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2019年05月24日 20:40 新浪网 作者 导演帮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邻座的怪同学》上映两天,票房没过百万。

在国内,日本真人电影卖不过日本动画电影是件很正常的事。

然而依旧让笔者跌破眼镜的是,《邻座的怪同学》的成绩排在今年目前所有日本引进片的倒数第二位,而且和今天一上映便有近300万票房的《龙珠超:布罗利》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再者说,《邻座的怪同学》并不是无人在意的nobody。去年,影片在上影节展映时一票难求,乃至加映一场。因为领衔这部少女漫改电影的主角们可是日迷圈的流量级明星。

既有正当红的“苏打”菅田将晖,“漫改小公主”土屋太凤,在国内圈粉一片的古川雄辉,还有可以划分至老牌帅哥一档的速水直道以及作为《念念手纪》女主而出现在国内银幕的滨边美波等。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邻座的怪同学》主创

票房的失利大概能说明这么几个状况。首先,日本真人电影在国内目前尚没有出圈的能力,更别提少女漫改电影这一小圈层,实现票房突飞几乎是不可能的。

其次,对于像《邻座的怪同学》此类粉丝向的作品,窗口期过久的话(本片国内上映时间几乎与日本上映、上影节展映相差一年),发酵的热度已过,难再有余温。

我们跳脱出少女漫改电影在国内电影市场可有可无的尴尬境地来看,其在日本作为一种主打真人类型电影,依旧保持着高量产。

少女漫

曾撼动全亚洲的少女心

在日本,每年差不多有20亿本杂志和漫画书出售。而且针对不同的受众,有着明确的分类,“少年漫画、少女漫画、女性漫画、男性漫画和成人色情漫画。”

这其中,少女漫画的种类虽有43种之多,但所占的份额不足10%。宫崎骏曾对少女漫有着这样的概括,“一切以彼此的爱意为归依,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少女漫的出现,最早能追溯至上世纪50年代。开创了日本动画先河的手冢治虫在1956年创作了世界公认的第一部少女漫作品《蓝宝石王子》(1956年)。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随后,少女漫经历了有着浪漫风情、历史背景的《凡尔赛玫瑰》、《尼罗河女儿》时期,90年代,元气少女主角的《淘气小亲亲》、魔法少女挂帅的《美少女战士》、邻家女孩主镇的《橘子酱男孩》以及风靡亚洲的《花样男子》等等。

同时,这一时期还出现了写实向的少女漫,比如冈崎京子的《我很好》等。

也正是在90年代,少女漫与电影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但却是不成功的。从80年代开始,漫改电影以一年一部的体量出现在日本银幕上,多以少年漫改为主。1995年,神尾叶子的《花样男子》由内田有纪、谷原章介和藤木直人领衔,票房仅7.6亿(4800万人民币)。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少女漫改在电影方面的成绩远逊于电视剧,比如《花样男子》在世界范围内被多次改编成电视剧,直树与湘琴间的爱情模式(《淘气小亲亲》)被经典化成了一种可复制的样本。

直到2005年《娜娜》过40亿日元的票房成绩,无疑给少女漫改电影打了一剂强心针。

随后,依托于少女漫改电视剧的成功,延伸出剧场版的《花样男子最终章》(77.5亿日元)和《交响情人梦最终乐章》(前后篇合计78.2亿日元)更是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为少女漫改电影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花样男子最终章》

几乎可以这么说,90年代至2000年初出现的少女漫是撼动着全亚洲少女心的存在。少女漫与其影视化之间的互动是相互成就的关系。

这一波出圈的少女漫改电影中,夹在着不同阶层认知间对抗的内核(《花样男子》)、对梦想的追逐(《娜娜》)以及非典型的“废柴女主”野田妹和“间歇性崩坏”的千秋王子的绝佳CP设置(《交响情人梦》)。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交响情人梦》剧场版

高峰过后,难免会进入瓶颈。2010年后的少女漫改电影进入了同质化和套路固定的阶段,但也是在这一时期少女漫改实现了量产,成为若手男女演员成名的跳板和流量积攒人气的路径。

少女漫改的“类型化”:

格差恋,多角纯爱与中二

进入2010年后,少女漫改电影的票房进入了一个低而稳定的时期。高票房与之无关,破10亿日元(6000多万人民币)便是卖得不错的表现。

截止当前,2015年《橘色奇迹》以超33亿日元的成绩或居近十年少女漫改的最高票房,这部作品也夯实了山崎贤人和土屋太凤作为少女漫改“王子”和“公主”的地位。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橘色奇迹》

仅少女漫改电影,山崎贤人已出演多达7部,最新一部是2020年上映的《宅男腐女恋爱真难》。土屋太凤也有6部之多。

高口碑似乎也与之绝缘。除了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记》以及跳脱出常规叙事的《溺水小刀》等片之外,近十年少女漫改电影在豆瓣的评分多徘徊在4至7分之间。

这些作品多改编自少女漫画杂志三巨头集英社的《Ribon》、讲谈社的《好朋友》以及小学馆的《Ciao》里销量破百万的作品,它们的读者年龄相对低幼些,以小学生和中学生为主。

虽说三巨头的少女漫中也有探讨双性人现实题材的《IS上帝的恶作剧》和现实婚恋的《失恋巧克力职人》等作品,但多改编为剧集。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剧版《IS上帝的恶作剧》

少女漫改电影方面的题材画风是相对统一的。其一,治愈系的纯爱风,包含了多角爱恋的状况。比如《好想告诉你》(2010)、《青春之旅》(2014)、《四月是你的谎言》(2016)等;

其二,格差恋,指的是双方在经济、地位等方面有着巨大差异的恋爱。比如《邻座的怪同学》(2018)里出身财阀的天才怪少年与一心只有学习的普通少女,《P与JK》里警察与高中生的搭配,以及《近距离恋爱》(2014)、《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2017)里的师生恋等。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其三,中二感、二次元风格强烈的作品。这些作品仅从名字上便迎面扑来一阵阵中二味,《我才不会对黑崎君说的话言听计从》(2016)、《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2017)、《绝对恋爱命令》(2018)等,画风上也保留着二次元的夸张风格。

其四,90年代的名作终被改编。除了《淘气小亲亲》再一次被翻拍为系列电影之外,《橘子酱男孩》、《蜜桃女孩》首次被改编成电影,票房和口碑的失利或许证明了不是每一部成熟的作品都有超越时间的经典性。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青春之旅》

在日本,少女漫改电影几乎在大银幕上未断过档。因为它是性价比相当高的一种类型,其故事主要发生在校园、社团和住宅,场所固定且制景便宜,受众相当固定。

虽说受众圈层较窄,可但凡一部作品口碑佳或有卖点,也能动员相当多的观众入观看。口碑靠的是导演如何为同质化的题材赋予不俗的质感。

比如三木孝浩有着细腻的笔触,月川翔对氛围的把握,广木隆一的丰富制作经验以及对纯爱题材执着的新城毅彦等。

至于卖点和话题,有靠电影本身创造的。刚初出茅庐的若手男女演员,借由少女漫改能迅速积攒人气。比如因为《念念手纪》登顶2017年日本本土真人电影票房冠军,彼时17岁的滨边美波和20岁的北村匠海进入大众视线。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溺水小刀》菅田将晖、小松菜奈

而近些年,比如顶着一张“厌世脸”的小松菜奈、因文艺电影起家的二阶堂富美以及一直争议声不断的广濑丝丝扎堆拍了不少少女漫改电影。不论是为了拓宽戏路,亦或是吸粉,她们的出演自带话题。

而在男演员方面,少女漫对于已经成熟了的,流量级的男演员(爱豆出身)比如山下智久、生田斗真、龟梨和也等有着巩固粉丝和圈新粉的作用。

少女漫改电影,还能收割高票房吗?丨立场

《闪烁的爱情》“挽袖杀”

少女漫里的桥段为男演员展现魅力提供了极好的细节依据。比如因《邻居同居 L♡DK 》而风靡一时的壁咚,《闪烁的爱情》里也让所谓的“挽袖杀”一度走俏。

结语

青春、爱情、友情、心动以及未来,这些正是少女漫改电影离不开的“空气”。

对比国内电影市场,大概基于国情不同,我们欠缺此类影片的创作。因为少女漫改电影对标的并不是青春片(偏写实或残酷),而是能让女性观众体会到心动,激发其少女心的创作。

同属东亚国家,日影、韩剧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很久,近两年国产网剧里也有“小甜饼”剧要兴起的势头。

那国产电影呢?或许可以期待下六月份电影版《最好的我们》,国产的“少女心”成色究竟怎样。

-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导演帮

导演帮

首个中国导演互动合作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