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本溪日报唾盂、渣斗说“区别”——铜唾盂、铜渣斗的收藏趣闻

本溪日报唾盂、渣斗说“区别”——铜唾盂、铜渣斗的收藏趣闻
2021年01月23日 00:07 新浪网 作者 本溪日报

   十几年前,沈阳怀远门古玩城是我每周六必去的地方。怀远门古玩城,正名叫“盛京古玩城”。我们为了和“小北门古玩城”“鲁迅公园古玩城”“铁西古玩城”等加以区别,叫惯了“怀远门古玩城”。

   一楼的工艺品、现代仿品、赝品我只溜了一眼,就直奔三楼。因为上周六,我在一个卖钱币的店里,看到了一个铜唾盂,由于老板开价太高,没买成。估计他卖不出去,所以再去看看。

   果然不出所料。我故意先看了几个老铜钱儿,才让老板拿那个铜唾盂看。他说:“这个好!是文房的水丞——X千元。”看来他没记住我上周看过,继续讲述他的收藏故事:“我在苏家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家,收了十多个铜钱儿,见她装铜钱儿和钮扣儿的这个铜器挺老。心想:这不是个铜水丞吗?文房用具呀!可让她用白瞎了。就说:‘你这个也卖给我吧,换个别的装钮扣。’她说:‘这个小铜罐儿,是我妈装杂物的,留给我用了。这个不卖!’我一听傻眼了,就又说:‘这装钮扣儿、顶针儿的用啥不行?这一个,比那十个大钱儿给你的钱还多!X百元。’她一听笑了,就同意了……”

   老板得意地说个不停,看来他轻易不会卖。不把他“文房水丞”的观念打消,价也讲不下来。于是我单刀直入说道:“这就是个漱口、吐痰用的,叫唾壶。不是什么‘文房’,不值那么多钱!”他不服地说:“就是大了点儿呗?”这时隔壁和他一起开店的胖小伙儿,站在门口笑着说:“怎么样?遇到明白的了吧?我说是装鱼刺的渣斗嘛。”

   他俩挺熟,一起去收货,在隔壁开店。笑嘻嘻地互不服气,争论不休。我笑着打圆场儿说:“东西是老的,我给你翻倍的价钱匀给我吧。”

   老板犹豫不决。胖小伙儿说:“你别‘文房’了,卖了吧!”

   老板说:“气死你!你不说我给老太太的价高了吗?‘货卖识主’,现在‘翻倍’了!”

   我笑着交了钱,老板得意洋洋。那胖小伙儿收敛笑容说:“老爷子!这不是‘渣斗’吗?你怎么叫它‘唾壶’?”

   我说:“叫‘渣斗’也行,不过,它的学名应该叫‘唾盂’。古时候达官贵人,主要用于饭后漱口的,让苏家屯老太太给当杂货罐儿了!”

   他俩笑了,我也笑着说:“一器多用。不过,‘渣斗’的口应该大一些。它的颈部收的较紧,口比‘渣斗’也小,还应该是个‘唾壶’,学名‘唾盂’。再研究吧,我说的不一定对。”

   老板又问:“您说这东西,两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用过。那得是什么年代的?”我不便细说,应承道:“有年头了,有年头了。”就招招手,离开了。

   多年前,我在“大连码头古玩城”,买过一个铜器。一眼看去,却不知何物?店主硬说是铜炉,我看不像。回来后查资料,向人请教。有说渣斗的、有说唾壶的、有说铜尊的。我在资料中,查到一幅河南金代壁画,得知唾盂、渣斗都是古代达官贵人宴席上的用具。

   又翻阅了《中国陶瓷史》,果真同说。心想:既然渣斗是宴席上,吐骨头、鱼刺的,唾盂是饭后漱口的,二者应该是有所区别的。胖小伙儿略知一二,老板为卖高价,才往文房“水丞”上说。恰巧又过了多年,我在沈阳鲁迅公园树林的地摊儿,真碰到了个清中期铜水丞,便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三样东西放在一起,各不相同。

   人们对唾盂和渣斗的不同称谓,各有目的、道理和缘由。当本溪收藏家协会魏会长、高级顾问张老师,到我家来检查、指导时。张老师拿起这个铜唾盂说道:“这个渣斗是清早期的。”我找到那个在大连买的铜渣斗说:“张老师!这个广口的是‘渣斗’,那个口小、颈细应该叫‘唾壶’吧?”他笑着说:“叫‘渣斗’是高贵的宴席用物。叫‘唾壶’,人们就容易误为吐痰用的了,白瞎了。”

   唾盂、渣斗之争,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故宫博物院藏北宋钧窑灰紫釉渣斗式花盆,有资料标为“尊式花盆”。原因是唾盂、渣斗、花盆等很多器物的造型,都源之青铜礼器的尊和觚。从春秋末期,礼崩乐坏。做为礼器的青铜器,经常被诸侯越级使用。更有甚者,战乱中士兵和造反的奴隶狂饮时,把觚和尊随便拿来饮酒,甚至把其中较小的尊、觚用来吐骨头、鱼刺。孔子哀叹道:“觚不觚,觚哉!觚哉!” (《论语·庸也》)意思是:觚不像个觚了,这也算觚吗?这也算觚吗?

   秦、汉以后,青铜器更失去了“礼器”的作用,完全成为贵族们的实用器。宋代瓷器大发展,取而代之了青铜器。物美价廉的瓷器仿青铜器的尊和觚,大量制作。元、明、清瓷窑更多,瓷尊、瓷觚等造型的器皿,从皇宫贵族来到了富裕人家、走入民间百姓。用来插花的叫花觚,用来做花盆的、用来做渣斗的、用来做唾壶的、用来装杂物的,五花八门,各得其所。人们在称谓上各取所需,也就在所难免了。

   回头再说这个铜唾盂的年代,买的时候我之所以没有告诉老板,一是因为:他当时看作“清末、民国货”,怕告诉他清初或者更早,他心生不悦。铜器清中期之前的与清末、民国的稀有、珍贵程度区别很大;二是因为:这个唾盂锈色、包浆很重,胎体也较厚重,我初看为明代。又见底有单圈款,又想到康熙瓷器的双圈款,一时还拿不准。

   在大连买了那个铜渣斗回来后,我读书得知:清早期中国乏铜严重。为了保证铸铜钱,不但规定“三品以上官员才允许使用铜器,”而且,铜器胎体往往制作的较薄,但很坚固。就拿那个大连买的铜渣斗来说吧,虽然它高9厘米,口径11.5厘米,腹径14厘米,重量都仅有271.9克;而这个唾盂高10.5厘米,口径9.8厘米,腹径11.5厘米,却达583.9克。比渣斗重了312克。因为,明代以白银为主要货币,铜钱为辅助货币。不像清初那么乏铜,定它为清代,有点委屈了它。

   有趣儿的是,当读到清早期铜器胎体虽薄,却很坚固,小孩子站上去也不瘪不裂的时候。我就垫了块板儿,让当时三岁的外孙站上去。女儿怕摔着孩子,外孙却因平时常和我打闹惯了,一下子就踩了上去。果然如书上所说:外孙站在上边拍着小手,笑着、喊着,渣斗依然如故。

   收藏的学问和快乐是说不尽、道不完的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