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明定陵到底挖出了什么,为何定陵之后再无皇陵开掘

明定陵到底挖出了什么,为何定陵之后再无皇陵开掘
2021年01月07日 23:15 新浪网 作者 历史大学堂

  1955年,我们著名的明史研究学家、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晗先生向国务院发出一封报告,报告内容很简单——为了解开明史诸多疑难,请求开掘明长陵。

  彼时尚且无人预料到,这一次开掘皇陵的行动,会在数十年后被披上沉重的骂名,视作“灾难”。又或者有所预料,但却无力阻止。

  1955的掘陵计划,到底怎么了?

  上图_ 明定陵是明代第十三帝神宗显皇帝朱翊钧(年号万历)的陵墓

  一、关于定陵的开掘

  定陵里到底挖出了什么,其实压根不是秘密,定陵的挖掘简报就明明白白的刊载在《考古通讯》1958年07期上,但直到1990年,定陵挖掘的完整报告才出版成书。

  不过,计划开掘长陵,怎么挖成定陵了呢?

  答案很简单,就是找不到。

  很多人对开掘陵墓的印像都来自于时下流行的盗墓小说,盗墓贼或者说摸金校尉拿个罗盘,神神叨叨念念口诀,就能找到陵墓的具体所在,挖个洞就能进陵墓。

  确实,挖个洞确实能进陵墓,那个叫做“盗洞”,这种方式会不会对文物造成破坏可想而知。考古学家需要准确的找到陵墓的入口,以便保护文物。

  一大帮人忙活了几个月都没能找到长陵的入口,气的吴晗要“大揭顶”。

  但没成想定陵一角的几块砖意外脱落,让考古人员找到了入口。这才转而开掘定陵。

  上图_ 明定陵考古挖掘

  二、定陵开掘出了什么

  其实定陵本身的开掘并没有严重的原则性错误,定陵被视作遗憾的原因大致上有四点。

  其一,出土很多丝织品因为技术限制以及经验问题保存不善,损失惨重。当时很多丝织品被装裱处理以便保存,研究此道的行家里手沈从文来看匹料,却发现织品全部是反面,气的拂袖而走。只留了一句话“做这样不负责任的解释,不是出于无知,就是有意欺骗!”。

  其二则是帝后的木质棺椁被遗弃,随意的丢到山沟之中,被村民当做上好的金丝楠木抢光。

  其三则是在运动期间,三具出土帝后尸体遗骸被焚毁。

  最后则是材料整理进度一拖再拖,原始资料有所丢失。

  上图_ 明定陵出土的丝绸

  但不能光看这四点,就说定陵开掘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定陵的开掘首先弄清楚了定陵玄宫结构,包括砖隧道、石隧道、金刚墙、隧道券、前殿、中殿、后殿、左配店、右配殿等等各处结构,有图样有文字,结构描述准确、记载详实。

  其次,弄清楚了帝后的葬式,包括孝靖后王氏、孝端后王氏、万历帝三人的随葬品、入葬姿势、棺木情况等等。

  而且还出土了一大批文物,包括各种冠服、金银器、玉器、葬仪用品、瓷器、漆器、铜镜、武器等等。

  在这里面出土的金丝翼善冠,目前是堪称国宝级的文物,是至今为止唯一出土的皇帝金冠。另外还出土了四顶凤冠分别是“十二龙九凤冠”、“九龙九凤冠”、“六龙三凤冠”和“三龙二凤冠”。各个都精美异常。这些文物都没有在研究之后被尘封,1959年定陵博物馆开放,很多定陵出土的文物都存放到了这座博物馆之中。几十年来,这座博物馆一直面向公众开放,让无数人增长见识、开拓眼界。

  简单的将定陵视作灾难,我看有不妥之处。

  上图_ 翼善冠是定陵出土金丝编织冠饰又名金丝翼善冠

  上图_ 金翼善冠刚从定陵出土时的画面

  真正的考古灾难是什么,是花了钱、挖了遗址,但一没出报告,二没保存好一手资料,弄了几个标本或者别的什么放到博物馆里还要沾沾自喜。

  从这个角度来看,开掘定陵起码不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喊口号式考古,也不是名为考古实为盗墓的破坏性开掘,它离被称为灾难还很远。

  但它也远远算不上成功,尤其是以考古人的身份来看。

  50年代的考古人都在干什么?

  1949年的北京,裴文中、贾兰坡、刘宪亭等等考古学前辈在发掘周口店遗址,这是古人类研究的重要起步。

  1950年,中科院考古所于琉璃阁、固围村等地,此次辉县考古发掘,确立了考古学中的田野考古的基本方法和基本模式,数年后出版的《辉县发掘报告》,也成了我国第一部考古报告,一次考古,确定了两个范本。

  1951年,苏秉琦、石兴邦、王伯洪等人,在西安一带,研究史前以及商周遗址,将关中地区分出了仰韶、龙山、周三个文化。

  1952年,国内第一个高校的考古学本科专业在北京大学正式开办。

  上图_ 明定陵开挖时对文物处理相当不科学

  这一年还在北京进行了四期考古工作人员的训练班,前后四期学员总数高达369人,号称是考古界的“黄埔四期”,授课的老师几乎包括了当时内地全部的历史专业的大牛,将近400名学员几乎全部在授课结束后立刻被分配到了任务,时至今日,战果磊磊。

  为什么这么急?

  因为当时中国的考古力量就是如此匮乏,要研究的课题太多,要做的事情太多,考古学在中国才刚刚起步,什么都没有,正是给万丈高楼打地基的关键时刻。

  上图_ 定陵出土的金玉宝石酒杯

  当时的调查和发掘工作还有很多很多,随便抽出一例,无论是学术价值还是学术意义,都恐怕比发掘定陵重要的多。

  那个年代的发掘报告如今几乎都被视作经典,不是因为50年代的考古人员是最优秀的人员,而是他们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为后人竖立了一个典范,成为后世研究者的标杆。

  当时的空白实在太多,有太多太多需要发掘的地点,尤其洛阳之类发展又快又是千古名城的重点区域,是需要全国去支援,否则就要坐视发生文物损坏悲剧的发生。

  在这种情况下,抽调大批人力去发掘定陵,难道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汉唐都城遗址、元大都遗址、元上都遗址,这些遗址如果不紧着开掘,后果会怎样呢?

  上图_ 定陵出土的万历皇帝玉带

  三、为什么定陵之后,再无皇陵开掘

  定陵之后,为什么到今天都没有再挖过大型皇陵了呢?

  有人说是因为定陵的教训触目惊心,有太多文物都没能保护好,也有人说是因为“上面”下了死命令,暂不许开挖。

  其实都有,最关键的是,那个时代的考古人本身也对挖皇陵没有那么大的兴趣。

  夏鼐先生写过一篇文,叫做《我所知道的史学家吴晗同志》,在里面提到了他对开掘定陵的看法:

  “郑振铎同志反对这件事,以为当时考古工作很忙,这些不急之务(指开掘定陵)可以暂缓。我还替郑同志作说客,知道吴晗同志是此一举的发起人,亲自劝说他不要急于搞这项发掘工作。”

  在真正的考古人眼里,开掘定陵其实是不急之务,开掘定陵像政治活动多过像学术活动。

  上图_ 夏鼐(nài)(1910年—1985年),字作铭,浙江温州人,考古学家、社会活动家

  定陵开掘之后,各地都热火朝天,闹着要开各地的皇陵,这些人是谁呢?我只知道这些人里没有夏老,也没有郑老。

  定陵开掘确实是一个悲剧,它的悲剧之处在于,中国考古人的信誉在后来的指责声中被严重的损毁了。

  定陵确实有风雪,凄风苦雪,都像刀一样吹到真正的考古人的心上。

  作者:未定君校正/编辑:莉莉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