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从凯文-杜兰特到泰雷斯-哈利伯顿NBA最好、最差、最惊喜的射手

从凯文-杜兰特到泰雷斯-哈利伯顿NBA最好、最差、最惊喜的射手
2021年02月21日 08:07 新浪网 作者 奇小风

  

  过去的几周,我们讨论了评判投射质量的基本要素,并描述了一些不同水平的投射。现在是时候把这些理论结合起来,应用到一些典型球员身上。值得思考的是,投射质量到底能不能影射球员在场上的角色和表现?

  为了实现这个想法,我将借助一个简易的投篮质量模型。简而言之,模型计算已收录的历史投篮平均值,并将平均值作为这些数据的期望值。例如,根据已有年限的跟踪数据,最典型的三分得分是处于投篮计时中段(出手时间剩余15-7秒)的两种接球投篮(触球时间低于两秒并且不运球),分别是空位三分和大空位三分,前者指投手远离防守球员4-6尺(1.2-1.8米,这是NBA官方对于“空位”的定义,但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和理解来看,它大概是指半干扰或轻微干扰下的投篮),后者指投手远离防守球员6尺(这是NBA官方对于“大空位”的说法,非常好地界定了无干扰下的投篮)。

  整个周三的比赛中,轻微干扰下的空位三分命中率低于36%(准确来说是35.979),而无干扰下的大空位三分命中率略高于39.0%。但这不意味着“温和的干扰”仅价值三个百分点。这些干扰的结合会造成很多影响,进攻球员会因此决定是否出手。可以从这一点看出来:随着投篮倒计时减少,干扰下的投篮命中率下降地很快。

  2013-14至2020-21赛季,不同剩余时间,有干扰的空位和大空位三分投篮命中率如下:

  22-24秒:37.6%,41.6%;

  18-22秒:36.9%,40.1%;

  15-18秒:37.0%,39.3%;

  7-15秒:36.0%,39.0%;

  4-7秒:34.0%,38.8%;

  0-4秒:29.6%,35.0%。

  随着时间压力的增加,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不舒适的传球、快速接近的防守球员、三分线外一步或两步接球等等),高准确率的投篮能力会迅速消失。然而,除了时间快跑完时,至少空位依旧是空位(不会低的离谱)。

  基于NBA官方的3种投篮范围和4个主要投篮特征,可能会有各种复杂的和特定的出手情况无法捕捉到,但利用这些要素我们依然可以得到1080个投篮数据。当然,其中一些出手成了空气球或者涮筐而出。许多投篮出手并不满足触球时间低于2秒,而是在多余7次运球的情况下发生。事实上,超过7个赛季的数据显示,没有太多符合条件的出手(只有大约3000个),更多的是在6秒或更少的持球时间内运球超过7下的出手尝试。

  所以尽管偶尔会有难以分类的投篮出手,但平均来看这些数据还是相当合理的。我选择用真实投篮命中率(eFG%)作为尺度来表达投篮质量,这样就可以轻松计算出球员在给定时间内的投篮价值。简单的eFG%-投篮质量的关系。

  

  在讨论个人的具体情况之前,这里也提供了另一种方式来说明,尽管高占有率与高投篮难度密切相关,但高占有率的球员往往更擅长投篮:

  

  因此,虽然占有率和效率之间存在一定的矛盾,但这种矛盾并不总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球员和球队都倾向于让那些最能打开局面的球员出手投篮。

  有了一个像样的度量标准,各个球队在进攻和防守方面的投篮质量和投篮命中率到底如何呢?

  

  在一个赛季中,投篮选择(以及投篮质量)比投篮效率更容易呈现出稳定的态势。在赛季的这个节点,很多球队都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投篮机会,在某种程度上(虽然较少),一些球队放弃了他们本就想要放弃的对手投篮机会。同时可以看出在投篮方面,防守比进攻更依赖对手表现和赛程安排。

  另一方面,“投篮表现”这东西有点玄学:在球场的两端,实际投篮命中率和预期之间存在些许差异,这种差异是球员个人能力和“场上变化”共同作用的结果(我已经尽可能中立地阐述了)。人们通常不情愿将预期的积极变化描述为“运气”,但这是球迷经常陷入的误区,更不用说教练和高管了,他们在评估球队时,没有意识到某些方面的表现可能是不可持续的。值得庆幸的是,尼克斯的三分防守表现似乎维持得足够长,这驱使我在接下来的系列文章中讨论他们为什么应该稍微担心这一点。但允许我现在来调侃一下,如果对手的命中率远低于他们潜在的投篮质量,我会非常担心。

  困难投篮的发起者&出手者

  根据这个方法论,对个人表现观察再仔细一点,这列出了联盟中投篮难度最高的10名球员。

  

  奎克利可能是这个名单上最大的惊喜,因为一个选秀顺位这么低的球员能再今年大部分的比赛时间内获得球权是很不寻常的。他投篮质量这么低主要是因为他的进攻依赖于让人提心吊胆的跳投,这让他自成一派。如果他能证明自己足够精通中距离,他很快会成为球队进攻火力中不错的组成部分。如果没有,他会向“利用产量得分”的方向发展,效率不如产量那么可观。

  同时,在投篮方面,我们不发现解篮网队的进攻如此强大的原因:

  

  到目前为止,联盟投篮出手数排名前11位的球员中有3位在布鲁克林篮网队。另外,以防你会感到奇怪,詹姆斯-哈登的相对投篮出手数还不错,“仅仅”是+2.5。当然,罚球比单纯的投篮更能提高他的效率,我将在未来的文章中更详细地讨论这一点。但篮网并不是那种相对出手次数多就意味着高回报的球队。回顾2013-14赛季的数据,仅就通过投篮总得分一项,布鲁克林拥有三位当时位列第二、第四和第八的球员,分别是杜兰特、哈登和欧文。

  大环境的变化

  球员周围风气的变化会极大地影响他们复合的投篮出手情况,这是一个微妙的过程。当比较近两个赛季投篮质量的数据时,发现三个进步最快的球员都已经被推到了球队主攻的位置上。随着吉米-巴特勒、戈兰-德拉季奇以及泰勒-希罗的缺席,相较之前在球队所扮演的角色,巴姆-阿德巴约必须更多地作为进攻发起点来持球。但是这样对阿德巴约自身存在一定的副作用,因为作为进攻的发动者,唯一能创造投篮出手机会的人只有他自己。冒着重复的风险,自己创造投篮机会远比他人为自己创造更加困难。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英格拉姆身上,尽管他的总得分并没有改变很多,但是朱-霍勒迪的缺席让他成为了新奥尔良的主要进攻发起点。此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杰拉米-格兰特是联盟中进攻能力提升最快的球员之一,这可以从他出手的困难程度看出来。

  

  此外,武切维奇和罗斯在奥兰多窘困的出手境况一定与控球后卫的缺乏有关。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与克林特-卡佩拉这样传统的五号轮转位一起打球,是将约翰-科林斯一步步推出禁区,并陷入窘困出手境况的原因。

  新秀的表现

  周四,约翰-霍林格深入探讨了拉梅洛-鲍尔在新秀赛季初期的表现。和约翰一样,我认为鲍尔应该是本届选秀中的状元秀,但更多的是从某些人的立场出发,而不是完全相信鲍尔的比赛。正如约翰所指出的那样,鲍尔在三分线内外的投篮都受到了关注。但同样的,也有人质疑他的投篮选择。人们对他跳投能力的担忧,鲍尔已经做出积极的反馈,他不仅避免了很多控球新秀经常会有的糟糕的投篮选择,而且目前为止,他的投篮质量确实高于平均水平:

  

  另一个超出预期的新秀是泰雷斯-哈利伯顿,他的投篮表现也出乎意料。我认为哈利伯顿在这方面应该会有所退步,因为不管别人对他的期望有多高,“NBA前十射手”从来都是一个不现实的期望。

  德斯蒙德-贝恩是新秀中最好的射手之一,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作为反面案例,且不管安东尼-爱德华兹的防守表现有多扎实,他在这方面陷入了窘境;艾萨克-奥科罗如果想长期出任骑士的首发前锋,他需要表现出更有竞争力的投篮能力。

  下周,我们将探讨这个系列终章,也是这个系列文章落笔的主要动力之一:防守。

  感谢pbpstats.com的创建者及所有者,达里尔-布莱克波特。这是一个优秀的数据资源平台,如果没有它,这篇分析将花费几倍的时间才能完成。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