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前首富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接班这十几年

2017-12-05 14:10:20    新浪看点    作者: 一波说    我有话说

山西前首富李兆会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接班这十几年

据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网消息,被执行人李兆会,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出境。请执行联动机制成员单位,基层协助执行网络成员和社会公众协助法院执行。

山西前首富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接班这十几年

山西前首富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接班这十几年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截图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显示,2013年1月10日,海博鑫惠与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协议》,获得5.2亿元银行授信,美锦公司、李兆会等作为保证人,为海博鑫惠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美锦担保最高授信额度2亿元。

海博鑫惠为山西前首富李兆会的关联公司,后因海博鑫惠公司出现重大经营风险,授信银行于2014年3月13日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海博鑫惠公司向其归还借款本息,美锦公司、李兆会等保证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案件诉讼期间,美锦公司于2014年9月24日代海博鑫惠公司向银行偿还本金2亿元及利息1622.83万元,本息共计2.16亿元。因海博鑫惠公司未向美锦公司偿还上述代偿款,美锦公司遂涉讼。

美锦能源诉讼李兆会案在今年3月15日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法院认为,美锦公司依法向海博鑫惠公司行使追偿权于法有据,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李兆会亦应在其担保范围内向原告美锦公司承担责任。法院判决,海博鑫惠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美锦能源支付代偿款本金2.16亿元及利息;李兆会对海博鑫惠上述第一项确定的付款义务中未清偿部分承担四分之一的连带清偿责任。

山西前首富李兆会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是怎样出现?

海鑫的命运

自2003年1月李海仓遭枪杀身亡之后,海鑫的“掌门人”就传到了当时年仅22岁的李兆会手中。而李兆会在掌权之后,一度被推上胡润百富榜的第78位,俨然成为最年轻的山西首富。但时隔11年之后,随着钢铁行业从“香饽饽”走向“白菜价”。海鑫钢铁的命运也走到了尽头。

海鑫公子哥的“七年之痒”

“共富贵易,同患难难”,李兆会在最初两三年的励精图治后,显现出一个年轻人的好大喜功和虚浮游移。李兆会对海鑫已经产生了“七年之痒”,毕竟,海鑫钢铁只是“童养媳”,资本市场才是李兆会自由恋爱的对象。

2014年,据《财经》杂志调查,海鑫钢铁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为100.68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100%,面临破产重组的危险。李兆会的金融投资也陷入窘境,自投资民生银行后,李兆会动作频繁且魄力极大,经常进行快进快出的投机操作,虽偶有斩获,且不乏漂亮手笔,但投资没有主线,海鑫钢铁现金流被严重拖累,2012年爆出的违规减持就是最好的明证。

山西前首富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接班这十几年

李海仓

李海仓的经营之道

  1. 管钱

“红顶商人”胡雪岩有一观点:“八个坛子七个盖,盖来盖去不穿帮,这就是做生意。”可理解为坛子是实业,盖子是融资,穿帮是挪用资金;坛子、盖子虽然重要,更重要的是“不穿帮”,只要盖子不穿帮,不拆东墙补西墙,现金流不断多元化发展企业才有实际意义,否则只是用银行或股市的钱来吹肥皂泡。

“资本经营魔术师”的李海仓深谙经营之道,在海鑫有2000万元资产的时候,他就上了8400万元的固定资产项目,从炼焦变成炼铁。当有20亿元资产的时候,就上了22亿元的项目。

在产品控制的时候,海鑫分成了产前成本、产中成本、产后成本。李海仓在钢铁新项目的选择上始终坚持“四个不干”:成本不是世界最低的不干;规模不是世界最大、最佳的不干;技术装备水平不是世界一流的不干;三年不能收回成本的不干。李海仓对于企业发展的远景、目标和每一步规划都充满了希望和信心,正是这种“脚踏大地,仰望星空”的态度使得海鑫发展如同坐了火箭般一日千里。

2.管人

李海仓曾经说过:“我没有三头六臂,事情是大家干的。你看,我不是冶金专家,钢铁厂是技术密集型企业,我不请专家行吗?我不是财会专家,我不请财会专家行吗?”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领导的首要任务是“善将将”,也就是知人善任。历史证明:单打独斗永远难成气候!

李海仓身边就围聚着一帮优秀的人才。毕业于成都大学冶金专业的唐元位,在得知李海仓建钢铁厂的打算后,二话不说就追随李海仓。1993年,总会计师孟景忠被查出得了血管瘤,李海仓得知消息,为他拿出10万块钱购买专用医疗设备。至于三顾茅庐聘请海鑫集团副总经理刘国权,那更是一桩美谈。李海仓身上就是有这种魅力,他总有用不完的人才。

山西前首富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接班这十几年

李兆会迎娶明星车晓

3.政 商关系

李海仓在工作报告中曾说过:“海鑫的成功就在于将三个优势做到了极限,即:省、市、县的软环境发挥到了极限;海鑫这个体制好、机制好的机制优势发挥到了极限;企业家和企业领导班子把自身发展的经营管理及企业的决策能力发挥到了极限。

海鑫的土地、立项、水、电、交通等一系列问题都是书记、县长亲自抓,副书记、副县长都是副总指挥。”李海仓此言非虚甚至还有点谦虚,海鑫钢铁发展的软环境比说得还要好一些。闻喜县的有关职能部门在海鑫现场办公不少于100次。

李海仓是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批创业者,在市场经济不发达、管理条例不健全的年代,政府的分量不言而喻。李海仓与官员没少打交道,也就是“求办事”,所以练就了他八面玲珑的交际手段,在政府官员间左右逢源,始终小心翼翼。但是李兆会作为年轻人且有着国外留学背景,对这些他经常不假辞色。

接班人的确立问题

2003年1月22日,一声枪响引起了山西钢铁业的“地震”,李海仓被枪杀了。李海仓之死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却是刚刚开始。时任闻喜县的县委书记董鹏翔说:“处理李海仓的丧事不是简单的埋人。”

最初的问题不是“谁应该接李海仓的班”而是“接李海仓的班做什么”。的确,继承了李海仓90%海鑫股份的李兆会是无可争议的法律上的继承人,但是选举一个接班人最多的考虑的是能否继续把海鑫钢铁做大做强。可惜,很多人对于为什么选择李兆会做接班人都有着异口同声地回答:他是李海仓的儿子,他来坐这个位置更有利于稳定。

山西前首富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接班这十几年

李兆会的三大筹码

1)爷爷李春元

闻喜县有一句口头语:“有困难,找春元,和110一样管用。”这句话充分反映了李春元在闻喜县人民心中的声望。李春元曾做过大队书记,自己也经营一家年利润千万以上的企业,并且主要招收残疾人。

在李海仓创业之初,他给予了大量支持,这样一个有魄力、有仁义、有功绩的老人,是家族里无可争议的大家长,所以他的话至关重要。此外,李春元的其他儿子基本都是由李海仓提携才有所成就,所以他对李海仓也格外偏爱。再加上李海仓突然去世,老人的一腔怜爱转移到李兆会身上也属自然。

2)自身拥有海鑫钢铁90%的股权

从法理上来说,李兆会做董事长也理所应当。不光是李春元,海鑫钢铁的全体员工乃至整个闻喜县的人都对李海仓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这种情感也自然而然地转移到和其具有血缘关系的李兆会身上,48岁死去的李海仓让人们不仅感激,还多少有几分叹息。李兆会的当选也确实有稳定人心的作用。

3)李、辛之间的不合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李兆会深谙这句话。李天虎和辛存海都是掌握海鑫钢铁实权的人物,一个在公司做了八年,一个是公司创始元老,但是两个人相处并不和睦。他们在会议上经常争吵,他们之间的裂痕也为李兆会提供了契机。

太极高手:借力打力

2003年1月29日李海仓下葬之后,李春元在家庭会议开始前请来律师做见证并一锤定音:李兆会接班。但承诺不让李兆会表态,至少要培养两年。而辛存海提议李兆会在培养期间海鑫以李天虎为主。之后海鑫钢铁专门成立“总调度室”,实行集体决策和集体领导。

李天虎、辛存海、李兆会以及县委书记董鹏翔等人前往北京。一是到北京召开股东会,通过选举使李兆会接班完成必要的法律程序。二是公司的核心决策层亲自带李兆会拜访股东、客户以及各种关系人和关系部门,开始熟悉董事长的业务。这次拜访之后,李兆会就迫不及待地筹划起夺权大权。如果参照《康熙王朝》,李天虎是鳌拜,虽然没那么桀骜;李春元是孝庄太后,虽然没那么睿智;李兆会是康熙,虽然没那么年幼。

李兆会利用李、辛矛盾的爆发点,向李春元提出解除李天虎一切职务,李春元当然不同意。所以李兆会使用了孙子面对爷爷的必杀技,撒娇耍赖装生气且离家出走。李兆会始终不见李春元,无奈之下李春元松口解除李天虎职务。李天虎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斩落马下,亲叔叔尚且如此,于是在许诺每年300万元的分红之后,辛存海也被赶离了权力中心。至此,李兆会的名片上终于印上了:海鑫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山西前首富被限制出境,海鑫钢铁败家子接班这十几年

李兆会婚礼场面

海鑫钢铁衰败的前奏

人们对李兆会的评价往往陷入两个极端。有人说他是金融投资的资本大师,但更多人说他是纨绔子弟。这两种评价各有道理,但是也都有失偏颇,李兆会是一个相当复杂的人。他22岁仓促接班海鑫钢铁,却一上手就把它经营的风生水起;他少年老成,以雷霆手段清除争权者和顽固元老,迅速巩固地位,但却又能春风化雨,没有引起大的震荡;他醉心金融投资,仅投资民生银行股票就赚得盆满钵溢,显示了高超的能力,但却又坐视海鑫钢铁一跌再跌,束手无策。这些截然相反的特质在李兆会身上融合得天衣无缝。

李海仓没有来得及未雨绸缪(确定传承顺序),造成李兆会历经一番斗争才掌握权柄,内部元老受到了很大冲击,公司的管理层也人才凋零,并且产生了一个很负面、很隐晦且影响深远的结果——李兆会不再相信别人。所以他后来宁愿选择同样没有管理经验的妹妹李兆霞,也不愿聘用有经验的管理人才。围绕李兆会接班和夺权的斗争,为海鑫钢铁的衰落提前拉开了序幕。

一波说认为,中国民营企业主“权杖”交接的种种对策,看似一件“家事”,可在当前全面深化改革、经济增速放缓、企业结构转型“新常态”这一大背景下,家族企业的延续和发展,已不仅是家族企业的“家事”,更还是“国事”;它不仅关系到企业自身能否持续成长,其对国民经济发展、就业问题解决,乃至保持社会稳定,也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