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9年08月20日 17:00 新浪网 作者 每日人物

文 | 扶泛

编辑 | 邱小奕

文献审核 | 贾不了

图片编辑 | 夏书

小时候的暑假总是很漫长,守着电视机能看完好几部电视剧。

那时候,你最喜欢徐怀钰,可爱的长相加上动感的曲风,是你青春期唯一的女神。

多年后你终于亲眼见到了她——在你出生长大的小县城,徐怀钰穿着短裙,在简陋的乡村大舞台上,唱了一首你记忆里的歌。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8年3月10日,陕西某地徐怀钰为一企业开业助兴。

不过别急着感叹什么女神坠落——徐怀钰唱这首歌的进账可能顶你不止一年的收入。

在二三线城市,乃至那些名字都很少听说过的小城市中,各类剪彩典礼、开盘仪式、客户答谢会等,正在以财大气粗的姿态拯救过气明星。

小城市赚大钱

小城市的舞台上,有许多我们熟悉的面孔。

张卫健,曾是霸占你童年暑假档的男人之一,如今被称为“商演之王”。

在2017年的一次县城商演中,主办方在背景板上写“明星见面会”,可惜底下那行“火爆登记”暴露了这场“见面会”实际上是卖楼盘的[1]。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更尴尬的是,在另外一次演出中,张卫健和观众近距离互动,观众报以热情的欢呼声,和一声:“刀郎!刀郎!”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8年4月29日,江苏无锡,张卫健参加商演。

这位观众恐怕也不是刀郎的粉丝——不戴鸭舌帽的男人,脸再圆也不可能是刀郎。

80后的童年女神也开展了同样的事业。

2010年,关之琳在山东某县城演出时被拍到在饭局上“举杯豪饮”。温婉含蓄的十三姨终于被时光刷洗成灯红酒绿中的交际花三姨[2]。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2年5月27日,辽宁沈阳,关之琳参加某楼盘庆典活动。

战胜了中年发福魔咒的赵雅芝,依然能在二三线城市商演的大舞台上笑傲江湖。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8年8月19日,河南郑州,冻龄女神赵雅芝参加商业活动。

连贵为“四大天王”之一的黎明,也踏上走遍中国的旅途。据腾讯娱乐消息,他的商演地点包括:惠州、合肥、湛江、韶关、长沙东安等……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4]。

有的人唱红一首歌就能通吃全国的小城市。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7年5月13日,贵州贵阳,凤凰传奇房地产项目走穴。

例如《纤夫的爱》让尹相杰、于文华在商演中很是吃香。这首歌歌词直白、编曲喜庆,就算观众不知道他们还唱过啥别的歌,仅凭“纤绳荡悠悠”就能把现场荡向高潮。

但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在不断上涨,需要更直白大胆的爱情!

于是,横空出世的《爱情买卖》击败《纤夫的爱》,原唱慕容晓晓在2016年一个月能出席29场商演,《爱情买卖》是笔好买卖[2]。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天涯论坛2009年的一个帖子上,网友热议去过小县城的明星。

虽然走穴的明星很多已经过气,但小城市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块大金矿。

网传的一份2018年艺人商演报价表,可以看到一些我们眼中的“过气”艺人,仍然能拿很可观的出场费。

仅凭一首《我们不一样》走红网络的大壮,报价也高达35万,价格比一些过气明星都高,而且表上还批注“档期已满”。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虽然这份价目表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但可以推测的是即使是过气明星,走穴一次赚的钱,比普通白领一年甚至几年挣得都多。

像活跃在走穴一线的“大姐大”萧亚轩,据腾讯娱乐记者统计,2015年她就接了不下65场演出,旺季的10到12月就有25场。

她凭这些演出,就登上2015年台湾地区艺人收入排行榜季军[4]。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7年8月29日晚,萧亚轩现身深圳参加商演。

而走穴界的元老刘晓庆,在当年离婚后几乎一贫如洗,凭借商演走穴赚了第一桶金,才有了后来做生意的飞黄腾达[9]。

可以说,明星需要二三线城市,乃至更多你没听过的小城市。但小城市,也更需要明星。

小城市需要过气明星

生活在北上广深、南京杭州等大都市的人,每个周末都有看不完的演出和电影。

但在小城市的文化荒漠中,一场热热闹闹的演出是难得的消遣,哪怕是来一个过气明星,乡亲们都能高兴个小半月。

2013年,华中师大的吴理财发表了一项涵盖20省80多个县(市、区)的调查,发现县城人民主要的娱乐活动还停留在看电视(73.49%)、看书看报(68.12%)、玩电脑(60.73%)和手机(55.04%),公共文化活动相当匮乏,庙会、唱戏和文艺演出都不常见[5]。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9年1月12日,湖北某地,歌手萨顶顶出席商业活动。

2014年,陕西商南县的文化演出一共500多场,而2015年的深圳市全年文化演出是8700余场[14][15]。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全国农村演出虽然一年超过一百万场,但收入只占整个演出市场总收入的6%。

相比之下,集中在大城市的专业场馆演出、大型演唱会、音乐节等,虽然场次远少于农村演出,但是收入却高出许多[13]。

这可以理解:因为农村演出很多时候票价低廉甚至免费。

也正因此,一线当红艺人多不愿意到县城乡村演出。这片尚待开发的市场,属于娱乐圈的过气明星。

你也别嫌他们的歌曲过气、吵闹,在县城办活动,要的就是大动静。

比如2000年开播的《同一首歌》,办电视晚会,走遍全国县市。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6年11月1日,呼和浩特,蔡国庆和白雪合唱《同一首歌》。

在节目的巅峰时期,因为档期太满,要拒掉全国各地递上来的60%的主办申请。

2005年,陕西宝鸡为了办《同一首歌》,筹办小组接触了各路不明来历的演出中介——包括骗子,最后花了近700万才办成。从数字我们都可以感觉到,这档“香饽饽”节目有多香[6]。

有些地方甚至不找节目组,直接找演出公司搞出一场晚会,最后再把节目组导演请过来露个面,“钦定”这是《同一首歌》就好了。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06年10月22日,宁波某服装节举办的《同一首歌》演唱会。

导演不同意去呢?那就霸王硬上弓,找别的频道播[7]。

县城的商演需求太大,《同一首歌》远远满足不了。县城渴望明星,渴望一个被明星、也是被银子照亮的夜晚。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4年11月30日,河南某楼盘销售大厅用名人蜡像吸引客人。

2004年,四川某个贫困市,从4000万年财政收入里拿出2000万办文艺演出,引起轩然大波。之后,四川另外一个原本打算花400多万请来《同一首歌》的城市也宣布叫停[8][16]。

除了县城单位,崛起的乡镇企业也喜欢明星。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9年3月9日,辽宁某地,“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演唱者庞龙参加某商业活动。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腾讯娱乐记者,他经常帮浙江的一个服装产业镇拉各种艺人,那边需求非常大。有一次,艺人和老板聊得投缘,当场谈定代言——很简单,艺人手拿他们厂子的皮鞋拍张照,后期PS一下就行了[4]。

当红艺人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幸好也请不起。过气明星就是乡镇企业的最佳选择。

也有连过气明星都请不起的……没关系,还可以请山寨的。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某整容医院请来“冒牌”明星助阵, “陈小春”“谢霆锋”真假难辨。

走穴不止捞钱,也有风险

明星吸金虽然爽,但是来到小城市,所面临着的却是另外一个江湖。在小城市面前,明星们往往成了弱势方,演艺圈习以为常的规矩和行业标准,在县城不一定行得通。

通常在演出前,双方签合同会约定好表演内容——主不主持、唱不唱歌、唱几首歌等。但一旦来到小城市地界,合不合同就在其次了,关键是给不给面子。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1年,“大衣哥”朱之文参加《我是大明星》获得冠军进入演艺界,图为2019年他在山东潍坊一商场前演出。

2016年,歌手胡夏曾在一次走穴活动中“被主办方逼哭”。事情原委是,主办方现场提出要加唱一首老板自己写的歌。胡夏唱错歌词,还被要求重唱。这个尴尬的情景被拍下来传到网上,才成了“被主办方逼哭”[10]。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8年4月14日,四川成都,胡夏现身成都为某品牌站台。

2006年,苏有朋在福州的一个KTV演出,结果发现主办方把自己宣传成品牌代言人。愤而取消演出的苏有朋在机场差点被数名陌生人挟持上车,令人心惊肉跳[11]。

2013年,萧亚轩曾在湖北恩施被主办方要求合照。萧亚轩不答应,结果被20多人围车不让离开[12]。

演出结束后的饭局,对于走穴明星来说更是险象环生。南都娱乐记者透露,自己曾目睹一名《星光大道》参赛选手在夜总会演出时,半小时喝掉送给他的两打啤酒[2]。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04年4月25日重庆,沙宝亮、陈慧琳、萧亚轩等明星参加花卉博览会演出。

平时是“谈感情伤钱”,但对于走穴的明星来说,不谈感情才伤钱——如果和主办方闹僵,可能演出完连尾款都收不回。

《南都娱乐周刊》曾经采访过一位在演出公司工作的郝先生,其表示“演完拿不到钱是常事”,有些主办方会找借口把账赖掉[2]。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7年12月23日,46岁杨钰莹嫩粉裙甜美亮相某商演。

当然,走南闯北的过气明星们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的办法之一,就是搬出更大的大哥。

比如上面提到萧亚轩被围事件,据说她在困境中打电话给好友房祖名,而房祖名的爸爸是多大的大哥,相信不用说了吧——果然就摆平局面,救出了萧亚轩[12]。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娱乐记者,很多经纪公司都和地方上的大哥保持良好关系,“有些艺人一下飞机,就被大哥接走,陪大哥吃吃喝喝。”这些人也成为明星和演出主办方博弈的靠山[2]。

当然,大多数时候,大家还是和气生财——合起来蒙观众也可以。

比如一些所谓“群星演唱会”,主办方在宣传上只突出C位的明星,看起来像个唱,实际“群星”多到你想退票。

十八线小城市拯救过气明星

2012年6月11日,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城,台湾著名歌手费翔现身某房地产活动。

所以,不怕明星过气,去县城吧,那里总有人气。

所以当你开始怀旧,想起年少迷恋的偶像时——ta很可能正在你家乡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卖力地唱歌。

而台下不是你,而是你的三大姑八大姨七舅姥爷。

参考文献

[1] 尴尬!张卫健到农村演出 竟被错认成刀郎. 网易娱乐, 2017.11.7: http://ent.163.com/photoview/00AJ0003/643736.html#p=D2L70BIS00AJ0003NOS

[2] 宋寻. 演艺圈商演生态报告 明星走穴圈完钱就走. 南都娱乐周刊, 2010.8.31: http://ent.sina.com.cn/s/m/p/2010-08-31/14113071067.shtml

[3] 张家欣. 商演江湖的水有多深?明星驾到小城镇,东北走穴最危险. 娱乐硬糖, 2017.11.27: https://www.yemacaijing.com/index/view/id/19429.html

[4] 骚大人 程三鲜. 明星三四线城市商演并非“又low又危险”:年入千万不是梦. 腾讯娱乐. 2016.10.10: https://xw.qq.com/cmsid/20161010044677/2016101004467700

[5] 吴理财.群众基本文化需求和区域、群体性差异研究——基于20省80县(区)的问卷调查[J].社会科学家,2014(08):8-12.

[6] 朱文轶. “同一首歌”如何走进宝鸡. 三联生活周刊, 2006.9.12: http://www.lifeweek.com.cn/2006/0912/16411.shtml

[7] 蔡崇达, 周密. “同一首歌”:一台电视节目的商演江湖. 三联生活周刊, 2006.9.12: http://www.lifeweek.com.cn/2006/0912/16408.shtml

[8] 杨得志. 贫困山区万源 1.6亿元财政赤字上的豪华演出. 人民网, 2004.9.1: http://www.people.com.cn/GB/shehui/1063/2753628.html

[9] 尹洁. 刘晓庆:也许一辈子被人争议. 环球人物杂志, 2012.6.14: http://news.sina.com.cn/c/sd/2012-06-14/122624591112_2.shtml

[10] 李小麦.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 腾讯娱乐, 2016.8.30: https://wxn.qq.com/cmsid/2016083004240800

[11] 苏有朋福州机场被绑架 欺诈合约惹的祸. 新浪娱乐, 2006.10.31: http://ent.sina.com.cn/s/m/p/2006-10-31/18021307799.html

[12] 明星频频遭遇商演陷阱 萧亚轩曾在恩施遭围堵. 信息时报, 2016.9.4: http://hb.sina.com.cn/news/j/2016-09-04/detail-ifxvqcts9408068.shtml?from=hb_ydph

[13]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 2018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 https://www.shangyexinzhi.com/article/details/id-179577/

[14] 商南县2014年年鉴:http://www.shangnan.gov.cn/info/1006/26439.htm

[15] 深圳市史志办公室. 深圳年鉴·文化:http://www.sz.gov.cn/cn/zjsz/nj/201707/t20170720_7908633.htm

[16] 四川省委书记批示彻查万源“公款追星”事件. 中国青年报, 2004.9.6: http://news.sina.com.cn/c/2004-09-06/07284239868.shtml

每人互动

你看过明星走穴演出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每日人物

每日人物

每天最精彩最生动的原创人物报道都在这里。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