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五个扑水的少年》,全新人鲜肉凭何敢闯国庆档?

《五个扑水的少年》,全新人鲜肉凭何敢闯国庆档?
2021年09月29日 22:27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无知名主演、无大投资制作的电影《五个扑水的少年》,即将于10月1日上映,加入由《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等大片坐镇的国庆档混战。

  可能所有人都想问这个“小扑水”一句:你怎么敢的?不怕被碾成炮灰吗?

  在改档后的预告片里,旁白以自嘲的口气介绍道,“没有流量的少年们整装待发,特意选择了大片如云的十一档期。”主演们做直播也恳求观众:“如果你们看完大片还有时间,就去看看我们小扑水,而且国庆那么多天,一号看不了后面看呗……”

  这部充满夏日清凉气息的电影原本计划过在暑期档上映,可是因为疫情反复,不得不从最合适的档期撤下,来到国庆档背水一战。电影在暑期做过不少点映活动,积累了不错的口碑。光线层层海选出来的五位新人演员能受到观众认可吗?口碑能帮这部电影在最挤国庆档打个翻身仗吗? 

  导演宋灏霖一语双关地向我们调侃说:“这个戏,我们就剩个裤衩了,所以也没啥好怕啦。哈哈!”

  2019年,光线影业找到宋灏霖,他之前执导过的《猪太郎的夏天》给业内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光线跟宋灏霖商议了两个项目,其中一个就是《五个扑水的少年》。

  《五个扑水的少年》此前有日本版,但宋灏霖不想做成一个简单的翻拍。他带着主创去了北京、河北、福建等不同省份的高中采风,力求打造一个“能够在中国的土地上长出来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五个高中男生阴差阳错成立了一支花样游泳队,他们面对父母的阻拦、同学的嘲笑、看客的不解,心中第一次燃起了“想赢”的斗志。为了拍出影片所需要的阳光、健康、青春气息,导演宋灏霖认为,最简单、最笨的办法就是,真的找一群很阳光、健康、青春的男孩子来演,真诚地讲好一个故事,而不是刻意去卖肉、卖腐。

  宋灏霖

  找对人,是这部影片成功的关键。

  体育题材的电影,不同剧组有不同的选人思路。比如陈可辛拍《夺冠》,选的都是专业女排运动员,通过简单的表演训练,激发出她们真实的一面。《五个扑水的少年》一开始也考虑过去体校选演员,然而发现运动员都需要专注训练,没有演戏的诉求和欲望。并且这部影片的主角设定是一群普通的高中生,如果都是很专业的体育生,感觉反倒不对了。

  剧组决定,还是在表演专业的学生中进行海选,然后教他们花样游泳。

  “我们精确地计算过,他们在戏里训练花游的时间,跟他们在现实中的训练时间几乎是一样的。他们能练成什么样子,电影里就表现成什么样,很真实。”宋灏霖说。

  海选的过程相当漫长,光是宋灏霖见过面的就有上千个,筛选过的视频、照片更是无数。

  辛云来之前有点演戏经验,但都是一些配角。

  冯祥琨是北京电影学院19级表演系艺考专业第一,在他前面三届的第一名分别是吴磊、郭子凡、关晓彤。历年来这个第一的头衔都会备受关注,冯祥琨取得第一名的成绩之后,“基本上全北京的经纪公司都找上门来了”。冯祥琨的妈妈跟经纪公司一家一家谈,从六七十家谈到几家,最后跟光线签了约。

  王川是上海戏剧学院的大四学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因为专业过硬,没毕业就考上了人艺。但他还是放弃了那份可以给户口、稳定可靠的工作,被问为什么,性格直爽的王川对娱理工作室直言:“我内心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出来拍戏,想要火。很多人都劝我应该去人艺,但我有自己的选择。”

  吴俊霆和李孝谦是上戏同班同学,也是比王川小三届的师弟。他们两个被光线发掘的过程很特别——光线看到了他们发在个人微博上的照片,觉得不错,便通过私信联系了他们。搜寻微博成了如今“星探”在人海中挖宝的一项惯用手段。

  王川说,吴俊霆和李孝谦刚入学的时候,他就对这两个师弟有很深的印象。“吴俊霆那时候是一头黄色的头发,大高个儿,李孝谦就属于那种黑黑的,有点小栗旬的感觉。他们两个都很打眼。”

  面试的时候没有特别区分角色,更多时候都是主创跟年轻人们畅所欲言地聊天,观察他们的性格、举止,看看镜头拍出来的感觉。

  冯祥琨最开始试了张伟和高飞的戏,都不太像。最后试陈铭涵,往那一坐,导演说,行了,你就是陈铭涵。之后冯祥琨就一直坐在那,跟后面的其他面试者搭戏。

  冯祥琨

  王子在原剧本里是个低年级的小胖子,但是当吴俊霆出现以后,给了导演新的灵感,于是宋导特意为吴俊霆修改了剧本,把王子改成了一个长着偶像男主脸、身高一米八八,一张口却是一口浓浓东北口音的“反差萌”男孩。

  王川基本就是本色出演,是队里最活泼、最自信、最话痨的人。

  王川

  高飞的演员最难选,这个角色不是戏份最多的,但是是最有性格的——作为体校转普高的特长生,高飞外表高冷,实际内心火热。宋灏霖一开始不是太能找到创作这个角色的感觉。

  宋灏霖不确定皮肤黝黑、面相文艺、举止乖巧的李孝谦能不能演高飞,但是又总能想起他,就只好让他连着几星期一遍一遍来试戏。

  有一天宋灏霖在面试间隙走到门外,看见刚面完的李孝谦正要走。李孝谦说他要回家,宋灏霖顺嘴问了他一句家住哪,李孝谦说,郑州。宋灏霖就吃了一惊,原来这个孩子每次都是自己坐火车来北京面试一下,面完就回去,也不带行李,随叫随到,毫无怨言。宋灏霖忽然觉得,李孝谦的性格里有坚韧和洒脱的一面,他应该就是高飞了。

  李孝谦

  “我们五个都不用演青春,站那儿就是青春。只有做自己,才能把青春真正展现出来。”五个少年的人选终于浮出水面了。

  “我以前也做过演员,很理解当你想争取一个角色、一次表演机会的时候,可能会表现得稍微夸张一点。我们面试的时候也没法安排在一个泳池边,试戏完还要让他们下去游几圈,所以只是口头问了一下他们会不会游泳。

  他们大概知道要拍什么故事,所以说的都是‘可以’、‘会游’,吴俊霆还自称是水库小王子。结果一训练,我的天哪!他们五个里只有王川真的会游泳,辛云来呢,特别像一个退休的老大爷,游得又慢又笨,肢体完全不协调。李孝谦我说得过分一点就是,他差点淹死在一米六的池子里,一下去就喝水,扶都扶不起来……”导演宋灏霖回忆起刚见识到五个少年的真实游泳水平的心情,整个人哭笑不得。

  辛云来

  还好,他们还有近三个月的训练时间。

  剧组请来了最专业的前国家花样游泳队教练,像训练真正的运动员一样,从零开始训练少年们。

  专业意味着科学,教练很清楚初学者恐惧的点在哪里,知道怎么教他们克服恐惧,也能很好地保护他们。所以少年们学得非常快,李孝谦只用了一天半时间就学会了三种泳姿,一星期之内,少年们就从一群旱鸭子变成了可以自如切换泳姿的游泳达人。

  五个少年就住在训练场馆附近的酒店里,每天从早到晚同吃同住、一同训练,磨合出了队友般的亲密友情。他们每天上午练三小时,下午练三小时,内容包括热身、体能训练、游泳、花游动作训练等,晚上还要上表演课。只有睡前的一点时间可以放松一会儿,组队打会儿游戏或者是狼人杀。每周休假一天,基本就是运动员的作息。

  怎么就能确定选出五个孩子,他们就都能学会花游、坚持到最后?万一有人觉得太苦太累,为了一个结果还不确定的机会中途放弃怎么办?

  对于这个问题,导演和五个少年给了娱理工作室不一致的答案。导演宋灏霖的说法是,实际上选出的孩子不止五个,直到开拍前半个月才最终确定谁演哪个角色,才把剧本交到他们手上;五位少年则否认了这一说法,并自信笑道:我们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换掉我们!我们拼命往前冲,不会让他们产生“他们可能不适合”的怀疑。

  “只有新人才可能愿意付出这么多,能在明知会有很大代价的情况下,依然咬牙坚持下去。如果是有名的演员,他们前后的档期都排满了,不可能拿出这么长时间训练;而且明星因为还有很多别的项目,无法承担可能会受伤的风险。”宋灏霖说。

  训练过程中,辛云来还真的受伤了。

  他在片中演男一号张伟,一个名字平平无奇、成绩不上不下、性格唯唯诺诺、运动细胞也不甚发达的人,总之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掉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那种。但误打误撞进了花游队以后,他被委任为队长,从此不得不承担起最难练的动作,以及最大的心理压力。

  有一个动作是其他四个队友在水中把张伟托举起来,然后张伟要做一个后空翻落入水中,是整个花游表演中的Killing Part。戏中的张伟为了这个几乎完不成的动作拼命训练了无数次,戏外的辛云来也同样如此。

  “小辛有一个长项,就是耐力特别好,我们后来给他起个外号叫‘铁牛’。他为了这个动作也是一直练一直练,三五天就练会了平地后空翻,然后上蹦床上练。

  后来蹦床上也成功了,可是练的时候把鼻子摔伤了,他很紧张,因为十天后就要开机了。人做高难度动作失败后会有心理阴影,没有别的办法,他必须自己把这个阴影给打消掉。他就又偷偷去练,结果呢这个笨蛋他又摔一回,摔的还是鼻子。那个时候我真是捏一把汗啊,一旦他再摔一次,脸摔破了我们就没法拍了。最后是这个孩子自己顶住了压力。”导演宋灏霖讲道。

  辛云来

  除辛云来以外,李孝谦也需要“加练”,因为他饰演的高飞是体校转学来的,是游泳最厉害的人。可实际上,李孝谦在五个人里是游泳基础最差的。另外,李孝谦之前太瘦了,为了看起来更像体育生一点,还要增肌20斤。

  因此当别人可以休息一会的时候,李孝谦就还要继续泡在池子里默默训练,边练游泳边找人物感觉。“每次我想开口说话,或者跟大家一起玩闹的时候,我就会把这个想法憋回去,会去想高飞这个时候会怎么做。”李孝谦说。

  王子作为改动最大的角色,在拍摄过程中即兴加入了不少吴俊霆的个人风格。有一次吴俊霆趴在水池边,两眼空洞无神,旁人问他怎么了,他带着哭腔说累了,没劲儿了。工作人员都被他的率真可爱逗笑了,都学他讲话,讲给导演听。导演觉得这个细节很生动,就临时在剧本里加了这么一段。他也一直鼓励这些年轻人大胆提出自己的想法。

  吴俊霆

  《五个扑水的少年》可能是有史以来展现了最多美好肉体的大银幕作品,这群少年们赤裸上身,剃了寸头,在水中激情澎湃地起舞,他们是那样阳光有活力,完全不会给人扭捏、造作,或者卖弄什么的感觉。

  五位少年表示,因为开机前已经经历了长期训练,所以早就做足了心理建设,即便要在镜头前脱下衣裤、剃成寸头也没任何负担。

  “我们五个就是一起上,要剃头就一起剃,早就拧成一股绳了。”

  女子花样游泳很常见,通常动作具有一种坚韧而柔美的感觉,像舞蹈一样。而至今没有被纳入过国际顶级赛事的男子花样游泳,则在整齐和美丽的同时,还要多出一份阳刚和力量感。就像少年们在电影里面临的处境一样,可能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男子花样游泳存在的意义,有的人会直接说这项运动看起来很“娘”。

  “我们没有定义说我们一定要表达什么,但是我觉得男孩也可以做得很柔美,女孩也可以做得很柔美,就像我们片尾说的一样,我们不被任何东西定义。只要我们做得开心,就都是OK的。”王川说。

  最后比赛那场重头戏,五位少年和来自田径队、游泳队、花游队等的专业运动员们,共同完成了一场令人赏心悦目的大型花游表演。拍摄那场戏时已经是冬天了,每拍两遍就得上岸缓和一下,整整拍了十天才完成所有镜头。

  整部戏下来,少年们都是亲自完成的动作,没有用替身。片中唯一有“替身”的是跟他们互动的那只海洋馆里的海豚——在部分镜头里,海豚用的是硅胶制作的仿真品,因为动作幅度大,肚子还裂开过。而海豚边的辛云来拍摄时被队友形容“像涮火锅一样”:喊开始,给辛云来泡湿一下,然后像涮火锅一样涮一下再用威亚吊起来,如此反复。

  “真诚是这部电影的基调,如果演员不是真的做这些动作下来,我的镜头没法完整、连贯地拍他们下水、训练、失败、表演,我觉得对电影基本的尊重都没有了。”导演宋灏霖说。

  《五个扑水的少年》暑期路演时,光线特意选择了五位少年的家乡城市,请他们的父母家人来看,很多家人看到孩子的成长蜕变,都感动得落泪了。

  看完成片,王川说,“值了。我觉得我们吃过的苦都特别值。”

  李孝谦和吴俊霆回到了学校,继续按部就班地上课学习。有了第一次正式试戏,然后就成功选上并且拍摄完毕的经历之后,他们两个都表示,更加明确了自己想要什么东西,会朝着自己的目标方向去努力。

  吴俊霆透露,之前其实很多人来问过他想不想走爱豆路线,去参加选秀什么的,他非常肯定地说不想:“不想走那条路,内心非常坚定地想当一名演员。”吴俊霆虽然长着偶像剧脸,但是是个小众文艺片爱好者。我们请他推荐一部最近最喜欢的电影,他说自己很钟意《酒精计划》里麦斯·米克尔森的表演。

  李孝谦坦言,天生长得黑这件事的确会对他做演员、选择戏路有不小的影响。“没做演员之前,听到有人问我,你怎么这么黑啊?或者直接叫我小黑孩儿,我其实是很生气很难过的,觉得这么说我很受打击。

  但是做了演员之后,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更多地表现出的不是讨厌我的肤色,而是说觉得很不一样。我现在觉得,既然它长在我身上了,我就好好接受它。”

  听到这里,身边的队友们立刻鼓励他:“你的皮肤很帅!”“我要是有你这样有质感的脸和肤色,做梦都会笑醒好吧。”

  李孝谦说,希望将来能多演一些真实感强的作品,不是那些有很厚滤镜的青春偶像剧,反倒希望是根本就不太需要化妆的角色。

  冯祥琨说,下次不想演学霸了,想试试反派,演个“斯文败类”。

  辛云来称自己不给未来设限,只要是好的剧本和角色就都可以。说起之前演过的一个个小配角,他说,“现在回头去想,如果刚开始就给你一个主角,你不一定能演好他,它只会毁了你。因为当很多焦点都在你身上、你却并不能很好地完成的时候,大家对你的印象就会很差。所以刚开始是需要磨炼的,等经验稍微够一点的时候,再慢慢去尝试更重要一些的角色。”

  王川倒是想一直心安理得地把配角演下去:“活泼开朗的男二号、男三号会比较像我的性格。希望将来能有机会演一些小众人群,挑战一些跟自己反差特别大的角色,比如《丹麦女孩》那种。”

  这五位新人演员已经都跟光线签了经纪约,今后还会有更多作品在等待着他们。

  导演宋灏霖说,希望这群少年今后无论成了多么有名的演员,这种简单、质朴的感觉都不要丢掉,他们身上的这种气质对于演员职业来说太宝贵了。

  现在,五个扑水少年终于要正式登场表演了。

  说起竞争会非常惨烈的国庆档,宋灏霖导演说:“一个电影有一个电影的命,我觉得十年之后再看,它都是一段生命经历。作为导演,我在创作过程里早已习惯了负重,现在对于票房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所以市场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再加上这个戏,我们就剩个裤衩了,所以也没啥好怕啦。哈哈!”

  《五个扑水的少年》差生版预告,该片将于10月1日上映,9月30日开启点映

  本文浪影社图片摄影:宫德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