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侄文稿》外借有何风险?你们忘了西泠八家印存是怎么丢的吗?

《祭侄文稿》外借有何风险?你们忘了西泠八家印存是怎么丢的吗?
2019年04月17日 15:06 新浪网 作者 天下的军武

近日,台北故宫博物馆因外借“天下第二行书”《祭侄文稿》引起国人极大愤慨。抛开政治目的不谈,千年国宝远赴海外本就不妥。《祭侄文稿》是颜真卿亲自手书,了解它来历的人都知道其中的意义,“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历经千年,其魂尚在。唐代墨宝留存本就不多,何况还是颜真卿真迹。不说千年纸张不宜颠簸,难道忘了《西泠八家印存》是怎么丢的吗?

《祭侄文稿》外借有何风险?你们忘了西泠八家印存是怎么丢的吗?

西泠印社想必大多数人并不陌生,社址坐落在杭州西湖畔,创办于光绪年间,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兼及书画”为宗旨,百年来成为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响最广的国际性艺术团体,有“天下第一社”之称。1938年,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丁仁集三代先人心血、耗费毕生精力终于编成《西泠八家印存》,共收集印章641方,汇集了中国篆刻印学的精华,被誉为篆刻印学中的圣经,为举世孤本。

2003年,丁仁的孙女丁如霞在整理先人遗物时发现这部印学宝典,并公诸于世。《西泠八家印存》的面世,引起举国轰动,中央电视台还专门为此做了五集专题片。

《祭侄文稿》外借有何风险?你们忘了西泠八家印存是怎么丢的吗?

为了推广西泠印学、促进中日文化交流,《西泠八家印存》原稿三次在日展出。2011年8月,日本书道篆刻界学者内藤富卿为举办“鉴古印社篆刻展西泠前四家书画展”,向丁如霞提出借用《西泠八家印存》的要求。出于对日本书道界的信任,丁如霞如约将《西泠八家印存》和西泠八家之一的丁敬的一方两面印借给日本,展期为一个星期。

展览结束后,内藤富卿一直未归还展品。半个月后,丁如霞在一个拍卖会上偶遇内藤富卿,催其归还印存等借品,内藤答应五天后归还。归还当天,丁如霞赶到约定地点,没有等到内藤富卿,却接到了他的电话:《西泠八家印存》丢了!

《祭侄文稿》外借有何风险?你们忘了西泠八家印存是怎么丢的吗?

据内藤富卿称,他将装有印存和印章的纸袋放在酒店厕所外的架子上,如厕后就将东西落下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纸袋已经不见了。警察赶到现场调查,没有发现关于印存的任何线索,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内藤富卿趁机提出用他人的印刷品印谱做抵押品,丁如霞不接受,又改为赔偿200万日元了事。

2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2万元,这是《西泠八家印存》应有的价值吗?内藤富卿没有表现出任何诚意,何况印存遗失案疑点重重:一是丢失蹊跷,二是没有任何线索,三是没有一个人证。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提前做好了的局。

《祭侄文稿》的文物价值远在《西泠八家印存》之上,传至今天本已不易,早已脆弱无比。俗话说“纸寿千年,绢保八百”,《祭侄文稿》已经1261岁了,每一次运输、打开、展览,微生物、光照、尘埃、水汽、颠簸,都会对它造成致命的摧残,看一次伤一次,展一次少一次。更何况,这并不是正常的文物交流,而是政客换取政治资本的筹码。它不仅是书法,是一位铮铮孤臣面对侄儿的头颅用血泪写下的忠魂悲歌,骂尽天下贼臣走狗,哭尽天下义士男儿,是我华夏的精神灵魂所在。这样一幅传世之作,却成为政客邀宠献媚的工具,其用心险恶,人神共愤!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天下的军武

天下的军武

历史百科头条号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