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深漂”最后的归宿:白领花上千元租床位,城中村未来何去何从?

“深漂”最后的归宿:白领花上千元租床位,城中村未来何去何从?
2022年05月06日 15:38 新浪网 作者 打堆滋找寺

  深圳繁荣有序的营商环境释放巨大市场活力,吸引了一大批深层次的参与者。

  然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很快临着生活在困境中”的境。

  在这个市区里,高达101,000美元是笔巨款而34,000美元以下的房租则令人望而却步。

  幸的是,在深圳这座现代化都市角落的角落,还隐藏着一个“村”,带着对终点热情

  

  “城中村”的白领们白天穿着西装和衣服在城市的高楼间,晚上,他们住在这破旧的村庄里。

  而与相对的是,其实只有10万却做房东清洁工!

  城中村的情况:脏乱差成了第一印象

  低矮的楼房,斑驳的外墙,紧随的街,密集杂乱的电线,以及的垃圾,可能是大多数第一眼看到城中村的第一印象。

  为了更好了解城中村,我们走进了的一个区域——位于深圳市福田区东南的岗厦村。

  

  我们可以看到,紧挨着的几栋建筑挡住了大部分光线,村子看上去又黑又潮。

  即使在白天,通往弄堂的道路也是遥不可及的,所以手电筒成了村民们的必需品。

  不仅如此,当我们走进车里时,还有一种窒息的空间压迫感,让我们想快速“逃”。

  当地人也恰如其分地将这座建筑称为“握手建筑”。

  一位村民笑着说:“炒菜的时候没有盐,你可以一只手拿着盐从另一栋楼里出来。”

  据观察,数百座4到12层的自建小楼确实足够近,可以打开窗户并与街对面的邻居握手。

  但是,当你往村子深处看,你会发现大多数家庭都住在同一个房子里,几十个人挤在旧房子里,似乎习惯了在又大又差的条件下生活。

  住在其中一栋楼五楼的小陈无奈地说:“每天都有十几口人排队等着洗漱和上厕所。”楼房里没有电梯,使得儿童和老人很难出行。我现在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7点前才能去上班,真是苦不堪言啊!”他所在的小区位于闹市区。由于规划不合理,导致该社区建筑布局混乱,道路纵横交错。街道两边高楼林立。拥挤的建筑设计,酷暑,冬天的风呼啸如鬼,更不用说楼下的环境,与现代的现代城市管理完全脱节,各种肮脏的东西,女人站在街上,打麻将,哭泣,半夜救命声……晚上会很尴尬,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刚下班的邻居小陈也告诉我们:“我在福田区工作,但市中心高楼林立,中央商务区、行政中心、金融大楼气势恢宏

  “在不同的世界,这与深圳作为一个繁荣的现代化城市的形象并没有关系,有时候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我们惊奇地发现,晚上在岗厦村非常拥挤。

  尤其是在五、六点钟,在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一大群人来到村里,村里白天有点冷清,每家每户都有大门。

  到了晚上,每栋楼的每个房间都被明亮的灯光所笼罩,声音开始变得格外响亮。

  为什么深圳这个不起眼城中村会在白天黑夜里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变化?

  

  城中村的机会:“白领”的栖息地

  原来,城中村按理说不应该有热闹的,让千里迢迢来到深圳,才会有斗志的充实。

  一大早,他们就从村里涌了出来,西装革履,乘着城际列车去上班。

  黄昏时分,他们辛苦了一天,回到了郁郁葱葱的城市后面一个脏乱的角落里。

  问为什么有一种辛酸的味道。

  福田、南山是深圳的中心区域,大量的就业机会和市场环境聚集了大量的白领,其中一些是应届大学生毕业生,有些是被外来吸引到深圳来的。

  他们大多是白手起家,把希望寄托在深圳这个平台上,梦想着一个广阔的世界。

  然而,刚迈出第一步,现实就给美好的幻想泼了一盆冷水。

  深圳的“天价”房租开始让很多打拼者望而却步。

  小余从广西南宁来到深圳奋斗,他说:“深圳的高质量发展,如何买房,甚至租房,让人陷入了困境。””小余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在深圳工作了4年。4年前,他还是一个打工仔,每月收入只有300元左右。而现在,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和房子。刚来深圳时,房租才一千多,谁会想到短短几年就涨到三千多呢?但真的回不去了。租房成了我们在大城市落户的必然选择。后来,我搬到了岗厦村,这是我唯一城中村选择,虽然不情愿,但相对稳定。

  

  租金呈指数级增长,外国战斗机的涌入让租房时代变得有些尴尬。

  但正是这样的租房环境,让岗厦春意盎然,与城中村格格不入。

  福田西南角,大大小小的城中村和村庄星罗棋布,已经成为上班族租房的主要场所。

  

  王女士在福田市中心的一家金融公司工作,目前正在寻找新的租住房,她最近的目标是岗厦村。

  “我以前住在离新天地的万科金色家园,一套30套左右的一房一厅的公寓,一个月3800元,月收入7000多元,深圳的生活成本已经很高了,压力真的很大。”

  

  “所以我和朋友商量在城中村合租一套四张床的公寓,每人大约1000,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租房成本。但当我来到这里看到这里的环境时,我悲叹生活质量又要下降了。”一位在北京打工多年的朋友告诉记者,“我觉得这都是我们自己的责任,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善居住条件。”“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没有钱啊!王某说。

  即便如此,深圳城中村的廉价房可能正在成为每一个来到深圳的人的必去之地。

  我们还可以看到岗厦村村委会楼外的公告栏,上面写着床位招租信息的信息,上面还贴满了纸,显示出更新速度的速度有多快。

  我们可以从报纸上看到,这里的房租不是根据面积大小或者几室几厅,每个厅根据床位的大小,大部分的床位都在几千元左右。

  我们碰巧看到一个青年人的白领站在公告栏前,望着铺天盖地的招租信息。

  

  在白天,许多在附近写字楼工作的白领经常看到公告栏。

  不容否认的是,这座城市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几十年来收容了至少300万外来人员的中心区面临的中低收入住房短缺的压力。

  目前,岗厦楼园片区约有5.6万人,其中白领公司职员人数高达2.34万。

  为了节省生活费用,他们通常在20202525内步行工作单位。

  当然,对于那些只有一腔热血的年轻人和外来打拼者来说,深圳星光灿烂的城中村是挖掘他们第一桶金的绝佳去处。

  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城中村喜欢也讨厌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一个花费超过101平方米的房价里,有一个相对便宜的地方可以栖身之处,还有试图逃离的无力感。

  

  城中村“尴尬”:地主当清洁工每月收入10万美元

  乡亲们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因为他们狭小破旧的住所而得到一桶金子。

  70多岁的房东李先生说:“我想一辈子都呆在岗厦,我也认为大富大贵和有钱人都不是我的人,我只是想和我老婆安定下来。”

  

  我从他妻子那里得知,李大爷每天都在玩纸牌,下棋,在小巷里转来转去,还得应付好几份工作,早出晚归。

  早上7点,李准时下班,在离家20分钟路程的写字楼里做清洁工,打扫大厅、前台和办公室。

  晚上,他去帮助社工和访问弱势群体的家。

  

  “呵呵,家里真的很忙,我们一辈子都很忙,一辈子都很辛苦,突然闲着,什么都不做,也真的病了,但是现在我作为一名清洁工,有了工作,每天都是很充实的。”近日,在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某小区门口的一个小店里,一位60岁左右的老太太正与几个人在挑选衣物、鞋帽。她边挑边说:“这就是咱们生活中的必需品啊!李笑着回答道。

  其实,李大爷并不典型,像岗厦村,有很多像李大爷这样的人,一边收巨额租金,一边打零工,他们觉得是一种快乐的忙碌。

  

  张某也是一名高楼清洁工,他坦言:“5年前,我的收租一个月45万元,一年50万元。这让我的生活翻天覆地,变得毫无感情可言,就像突然什么都没有了一样。”

  “但两年来,我和丈夫都厌倦了这种享乐主义的生活方式。每一天都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生活失去了目标和动力。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不擅长打扫,清洁工是最简单的工作,所以我就去做。现在我每天都有地方去,我感到充满活力和成就感。”

  是的,在城中村,有一些土豪房东在寻找每月工作10万美元的乐趣,还有一些白领阶层在为找床位而苦苦挣扎。

  在这两种情况下,似乎都有些尴尬。

  也许在岗厦,不同身份的人最相像的地方就是对深圳有着真诚而坚忍的奋斗。

  无论是花数千张床租金的白领,还是花10万一个月清洁工的房东,似乎都会被这个朴实的村庄感染,暴露了他们最无辜的开始。

  

  城中村的未来:下一步是什么?

  傍晚时分,在岗厦村的村庄里,生活的气息开始向我袭来。

  在岗厦村门口,一位骑共享单车的父亲带着孩子回家,一个孩子站在自行车后座上,看着属于自己的风景。

  左邻右舍聚集在巷子里,摆出一张小桌子,三到两张长凳,一盘瓜子,聊上几个小时。

  这是村里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老一代似乎已经习惯了他们一辈子居住的土地,定居下来对他们来说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像岗厦这样的城中村和村庄就像一个盆地,周围都是豪宅,挤满了成千上万的“求生者”。

  那么,随着疫情的发展,城中村白领和其他奋斗者该何去何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