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遗貌取神——齐白石画鸡,寥寥数笔却神采毕现

遗貌取神——齐白石画鸡,寥寥数笔却神采毕现
2021年01月21日 11:29 新浪网 作者 吃鸡管家

  白石老人的小品画,正当中一只大公鸡头冲右横卧。除了鸡冠用色鲜红,鸡爪略施花青外,余皆勾线而已。

  画不复杂,却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因为他的大公鸡在我记忆里总是脖子和翅膀外侧用黄色区分,鸡身用浓淡不同的墨笔笔铺出,爽利的几笔焦墨做尾。这只鸡是这么独特,于是熟悉的齐白石便开始陌生起来。

  鸡长得壮实,没骨的鸡冠下添上圆圆的眼和尖利的喙,它背部长条状的羽毛片片压叠在一起,很有秩序。鸡腹部简单地勾出轮廓,六条横线略示鸡翅。尾部翻起的长翎毛蓬松地穿插在一起,白石老人故意省去部分尾羽,像是用刀整齐地竖切了一下。

  这个尾巴和他常画的上下翻飞的焦墨尾子太不同了,我期待中那么狂放潇洒的笔触,突然老老实实地于左侧戛然而止,犹如急刹车,看得我恍惚,晃得我迷离。

  这尾巴是我不曾见的,如果捂住右边只露出尾部,我可能会以为这是一丛水仙花歪斜的叶子。我寻思画鸡有变,不是白鸡和花色不同使然,而是白石老人在探索鸡的画法。

  如果仅是因为白鸡无法铺出墨笔,那竖切的鸡尾、空无一物的腹部怎么解释?这些都是艺术家观察后不同的处理方法,有取有舍,取的是梳理出的背羽,舍的是腹部的细节。

  老子说“少则得,多则惑”,丹青妙手确实能绘出鸡毛甚至毫发毕现。

  齐白石擅长绘画草虫,精细无比,所以非不能也,不为也。他笔下的鸡并不是我们看到的鸡,寥寥数笔的画,在画法上有他的理解、他的取舍和他的归纳。

  这可能是更高等的艺术方式,需要绘者动脑去构思、经营位置。白石老人频繁地修改画稿,这些巧思的功夫往往是不容易被看见的。我们只有真的动手去画了,才能注意到。

  齐白石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揣摩这句话,愈发有味道。能学的是什么,不能学的有哪些。总有一些学齐白石的人,摆脱不了“奴性”,可能一提起笔就是齐白石常画的大公鸡,成了“样板鸡”。

  他们勤奋练了一辈子武,只会照着拳路打,却没有更高的觉悟。轮到自己创作时,从构图就开始因陈,以至于笔法、墨法、题款无不因陈样式,然后自我夸耀他们的正统,津津谈论各种样式的发陈,如数家珍。

  学画贵能“遗貌取神”,白石在画上题跋说自己从八大山人那里偷的是“气”。他学八大,却全然不似,所以我们说:“善学八大的人,没有超过白石的了。”

  白石画出来的就是白石,他没有照搬八大的鸟、荷花、石头,他非常擅于学习。反过来我们精细地品味齐白石的画,从中学到画理,反过来创造出截然不同的写意画,那才真是学到了齐白石。

  文:孙润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