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强:瞬间的山水

蔡国强:瞬间的山水
2019年06月09日 10:42 新浪网 作者 荒野气象台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 在开幕不久的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家美术馆「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展中,蔡国强的最新作品「鸟云」伴随兵马俑展出,引发关于历史和文化的思考。组成装置的成群瓷制椋鸟在蔡国强的家乡泉州附近的德化县通过手工制作而成,并通过火药爆炸实现着色,使白瓷覆上深浅不一的黑灰色。一万只椋鸟首尾相接,在空中创造自己的动感,鸟群的形态呼应着骊山的起伏,秦始皇陵墓和兵马俑的所在地。「一万只瓷鸟不断变化的队形,似乎体现了地下兵俑久未消散的亡魂,抑或是中国历史中挥之不去的帝国阴影。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不是也是一种成形的幻觉,一种对其他文化的异域想象吗?」Photo by Tobias Titz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荒野气象台

荒野气象台

新生活是你将前往的荒野。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