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汽车>汽车看点>自媒体>正文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2019-05-23 08:38:30 autoKline

“被奔驰“撵下”世界第一宝座后,宝马日子似乎也越来越难过。外部问题尚未解决,2018年的财报业绩变脸,可能成为宝马董事会局势紧张的“导火索”。”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5月21日,彭博社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因为进行向电动化及自动驾驶汽车转型,以及疲软的市场表现,宝马汽车CEO哈拉尔德·克鲁格目前前途未卜;而他的老对头、老同行蔡澈,则恰好“功成身退”,相对平稳地卸任戴姆勒集团CEO。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宝马汽车CEO 哈拉尔德·克鲁格(Harald Krueger)

据这位因涉及机密讨论而不愿具名的人士称,宝马汽车一些监事会成员对克鲁格是否是领导公司的正确人选,提出了质疑,并将在未来几周探讨这位CEO的第二任期前景。克鲁格当前任期将于2020年5月结束,6月或7月将发布关于其是否继任的公告。

显然,在接下来的近一年时间里,宝马集团顶层(包括董事会和高层管理人员),不会像之前那么太平,各方势力也将蠢蠢欲动,逐鹿“金字塔尖的荣耀与权力”,这会影响宝马集团的未来发展和企业战略吗?匡特家族又会坐视不理吗?

财报变脸或成“导火索”

像其他汽车制造商一样,宝马汽车也在应对代价高昂的转型,不仅是向电动汽车转型,还有向新商业模式转型,以及应对财力雄厚的科技竞争对手通过约车服务等移动出行选择逐渐渗入汽车市场。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在豪华汽车市场竞争中领先十几年后,宝马的强劲势头在2016年逐渐消失。这家汽车制造商从那时起努力通过谨慎的车型再设计欲重回冠军宝座。从2018年开始,疲软的全球市场和紧张的贸易局势侵蚀了该公司利润。

根据宝马汽车集团2018年财报,去年该集团营收为974.8亿欧元,同比微降0.8%,为其14年来首次出现下滑,而其老对头戴姆勒集团保持微增。其中,宝马集团汽车部分息税前利润为61.82亿欧元,同比2017年下滑21.6%。今年一季度,宝马集团经营情况出现了进一步恶化。

今年1~4月,宝马集团全球销量约为80万辆,同比微增0.2%。值得注意的是,汽车K线发现,德国当地时间5月7日,宝马集团公布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宝马集团营收为224.62亿欧元,同比下滑0.9%,息税前利润为5.89亿欧元,同比下滑高达78.2%。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1~3月份,宝马汽车业务息税前利润为-3.1亿欧元,2018年同期则为18.81亿欧元,汽车业务利润率为-1.6%,而去年同期为9.7%。这是宝马集团汽车业务自2009年后一季度首次出现亏损,难免引起宝马股东的不满。

据称宝马汽车新CEO将从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这家汽车制造商内部产生,现年55岁的生产主管奥利弗·齐普策(Oliver Zipse)被认为是可能的继任者。不过,宝马汽车新闻发言人拒绝就CEO的继任计划置评。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美勒茨银行(Metzler Bank)分析师约尔根·皮蓬(Juergen Pieper)在一份邮件中称,“在(宝马公司)内部和外部,均有人对克鲁格能否胜任宝马公司CEO一职持怀疑态度。过去四年的经营成果喜忧参半,盈利能力正大幅下降,目前也没有明确的战略指向”。

2018年,宝马集团增持了在中国的合资公司股比,希望在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得到更丰厚的利润,但同样,该公司要付出300亿元人民币,来换取25%的股份。

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现年53岁的克鲁格,从2015年开始掌舵宝马汽车,成为当时大型汽车制造商中最年轻的领导者,他当时简要陈述了如何应对行业转型。现在,他正努力在有分歧的宝马汽车管理委员会上立威,该委员会未能在合作伙伴计划和新技术开支上达成一致。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尽管2018年与戴姆勒集团融合汽车共享业务,但宝马汽车到目前为止还未与新的竞争对手结盟。然而,戴姆勒、丰田汽车和沃尔沃汽车已与优步达成协议,捷豹路虎也将与谷歌附属公司Waymo,共同研发自动驾驶电动车。

知情人士称,加深与戴姆勒合作关系的努力,遇到了一些对新伙伴关系持谨慎态度的董事会成员的抵制。

最近一位只担任了一届宝马汽车CEO就离开的是赫穆特•庞克(Helmut Panke),他于2006年辞去宝马汽车CEO一职,恰逢其60岁生日前一天。当时,60岁是宝马汽车制定的高管年龄限制。宝马汽车最大股东是合计持有约45%股份的匡特家族。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赫穆特•庞克 (Helmut Panke)

克鲁格曾试图摆脱前辈诺伯特·雷瑟夫(Norbert Reithofer)对自己的影响。当前以行事大胆著称的公司董事长诺伯特•雷瑟夫喜欢增加一系列跨界车,而其他豪华汽车制造商则选择跳过这个细分市场。

雷瑟夫同样提早推出了宝马汽车第一辆电动车,并推动大规模生产轻质碳纤维。

2015年法兰克福车展期间,克鲁格进行就任CEO后第一次重要演讲时在舞台上晕倒,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时间里,克鲁格在公开场合讲话时的不自在,为其上任初期蒙上了一层阴影。

财报业绩变脸成“导火索”,宝马集团董事会紧张局势升温

自从2013年推出销量不济的i3后,宝马汽车暂停了研发新电动车型,这无疑浪费了其早期在电动车领域建立的领先优势。目前在该领域,宝马落后于捷豹、奥迪和梅赛德斯目前在售的纯电动SUV车型。但要知道,宝马在该领域的研发和推广却是最早的。

更重要的是,笔者认为,相较10年前,宝马汽车在产品设计和研发上,最近几年乏善可陈;在品牌精髓上,则与“终极驾驭机器”渐行渐远;在DTM比赛被奔驰“暴虐”,早早地退出F1,看着三叉星在蓝天白云下驰骋……

如此一来,匡特家族还会继续支持克鲁格以及当前的管理层吗?如果换人,继任者又会比前任做得更好吗?笔者认为,过去近20年时间,宝马的发展过于顺利,也过于安逸,确实到了要重新思索品牌精髓和产品定位的时候。毕竟,“终极驾驭机器”在电动车时代,很容易被人超越。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购车完全指南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最新视频

更多

车型推荐

换一批

车型排行

更多

推荐阅读

联合制作

热门搜索

更多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