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2018年02月05日 10:31 新浪看点

作者/枫火导演李杨在微博上属于活跃的那一波人,他关注食品健康、关注教育、关注社会安全,对所有看不惯的事件直言不讳,敢想、敢说、也敢做。他的电影也一样,关注社会、关注底层小人物,多年来未曾改变。有人说,李杨是被影迷欠电影票最多的电影导演之一,也是严重被市场低估的导演。他过硬的讲故事能力、叙述节奏、挑选本子的眼光,无一不在显现一个成熟导演该具备的特质。而且处女作《盲井》就让他获得柏林电影节、台湾金马奖等多个A类电影奖项。作为中国为数不多会讲故事的导演之一,15年间只拍了三部作品,在这浮躁的电影圈里,可以说是奇迹。我是个老派的爱国主义者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盲·山》之后,影迷们一直在期待李杨“盲”系列的续作。10年间,他创作的剧本《盲流》、《盲爱》都相继因为种种原因被毙掉。重新创作的《盲·道》因筹资困难而拖延数年,终于得以开机后,出品方中途撤资。为了给工作人员发工资,李杨抵押房子。幸得好友郭宇宽和另外一位投资人相助,才完成了电影的拍摄。2014年李杨的母亲突发疾病瘫痪,这让他感觉到生命的无常,他决定一定要完成这部电影。“我一定要为这些人做点什么,这是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承诺。”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电影《盲·道》一如既往地继承了李杨电影的人文关怀特点,通过讲述一个落魄摇滚歌手和流浪女盲童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将目光聚焦在中国的流浪乞讨儿童问题上。电影灵感来自2005年左右《南方周末》关于广州少年犯罪猖狂的报道,李杨在记者的帮助下,对当地流浪儿童进行了采访性的调查,这些少年很多都是留守儿童,或者从农村出来流落街头的孩子,因为生存问题,被犯罪组织利用。采访中他说到,所有人都唾弃坏人,但他们走上歧路的背后的原因,却很少有人关注。他想让更多的人关注弱势群体,替他们发声。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李杨形容自己是一个老派的爱国主义着,他非常崇尚一句话:不要总是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是要问问自己为国家做过什么。他希望通过电影呼唤大家弱势群体,在遇到有困难的人时能伸出援手,“我希望我们国家变得越来越好。”李杨的处女作《盲井》讲述的是男人谋财害命的故事;第二部电影《盲山》讲的是父女的故事;《盲·道》讲的是孩子的故事。虽然三部电影的内容、情节在不断变化,但是主题却一直没变,都是讲人性,善恶的斗争,人内心的斗争。‘与人为善’是他所有电影永恒的主题。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盲·道》上映前被豆瓣用户恶评,对这种情况,他但是他并不希望观众过多的关注他的电影本身,更重要的是,《盲·道》作为探路石,最终能探出多少走进观众的“心路”。这才是拍一部电影得价值,他觉得这比抄10万遍金刚经有用得多。现实题材拍摄关键要“真实”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15年来,李阳一直坚持着现实题材的创作,从未改变,李杨说自己在一天天变老,但是电影创作初心一直没有变。虽然这期间,他写过《山楂树之恋》、《智取威虎山》等很多电影剧本,但是作为一个导演,他依然保持当时保持的,为那些人说话的坚持,从未没有动摇。正如他在微博上所说的那样,“有时候下一次矿、进一座山、走一段道,之后的人生就全变了!元凤鸣、白雪梅、晶晶,三部曲,三个底层人物。16年的时间,足够沧海桑田,足够孩子长大,足够斑白头发。“盲”三部曲迎来终章,关注底层在路上。”面对网友们觉得《盲·道》没有那么犀利的评价,李杨说了一句中国的老话,“上什么山,唱什么歌”,他觉得创作者需要在现有的空间中寻找平衡,而且这并不是他自己作品存在的问题,任何作品都会有时代的烙印,这是不可逃避的东西。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采访中,李杨总结了创作上需要注意的几个方面,觉得新的电影人需要明确这几点,第一就是仅仅爱电影还不够,要明确做电影的目的和初衷;第二要抱有情怀,而不仅仅是用它来赚钱;第三是要充分了解电影的属性,它不仅是商品,同时也有文化和价值输出得属性;第四要坚持自己的表达,不要腐朽的东西,明确宣传什么、批判什么。他认为,这也是电影或者说是艺术的价值所在。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对于现实题材的创作,李杨直言:做现实题材最基本的素质就是讲真话,讲真事。他认为如果创作者连真话都不敢讲,那就别做现实题材了!“凭空想象的东西,虽然能拍能卖,但没有生命力,所以《盲井》、《盲山》、《盲道》的价值就在这里。”想要创作出好作品,就要扎根到现实中去,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而且不要一直想着获奖、赚钱,要守住自己的本性。

专访导演李杨: 电影创作要扎根到现实中去, 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走

聊到这里,他提到自己在创作《盲井》专门去矿山煤窑井口下面体验矿工生活、挖煤的故事。“我拍完之后四个月,鼻涕里头都会带出煤黑来。”但是不一定最贫穷的就是现实主义了。白领精英同样有自己的困境,他们可能住地下室、赶挤地铁,现实跟城市和农村没有太多关系,只要找到真实的东西,都是现实题材。看过“真实”得李杨,真正明白身处底层的无奈,他表示,坚持现实主义创作已经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盲”系列对社会的这种反思、批判,虽然在《盲·道》这里暂时画上了句号,但是今后同样不会放弃现实题材的创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