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早期古人喜欢吃的大闸蟹部位竟然不是黄膏,而是蟹钳

早期古人喜欢吃的大闸蟹部位竟然不是黄膏,而是蟹钳
2021年01月19日 11:30 新浪网 作者 绝境边缘千年

  梁实秋说:“蟹是美味,人人喜爱,无间南北,不分雅俗。”这世间鲜少有一种美食像阳澄湖大闸蟹一般让人能如此郑重地去细细品尝,去花上两个小时来拆解、品味。吃蟹俨然已成为一种现象,一种流行,一种专属于秋天的仪式。

  说起吃蟹,最早古人吃蟹,最看重的是大闸蟹的蟹螯。曾有晋朝名士毕卓在吃蟹时感叹:“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毕卓对蟹螯的追捧,以及狂放、豪迈的吃蟹姿态对后世影响颇深,一手举着蟹螯,一手拿着酒杯的毕卓瞬间俘获了众多文人雅客的心,成了被争相模仿的对象,蟹螯也就成了蟹中最受欢迎的部位。

  而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文人饕客们对蟹螯都抱有极大的热忱,亦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赞美诗篇:

  李白挥毫作出了“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

  黄庭坚感叹道“不比二螯风味好,那堪对酒把江山。”

  陆游提笔写到“读书时亦挂牛角,对酒正须持蟹鳌。”

  李渔称赞道“独于蟹螯一物,心能嗜之,口能甘之,无论终身一日皆不能忘之。”

  ……

  左手持蟹螯,举觞瞩云汉。

  当然在如此长的时间内蟹螯受到的追捧不减,还是要归功于蟹钳肉它本身的鲜美。尽管蟹钳外表坚硬,藏在厚壳下的蟹螯肉难剥,但洁白的蟹钳肉却拥有十分迷人的味道,饱满丰腴,口感鲜甜有弹性。一只蟹螯剥出的蟹肉是几只蟹腿肉都无法比拟的,蘸着姜醋汁一口下去,鲜甜的口感充斥在口中,让人满足。

  蟹钳的美味让古人们不再满足单一的清蒸做法,并尝试用其他烹饪的方式来激发蟹钳肉的滋味。或是酒醉,或是香辣爆炒,或是调制酱汁凉拌……做法多样,再加上精心的摆盘,不仅比清蒸的蟹钳更有味道,也更加能吸引眼球。

  蟹螯能长时间被广大文人雅客喜爱,得益于其蕴含的雅趣。古人邀友人举办蟹宴,可不仅仅是为了与友人分享美味的蟹,一次蟹宴必然会和雅趣相挂钩。别致的蟹菜、精巧的食蟹工具,高声畅谈、觥筹交错之间,慢条斯理、细敲细打,这便是雅。作蟹诗,画蟹画,对蟹对,吃完后将蟹壳拼回原样,或是将拆下的蟹钳拼成蝴蝶,这便是趣。尤其是这拿蟹钳壳拼成的蝴蝶,把蟹钳头上毛茸茸的两个东西拼起来做成一只蝴蝶,吃几只蟹就做几只蝴蝶,贴在家中的墙上。这“蝴蝶”不是独属于古人的乐趣,即便是现在,一到金秋蟹季,还能在不少人家的白墙上看到这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蝴蝶”,十分有趣。

  现如今,香醇油润的黄膏更容易受到人们的追捧和喜爱,而蟹螯与黄膏相比只能算是辅菜。

  说起现在人们对蟹黄的喜爱,便不得不提到后汉开国皇帝刘知远的儿子刘承勋。在那个还以蟹螯为首的年代,每每吃蟹刘承勋不吃蟹螯,而是只挑那个头饱满的蟹,掰开,只吃其中的蟹黄。身边的人非常的好奇,便含蓄地问他“蟹黄滋味几何?”刘承勋毫不犹豫地说“十万蟹螯,不抵一壳蟹黄。”听了这句话的人好奇蟹黄的滋味,也尝了尝蟹黄,发现果然非常好吃。久而久之,蟹黄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国内更是掀起了一股“蟹黄热”,到如今蟹黄已经成了人们最爱吃的部位。

  自当人们发现黄膏之美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黄膏也就成了吃蟹的重头戏。当然每个人的吃法各不相同,有人喜欢大口吃掉,静待丰腴醇香在口中散开;也有人喜欢将蟹黄搭配其他食材一同食用,感受不一样的鲜香,如蟹粉狮子头、蟹粉汤包、蟹粉豆腐等等蟹香浓郁的蟹粉菜五花八门;还有人喜欢将黄膏密闭存封,等到了没有大闸蟹的时节,再取出细细品品尝。

  事实上,

  不管是蟹螯还是黄膏,

  都各有各的独特风味,

  每一个部位都值得细细品味。

  吸吮黄膏,细嚼蟹肉,

  满口醇香滑过齿喉,

  仿佛一口便吞下了整个金秋。

  诚如梁实秋所言:

  “斟一壶小酒,啖二三肥蟹,

  闻满庭菊香,人生之乐莫过于此。”

  #阳澄湖大闸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