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神秘导演娄烨这样拍片!关于《风雨云》的16则往事

社恐+神秘导演娄烨这样拍片!关于《风雨云》的16则往事
2019年05月13日 18:5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娱理工作室】采集自娱乐圈的第59个幕后故事

文:@何小沁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这部两年前就制作完成的电影,今天终于风消云散,呈现在我们面前,公映版片长124分钟。

这一次,娄烨的目光离开了他熟悉的南京武汉长江沿岸,游移到同样黏腻潮湿的广州“城中村”。他讲述的依旧是个典型的娄烨故事:在宏大时代背景下,几位主人公的情绪冲撞、缠绵,展现出情与爱的诗意。

这是娄烨第一次将可以称得上“小鲜肉”的演员定为男一号。但看完电影你就知道,娄烨并未向大众妥协半分:非线性叙事、情节留白抬高了故事准入门槛,不充足光源和大量手持镜头则挑战着前排观众的视觉承受极限。

在井柏然、宋佳、马思纯、秦昊、张颂文五位主演对娱理工作室的讲述中,娄烨导演被形容为一个重度社交恐惧症和选择恐惧症患者,只有一件事能令他变得热情健谈且坚定不移:拍电影。“电影会帮我们记住我们和我们的时代”,相信《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幕后每个用心的细节,都会传达娄烨导演对电影的至纯初心。

 

 

 

【角色塑造:抛掉偶像包袱】

 

01

井柏然第一次与娄烨见面就聊了四个小时,聊这个故事,聊对社会的认知,聊人们不了解的一些家庭。当时双方尚未确定要合作,而最终娄烨选择井宝的原因是:他的眼神很像杨家栋这个角色。

“我一点也不意外影迷会觉得意外,因为我自己也很意外!”井柏然笑说。接下角色后,他开始找一些刑警朋友聊天,希望把以往印象里伟光正的警察形象变得更生活化。同时也因为故事氛围需要,近四个月的拍摄时间,他都保持在低落的情绪状态里,第一次感到入戏太深,差点出不来了。

因为种种原因,最终公映版里的杨家栋跟原剧本里的并不完全一致。最早的剧本里,杨家栋身上有更多事件和成长线,在香港有更多对手戏,而公映版他变得更像整个事件的一个穿针引线的旁观者。

谈到删减,井柏然表示对角色略有遗憾,但它依然是一部好电影:“每个演员都爱自己的角色,他都希望可以充分地、丰富地去体现这个角色的完整性。今天,我不能说我的角色是完整的,但是我觉得这个电影是完整的。”

 

 

02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是秦昊跟娄烨合作的第四部电影。本来秦昊以为这次不用他了,已经接了别的戏,没想到娄烨最后还是来找他演男二号。秦昊只好推掉另一部戏,义无反顾回到老搭档身边。

拍戏拍到伊能静只剩三天就要生产,秦昊委婉地向娄烨提起,没想到娄烨完全没有批准请假的意思。娄烨的太太还讲了她在柏林生孩子时娄烨就因为拍戏没来,这让秦昊很纠结,伊能静也说那要不你别回来了。“在娄烨的认知里,电影就是高于一切,但我没有他那么强,我还是觉得生活比拍一部电影、一个角色更重要,我不想错过第一次跟女儿见面,所以还是请假回去了一趟。”

这一次秦昊饰演的是地产开发商姜紫成,他性格张狂,无视法律,但同时也是个慈爱的父亲和温柔的情人,是个复杂立体的人物。“没有什么爱与不爱,或者是好与坏,这就是生活,娄烨的摄影机不说谎。”因为是第四次合作,秦昊一度有很大心理压力,因为不想让观众觉得他在重复自己。

 

 

03

娄烨经过张家鲁推荐找到马思纯的时候,她还在拍《七月与安生》,还不是金马影后。马思纯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饰演叛逆女孩小诺,经常一身花里胡哨的CosPlay造型,对井柏然饰演的刑警一见钟情,并成为一对逃亡的“地狱恋人”。

片中宋佳演马思纯的母亲林慧,但两位演员实际只相差8岁,“80后演80后的妈妈”。马思纯觉得年龄完全不是问题,演员都有塑造角色的能力,现在两人一见面,有时马思纯还是忍不住会喊宋佳一声“娘”。

井柏然和马思纯在《盗墓笔记》合作过一次,已经很默契。马思纯私下里性格比较安静,一收工就回房间一个人待着,基本不参加聚会,井柏然就会像哥哥一样经常关照一下她。

 

 

04

张颂文饰演城建委主任唐奕杰,一个暗中勾结地产商的“百亿村官”,《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开场拆迁大戏的焦点人物,演技十分出彩。年轻时,张颂文曾在五星级饭店包间做服务员,揣摩过形形色色的上流人物,他刚好也是广东韶关人,有粤语优势,很适合唐主任这个角色。

娄烨第一次找张颂文来,也不说是什么戏,就扔给张颂文几件衣服让他换上,换完娄烨一看就乐了,跟旁边人说:你看,我就觉得他合适吧!要是再胖点就好了,肚子可以再大点儿。张颂文就问:是演官员吗?娄烨说是,张颂文又问:还有多久开机?娄烨说一个月,张说好,剩下的我来吧。

张颂文回去后就开始拼命增肥,一个月增了30斤,他还有意设计了一些用手撑腰、说话多加感叹语气、装腔作势的小细节,生动演绎出了一个中年男的“油腻感”。他还找到一个小地方的建委去上了12天班,名义上说是想帮忙跟拆迁户沟通。12天里他见到和和气气谈妥拆迁的,也见到了情绪激烈的钉子户,后者给了他开场大戏台词和演法的灵感。

 

 

05

几乎所有主演都被娄烨“丑化”了,不仅全素颜、特意把皮肤弄糙,还要用各种大特写镜头怼到脸上拍,毫无偶像包袱可言。娄烨觉得演员们普遍皮肤保养得太好,他想要更有质感的面孔。

井柏然和马思纯都被点了雀斑,井柏然脸上还拍了一层脏兮兮的酒精混合物,用来表现刑警风吹日晒的工作状态。秦昊则是要化痘印特效妆,每天要化两个小时。宋佳腹部和臀部都被垫了一层“肉”,人看起来更有风情味了。

好在所有演员都十分信任娄烨,任凭造型师化妆师摆布。井柏然表示自己并不会有包袱:“说实话,我有很多机会演所谓的很帅的角色,但我不会以只是帅、只是好看为标准去选择一个项目。我当然希望他很帅,但我也希望他有营养。”

马思纯也表示无惧被大特写审视:“有一次我们的摄影师已经把镜头怼到我这(贴着眼睛)拍了,我在想他拍我的睫毛呢,还是瞳孔呢,还是眼屎呢?就会觉得很刺激。演员可能本身就会有表现欲吧,当机器越靠近你,就像情人的眼睛一样,你要爱它,你要勾引它。”

 

 

 

【剧组氛围:自由、真实、私密】

 

06

娄烨是个非常沉默寡言的人。秦昊算是比较熟悉娄烨的风格了:他从来不给演员讲戏,也不说你演得好不好,就是一遍一遍要,要到了,自然就过了。

他自己拿小监视器遮起来偷偷看,也不给演员看回放,我们都不知道拍的是什么。“但可能因为我跟他太熟了,会对他满不满意有感觉,如果他说,‘好吧,那开饭吧’,多半就是不满意,吃完饭要重拍;如果他一脸兴奋,那就是拍爽了。”

第一次合作的演员可能对于这样的导演风格需要适应过程,但很快会发现自由的好处:“导演给了我们非常非常大的空间,他不会规定你要按剧本上来演,他只要觉得你已经是这个人物了,那你怎么演都是对的,他也不会喊停。在片场,我基本没怎么见过他。因为我们都是肩扛摄影,所以永远都是机器跟着我们走,我们想怎么演怎么演,很自由。”马思纯说。

 

 

07

井柏然说娄烨还会搞“偷袭”:比如突然冲出一个剧本里没有的人,或者有一个电话响了,或者你还在想怎么演的时候,他已经悄悄把机器开了。他会有很多这样的方法去刺激你,让你每次到现场都会更加积极调动思考:哎?他不会又来哪一招吧?

“有时已经分不清是不是在拍电影了。有一场戏是我从家里一直到楼下隔壁的一条街,没有任何场地限制,你会觉得自己已经在这个故事里了,这是我之前完全没有过的体验。在他的镜头下,你就像个风筝一样,他就是一条线,你可以随意飞,他不会把你剪断。当他觉得你不对的时候,他会用他自己的力量节奏帮你往回收。”

娄烨也鼓励演员给自己“加戏”,比如婚礼那场戏,演新娘的宋佳一出门就故意摔了个狼狈的马趴,娄烨最后就采纳了这条;宋佳去上货跑得飞快,摄影师跟得很吃力,娄烨当即就决定加人加机器。他很兴奋:“小花(宋佳)把这整条街都演成是她的了!”

 

 

08

有的演员不太自信,会互相打听:“你能见到娄烨导演吗?啊,原来你也见不到啊,我还以为我被导演孤立了呢…”秦昊也会告诉他们:没事儿,娄烨就这样。

娄烨经常会在离片场三四百米远的监视器旁待着,很少跟演员打照面,都是通过执行导演跑过来或者对讲机沟通。

张颂文说:“每次我们去拍摄现场,早上他都会出来跟你说说话,闲聊几句,然后就一天看不见他。拍完以后,我就拿起对讲说:娄烨,走了啊。娄烨回:好,慢点啊。”

马思纯也证实,导演跟她说过的话掰掰手指就能数过来。

娄烨成了剧组里最神秘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

 

 

09

娄烨的剧组,不仅导演不太出现,其他工作人员也好像都藏起来了。

娄烨吩咐他们尽量不要跟演员交谈,让演员随时处于一个接近真实的、安静的、体面优雅的环境里,而不是人多嘴杂、施工现场一样的剧组,那样演员会很难入戏。

马思纯坦言自己以前对于亲密戏会比较害羞和抗拒,但《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剧组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可以卸下很多顾虑。拍摄私密戏份时,现场基本只有一位摄影师肩扛镜头,没有摄助,也没有打光,演员们可以放开大胆去演。

 

 

 

【重场戏:所有人打到筋疲力尽】

 

10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开片第一场拆迁冲突就十足震撼,娄烨咨询过动作指导这样一场戏需要多少人,动作指导给出的答复是30人,娄烨最终决定调来300名武术替身。这场戏的场地争取、人员协调等都克服了不可言说的困难。

据饰演城建委唐主任的张颂文回忆:“我去的时候是第八天,前面群演已经排练了七天。我正在楼上化妆,就听见几百人的脚步声往这边涌来,包括救护车和防暴,然后我就听见底下打起来了。我说麻烦了,怎么还有人打架?他们说,这就是戏的内容,真实到让你察觉不到这是在拍戏。

他们让我上了一辆车,开到远处,娄烨拿对讲机说,一会这辆车开到现场,颂哥你一下车就即兴来吧。车门一开,我就开始问现在什么情况什么的,然后刚一进现场我就傻了:有人拿着一个汽油瓶砸过来,就砸在我脚下,还有人拿着大棍子往我头上抡,周围防暴的盾牌都快被砸裂了,地上都是血,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我就赶紧大喊,都不要打了!然后现场突然安静下来,我就开始即兴讲话。”

这场戏拍了三遍,每一遍群演都群殴了足足20分钟,打都是真打,只不过专业武替知道怎么打能避开要害。别人拍动作戏可能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拍,而娄烨是不喊停的,最后很多群演都筋疲力尽瘫倒在地。

 

 

11

宋佳和张颂文演家暴戏是在一个非常暗的房间里,肉眼都几乎看不见,但德国调来的最新型高感光度摄影机能把一切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于是张颂文就毫不客气地开始抽打宋佳。打完,宋佳跑走躲回了屋子里,又疼又委屈,宋佳的助理进来,也跟着一块掉眼泪。

演女儿的马思纯也跟张颂文有一场扭打戏份,一开始马思纯不敢用力,怕伤到颂文老师,但一开机看见对方眼里喷射的怒火时,就本能地用力反击回去。拍完一条导演说再来一条,张颂文才气喘吁吁地说:“等等…等会儿…”体力消耗实在太大。

 

 

12

宋佳和陈妍希在车内边争夺方向盘边厮打,实际拍摄方法是另有一名驾驶员坐在车顶上面,操控特别改造过的轿车,车内的两名演员再借势行驶方向来表演。虽然安全措施做得很足,但因为是在马路实景上拍摄,所以看起来也惊心动魄。

最后陈妍希的下场十分惨烈,原本她还拍过更惨不忍睹的结局,但在最终版中舍弃了这一方案。

 

 

13

井柏然跟秦昊则是在高架桥上的飞车里扭打,很多镜头有真人砸碎玻璃飞出去,摔出桥外,最后还要翻车,拍摄中有工作人员受伤。

为了完成这组难度极大的镜头,剧组连续拍了一个星期的大夜戏。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六名主演每人都肩负着至少一场重头打戏,而娄烨对打戏的要求一律是:必须来真的。

 

 

 

【娄烨其人其事:重度选择恐惧+社交恐惧】

 

14

娄烨永远穿一身黑,衣柜里一排衣服款式一模一样。

有一次娄烨的太太马英力在德国给他打电话,说看见有卖娄烨喜欢的那件衬衫,问他要不要再买20件。快买的时候娄烨突然说等等,我放大了照片,发现那个扣子不一样…太太无奈,只得买完20件衬衫又去买了20颗纽扣换上。

娄烨为什么强迫症到这个程度?他说:因为不想每天醒来浪费时间想今天穿什么。甚至,他连每天吃什么也不愿浪费一丁点儿思考,每天吃同样的三样菜,他连续吃了一两年。

秦昊是这样看娄烨的一成不变:“到现在为止,大家看他的每一部电影,你会发现他没变过,他一直要追求的东西,他的电影品质,都没有变过。任何一个职业,他能坚持十几年几十年不变,你就会知道他对这个事情有多么热爱了,这是他对电影的一种执着和纯粹。”

 

 

15

娄烨大概还是个重度社恐患者,鲜少在大众面前露脸,不愿上镜接受采访,没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拍摄期间可能都找不着导演在哪儿。

有一次张颂文听说娄烨发高烧,买了凉茶想给他送去,结果剧组里问了一圈,“就像间谍一样,每个人都不告诉你导演住哪间房”。张颂文忍无可忍,直接打电话说张颂文想来送药,这才知道原来娄烨就住在他对面的房间,住了三个月他居然都没发现。

张颂文敲门,助理谨慎地打开一条缝,说“不不不,张老师你别进来,他不擅长聊天,你给我就行了”。张颂文坚持无果,只能离开。第二天娄烨见到张颂文,腼腆地说,昨天谢谢你的药啊,我好多了。

 

 

16

娄烨其实从不缺戏拍,每年全世界找到娄烨的剧本有上百个,几乎都难以打动他。而《兰心大剧院》不一样,那是娄烨的父亲娄际成工作的地方,娄烨小时候就在戏院后台长大,对那里有感情。所以在等待《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上映的漫长时间里,他先开机了《兰心大剧院》。

娄烨邀请张颂文继续合作,在《兰心大剧院》里演巩俐的丈夫。外界可能会以为张颂文跟娄烨关系很好,张颂文却“吐槽”说,娄烨还是不太跟他讲话。

有一天收工后,张颂文回酒店进电梯,迎面碰见娄烨,才知道他们住同一个酒店。那是一百年前的老电梯,也就一平方米大,张颂文一进去就后悔了:“整个20层时间里,谁也没说话,快到20层的时候他才说:《变形金刚》看了吗?我也很慌,接了一句:你刚买的摩托车啊?”

电梯门一开,俩人都撒腿就走,双双憋了一脑门子汗…

“如果我说娄烨,我想跟你聊一下我这个角色,他就马上出来,跟你聊上两个三个四个小时,他都愿意陪你聊。但凡你跟他说,晚上咱们楼下有个大排挡,走吗?他的表情就会瞬间僵住…那一刻你会觉得他像个智障,他除了拍戏,真的什么都不会。”

 

 

娄烨性格之乖僻、执拗、难以接近,从《浮城谜事》放弃署名事件便可见一斑。但另一方面,杰出的艺术苦行者多半天生反骨,与周遭世俗格格不入。

像张颂文评价娄烨的那样:“他就是为电影而生的,单纯至极,所以在我们心目中,他值得这份尊重。他是志同道合的工作伙伴,但他不擅长在拍戏以外跟你成为朋友,他是真心真意做好一件擅长事情的人的代表。”了解娄烨的为人,就知道撤档炒作之说纯属无稽之谈。

马英力给《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拍摄过一部幕后纪录片《梦的背后》,其中讲述了丈夫娄烨面临的更多来自现实的、更强大的阻力。纪录片我们应该是看不到了,比起“梦的背后”,本文更像是一个“梦的截面”。无论如何,这部电影有着重要的时代纪念意义,被更多人“看见”,就是对一切努力的最好支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