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时期,有关车厢车饰的研究

春秋战国时期,有关车厢车饰的研究
2019年06月22日 16:06 新浪网 作者 阿金有料

这一时期车厢的面积越来越大,扩大的部分主要是在前后进深上车厢的平面形状已差不多接近方形,少数特大型的车厢还呈竖长方形。舆的四角,更多的是轼前两角大都做成圆形,舆底根据车的不同用途分别选用不同材料编织、铺设,很少再用木板铺就。战国后期还出现了秦始皇陵铜车马坑出土的2号铜车那种乘、驭分室的,封闭的厢式新车型,为秦汉以后的车制变革开辟了新思路。

春秋战国时期,有关车厢车饰的研究

在这一时期内还出现了车厢的面积逐步在扩大而轮间的轨距慢慢在缩小的现象,这说明车的整体结构已更加合理、完美。不仅车轴变短,车毂也有所收缩、变小,轮内侧与舆輸间的距离也在拉近,用于保护车轴的轴饰这时变成了一块椭圆形的平面铜盖板,用钉固定在轴上或轸木与伏兔的接合部。

春秋战国时期,有关车厢车饰的研究

河南辉县琉璃阁131号车马坑出土错金银轴饰

车衡重又成为直衡,曲衡已不复流行,衡中饰、矛状衡饰也都不再使用,衡上的车蟻有时用木材燥制以取代铜制品。轭也全部改用木材制作,只在轭首与轭輸处套有铜饰。改变最明显的是车毂的加固方法,铜轨、铜軝等青铜加固件这时已很少再使用,绝大多数车改用一种在毂表面缠裹皮筋后再涂胶加固的新技术,这种技术在《周礼·考工记·轮人》里有详细的记载。山西太原金胜村,河北省平山县中山王譬墓,湖北江陵九店、宜城等地出土的车,都发现很清楚的用上述方法加固车毂的遗迹。

春秋战国时期,有关车厢车饰的研究

湖北江陵九店战国车马坑出土车衡木曦、木轭遗迹石膏印模

太原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的渠川福先生曾参与金胜村车马坑的发掘工作,他在《太原晋国赵卿墓车马坑与东周车制散论》一文中详细描写了这一工艺的过程,解释了《考工记》的文字:“首先要在毂面(职部)琢刻等距离的环槽,其标准是与毂轴线相垂直,此谓之‘陈篆必正 然后,在槽中涂施一层厚胶,再用皮筋(大约是牛筋)紧密缠绕之,缠满一层,涂胶再绕,直至与槽沿平齐或稍低,此所谓‘施胶必厚,施筋必数’。等待胶完全干透之后,胶筋已与车毂非常紧密地结合为一个整体,此所谓‘畴必负干’。

春秋战国时期,有关车厢车饰的研究

山西太原金胜村晋国赵卿墓车马坑1、8号车毂遗迹

此时槽中的胶筋因脱水收缩而低于槽沿,经打磨,槽沿变为圆角,与槽中胶筋平滑过渡,形成波纹形环棱,然后髹漆整个表面,这样毂面形成胶筋和槽壁青白相间的篆,‘既摩,革色青白’此之谓也……经过这样加工处理,车毂强度比之轄、轨、軝铜件加固者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更经济、更轻便,当然可以‘谓之毂之善’了。”

春秋战国时期,有关车厢车饰的研究

不过小编还要补充一点,山西太原金胜村出土的车毂和《考工记》的记载只是缠裹筋革的一种方法,当时还有另一种,即湖北江陵九店与宜城车的方法,它们是分段缠裹筋革,与槽沿平齐后还要继续再缠几层筋革,这几层缠的时候是密密相连的,这两种方法相比较,后者强度应更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阿金有料

阿金有料

阿金有料 每日推送奇葩街头奇事!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