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向王思聪下跪讨薪,中国编剧缘何被逼到绝境?

向王思聪下跪讨薪,中国编剧缘何被逼到绝境?
2020年12月11日 23:3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12月7日,新人编剧刘晓峰在微博曝光王思聪的“香蕉计划”拖欠了他80万元剧本奖金。

  刘晓峰表示,自己因为家庭原因经济压力比较大,曾经给香蕉影业CEO韦翔东录制了下跪视频,恳请他向王思聪转达自己的焦急之情。

  事件被曝光4天后,刘晓峰告诉娱理工作室,如今对方并不在乎舆论,他也正在用法律途径为自己维权。

  刘晓峰的遭遇,再一次暴露出中国新人编剧面临的行业困境。

  他跟编剧朋友说,希望自己是中国最后一个被拖欠稿费的编剧,而朋友回答他:你做梦,下辈子吧。

截图自刘晓峰微博

  没有兑现的80万元

  刘晓峰以前是酒店行业从业者,2017年下旬,他的剧本《塔台惊魂》进入到和合作方频繁开会的阶段,为了不影响本职工作,他选择辞职做一个全职编剧。

  非科班出身,没有任何师承门派,单打独斗的刘晓峰迫切想找到一个公司,成为签约编剧。

  2018年下半年,他看到了王思聪举办的第一届“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经过投稿和面试,他的剧本《天才编剧》最终获得三等奖,成为六个获奖人之一,奖金按承诺应该是80万元人民币。

  图片自刘晓峰微博

  之后刘晓峰和香蕉影业签署了相关合同协议,并按协议配合完成了剧本版权转让。据刘晓峰表示,从2019年7月到12月,香蕉影业并未履行版权转让后规定时间内支付奖金的合同承诺。当时香蕉影业CEO韦翔东的解释是王思聪只是暂时财务问题,等资金周转了还是会支付奖金孵化剧本拍摄电影。

  直到2020年9月,刘晓峰因为家庭原因经济压力巨大,再次向韦总要奖金,对方回复王思聪并没有给他这笔钱,他就是一个打工的也管不了。

  据刘晓峰了解,其他几个获奖的编剧在圈内比较有人脉,基本都选择了和香蕉影业解约,但他认为自己的剧本《天才编剧》版权已经归属香蕉影业超过一年半,他希望可以拿到应属于自己的奖金。

  图片自刘晓峰微博

  新人编剧面前的两个大坑

  入行三年,刘晓峰还没有一部作品正式被拍出来。他创作了大约10个原创剧本,算上《天才编剧》,一共卖出了3个原创剧本,这成为他主要的收入来源。

  作为新人编剧,除了写原创,他也通过自己的人脉和资源接触到了一些给其它项目做编剧的机会,入行之前,朋友就告诉他,要做好被拖欠稿费和署名难的准备——这也是编剧们普遍面临的两个行业困境。

  项目黄了,尾款没了

  这两年,刘晓峰参与了一些网络电影。

  有一个项目本来就要开拍了,但遇上了网络电影的政策变严,市场紧缩,项目黄了。

  今年他又写了一个网络电影剧本,投资也找好了,结果制片人跟他说要开始做主旋律电影了,这个项目暂时不做了。

刘晓峰作品《天才编剧》入选香蕉计划时,图源刘晓峰微博

  相较于导演、演员等其他工种,编剧的工作全都发生在开机前,剧本写完了,项目却不拍了,损失最大的当然是编剧。

  刘晓峰说,现在的行规基本是分成三次给编剧打钱,第一笔是定金,第二笔钱是第一稿出来后再付,第三笔钱是开机后付。如果不能开机,意味着30%到50%的尾款就收不到了。

  更大的问题是,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如果是熟人介绍的活,常常是活干完了再给钱,一旦项目黄了,可能就相当于白干了。

  “作为新人编剧,价格是被压得很低的,尤其是网大,好一点的给你8到10万,差一点的就3到5万。”

  在公开了“香蕉计划”拖欠自己80万奖金后,有一个朋友告诉刘晓峰,他这几年被拖欠的尾款加起来差不多有150万了。

刘晓峰作品《天才编剧》入选香蕉计划获得80万奖金,图源刘晓峰微博

  刘晓峰问对方为什么不追究,朋友告诉他,因为维权很难,打官司需要几年,有可能制片人跑了,也有可能项目黄了,如果项目黄了还追着制片人要钱,那就是撕破脸皮。

  “如果你跟他较真,那以后还合不合作了,在这个圈子还混不混了?所以虽然是对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还不能说他,表面还得跟他和和气气的。”

  活干了,署名没了

  大编剧把活派给新人编剧,新人编剧负责主要写作,但最后却由大编剧挂名,这在编剧圈是个普遍现象,入行三年的刘晓峰不想接受这样的潜规则,但一些大项目好机会可能就这样失去了。

  “有一次是片方发了一个大编剧写的东西让我去改,最后谈到署名权的时候,只能让我挂一个文学编辑,我没有接受,我的编剧朋友说你要有点骨气,不能开这个头,不然以后对你的职业发展不利。

  现在片方很会聊,先跟你说这个项目怎么好,然后让我给意见,跟我聊得差不多了,把我的创意全部拿走之后,开始聊价格,价格也谈完了,最后才会说,因为人家第一稿是大编剧,所以你署名的时候就不能是编剧了。

  我知道人家是原创的,我在人家后面我没意见,但我也修改了我也创作了,我也是编剧,如果我只是策划编辑,我不可能改得那么细致。

  对方说没办法,要不给你加点钱,我说这不是钱的事情,做了什么工作,就应该有什么样的署名。”

  图自汪海林微博

  行业内有大量新人编剧都在面临着这两个困境,可能他们是单打独斗人微言轻,但有更好的方式解决他们的困境吗?

  除了单干,签约编剧公司和跟着大编剧干活是另两种主流选择,在刘晓峰看来,都是有利有弊,但他更倾向于跟大编剧签约。

  “比如我现在单打独斗,有公司来找我谈买剧本,他们要出的成本就是我想卖的价钱,如果我签了公司,人家还得给我公司一个提成,所以有些公司更喜欢跟单打独斗的编剧去谈。

  我更倾向于跟着大编剧,因为有一个传帮带作用,虽然可能是大编剧接活,我们下面人来干,但是署名的时候,幸运的话可能能署上联合编剧,而且现在都是名人效应,我们新人编剧出来后,如果前面能有一个大编剧加持,人家立马就会高看一眼,愿意跟你去聊。可能跟着大编剧做了几年,你就可以慢慢有独立署名。”

以上截图均来自编剧李亚玲的微博,编剧圈现状

   为什么“香蕉计划”没有做成?

  正是因为新人编剧们面临的生存处境如此艰难,所以每一个电影节的创投、每一个有名人背书的新计划的诞生,都像一次曙光,都是一个希望。

  香蕉影业诞生于2017年8月,当年9月27日,“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宣布启动,那是王思聪第一次作为电影公司幕后操盘手的身份进入大众视野。

  “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共有812位导演报名,收到840部影片,2018年4月26日,该计划举办颁奖典礼,现场宣布了16位导演获奖。

图源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微博

  2018年的上海电影节期间,“香蕉计划”又举办了一次发布会,宣布启动“新编剧圆梦计划”,总奖金630万人民币。

  王思聪当时的想法很长远,计划采用“一年发掘新导演,一年发掘新编剧”的方式,通过6年的时间培养一批顶尖的导演与编剧人才。

  在新导演计划的颁奖礼上,王思聪曾豪气表态,“别人想有两个亿变成十个亿,但是我已经有十个亿,那我就可以直接把两个亿拿出来,看能不能为喜欢的电影做点事情。”

  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

  从公开资料来看,第一届新导演掘地计划后,没有任何导演讨薪的新闻出现,我们可以默认当时的香蕉影业还是不差钱的状况,香蕉影业主观上也没有拖欠奖金的想法。

  但到了2019年,由于王思聪自身财产被冻结,香蕉影业也豪气不在,第一届编剧掘地计划就落得了奖金无法兑现的下场。

  一个出发点很好的计划,第二年就做不下去了;一个新的电影公司,成立三年就开始了“欠薪”,问题出在哪里?

  第一,缺乏专业人才。

  “香蕉计划”最初之所以获得关注,一是王思聪的名人效应,二是豪气不差钱。

  但影视产业在经历了2015年左右的高歌猛进、热钱不断涌入后,需要的已经不仅是资金了,更重要的是有项目孵化能力的专业人才。

  2017年9月27日那场“香蕉计划”和大众初次见面的发布会上,王思聪称中国有太多垃圾电影,中国导演有很大问题,当时他表示希望电影行业更专业,还举例称有些导演在片场包揽多职,有些导演一部戏拍很多年,认为那明显就是很不专业的事情。

  虽然道理他都懂,但王思聪自己也不是专业的电影人才,他的公司也没有网罗到真正核心、一线的专业人才。

  香蕉影业一直把年轻、创新作为卖点,在新闻稿中,香蕉影业形容自己的团队是“平均年龄只有26岁、个性活跃、作风务实、专业性极强的年轻队伍”。

  所以,这是一个把新导演和新编剧挖掘出来,再让一群平均年龄只有26岁的新人开发项目的公司。

  香蕉影业公开宣布的公司定位是“ 夯实影视人才的基础建设,生产年轻人喜欢的内容产品” ,公司形象是 “正能量、年轻向、反套路、有个性、有意思”,但这一切很容易沦为口号,一个电影制作公司,真正需要的是能把项目开发出来、搭好盘子、落地拍摄的团队。

  电影业需要创新,但经验同样重要,一群缺乏经验的新人,如何能把一个项目扎扎实实落地?而且公司也缺乏定海神针,香蕉影业执行总裁韦翔东,主持人出身,参与过电影《意外的恋爱时光》《高跟鞋先生 》《保持沉默》等,不是口碑佳作,也不是票房大片。

  第二,成败都因为钱。

  各大电影节的创投单元是很多新导演和新编剧看重的平台,在那里他们有可能遇到合适的投资方和制片人,帮助他们把项目拍出来。

  导演协会的“青葱计划”,则背靠导演协会的资源,会有众多有经验的导演、制片人帮助新人导演把项目落地执行。

  相较于历史更悠久的电影节创投单元或者资源丰富的“青葱计划”,“香蕉计划”无法证明自己的后续孵化开发能力,所以高昂的项目奖金成为其最大优势。

  刘晓峰记得,当时有3170个编剧参赛,在最后一天截稿日,因为很多人投稿,导致“香蕉计划”的网站一度崩了。

图源网络

  这其中有一些新编剧把王思聪当作新的希望,或许也有一部分人就是冲着钱去的。

  近几年各种挖掘新导演、新编剧的计划声势浩大,业界也在讨论,真的需要这么多计划吗?真的有这么多人才可以挖掘吗?

  从参赛者的角度出发,我们认为“香蕉计划”应该履行承诺;但从“香蕉计划”自身运营的角度来看,在香蕉影业没有足够的项目开发能力的情况下,连续六年花高价挖掘新人是否有必要、挖掘来的项目是否适合公司本身去开发,都值得商榷。

  很多事情不是有钱就能做好的,当年熊猫直播靠高价签约人气主播占领市场,但因为后续运营能力不够而败下阵来,同样靠砸钱赚了吆喝的“香蕉计划”,需要夯实的也是后续的开发能力。

  “香蕉计划”的折戟和熊猫直播的失败类似,作为投资人,王思聪虽然明白专业的重要性,但他显然还需要找到通往专业的正确路径。

  图源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微博,王思聪、韦翔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王思聪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