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2020年02月23日 21:3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梅小青自认有一副“听话”的身体:它总是在剧集拍到最后一刻才崩溃。

但近年来,它越来越不“听话”了。拍《深宫计》的时候,梅小青给演员讲戏,说着说着就晕倒了,然后又醒来继续讲,当做无事发生。之后差点中风,做了手术,打算就此隐退,却在《法证先锋4》的片场再次晕倒,但六十七岁的梅小青却拒绝去医院。

香港影视的黄金年代,就是无数凡人以肉身支撑起来的。

梅小青身体天然地羸弱,出生时不足月,只有三斤多,在没有氧气箱的1950年代,护士担心“这只小猫不知道能不能养大”。

从台湾读电视制作回香港之后,梅小青进入丽的电视台,在著名电视人钟景辉麾下,因为不甘心只是给综艺节目上字幕,梅小青主动为戏剧组义务帮忙,进入了麦当雄和萧若元的制作团队,当个个助理受不了强压辞职,只有六十多斤、扎着马尾辫的梅小青坚持着,还一个人帮三个导演。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年轻时的梅小青和黎明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从1987年进入TVB开始,梅小青制作的剧集多不胜数,《今生无悔》《原振侠》《锦绣良缘》《洛神》《金牌冰人》《胭脂水粉》《绝世好爸》《法证先锋》系列、《宫心计》系列等多部作品都是家喻户晓的港剧经典。

从生于楼梯底的平凡女子,到纵横电视圈的金牌监制,梅小青演绎了老一代香港人白手起家、创造辉煌业绩的狮子山精神。

《法证先锋4》是梅小青回巢TVB之后的第二部作品,传闻是她的退休之作,在与娱理工作室的对话中,梅小青并没有否认退休之事,但也坦承已有多方邀请她复出了,她的答复都是“休息一下”、“再考虑”。

也许不久后,我们还能再见到金牌监制梅小青,印证谢贤赠她的那四个字:永不言休。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梅小青(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2014年,我和家豪哥(著名监制刘家豪,梅小青丈夫)在内地做了一部《卫子夫》,在浙江卫视拿第一。

当我着手筹备另一部古装戏之时,李宝安先生(TVB行政总裁)来找我和家豪哥,他希望我们回公司,让我们做合拍项目。

我们前几年离开TVB,就是想更多人接受我们的剧,因为合拍真的是“亿亿声”的嘛,现在又可以回到港剧,又可以合拍,内地观众和香港观众都可以看,这是我们想要的,他们给我们的职位和薪酬,固然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给我们足够的空间去制作我们的剧。

回来之后,我们就想到做品牌的延续。

家豪哥制作的《溏心风暴2》收视最高是50点,我制作的《宫心计》最高也是50点,都是很好的收视纪录保持者。50加50会不会是100呢?于是,我们决定先用这两部的续集打头阵,家豪哥拍《溏心风暴3》,我就拍《宫心计2:深宫计》,两部成绩都不错。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刘家豪导演作品《溏心风暴2》+梅小青导演作品《宫心计》海报

《法证先锋4》我一直都很想开拍,但是不敢拍。

怎么知道,杜之克先生(TVB副总经理)说不如开《法证先锋4》啦,市场好需要这个题材,而且很有保证。杜生一直对我们很好的,一提出我就说好,但其实开完会之后,我的心就“卜卜跳”:又要踏入一个艰难的境况了。

法证戏真的很难,开这样的剧,比其它时装剧难很多。我们以往很多的剧都取自于身边的事情,如果讲到法证,很多事情要有理据,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们做了好多的资料搜集,才发现法证的世界已经日新月异,一切等于重新学习。

因为现在可以验到血迹相隔多少分钟,而且有电话有网络,城市又有天眼,人在哪里很容易知道,我觉得没有理由破不了案。

我们一部比一部做得难,因为第一部的时候,全部没有做过,什么都可以做,第二部更难,第三部再难,第四部要避开前面三部做过的东西,案件、人物全部都要重新组合。记得当时,我在黑板上面排:这个主角和这个主角搭配,这个人物关系做过不要做了,法证不一定要与法医扯上关系的,可以做好朋友,不一定要谈情说爱的。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港剧《法证先锋4》剧照,李施嬅、黄浩然 

画好一个框框,我就会按照这个规则,继续下去。

第二部我们加了一个化验师郑嘉颖,第三部我们又加了新人物,第四部我们加了一个网络记者(汤洛雯饰),因为现在网络很发达,还加了海俊杰演的声纹专家,因为每一个人的声纹都是独一无二的,和掌纹一样,这是我们发掘出来的新题材。

我们需要找到一些有特点的案件,因为科技越先进,在悬疑方面就要落很多功夫。

比如已经播出的这一单元,我接到很多朋友的电话,问我凶手是谁,我觉得很满意,观众肯去追这个点,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港剧《法证先锋4》剧照,黄浩然、陈炜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原本我打算摆好这档摊,就交给团队去做,我就可以隐退了,最后因为创作剧本的过程很艰难,我就陪着大家一起做下去,想着后期的时候再隐退。

怎么知道,中间又出了一个重拍的事件。(2019年4月,TVB演员黄心颖被曝出与许志安的亲密视频,由于双方都已有伴侣,两人深陷舆论指责,TVB决定用汤洛雯顶替黄心颖,重拍后者在《法证先锋4》中的戏份。本次采访中,梅小青并没有提及黄心颖的名字,只是用“那个人”代替。)

那件事发生之后,我需要补拍的戏,达到了一百多场。

之前不是没有重拍过,比如《洛神》经典的“七步成诗”场面,最初那场戏没有达到理想,还好景没有拆,我们花了一天时间重拍。《法证先锋》第二三部、《宫心计》都有重拍,比如不连戏等原因是为了质量,而不是像这一次这么大规模,连台湾省的外景都要重新再去拍。

这次重拍的难度在于,它限制太多了。一定要用这些演员,一定要用这些景,一定要根据已有的故事走下去。

再就是演员的问题,黄浩然当即停下了手头的其它事,留住头发,配合拍摄,朱晨丽也很想回来补拍,但是已经在拍《大酱园》了,即便抽出仅有的时间,发型也配合不了,还有的演员不在香港。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港剧《法证先锋4》的演员们↑

之前借给我们拍戏的一些景,很多没做了、转手了或者是改装了。如果搭场景,为了接近实景,就要把整个屋子都搭出来,要不要为了几场戏去花几百万搭一个景呢?

有一场戏是大家很辛苦而且通宵了一晚才拍完的,我不想补拍,就思考了半天,最后剪辑了一下,再用旁白连上,用一个特效遮住了“那个人”;有一场戏的废屋已经没有了,无法再做陈设,为了抹走“那个人”,我们就花了些心思,谁知道出来的效果还可以;还有一场戏,明明有张凳子在那里,大家却都蹲着,因为那张凳有人坐了,被抹走的“那个人”。

解决了一场又一场,我有种很大的满足感,观众可以特别留意一下,有很多这样的场口。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和工作伙伴一起盯后期的梅小青,图源微博@梅小青LV

你问我内地播出平台对我们有多大影响?我没法具体回答你,因为我们公司的制度很好,有杜之克先生带领一个团队去联络平台,我们不需要理会,我们只需要做到最好。

譬如第三部很受欢迎的“天眼少女”单元,第四部不会做这样的题材,只是因为之前做过了。我觉得题材本身没有问题,现在很多戏都有方法去做,比如《金宵大厦》。

公司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拍摄条件,也很支持我们的资源。

之前我去横店拍《卫子夫》,搭了一个很大的厂,铺了地板,建了一个皇宫的景,我对那个景念念不忘,如果我们港剧都可以做到这个就好了。

到了《宫心计2:深宫计》,我又想去那个厂里拍,就找人拿回了《卫子夫》的厂,那个厂比TVB的厂大四五倍,我们带着包括梳头、化妆与布景师在内的TVB工作人员,再加上200多位横店的工作人员,完成了《宫心计2:深宫计》,那是TVB第一次在横店的棚里拍古装戏。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港剧《宫心计2:深宫计》片场照,马浚伟、陈炜、胡定欣,图源微博见水印

我的班底都是合作多年的伙伴,剪辑师黄育明剪过《宫心计》《法证3》;配乐师陈国梁从《洛神》合作到现在,很清楚我的想法。曾经,我们认为内地观众不太喜欢剧中有太多音乐,而港剧习惯跟着故事节奏,放不同层次的音乐,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做自己的风格,不考虑他人的想法,后来拿去台湾省的时候,他们一看就知道是香港的配乐了。

港剧式微?我不觉得。

以前我们不会看到这么多韩剧、泰剧和内地剧,现在进步了,有很多选择,甚至很多电影都可以在网上看。其实港剧也是不停进步的,比如《白色强人》,可能大家的选择多了,或者我们的进步不够,那我们会更加努力。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港剧《白色强人》人物海报,马国明、郭晋安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第一、二部的时候,欧阳震华和林文龙是好多人很喜欢的,到了第三部,原班人马当然很好,但我考虑到,好多演员是没有办法再用的。

《法证先锋》每部包含好几个案件,每个案件需要用上不同的演员,整个剧的演员数目比其他剧多很多。第一、二部用了我们公司很多演员,第三部难免需要重用第一、二部的案件人物演员,这样就有点不太好了,所以干脆写另外一个全新的故事,主角跟前两部没有关系,那案件演员重用也没有问题了。

决定全新去做之后,我就开始考虑,哪个接得上欧阳震华和林文龙那么成功呢?

黎耀祥和张可颐,他们都是在观众心里声势很大的演员。黎耀祥为了拍这部戏,特意保持身材,用心记对白,样样都好,我记得他有一场法庭戏,片场全体同事一起拍手起立,演员自己也很享受。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港剧《法证先锋3》剧照,居中为黎耀祥

结果第三部结束的时候,好多观众说,可不可以用原班人马再开一部。

演员做得好,观众是会看到的。现在做第四部,我觉得可以重新尝试一下。相隔了这么多年,不管台前幕后,都已经是新一代了,不可能延续之前的演员班底,我们也需要给其他人机会。

黄浩然是一个我很喜欢的演员,他很淡定,演喜剧或是动情的都可以。我就选定了浩然做主位,之后我就衬其他演员。

至于谭俊彦,最初我与他约着见面了两三次,因为之前有些人对他有些意见,但我和他谈过之后,觉得他是一个很认真的演员,值得我们给一个机会。

我喜欢施嬅,她对自己有要求,英文讲得很好听,我们的剧本是很专业的,讲的线索是一层一层,不可以讲多,也不可以讲错,他们都很努力去记剧本,而且演的时候不可以想,想就不专业,她会很花时间去做这件事。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港剧《法证先锋4》剧照,李施嬅、黄浩然、陈炜、谭俊彦

有人说,《法证先锋4》的配角似乎比主角更有观众缘。

其实我是这样看的:他们不是配角,他们是每个单元的主角。看下我们的米雪、四哥,你怎么可以说他们是配角呢?

每个单元,我们都会先做资料搜集,找出案件的特点,配上人物,搭好关系,然后再找人来演,粤剧名伶和她的师父的故事,我们锁定了米雪和四哥谢贤来主演,他们答应我们之后,我们就把这个故事放在了第一个,除了档期的原因,还希望用他们来打头阵。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港剧《法证先锋4》剧照,四哥谢贤、米雪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米雪、梅小青、四哥谢贤,图源微博@梅小青LV

我们的主角有三十集去铺排,比如谭俊彦,中间我又给他铺排了一些戏,有三十集时间让观众喜欢他,而单元的主角,一般两三集就完结了,就要让观众为他们揪心,所以我希望单元的主角很快被人接受和赞赏。

其实那些演死者的演员又何尝不是主角呢?

死尸好难演的,先是演被人杀了,然后验尸的时候,要花几个小时画伤口,然后睡在床上,只能穿些打底的内衣裤,片场的冷气又冻,他们睡在那里还要遮遮掩掩,不能穿帮,还不能动,一旦动了又要重新来过。如果他们都被观众喜欢的话,那我也很开心。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港剧《法证先锋4》剧照

我会有心放一些新人在戏里,因为不管是台前还是幕后,都需要一代代接下去。

拍《今生无悔》的时候,黎明刚刚出道,没有特别有名,演了四十集之后,被很多人接受。之后我再开二十集的《原振侠》,他马上就给我期,还带来了李嘉欣。

跟陈豪的第一次合作是《洛神》,之后我们又合作了《绝世好爸》,收视第一;黎耀祥接了很多剧,我一直很欣赏他,每演一部戏都忠于剧本,很吃得苦,《Click入黄金屋》就找了他演男主角,后来李添胜监制给了他一个好角色(指《巾帼枭雄》柴九),很出彩。

很多演员做了这么多年,就是等待这一刻。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港剧《巾帼枭雄》剧照,黎耀祥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我之前做过的每一部剧都很辛苦,有时候做完会大病一场,但不知道为什么,做二十集,到二十集才会生病,做四十七集也是,身体让我做完才会休息。

当然有时是我很撑得住。拍《卫子夫》讲着讲着就晕倒在地下了,周丽淇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又醒了继续讲,所有人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觉得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就继续每天拿着营养水,冲去片场。

拍《深宫计》时经常耳鸣,晕过几次。从横店回来之后,看了几个医生都找不到原因,最后看了名医才知道是左脑脑血管栓塞95%,说要做手术,一旦中风就会右边身体瘫痪。

因为当时《深宫计》要赶住送检,所以拖到2019年2月才接受手术,医生在做手术时发现,塞住的位置在脑血管转弯处,万一手术失败,也只有半分钟急救。手术进行了几个小时才完成,接近苏醒时,我听到儿子说:“妈,你这次真是幸运,如果真的中风,或者因为左脑影响导致右边身体瘫痪,就是另一人生了。”

在那之后,我儿子就强烈希望,我能够退下来休息。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梅小青在《法证先锋4》后期制作室,图源微博@梅小青LV

《法证先锋4》原本我是打算铺好一切就隐退的,但是本身的难度以及重拍事件,让我还是选择跟大家一起奋斗。我们边拍边改剧本,所以拍完还要借地方继续工作。有一次在公司,我头晕了,他们说要送我去医院,我想被那么多人看到我被抬出TVB,多丢脸啊,我就坚持“不去不去”。

在家里我也是做剧本,我的儿子就会看我熄灯没有,两点钟的时候要求我一定要睡,之后他就会偷偷看有没有光,如果有光就会敲门。我就装睡觉,把卧室的灯关上,自己躲在厕所工作。

我让家豪哥不要跟儿子讲,谁知道他还是说了,结果儿子训了我一个多小时,我就“哦哦哦”地答应着,心想你快点去睡觉吧,反正“哦”完我还是会做的。

因为很多人等着我的决定,每一样事情,大家都在尽量做到尽善尽美。

而且我觉得这些不是什么大事情,体力透支都会有的,不止是我,很多同事都会有,我们整个团队,在内地拍《深宫计》的时候还中暑,去了医院,大家都会有辛苦,整个团队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图源微博@梅小青LV

我能分享给年轻人不要做的事情,就是永远不要开始吃安眠药。

我是从《今生无悔》开始吃的,那时候我的儿子读小学,很努力,考了一间名校。我每天下班之后都要陪他温习功课,辅导到10点,他上床睡觉了之后,我才能回到自己的房间做剧本,做到三四点,第二天又要上班。

我常常做剧本做到睡不着,所以就开始吃安眠药,刚刚开始的时候,吃了药上了床可以马上睡着,但是你会越吃越重,直到最后要吃一大堆。

这时候安眠药已经对我产生了负面影响,我拿着笔改剧本,手会颤抖,和演员讲戏的时候,我要按住自己的手才行。

《今生无悔》之后,我拍了一部五十多集的电视剧《茶煲世家》,我觉得那时候太厉害了,每天都要播出的戏,一集一集剧本去做,还要照顾演员,还要做宣传,我做到48集的时候,他们说,小青继续做下去吧,我说,做不下去了,真的不行了。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

港剧《今生无悔》剧照,周海媚、黎明

后来严重到有了自杀倾向。

洗澡的时候,我产生了一个幻象,你会很想打破那块玻璃,然后拿碎片出来自杀,我觉得一定要戒,因为我不止是自己一个人的生命,我还有家里人,如果我不存在,我家里人会比我更伤心,我一定要戒。

过程相当辛苦,总有时候打开柜子,咦,吃完了,没了啊,那时候总以为还有一段时间才吃完,在客厅里面走来走去到天亮。

在那半年里,我先生什么事情都要单刀赴会,赴酒席都是一个人去。

接下来,我想慢活,多看一些自己喜欢看的戏,首先是回看自己拍的戏,因为有很多粉丝说他们喜欢我的某部戏,我希望现在从别的角度来欣赏自己的戏。我想去旅行,不用惦记回来还要做什么工作。

上次有记者告诉四哥,我要退休了。四哥赠我四个字:永不言休。

虽然四哥在宣传的时候说,《法证先锋4》是他最后的一部戏了,但其实他也是永不言休的,有好的剧本,他都会拍的。

被迫重拍,片场晕倒,TVB金牌监制梅小青的最后一役梅小青与四哥谢贤,图源微博@梅小青LV

现在很好笑的是,我还没有完全收山,好多人已经要我出山,我的答复都是休息一下。我想先享受生活,出不出山,都是后话,再考虑。

我一直记得一件事,在做《绝世好爸》宣传的时候,有个老伯伯冲出来说:“你做得好好啊,我的儿子现在每个月都回来请我喝茶。”

如果大家会记得我戏里的正能量,就已经很好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