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红楼梦》:相比黛玉和宝钗,湘云才是宝玉最亲近的人

《红楼梦》:相比黛玉和宝钗,湘云才是宝玉最亲近的人
2021年01月22日 23:02 新浪网 作者 谈艺录

  史湘云是《红楼》的重要人物,甚至有研究者称,史湘云在贾府破败之后与流落江湖的宝玉结成了患难夫妻,我们先不管那些,只接着读《红楼梦》,这次我们读到了第二十一回:

  上一回,史湘云咬字不清,喊宝玉“二哥哥”喊成了“爱哥哥”,被黛玉挑刺,心直口快的史湘云直接调戏黛玉“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于是黛玉追着湘云打……

  (黛玉追打湘云,宝玉倚门拦下)

  就在这个当口,宝钗赶到,宝钗的话说得很艺术:“我劝你两个看宝玉兄弟分上,都丢开手吧。”这一句话说完,宝、黛、钗、湘四个人的关系,基本由此模糊一片,如脂评所说“话只一句,便将四人一齐笼住,不知孰远孰近,孰亲孰疏,真好文字。”黛玉接的话也有意思,她说:“我不依,你们是一气的,都戏弄我不成?”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这四个人关系如何,也就是说,宝玉跟黛玉、湘云、宝钗到底哪一组更亲近?让我们捋捋:

  (青梅竹马的宝黛)

  1、亲戚关系:宝玉的爸爸是黛玉妈妈的哥哥,宝玉跟黛玉是姑表亲;宝玉的妈妈是宝钗妈妈的姐姐,宝玉跟宝钗是姨表亲;湘云是宝玉祖母贾母弟弟的孙女,宝玉跟湘云也是表亲。从亲戚血缘角度说,如果考虑旧时代男尊女卑国情:宝、黛关系最近,宝、钗关系略远,宝、湘关系最远。

  (宝玉在合适年龄遇到了合适的宝钗)

  2、生活经历:史湘云幼年曾与宝玉一起在贾母的照顾下成长,注意,是一起,黛玉现在住的碧纱橱,之前就是湘云的住处,也就是说,她认识宝玉,比黛玉要早,她陪着宝玉度过了幼年时期;黛玉是母逝之后进京的,此时湘云已经离开贾府回到自家,黛玉成了继湘云之后与宝玉共同成长的“青梅竹马”,黛玉陪着宝玉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期;宝钗来得更晚些,不过,她来的时间点恰到好处,是宝玉刚刚性成熟的青春懵懂期。

  因此,在这一回里,我们可以读出这样一条信息:湘云才是宝玉最亲近的人。

  湘云来后,就住在黛玉房中,宝玉关系最亲的两个少女都住在贾母处,宝玉送他们二人到房,到了二更也不愿意走,袭人催了几次才离开。

  到了次日,天刚亮,他就又来到黛玉房中,替湘云盖被子,又趁着湘云的洗脸水洗脸,甚至香皂也不搓,就趁着湘云洗脸水里的香皂沫净脸,你看,宝玉跟湘云有多亲,他是多么怀念与湘云的共处时光。

  (宝玉的亲人:湘云)

  接下来,宝玉让湘云替他梳头,湘云不愿意,他就说回忆童年,说之前湘云曾替他梳过头。

  梳头之际,湘云发现宝玉头上本来一色的四颗珍珠,少了一颗,足见湘云对宝玉周身饰物的熟识,当宝玉偷吃胭脂时,湘云伸手拍掉了,他对宝玉“爱红”的生活习惯也极熟悉,

  黛玉呢?当珍珠少一颗时,黛玉是冷笑着嘲讽宝玉,当然,这是拈酸,也是对宝玉的“恨其不争”,因为黛玉爱宝玉,但是这是爱,不是亲。当然,宝玉也爱黛玉,但论亲,不及湘云。

  有意思的是,宝钗早早也来到了这里。只不过,当宝玉从内间出来时,宝钗走开了。这个走开很古怪,因为宝玉出来便问袭人:“怎么宝姐姐和你说得这么热闹,见我进来就跑了?”显然,走得古怪!

  在这里,蒙本、戚本都有一段长长的批注:

  “奇文!写得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何也?宝玉之心,凡女子前不论贵贱,皆亲密之至,岂于宝钗前反生远心哉!盖宝钗之行止,端肃恭严,不可轻犯,宝玉欲近之而恐一时有渎,故不敢狎犯也。宝钗待下愚尚且和平亲密,何反于兄弟前人远心哉!盖宝玉之形景泥于闺阁,近之则恐不逊,反成远离之端也。故二人之远,实相近之至也。至颦儿于宝玉实近之致矣,却远之至也。不然后文如何反较胜角口诸事皆出于颦哉,以及宝玉砸玉、颦儿之泪枯,种种孽障,种种忧忿,皆情之所陷,更何辩哉!”

  又有一段:钗与玉,远中近,颦与玉,近中远,是要紧两大股,不可粗心看过。

  (这四个人)

  所以,湘云来的这个早上,的确很重要,不但对于理解钗、黛与宝玉的情感至关重要,其实对于理解宝玉与湘云至为亲近的关系也相当重要。

  简言之,脂砚斋认为:宝、黛二人虽然相爱到了极点,可他们始终缺少一种深层次的精神相通,其实就是“三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不同;而宝钗、宝玉之间拥有“较诸人皆近”的思想共鸣,实际上是“三观”的相同。

  也就是说,仅从情爱角度,黛玉与宝玉的相爱相恋,基于或者说是得益于他们相对长期在一起生活的成长基础,并非是“三观”的契合;而宝玉与宝钗的关系,实际上是他在合适的年龄遇到了合适的人。湘云独自在这种情爱之外,她是宝玉的“亲”人,在湘云这里,宝玉未来得到的,是取暖式的亲情加友情。

  (三女问罪时的黛玉和宝钗)

  实际上,读完二十一回的上半回,我们不用去“拥林派”和“拥钗派”里站队,真正跟宝玉“亲近”的另有其人,就是湘云。这个“亲近”关系,在以后的章节里还会有多次写到,比如宝玉续《庄子》时提到宝钗、提到黛玉,偏偏却不写湘云;而后来宝玉写谒语,三女问罪,黛玉、宝钗责问宝玉,一声不吭的还是湘云。

  湘云是宝玉最后的凭依,是他心底最后的温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