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五年没有吵过一次架,以为嫁了个好男人

恋爱五年没有吵过一次架,以为嫁了个好男人
2018年01月18日 13:57 新浪网 作者 时光盗不走快乐

【恭喜夏初雪小姐与莫浩轩先生喜结良缘。】

恋爱五年没有吵过一次架,以为嫁了个好男人

五星级酒店——S酒店‘金玉满堂’大厅里喜气洋洋,到处摆放着娇艳的玫瑰花篮。

火红色,就好似象征着恒久不变的爱情。

“初雪,你这孩子真命好呀,嫁了浩轩这么一个好老公,人长得英俊潇洒,还温柔体贴~”

“对呀对呀,浩轩这孩子,才二十七岁就已经是外企总监,前途无量呀~啧啧,要是我们家姑娘也能像你这么好命就好咯~”

“来,漂亮的新娘子,敬你一杯,祝早生贵子……”

“谢谢,谢谢……”

在一群三姑六婆的中央,夏初雪苗条的身材穿着优雅而娇艳的红色旗袍,薄施粉黛的面容清丽非凡,带着疲惫笑意,举着酒杯,不停应酬。

是的,今天是她和莫浩轩的婚礼。

浩轩是她的大学学长,长身玉立,性格温柔,对她百依百顺。

两人恋爱五年,没有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

终于在她24,他27岁这年,一起幸福地走进婚姻的殿堂。

她真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婚礼已经结束,她却被一群八婆们围着不放,都是浩轩家那边的亲戚,说要沾沾她的喜气,真没办法……

谁要她自己娘家这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妈妈早已去世,弟弟晓晨最近心脏不好躺在医院里,不能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所以,就算婆家那边的亲戚啰嗦了些,那也是出自于关心,她不该有意见的。

对了,浩轩人呢?

夏初雪微微转了转头,眼神无奈。

一个小时之前浩轩跟她说要去跟兄弟发小们应酬一会儿就回来,可是现在还不见踪影……是不是被灌醉了?

男人们的聚会她虽然没参与过,可是想也想得出,肯定是感情深,一口闷的那种。

去打搅也不好,还是等等吧。

又过了半小时,初雪累得口干舌燥,穿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脚也站麻了,终于借着要上洗手间补妆的借口,溜了出去。

透透风吧,结个婚真是不容易。

幸好这辈子,也就这么一回。

她走到宴会厅这一层的洗手间,却发现门口赫然挂着‘水管已坏,请勿使用’的牌子。

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拽着旗袍的裙裾,上了两层楼,走到客房层。

刚从洗手间出来,她突然听见一声巨响!

隔壁房间门砰地一声打开,仿佛是被人用脚踹开的!

初雪吓了一跳。

随即,那扇门里,传出一个熟悉之极的女人声音!

“莫浩轩,你TM滚回去呀!去找她了就别再回来找我!”

初雪一愣……

这声音……

这不是她的闺蜜,大学同学,也是今天她的伴娘,盛如萱么?

刚才敬酒的时候,如萱不是脸色惨白,说自己头痛,喝不了酒,要回家,先离去了吗?

当时自己还关心地问她要不要去看医生,她说没事吃点药就好,自己实在走不脱便叫了伴郎送她出去。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叫着浩轩的名字?

还用这种暧昧的口气?

夏初雪只觉得全身一凉!

赶紧一闪身,躲在一根柱子后面。

“萱萱别走,你听我解释啊!”

初雪想要安慰自己刚才不过是听错了,可是在听到这个声音,以及看到那个冲出房门的身影的时候,整个人的血液,在一瞬间全部都凝固了……

那个身影,修长俊雅,自己万分熟悉、万分爱恋的身影,不是消失了一个多小时的莫浩轩是谁?

莫浩轩此刻新郎的黑色西装外套早已脱掉,白色衬衫扣子松开了好几颗,露出象牙色的肌肤,上面似乎还有什么红红的口红印记,那种颜色,是盛如萱最喜欢用的。

那条自己精心给他选的价格不菲的深红色真丝领带被扯得松松垮垮,皱成一团!

就仿佛这一刻初雪的心!

盛如萱的伴娘礼服也没换下,粉色娇艳的小礼服,胸口拉得很低,疯狂地大喊着:“老娘我没什么跟你说的,你要娶她就不要再来找我,拉上裤子就不认人!太可笑了,我竟然还当你们的伴娘!你之前跟我在床上说的那些都忘记了吗?你说夏初雪就是个孤僻怪异的处女,连身子都不让你碰一下!这几年,都是我在陪着你!老娘我哪里不如那个装逼的绿茶婊!”

“萱萱你听我说,我向你解释啊!”莫浩轩将盛如萱从身后抱住,下巴亲昵地搁在她的头顶上!

那种动作,竟然跟拥抱自己别无二致!

初雪只感觉到一阵眩晕,接着好想呕吐!

她曾经最依恋的怀抱,她曾经认为最体贴,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怀抱,原来是可以批发的!

“说什么说?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年了,一年前你刚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整天说你离不开我,身体跟心灵都离不开我,谁知道一转眼就要娶她?娶就娶吧,你还让她请我当伴娘?真是欺人太甚!”

莫浩轩的声音软了下来:“萱萱我真不是故意的,她要你当伴娘,我也不能阻止啊,不然不是显得我们心虚了吗?”

“心虚?我怕什么?莫浩轩你听着,我不是不能没有你,我是什么人?盛家千金大小姐,我家里跟我选的男人哪个不是高富帅?惹毛了老娘,老娘明天就去嫁了,闭着眼睛都嫁个身家是你一万倍的男人!”

“萱萱我不能没有你,你不要嫁给别人……”莫浩轩一低头,将盛如萱推在墙角,稳稳地吻住了盛如萱的嘴!

两人肆无忌惮在窗边亲吻,幸好初雪躲的地方隐蔽,饶是这样,她也能听出从自己最好闺蜜嘴里传出的那种软绵绵,能让男人销魂蚀骨的声音!

“唔……讨厌……”

夏初雪只觉得一身冷汗,原本喜气洋洋的红色旗袍突然好似变成了剥落的窗户纸,是那么的凄惨,可怜,被抛弃!

这场景,竟然是如此的似曾相识!

可是莫浩轩的声音还响在离她这个新娘子只有两三米的地方:“萱萱,我知道你对我好,连工作都是你帮我介绍到你表哥公司的,又这么快提拔我做总监,我又怎么会辜负你呢?你是我最爱的女人!”

“你们男人的话我才不信!”盛如萱嘴上这么说,可话音早软了,身子已经好似牛皮糖一般缠上了莫浩轩!

“那我答应你,一年内肯定跟夏初雪离婚好不好?”

“一年?太长了!”

“那,半年?”

“哼,你要答应我,不许碰她……”

“那自然,我想碰的只有你……”

“讨厌啦,别摸我,你新娘子还在下面等你……”

“宝贝,你才是我的新娘子……”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时光盗不走快乐

时光盗不走快乐

时光盗不走快乐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