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2018-11-09 09:08:11    新浪看点    作者: 界面    我有话说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追星,人生能有几个第一次?

PingWest品玩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29 岁的王越已经在蔡徐坤身上花了 20 万了。即使在半年前,交往两年的女朋友因此决定与他分手,他仍然觉得这一切很值得,“这毕竟是我第一次追星。人生能有几个第一次?”他告诉品玩 PingWest(微信号:wepingwest)。

王越自称蔡徐坤的叔叔粉,目前正在哈尔滨做外贸生意。他是个标准的东北男性,在与他的交流中,王越展现出来的沧桑的嗓音和直接的性格,都跟刻板印象中东北汉子豪爽、粗犷、霸气的模板相差无几。

但这个形象与他喜欢的男偶像蔡徐坤相去甚远。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蔡徐坤《偶像练习生》首秀

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初次登场时,穿渔网衣、披皮草,戴 Choker,眼线眼影一应俱全。因为造型精致,打扮出位,蔡徐坤被大量网友认为是“女性气质”明显,甚至将他定位做“娘炮”,遭到不少炮火攻击。

虽然引来不少争议,但蔡徐坤最终还是以 47,640,887 票获得第一名,和其他前八名选手一同组成偶像组合 NINE PERCENT 正式出道,成为新一代流量明星。

在艾漫数据发布的 2018 年 9 月数据报告中,蔡徐坤已以 3,000,000 的活跃粉丝数稳坐第一。他的粉丝数,相当于吴亦凡、鹿晗、张艺兴和黄子韬这 4 个从韩国回到国内发展的顶级流量的总和。

蔡徐坤的男性活跃粉丝数据甚至碾压吴宣仪、孟美岐和杨超越等女性偶像,以超出第二名 15 万的粉丝量,成为榜首。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艾漫数据

在过去几年,喜欢像蔡徐坤这样精致男孩的女性粉丝被人认为是“脑残”,而追男偶像的男性粉丝,少之又少,当他们出现在我们视线中时,围绕在他们身上的更多是困惑和好奇,甚至是歧视。

我们都能理解女性追星。今年热播综艺《创造 101》中,无论是孟美岐、吴宣仪还是杨超越,都有一批忠实的女性簇拥,我们都不认为这有任何的奇怪之处。

但男性追星不同,喜欢男偶像的男粉是不是有点奇怪?他们的性取向是否有问题?不少人都会这样发问,这样的偏见也让男粉备受困扰,似乎男性就不可以喜欢男性。

20 岁,还大学在读的温新哲就有过类似的问题。

他曾在拥有百万粉丝的 Vlog 博主“RZ 睿智先生”的节目中登场,说了这样的一段经历:我的舍友也非常不喜欢(蔡徐坤),他们觉得男孩子不应该是这样的。有一次我在关注他,他们从背后看到了我在关注蔡徐坤的动态,当场就嘲笑了我。那天晚上我非常非常的苦恼。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温新哲告诉品玩 PingWest(微信号:wepingwest),最初他是被蔡徐坤的舞台表演吸引住的,“他不像很多人,他在镜头前的表演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在释放自己,而不是那种演艺公司包装出来的模式化的动作。”

对他来说,蔡徐坤的独一无二感最吸引他。除了蔡徐坤这位男偶像,他也喜欢篮球运动员科比。

男粉也为男偶像花钱花时间

王越是因为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中的表演关注到他的,之后上网搜索到他的之前的经历 —— 在参加安徽卫视节目《星动亚洲》后,蔡徐坤签约经纪公司,却被冷藏,解约要付 3.2 亿的天价违约金。参加《偶像联系生》的时候,他还在跟前公司打官司,可以说这节目是他为数不多的机会了。

“我觉得这小子太厉害了,欠人那么多钱还能去参加节目,我觉得这叫不一般。”因为蔡徐坤曲折的经历,王越更加欣赏他,“喜欢一个小偶像,从我来讲就是单纯支持他。”

在《偶像练习生》决赛中,王越一人就为蔡徐坤买下 3000 份决赛定制卡。因为每个 VIP 账户只能购买 2 张定制卡,他还在淘宝买了不少的有效账号,除此之外,还有农夫山泉投票渠道 —— 买一箱维他命水水送 48 次投票机会,王越家中实在放不下了,直接把水捐给了机构。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在比赛结束后,蔡徐坤代言的悦诗风吟、汤臣倍健等产品他也一个不落地往家里搬,他的杂志和周边更是少不了。他已经为蔡徐坤花费了 20 万。

今年 17 岁,还在读书的 Joel 则在帮蔡徐坤做数据维护。他参与了今年 8 月份的转发微博活动 —— 粉丝们要把蔡徐坤发布新曲 MV 的微博转发过亿。他告诉品玩 PingWest(微信号:wepingwest),自己用了微博小号,10 天内轮播了 7000 多条。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微博转发过亿

他花时间,也花了点钱。他跟我介绍,有一个叫做星援的软件,可以一次性绑定 10 个微博小号,设定时间转发特定对象的微博。他买了 60 多个微博小号,设置一分钟转 15 次微博,试过最多一天转发 1000 多条微博。

“其实我 10 天轮了 7000 不算很多,有一些 1 天就轮了 10000 。”Joel 说。

“粉丝经济”,这是这几年流量明星身上最受热议的名词之一,但更多人提起这个它时,更多会想到的是一群群女孩举着写着偶像姓名的灯牌,呼喊着整齐划一的口号。

在偶像背后,男粉丝的存在感几乎为零,但在某些隐藏的角落中,他们正在悄无声息地生根发芽。

男性可以喜欢硬汉,但不可以喜欢小鲜肉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一个男性喜欢姜文、窦唯、周星驰、周杰伦等男明星,我们都会觉得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但当男性喜欢上男偶像时,这一切都变味了。似乎“男偶像”被排除在男性群体之外,既不是女性,也不是男性,他们独立而成一个新物种,他们“不男不女”。

在日本社会学者上野千鹤子的《厌女》中讨论了不同形式的厌女症,在《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一章中,她写道,“被插入、被得到、成为性的客体,这些说法的另一种表达,就是‘被女性化’。男人最恐惧的,就是‘被女性化’,即性的主体地位的失落。”

“相互承认对方为男人的人们之间的团结,是通过将没能成为男人的人和女人排除在外加以歧视而成立的。男人的同性社会性欲望,不但要歧视女人,还需要严格管理与同性恋的分界线,并不断地将之排除在外。”也就是说,被承认为男人的方式,就是歧视女人。

这些长相如女人精致(甚至比女人精致)的男人,就是传统异性恋秩序中的异端。如果男性不将他们排除,男性集团将会逐渐失去旧秩序的控制权。

但其实这些被讨厌的男偶像,并不像他们所想象那样“脆弱”、“柔弱”、“娇媚”。

就连因为脸庞过于清秀,妆容太过女性化的朱正廷也并非外界攻击中所说的阴柔,他在 2014 年就以中国舞专业第一的成绩被上海戏剧学院录取。8 岁开始学习中国舞,9 岁便一个人在外面求学的他,内心和身体的坚韧程度不能以“脆弱”或“柔弱”来定义。

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朱正廷

17 岁的 Joel 告诉我,他也关注潮牌也会护肤,“有时候我会带爽肤水,那些不护肤的人也会用。他们嘴上不接受,其实心里都接受了”,精致过生活不代表“女性化”。20 岁的温新哲告诉我,他特别不喜欢按性别将一个人给定义。

何谓男性?何谓女性?在我们既定价值观中,男性应该坚强,女性应该温柔;男性应该领导,女性应该跟随;护肤爱漂亮是女性的事,男的不能太关注自己的外表……但实际上两性都是被后期塑造的,是没有既定模板去跟随,去临摹和复刻。

无论是何种性别,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存在的形态做决定,而非被社会规定。做自己的同时,更开放去包容去接受各种可能性,这段路必定是困难的,但我们已经看到,最起码在年轻人中,这个趋势已经开始了。

来源:PingWest品玩

原标题:蔡徐坤的“直男粉”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