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是伤耳朵化脓!原来杨洋拍《武动乾坤》这么惨

浑身是伤耳朵化脓!原来杨洋拍《武动乾坤》这么惨
2017年09月22日 14:22 新浪网 作者 四味毒叔

 

 

本期轮值毒叔

 

 

卫道骑士·李星文

 

 

停拍的真正原因

李星文:好,我们就直入主题。黎叔我知道您最近的一个新作《武动乾坤》,我们今年4月份的时候还去象山那儿探过班,但是等我探班回来没多久就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武动乾坤》暂时停拍了,然后有各种各样的江湖的传闻吧,那么今天终于见到您本主了,我就想知道这个所谓的停拍,所谓的这中间有三四个月吧,停机的这个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一次正常的停拍吗?

张黎:其实也不能叫停拍,当时主要原因就是杨洋的耳朵,就他那伤啊,因为我们中间拍打戏的时候吧,他其实已经受伤了,但这孩子他不爱说,他就忍着,忍着后来一直到了6月中下旬的时候,发现整个化脓太厉害了,这个化脓化到我,反正我们到医院看的时候都觉得,老怕这个别弄成什么大事出来就好了。他当时是外耳廓的那一边,整个已经全部是囊肿。

李星文:就外头都能看出来了?

张黎:特别清楚。

李星文:您给我放的一些片花里头,我看到就是,有的是他挨打的画面,就是脚踹到脸上的那种,可能那个时候就已经受伤了。

张黎:那个之后,加上天气比较热,所以他一直也没在意,因为杨洋这部戏他浑身都是伤。有次拍戏把脚趾甲盖儿给掀起来了,大家以为可能第二天拍不成了吧,这孩子第二天还来了,所以后来见到这种情况,他的爹妈也特别着急,当时医生说了很多,可能会发生那些可怕的一些后果,后来从投资方角度,从整个创作班底说那还是,希望他手术,手术完恢复。像他可能就是,为什么手术完了以后没有马上再接着拍呢?他心理上有点,怎么说他还是有点害怕。

李星文:形成了一点点轻微的阴影。

张黎:阴影,因为后面要拍的戏都是一些大结局的戏,全是打,而且都是在泥潭子里边,在水里边。他嘴上不说,但是我从他眼睛里能看出他还是有点犹豫,那索性就停一段时间吧,就停了两个月吧。

李星文:那就是等于杨洋需要有一个心理重构的一个过程了,心里修复的过程。

张黎:主要是身体重构。

李星文:身体修复,那接下来就是说,我不知道在停机前咱们完成了多少进度,接下来还需要有多少戏要拍。

张黎:大概85%都拍完了。还需要将近一个月时间,不到一个月吧。

李星文:那是回到象山去补拍呢?还是到内蒙古的一些外景地再去···

张黎:外景还是得去的,因为原计划就有。所以象山拍大概15天左右,还得去外景,加上转场还有十几天吧。

李星文:对,那我想就是无论如何,对于一个剧组来说,中间有两个月停拍,我想无论是对于投资方,因为这是一个体量巨大的一个剧,然后对导演来说,对导演来说这个进度可能原先就有些赶,现在是不是压力更大了?

张黎:坦率地说,对投资方的压力非常大,它不仅仅是成本压力,还有它的播出,明年播出的时间的这个压力。非常大。从我个人,从导演角度说白了,我倒是挺感谢缓这一两个月的,就有些戏又长达六七月的拍摄,这么一直往前赶,有时候它就回看不够。

李星文:就是疲劳感出现了。

张黎:一个疲劳感,一个是每天赶进度嘛

李星文:对。

 

 

立下

军令状

张黎:不知道拍出来剪出来的时候,总揪着点心,反正这一个月两个月时间,我们至少把前面大部分拍的戏都顺完了,都粗剪完了以后,再回过头来看,可能哪再加点,哪再剪点,可能就是这样心里面更踏实一点。

李星文:那其实就是,表面上看呢,是这个进度可能更紧了。但实际上是有点把本来要放在后头的一些后期制作的工作,放到这个中间这段时间了。

张黎:对,下面要拍的戏的可能更清晰,就是要拍什么。

李星文:那就目前我们拍成的这个已有的这些成片来看,您觉得达到自己的预期了吗?

张黎:总体预期我现在无从评判,但有一个特别深的感触在哪儿,就这个戏拍的可能比我以往的戏都生动。

李星文:这怎么讲?

张黎:都鲜活。首先它的故事结构,它的故事内容,它的主题,就它写一帮年轻人吧。第二,它是个强情节剧。

李星文:从头打到尾?

张黎:对,不用太多的去考虑,我们说它的人文高度,什么这种东西。所以就是比较随性,加上演员都是目前国内当红的年轻演员,他们本身自带的活力其实对我来说是深有感触。

李星文:那您预计这个戏明年大约什么时候能做完,然后咱们准备抢占的档期又是什么时候?

张黎:反正现在下了军令状,暑期档。

李星文:那我知道了,那就是类似于今年《楚乔传》这个档期吗?

张黎:但实际上交片时间更早,我们4月份就得交,再有审查修改,还有供片、供带的问题。

特效

提前准备

李星文:那这要说起来的话,您看您还得拍上一个多月,可能就11月份关机。五个月的后期其实对于这么大的一个制作来说,或者说在您的这个职业生涯当中,它可能算比较快了的,对吧?

张黎:肯定是快,而且我预感,我自己个人感觉可能整个视效这一块会非常紧张,好在什么呢?好在其实我们在停机前的,我其实就在今年五六月份,就你们刚走那会儿,其实那时候已经开始做视效了。开始做了。

李星文:这个CG特效的量应该是非常大。

张黎:非常大。

李星文:但是以往就是电视剧,CG特效量大的,成功的作品是比较少的,那这次咱们是不是得想一些办法,才能让它跟实拍的这些能更好的结合。

张黎:它是有两方面因素决定,首先就是,就你的标准有多高。

李星文:起码六毛钱的吧,不能是五毛钱的。

张黎:我们说七毛五,我们的叫七毛五。

李星文:七毛五。

张黎:我们叫七毛五,是为什么呢?因为首先从剧的角度来说,我们回头来看,它的视效期,按理说在前期摄制的时候,不应该太多,为什么呢?因为毕竟它整个收看终端的体积嘛

李星文:对,小屏。

张黎:孩子们看,基本几乎不看电视了是吧?

李星文:是。

张黎:甚至手机。

李星文:就是拿手机看。

张黎:就是你的那种过于精美和丰富的,有纵深感的视效。它的体现度是非常低的,这是一个。就是从文本上,其实我们就应该找到它合适的一个尺寸。第二呢,坦率的说,国内的视效就这个CG啊,参差不齐,就是你给足够的钱,给足够的时间,也未必能达到就是想用的效果,这种就会找一个分寸感。

李星文:以往出现问题就是说,可能一下因为时间很紧,一下把这个CG这个工作量包给了五家公司,六家公司,结果各家做的参差不齐,那这次咱们是,主要就交给一家来操办了,还是也得分包一下。

张黎:在国外,它也是分包的。在美国它也是分包的。

李星文:但是这个包工头是不是监工?特别重要。

张黎:我们叫视效总监嘛,这个视效它可能有一家公司承制。但最终的它的整个计算机的大量分布,得上百家。

李星文:你像现在已经成了神作的这个《权力的游戏》,其实它里头的CG特效就是一个明显的特点,是很精美,但是量少,是不是《武动乾坤》也会参照这种思路。

张黎:道理上明白。但由于它这个小说,它原来小说就是它的书粉(书的粉丝),如果过于节约的话,他们会造反的。

李星文:就是它不是传统武侠,是更偏于玄幻、仙侠这一类的对吧。

张黎:还不是,怎么说呢,我们管这叫硬CG,就是得特别实的做到那种,说动态、动作,还有一些比方说原力、气息,还有一些动物角色这里面的研究。

李星文:那个可难了,那个因为动物身上全长毛,这个毛是最难的。

张黎:非常难,就是你跟那个真正演员弄到一块的时候,我觉得怎么说呢,就看观众吧。

李星文:看观众要求有多高多高。

张黎:尽量做到,我们反正就是说,能过得去就行了。

李星文:起码得让它在一个次元里,就是有时候看不下去的就是,明显不在一个次元里,就是感觉贴上去的这个感觉,这个可能就会。

张黎:它是一般呢,就据我了解情况,在美国它一般的是,拿工序这个这个词来说,他们一部电影大概要做60层吧。就你不到60层是吧?不修改60次,它是不会出那个效果。

李星文:最终的一个成片的。

张黎:就他不会交活的。电视剧呢,我们理想的是30层。

李星文:普通电视剧会有30层吗?

张黎:做不到,但是不能低于20层。就现在我们一些重要的场景,包括重要的CG设计,现在都已经返工十几道了,因为它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它没有硬性的标准,只能靠说看,感受、声音、动态,材质、气息,一点点去看,不行就改。它没有指标,就什么时候算是好了呢,永远没有好的那天。

李星文:因为我也去现场看了,我觉得咱们的实景的搭建,无论是从这个面积、气势还有一些细节来看,我觉得在电视剧的拍摄里头算是精致的,下了本的。这个是不是也会对最终成片的质量会是很大的一个帮助?

张黎:应该会有很大帮助,因为它这个题材本身,它就是不具备实景拍摄的条件。它所有场景的这种抽象性,包括人物活动场所的变怪神奇吧。在现实目前国内的景里面,真正的是找不到能承载这个戏的这么一个地方。后来我们就跟涛涛商量,80%靠搭建。它保证了拍摄,就你不太靠天吃饭。

李星文:对。那个林子反正每天都能拍。

张黎:每天都能拍,日景夜景,下雨刮风,包括下雪、放雾、有烟的这个事,它都能够。

李星文:就导演就是上帝吧,就是在这个棚里头为所欲为。

张黎:对,氛围制造要比那个实景要好,好得多。

 

 

有本事

你来霸屏

李星文: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就是那天去看您拍戏的时候,您就是拍杨洋、张天爱、王丽坤,他们在那个台子上,周围有那么几十个群众演员的那场戏。我看上去,我看您来来回回的,拍了有两个小时都没拍完,但是我总觉着那个不能说过场戏,可能也不算是重头戏,这个您是怎么想的呢?我就当时就心想,如果这是一场特别重头的戏,这难道不得拍上一星期十天的?

张黎:有,我们有一场重头戏,当然是动作戏,有一场福塔的戏。那场戏,不算演员啊,就算我们整个动作组,整个动作组拍摄拍了一个半月。

李星文:最后剪出来会是多长时间?

张黎:应该是一集多一点吧,可能一集多一点。

李星文:一集多都在这一个场景?是一个大场面?

张黎:不是,它一共是两集戏的内容,大概有1/3在塔外,就是光塔内的戏,拍了一个半月不止,将近小两个月。

李星文:就那天,您应该还记得吧。就是您拍的那个,我说的在台子上那个戏。我说句外行的话,有必要抠得那么细吗?就是那场戏。我看你一会儿到了监视器前头,一会又拿着剧本到里头去找他们,在我看来就是,还是比较简单的吧,台上的人说几句,底下群众演员跟着凑个热闹就完了。

张黎:对,那场戏我记得,它的那场戏,就是要点在什么地方,要点它除了几个主要演员跟台下的这个群众演员的呼应以外,其实那场戏的它的要点就是说,这几个人物,比方说杨洋、张天爱、王丽坤那几个人。他们各自的心怀鬼胎。其实就同样一个事件里面,其实每个人他们所怀的心思是不一样的。就这个差别有时候作为一个独立演员来说,他找差别找不太准,就是他根据对手,他喜我乐,他喜我悲,对吧?就这种东西它有时候还有一些要抠细点。

李星文:有些微妙的东西在里头。

张黎:它跟前后场是有关系的。

李星文:那我就是被他们骗了,我觉得很简单的一场戏。

张黎:不过那场戏确实不难。

 

 

李星文:那您刚才说到这种感觉的话,我觉得就是,跟您以前拍过的一些剧,这里头会有大量的这种场景。你像《大明王朝1566》里头,你说一句话我弹一下眉毛,这互相之间有很多微妙的东西在里头,而且您一贯以往也都是以拍历史正剧,或者说还有一个术语叫,泛政治寓言历史剧为主。有很多成功的作品,但为什么这次选择了一个《武动乾坤》,在大家看来它是个网络IP,而且有点是一个轻量级的一个作品,为什么您突然就改戏了,改路子了?

张黎:它是这样的,就刚才小伙子说我这个摄影出身,因为想就是至少在中国,在国内摄影出身的导演,往往按捺不住,就对影像的这种独特奇特,包括对新技术,这种不断日新月异的新技术的渴望,总觉得就影像部分的时候,就它镜头部分的时候,总觉得是还想再玩再玩再玩。这个我也不例外,我总觉得我还有很多想拍的手法没用过,这个戏确实它带来一个最大的便利就是什么,就是它整个镜头的想象力,完成度可以天马行空,就看你能不能想到,或者能不能做到。坦率地说这个对我吸引力非常大。同时我不太同意说这个属于轻量级,是为什么呢?其实就这么一个故事里面,看似单薄,看似单一的故事里面,其实里面的主题承载,甚至包括就是我们常见的,作为剧来说它的人物关系,它的景,它的整个文本的结构、镜头的结构、声音的构成、音乐,它都是相对来说要求还是很精良的。尽管它不沉重,或者沉重转瞬即逝,但它整个故事节奏的这种起伏感、这个曲线非常好看。

李星文:它是另一种有分量的东西。

张黎:有分量的东西,而且什么呢?就一直谈到,后来我们就聊的这个,就是对年轻演员了解认知,包括可能对他的一些建议。以往的成年演员,他有一个东西他们不用承担,而这个戏,我觉得就这种年轻的角色,就从少年到青年的角色,它对今天我们的观众来说,我觉得有一个东西特别重要,什么呢?就是其实现在你说,我们整个的条件,我们教育条件,对吧?我说每个人的智商条件差不了太多。你说北京一个一名牌中学到某县的县一中,他考大学的这个比例可能···

李星文:拼智商还不定谁高呢!

张黎:但是有一个东西是,正好是我个人比较不确定的,就是抵抗艰难困苦的能力,我觉得今后孩子们拼这个,就是遇到困难,遇到逆境,遇到低谷的时候,谁能扛得住,谁能翻过来,而这部戏它的主题里面很大程度是告诉你,就是在逆境里边···

李星文:遇到挫折,战胜挫折,再遇到挫折。

张黎:再战胜,困境缓解困境再缓解。

李星文:传统上似乎觉得是,比如说是50年代生人、60年代生人、甚至70年代生人,因为原先条件比较差嘛,所以说可能你被迫意志品质就比较顽强,但是后来这些孩子们就是条件好了,可能就他自身来说,意志品质就不够顽强,那要演这么一个需要意志品质很顽强的这个角色,合适吗?

张黎:我跟杨洋说,我说你今天得到了你同龄人里面没有的东西,你的名、你的利,我说至少作为你个人来说,你得做一个表率,你面临这种抉择的时候,你的生命体验是什么?你得给我表述出来,当然这点这孩子我这么喜欢他,确实他是让我眼前一亮。

李星文:是,听您刚才讲了就是,他受伤以后忍着坚持拍摄,一直到最后实际上是无法再坚持的一个状态了,其实可以看出来他的意志品质是很顽强的,但是外界可能对他,还是有一些看法、争议、甚至是误解,可能直到现在也有一个误解无法消除,就是他这个演技的问题,那您这方面是怎么看?怎么来帮助他调教他?

张黎:演技是这样,咱们反着说,就是现在我们说一些老戏骨,一些非常资深的表演艺术家,就是在这个年龄的时候,在杨洋目前这个年龄的时候,就是你回看一下,他们的表演能力都差不多,尤其是男演员在20来岁的时候,你想想我们现在这些当年的大牌们。

李星文:可能有所区别的就是,现在这些大牌、这些老戏骨,当年都是戏剧学院、电影学院的学生,他们可能有过科班的训练,杨洋他应该说还是从选秀上来的,可能在这方面是稍微缺了一块。

张黎:这个我觉得将勤补拙吧,就我们目前拍的呈现来说,我个人还是挺满意的。

李星文:就是除了咱们刚才说到这个打戏,他坚持自己完成,然后以至于伤痕累累,文戏方面的,尤其是需要承载一些比较复杂表达的,您觉得他也还是可以胜任的?

张黎:是这样,我给你两张我们的那个造型照。

李星文:好。

张黎:看看他的出场,就是我们那个影片的中偏后面他整个造型,因为这个故事它是个成长史,它有一个大概十年的跨度,你看看这个孩子他从一个屌丝,成长成为有担当的男人,他整个的造型,你看那造型就知道。

 

 

李星文:你看造型就不一样,眼神就不一样。

张黎:眼神就不一样。

李星文:对,眼神很重要。

张黎:很重要,包括他的体态、动态、语速。

李星文:对,心里有没有,看眼神就知道。

张黎:到时候给两个定装照你们看一下。

李星文:其实杨洋只是一个个案了。目前确实这两年吧,关于小鲜肉、小鲜花霸屏的这件事情呢,业界有很多议论,对这方面您有没有什么自己的看法?

张黎:我记得当年我看过一个东西就说老舍,老舍是阅读非常快,不说一目十行吧,就是非常快,后边有问到说,说你看书看那么快,你看懂了吗?你看明白了吗?你怎么那么快呢?就说他翻书翻那么快,他说这个不赖我,赖书,就是你有本事你别让我翻那么快,就有本事你翻我,所以我觉得霸屏就是这样的,有本事你也来霸。

 

 

李星文:那就是过去几年,观众翻牌子翻的是年轻演员的牌子?

张黎:对,整个你看尤其是互联网,为什么说怎么高估都不为过,每个受众他都平等了,他都有一台一票了,它并不以你家里是家缠万贯还是怎么着,他都有一票,你北大毕业的博士跟送外卖的那小哥,他们都是一票。

李星文:对,而且送外卖小哥的数量还比北大毕业的还多。

张黎:还多,对。所以,你别赖别人翻你,有本事你来霸屏。

 

 

深夜听四味之

 

 

张黎

 

 

声音 | 张黎

 

 

▾  点击收听  ▾

武动乾坤中途停机的真实原因来自四味毒叔00:0025:37

 

 

 

 

《四味毒叔》第152次发声

 

 

 

 

执行总编辑曹思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四味毒叔

四味毒叔

影视娱乐圈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脱口秀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