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时”的穿越剧能否“向死而生”?

2018-11-07 22:46:18    新浪看点    作者: 文娱商业观察    我有话说

文|富贵

“创业潮”席卷了整个卫视,而“穿越风”则刮遍了视频网站。

搜狐的《我在大理寺当宠物》、腾讯的《双世宠妃2》、爱奇艺的《唐砖》、优酷的《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这几部当下视频网站的主打热播剧,都在以不同的视角上演穿越大戏,“猫穿”“女穿”“男穿”“魂穿”,穿法也各不相同。

“过时”的穿越剧能否“向死而生”?

只是,整体的成绩却都不太亮眼。有第一部光环加持的《双世宠妃2》虽开播时,凭借“绿光吻”赚了一波眼球,鹅厂也在狂撒钱为其打call,但还是和《颤抖吧!阿部2》一样,陷入了热度“高开低走”的窘境。

陈嘉上、张晓龙坐镇,集结了张佳宁、张智尧、袁咏仪的《唐砖》,开播当日,何炅、王凯、易烊千玺、杨紫等半个娱乐圈的明星集体在微博上为其宣传助威,可观众却并不买账,播到现在依旧能没翻起多少水花。

而压了五年终于见光的《杨凌传》,则因为“魔改”太多,一播出就收到了无数口水,就连原作者月关都忍不住下场轻吐了一下。

总的来说,这股“穿越风”虽然吹得面积够大,但和曾经的“穿越王者”们相比,四部加在一起的威力都抵不上一个。

穿越的前世今生

《寻秦记》是公认的“穿越鼻祖”,但实际上,国内最早的穿越剧并不是它,而是1990年周海媚和黎明主演的爱情喜剧《回到未嫁时》,剧里周海媚饰演的八妹,因为一部神奇的游戏机穿越回到了四年前,与黎明饰演的浩然重新追爱。

不过,《寻秦记》虽不是“鼻祖”,但“穿越剧”的时代确实是由它开启的,次年播出的《穿越时空的爱恋》又再一次助推了“穿越风潮”,而这两部剧也基本上奠定了国内穿越剧的两大主调——事业和爱情。

“过时”的穿越剧能否“向死而生”?

《唐砖》《杨凌传》和《寻秦记》一样属于“事业型穿越”,讲得是小人物or无名英雄的成长奋斗史;《双世宠妃2》则与《穿越时空的恋爱》同属一类,说得是才子佳人的爱情童话。但这两种类型基本上都是混在一起的,谈恋爱的时候也会做点事业,拼事业的时候也会收获恋情。

在《穿越时空的爱恋》后,“穿越剧”进入了一段低谷期。到2010年,在《魔幻手机》《神话》的助推下才又逐渐起色,2011年《宫锁心玉》和《步步惊心》先后播出后,“穿越剧”进入了巅峰期,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电视剧类型。

“过时”的穿越剧能否“向死而生”?

而“穿越剧”能在低谷迅速攀顶,完全是电视媒体一手策划的结果。2005年“清穿鼻祖”《梦回大清》在晋江上连载后,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喜爱,而在桐华的《步步惊心》、李歆的《独步天下》等其他“清穿”小说接连推出后,“穿越”彻底成了小说市场的主流。

从中看到了商机的电视媒体,旋即制作推出了《宫锁心玉》和《步步惊心》,并借助互联网利用“病毒式营销”手段,将其推成了“爆款”。随后,其他影视制作公司也纷纷投入了“穿越”事业,《女娲传说之灵珠》《梦回三国》等各种穿越剧争相播出,造成了穿越剧火爆盛行的局面。

除了电视媒体的营销,这些“穿越剧”里明显的“女权至上”观念,也是助推其走向巅峰的一大主因。不管是《宫锁心玉》里的“晴川”,还是《步步惊心》里的“若曦”,这些穿越回古代的女性身上都具备了明显的现代特性,独立、坚韧、不屈服,而这些观念与当时正在崛起的“女权思想”也是对应的。

但好景不长,由于被指违背历史和误导青少年,刚火爆不久的“穿越剧”就被广电限制在卫视黄金档播出,自此,“穿越剧”又跌回了谷底。

到2015年,《太子妃升职记》在乐视播出后,“穿越剧”又在视频网站掀起了新热潮,随后类似《太子妃升职记》一样的穿越神剧,一波接一波的在各大视频网站播出。

“过时”的穿越剧能否“向死而生”?

穿越的招式花样繁多,古穿今、现穿古、男穿男、男穿女、女穿男、本体穿、魂体穿等,故事表达方式也越发网络化,甜宠、喜剧等相对轻松戏谑的风格成了主流,“穿越剧”俨然成了“下饭剧”,这也正是想“借网重生”的“穿越剧”无法重回巅峰的原因。

“戏谑”缘何成了“穿越剧”的“重生”阻力?

逃避现实、 追求梦境是观众起初痴迷“穿越剧”的主要原因,不管是《寻秦记》还是《步步惊心》,穿越回古代的现代人,都能清楚的预见每一个人的未来,可以轻松的趋吉避凶,把宝押在“历史的胜者”身上。

再加上电视媒体的带领,第一批看“穿越剧”的观众自然就深陷其中,随后又在“流行即美”的推动下,越来越多抱着猎奇心理的观众也投入到了“穿越剧”的怀抱。

但当越来越多的“穿越剧”充斥在观众的眼前后,“奇”就不存在,而网络越发戏谑化的手法也让“梦境”彻底成了虚幻,观众再也无法沉浸其中。

原因很简单,现象世界同样需要基本法,想要让观众信服剧集所创造的世界,就必须让它是真实可信的,否则观众产生不了代入感,也就无法移情。

《萌妻食神》《炮灰攻略》《亲爱的活祖宗》《双世宠妃》等今年网播的“穿越剧”,都打着做“年轻人的菜”的旗号,把故事戏剧化的部分无限放大,剧情逻辑混乱,内里精神空洞,全靠一个接一个无厘头和无下限的操作博眼球。

“过时”的穿越剧能否“向死而生”?

这样的做法虽然为“穿越剧”吸引了一定的受众,却也让其成了大部分观众眼里的“神剧”,最终使想“借网重生”的“穿越剧”被束缚在小众的圈子里。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穿越剧”并不是一个“新物种”,而是一个拼凑出来的剧集类型。内容上是权谋、宫斗、爱情、职场等多种元素的拼凑,形式上是古代、现代、历史等的拼凑,历史依据上是史实和“戏剧杜撰”的拼凑。

而“穿越”不过是一个过渡的桥段,如果穿越到宫廷,它可能是一部宫斗剧或是言情剧,如果穿越到江湖,它很可能就是一部武侠剧。

起初,这种拼凑而成的“陌生感”确实能给观众带来新鲜,但时间一长,观众明白了套路,再加上“穿越剧”本身内容的同质化问题日益突出,观众自然也就“爱无能”。

《双世宠妃》第一部能拥有一定的热度,一则靠甜宠,二则靠“两个曲小檀”的设定。第二部看似做了创新弄了“两个八王爷”,但不过是把第一部女主的设定放到了男主的身上。

“过时”的穿越剧能否“向死而生”?

再加上第一部之后,甜宠类的穿越网剧激增,观众已经有了免疫。所以,即便鹅厂的卖力宣传,在各大公交站投放硬广,观众也吃不香。

《唐砖》和《杨凌传》无法拥有话题度,同样也是因为创意上严重“贫血”,故事落于俗套,看似正向的内容里又夹杂了太多嬉笑,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实际上,除了以上两点原因,最根本的还是“穿越剧”和“武侠剧”一样,都是一个过时的存在,一则是它们最初兴起的本土“穿越小说”和“武侠小说”已经被主流文化所抛弃了,成了过去的经典;二则是它们“古穿今”“今穿古”的故事表达方式与当下观众的主流审美脱节了,也再很难再带出新意。

不过,“穿越剧”想重回《宫锁心玉》和《步步惊心》时期的巅峰,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用魔幻的元素说现实的故事或许会是条出路。

韩国去年大热的《告白夫妇》和今年的《认识的妻子》,都是借“穿越”进行现实对照,诉说婚姻哲学;高口碑的《名不虚传》借助“穿越”以古今医者的故事,描绘医者仁心;被奉为“经典”的《九回时间旅行》则用“穿越”连成的时间旅行,阐述了“爱所爱的人,做想做的事”的道理。

“过时”的穿越剧能否“向死而生”?

曾经的“穿越时代”已经过去了,新的穿越故事想要开启,还需多点创意,多点耐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