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汝瓷中的六方花觚

探秘:汝瓷中的六方花觚
2019年01月18日 10:52 新浪看点

各位藏友大家好,今天我们聊一聊汝瓷中的六方花觚。

汝瓷中的六方花觚,其造型于青铜觚。青铜觚是流行于商代至西周的饮酒器,是礼器。商周时期青铜觚非一般容器,只有位高权重之人方可用之,整个青铜觚分为三段,上部器口与细颈为容器,中间腹部为实心,考古学上称为“假腹”,下面为圈足或底座,其形制为圆柱形,器体高而细,多为喇叭形。

青铜礼器是奴隶主贵族用于祭祀、宴飨、朝聘、征伐及丧葬礼仪活动的用器,用于代表使用者的身份,等级和权利,是立国传家的宝器。到了宋代有了瓷器花觚,作用也变成了祭祀礼器,比较著名的泰山五供、佛前五供,便有鼎一只,香炉一对和花觚一对组成。再后来花觚演变成了陈设器和插花器,花觚是瓷器中的经典造型,从宋代至今,历朝历代,各个窑口,各个瓷种,都有烧造,汝窑更不例外。但是汝瓷花觚流传下来的不多,尤其是六方花觚,流传下来尤其是凤毛麟角。

探秘:汝瓷中的六方花觚

汝瓷豆青釉六方花觚口沿

探秘:汝瓷中的六方花觚

汝瓷豆青釉六方花觚铺首

这是一件汝瓷豆青釉六方花觚,器形挺拔秀丽,犹如少女亭亭玉立。六方喇叭口如盛开的鲜花,口沿为唇口,中间是六方腹部,腹部对称有两个堆塑铺首衔环,腹部以下是六方底座,底座比之上部较短,委角封底,矮圈足,满釉支烧,三个支钉痕呈黄白色。按照汝瓷的烧制惯例,这样的立件应该是垫烧,但这一件却是支钉支烧,其品味档次应该比较高。整个器身釉质匀净,釉光滋润,大开片,冰裂纹,局部裂纹有异物渗入,满器身有比较厚的半透明状的包浆,釉下可见氧化颗粒,应是一件大开门的宋代汝瓷豆青釉六方花觚。

铺首衔环出现在商代,铺首所衔之环为门环,门环是用来开关大门和叩门的。铺首相传是龙的第九子,警觉性极高,善于严把门户。铺首衔环铸成青铜器的装饰构件,与祭祀用的青铜器一样,起到了与神灵沟通的目的,可以驱邪。还有一种说法,铺首是由饕餮演化而来的,饕餮是中国传统神兽,因为其凶恶贪婪,所以让其衔环置于大门上,看家护院及辟邪驱魔。

现在众多的汝瓷厂家烧制了大量的汝瓷花觚,但无论是造型还是神韵,都与宋代汝瓷花觚无法比肩,而这种制作难度较大的汝瓷豆青釉六方花觚,即使仿品也难以见到。

当前汝瓷收藏界有这么一种现象,很多汝瓷爱好者及收藏者,从资料和网络上看惯了世界各大博物馆和大藏家珍藏的汝瓷盘、洗等比较简单的器形,偶尔看到一两件结构比较复杂,式样比较新颖的汝瓷,便觉得不舒服,像洪水猛兽。汝瓷公认的存世量已经从当初的六十七件半,被权威人士调整到二零一五年的九十二件。汝窑不可能只会烧造盘、洗这样简单的器形,一定还会有我们没有见过的汝瓷出现。过去古玩界对汝瓷有个传统定论,汝窑无大器,具体就是高不盈尺,宝丰清凉寺汝窑遗址出土的很多瓷器,都高过了一尺,这又怎么解释呢!有些器形,现在看着不习惯、不舒服,看的多了可能就习惯了、认可了。

收藏书画的藏友都知道黄宾虹老先生,刚解放时一幅作品只卖一块钱,很多人不喜欢。黄先生临终时说,现在没人喜欢他的作品,五十年后再看。他的话终于应验了,过了新千年,黄老先生的画,在拍卖场上成了宠儿,价格一飞冲天。这说明人们对他作品的认知需要一个过程,五十年后他的作品终于得到了大众的认可。于此同理,那些新出现的汝瓷品种,可能也需要一个认知过程。

我之所以讲黄宾虹老先生的轶事,希望各位藏友在汝瓷收藏方面要有超前意识,如果新出现的汝瓷得到了大众的认可,那么它的价格就不是我们一般藏友能够承受的了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