的那场戏,一度让许光汉犯难,作为布局复仇者,林季子要将一切真相、自己的疯狂,以及不堪公之于众。

那一场戏的台词密度非常大,他此前从来没有挑战过如此大段台词,还需要配合镜头走位,展现复杂疯狂的情绪,拍起来并不容易。

虽然镜头可以靠切换衔接,但导演还是希望他能把所有台词背下来, 单那一场戏就拍了好几天,许光汉最终完成了这次突破。

至于那场更戳中粉丝和舆论嗨点的大尺度戏码,许光汉并不觉得需要被重点讨论,“只要剧本需要,如果这个事情是角色会做的,我都可以接受。”

他表演时也不会觉得有负担,“这场戏并不是为了大尺度而大尺度,那是为了要报复给他爸看,林季子这个人有点病态又有些狂妄,如果没有这场戏,可能就不能直观的让人感受到他的疯狂。这都是剧本里有安排,剧情必要的,我是可以接受的。”

“我希望大家不要聚焦在那个,因为我觉得他其实是一个蛮可怜的人物。” 

Netflix首部华语剧集《罪梦者》,许光汉

放眼台剧这四年,植剧场的出现,一改台剧“偶像悬浮”、“狗血言情”的陈词滥调,在内容和题材风格上有了革新性的突破。

植剧场的作品中,杨丞琳主演的《荼靡》是大陆观众最熟悉的一部,这部剧直面女性情感困惑,有着独特的平行时空叙事手法,被大陆引进后,有将近3万人打出了8.6分的高分。

台剧《荼蘼》剧照,杨丞琳

植剧场之后,台剧迎来了又一轮新的爆发。先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以辛辣笔法直面现实和人性阴暗面,同样被大陆引进,成了不少观众的年度最佳;风格迷幻大胆的《罪梦者》更是一枝独秀;再到《想见你》,偶像剧也有如此大的脑洞和缜密逻辑。

这些年,台剧不断挣扎与突破,完成了自救和逆袭。反观大陆电视剧,男演员们在IP和资本的狂飙中,在“甜宠”、“霸总”、“大女主玛丽苏”、“男频爽文”的套路中,逐渐迷失。

从植剧场到《海吉拉》到《罪梦者》《想见你》,许光汉一路踩准台剧回暖的节奏,站在所有观众面前。

台剧《想见你》,许光汉

葛优与海上牧云记

1月24日,由许光汉出演的电影《阳光普照》,即将登陆Netflix。

他形容这个角色是“既自由又温暖”、“神秘但又需要被人了解”。在他眼里,这是一个不能剧透、充满反转的关键角色。

这部电影不仅在台湾本地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也在电影奖项上颇有斩获。

电影《阳光普照》剧照

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许光汉令人过目不忘,他似乎有种能力,能让角色发光。有观众总结过他演出的角色多偏类型化,不是变态杀手,就是有取向困扰的边缘人。

许光汉否认自己选角有类型偏向,他也演过正统的偶像剧小配角。“可能只是刚好我接到的剧都是这样,也可能刚好只是我觉得这个题材很酷,喜欢的可能就是多元化的。” 

他自有一套方法论,那就是不挑选角色而是看剧本。

“如果剧本能把一个角色看不到的一面有带出来,我就觉得蛮特别的。就是一个角色你可以去反推他后面的性格,看到这样的剧本会让我觉得很有趣。”

对于每个角色都能给人印象深刻,他也有些小得意,“所以我蛮会看剧本的。”

Netflix首部华语剧集《罪梦者》,许光汉

除了会选剧本,生活经验同样也很重要。早几年为了生活,许光汉打过很多份工,曾因喜欢吃意大利面,还特意在意大利的餐馆里打工。打工的经历,与形形色色的人相遇,也成就了他作为演员的基本素养。

“打工的过程中,你可能跟你的客人、同事、老板,都会建立关系,从这些关系里面,你就可以看到一些事情。”

这是一种难以具体化的抽象经验,在许光汉看来,进入日常生活,建立日常人际关系,对演员的价值观有很大帮助,“你可以去探索,就更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对演员这个行业蛮有帮助的。”

“某种程度上,演员这个职业本来就是有时候会很孤单,因为没有人可以帮你啊,导演可以给你讲这个角色的样貌是怎么样,框架是怎么样,但你还是得面对自己,去面对这个角色,只能自己吸收,只能自己靠自己,怎么突破你自己,怎么更了解你自己,”他说。

植剧场时期,在片场工作的许光汉

随着许光汉在大陆走红,有越来越多的工作和合作向他抛去橄榄枝,他也有意将事业方向调整向大陆,目前已经与中国大陆经纪团队合作。

在被问到对大陆影视作品是否有了解和偏好时,许光汉的取向比想象中要宽容。脱口而出便是“四爷”,证明了《步步惊心》这部剧曾经在台湾的火爆。

他还对一部叙事宏大的古装剧印象深刻,“一部架空历史片,开头就有一片特别广大的草原,叫什么来着?”在提醒之下,他终于想起是《海上牧云记》,“我蛮喜欢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世界,然后你在里面演人物,我觉得很有趣。”

电视剧《步步惊心》《海上牧云记》剧照

关于电影,他显然了解更多:“这边有太多太棒的演员和导演,比如姜文,还有我太喜欢《让子弹飞》里的葛优了。”

“这次来,我很想看葛优的《两只老虎》,还有桂纶镁和胡歌的《南方车站的聚会》,我还很喜欢毕赣的《路边野餐》,还有之前黄晓明和邓超演过的《中国合伙人》,我也很喜欢。”

他非常喜欢演员马修·麦康纳,因为后者是一个能伸能缩的演员,“要偶像,他可以很偶像,要深沉,他也可以深沉,我觉得蛮厉害,当然他是因为有一些历练,才会变成现在拿到奥斯卡影帝的他。” 

电影《让子弹飞》《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剧照:姜文、葛优、周润发、马修·麦康纳

对于角色和作品,许光汉并不给自己设限:“偶像剧有偶像剧不简单的地方,文艺片也有文艺片不简单的地方,舞台剧也有舞台剧不简单的地方,每一种都有不同的表演方式。”

对于未来,即使一知半解,他充满期待:“我应该还是会努力的保持我自己的样貌吧,保持自己状态和节奏。”

许光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