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2018-05-16 16:29:30    新浪看点    作者: 赫德学校    我有话说

没有什么比完美的家庭和亲情,更令人羡慕向往、更具高远价值的。

而在家庭,在亲情关系之间,也没有什么能比阅读更能温存人、陶冶人,甚至拯救人,进而让一个家庭、社区乃至民族、国家变得更加斯文的了。

小编节选了宁波鄞州赫德实验学校中方校长李庆明先生主题报告中的精华内容,从亲子阅读的必要性、作品如何挑选、阅读如何进行三方面着手,让父母们能够拥有更温暖、更有效的亲子阅读。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亲子阅读在国外叫做亲子分享阅读,即Parent-child shared-bookreading,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由新西兰教育家霍德威等人首创的一种成人与儿童互动式的早期阅读方法。

在轻松愉快的亲密气氛中,成人和儿童并不以学习为主要目的地共同阅读一本书,这是一种类似游戏的活动。国外对亲子分享阅读的研究一直非常重视,不过总的说来比较局限于对儿童语言发展的价值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我觉得这是有局限的。

因为在我看来,亲子分享阅读对于孩子的影响远远不止于语言能力发展,它对孩子的整个人格的全面发展都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第一点体会:我想告诉大家,亲子阅读让我们显得高贵

美国天文学家、作家萨根曾经说:“成人能给予子孙后代及社会的最好的礼物,就是读书给孩子们听。”我相信:缺少这一礼物,孩子没有书房和书籍的滋养,没有阅读尤其是亲子阅读的滋养,家庭即使再富裕,再奢华,在我看来,照样一贫如洗!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我儿时家道早已衰败,又生于大饥荒年代,贫困的程度可想而知。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度过一个非常充实而值得记忆的童年岁月,因为在爷爷奶奶的乡下度过的那段时间,他们给予我语言的巨大狂欢和幸福。这可以说我最早享受的“亲子阅读”了

爷爷是读过书的,佛经也念得很好,常常让我跟着念,印象最深的是《心经》。那时并不懂心经的意思,但是跟在爷爷后面津津有味地念,后来迷上哲学史再读《心经》,就省掉了背诵一环,而且也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微言大义,它的一些很有理趣的思想成了我的人生经验的一个重要来源。

最难忘的是奶奶给我念童谣和讲神灵鬼怪的故事。奶奶是一个不识字的乡人,但却是她让我迷上语言,迷上中文,迷上读书,那时,我经常在奶奶讲述了一遍又一遍的神话传说中,哼唱了一遍又一遍的童谣儿歌里沉入幸福的梦乡!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真是很有意思!正是这类神奇的语言让我越来越相信,世界原来是这样富有诗意、富有韵律的,世界原来是可以被梦幻般的语言加以编织的;世界原来是可以因为有了语言的巨大魔力而让人忘却不幸与苦难的。原来,精神的高贵与这些充满神性的语言熏陶是分不开的!

亲子阅读之所以让我们显得高贵,在某种意义上讲,也的确和它的贵族文化根源有关。

据我所知,家庭的亲子阅读可以上溯至古罗马帝国时代。那时,不论在宫廷还是普通人家,都有家庭聚会诵读念书的风习。公元六世纪,不知是不是因为富贵人家读书的风气有所削弱,十四岁的罗马人圣—伯努瓦(Saint Benoft)为了更好的读书,甚至放弃他的世袭头衔和富裕家庭,离开尘世出家,在罗马与那不勒斯之间的一个山峦修建了一座修道院。他在教规中有设立一条:读书是修道院日常生话的主要部分。

从12世纪始,欧洲所有的西都会修道院都实行圣—伯努瓦的读书教规。会聚在家里一起听读,在中世纪的世俗社会也相当普遍。这种风气甚至在12~13世纪随着吟咏风气大盛,而流行到宫廷、展览会场、集市等公共场合。15世纪,非正式的朗诵、读书会就流行开来,在读书会中,朗诵小说,吟唱歌谣,讲述新闻。它产生着洗涤肉身与灵魂的作用。由此,我们也可以大致看出家庭阅读对于公共阅读的非凡影响。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我还可以用一个例子来说明亲子阅读与贵族文化以及培育高贵气质的关系。许多现在看来已经成为不朽经典的文学作品,是可以归功于贵族家庭,尤其是那些贵妇人的。被称为“口承文学”的杰作,其中有不少经过后人的记载、整理和改造成了书面的文学作品,得以绵延不绝地传承流转。

比如儿童最喜欢的童话,原本是寄生于神话、民间故事和传说的。最初的所谓“童话”(“鹅妈妈”、“蓝胡子”、“睡美人”等)其实并不高雅,而是充斥血腥与色情,大多是“儿童不宜”,16~18世纪的一些女贵族如贝洛、奥诺伊夫人、博蒙夫人等按照自己的口味把民间的神话传说故事改为书面形式的“童话故事”,首先用来显示有闲阶层的雅致情调,后来也自然而然地把这些由粗俗而高雅的童话讲述给自己或别人的孩子聆听。那些家庭的贵夫人们不仅是书面儿童文学的最早创造者,也是当之无愧的通过亲子阅读来实现的最早传播者!如今,贵族作为一个阶层是消亡了,但是贵族们缔造的高贵的读书风习和气质,包括家庭的亲子阅读却传承下来,我想,这是值得今日中国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尤其是超级富豪们严肃面对和深思的话题!

如今,中国的许多家庭也开始重视家庭的亲子阅读了,不过总体来讲,中国家庭的亲子阅读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还是很不够的。要重建一个社会和国家的斯文,就应该从家庭做起,尤其是从亲子阅读做起!所以,我很真诚地希望各位做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的,记住我的这个提议:斯文重建,应当从亲子阅读开始!

第二点体会:我们应当在孩子的心灵播撒高贵的精神种子

我们处在一个信息时代,信息化可以把我们带向全球化,缩短人们的交往距离,但是信息化还有另一面,我们未必这样乐观。它的负能量是:信息时代不仅产生巨量信息垃圾和心灵污染,还让人们热衷于信息化的、碎片化的、读图式的阅读,经典遭遇了危机。

在这个信息超载、碎片阅读、娱乐至死的时代,我痛切地感到:儿童更需要经典。

现在推荐儿童书目的人很多,我也曾推荐了很多书籍,比如儿童的90本思想启蒙读物,100本童话经典,大家可以去看看,不一定是很合适的。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同时,我首先想强调的是那些不能向孩子们推荐的书籍:

首先,那些充满暴力、色情和其它污秽内容的书籍绝对属于“儿童不宜”,绝对不能在任何时候给孩子看;其次,那些所谓振兴“国学”、儒家文化其实上却充满封建糟粕的,在上个世纪初早就被批得体无完肤的所谓“经典”,也不能给孩子看;第三,那些尽管没有那样糟糕恶劣,但却充满病菌、谬误,只是满足孩子感官娱乐欲求的书籍,尽量不给孩子看。除非孩子有了一定的判断力,可以进行批判性地阅读;第四,那些看上去还有些正能量、名气很大但却功底粗浅,或者如同麻醉剂一样的心灵鸡汤式的书籍,一定要非常谨慎地推荐给孩子们看。最后,那些虽然百世流芳但确实太过高深玄奥的成人经典书籍,最好不要现在就推荐给孩子们看,看了没用,他接受不了。

正面地讲,在为孩子们选择书籍,为他们播撒高贵的精神种子的书籍时,要遵循三个方面的原则:

  • 一是适合儿童的儿童经典;

  • 二是适合儿童的现代经典;

  • 三是适合儿童的中外经典。

具体我就不多说了。但更重要的是我曾经提出的三个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问题:一是儿童文学的阅读还是儿童的文学阅读的问题;二是祖国文学的阅读和外国文学的阅读孰轻孰重的问题;三是经典阅读和现代阅读如何取舍的问题。这些问题深究起来,还真的是颇费脑筋的。

例如儿童文学问题。我当然不同意完全给孩子们读儿童作品,尤其是那些娃娃腔十足的作品。不过,有一点家长们是要注意的,儿童文学的概念是很模糊的,像前面讲的童话就很难界定。我们现在孩子和大人都很喜欢阅读的“成长小说”或“教育小说”,其实都是儿童与成人之间的“跨界”作品,很难说儿童读物还是成人读物。

我翻阅了《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儿童文学”条目,它就指出,“儿童文学”这个“共和国”下面有五个“五个属国”:第一是既为儿童所阅读,又影响儿童文学发展的成人读物,如迪福的《鲁滨逊飘流记》、斯威夫特的《格列弗游记》、格林兄弟的童话集,民间诗集《男童的神奇号角》、布莱克的《天真之歌》;第二是作者对其读者对象似乎并未明显地加以考虑,但现已成为儿童文学的经典作品,如马克·吐温的《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佩罗的童话集等;第三是图画书和浅显易懂的故事;第四是优秀的成人读物改写本,如德·拉马雷的《圣经故事集》;第五是各种民间故事和神话故事。这是可以供大家参考的。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又例如经典阅读与现代阅读如何取舍的问题,也是让我们面临挑战的。经典在我们很多人看来就是“古典”的,古典的作品充分体现了真善美的和谐统一,当然好,应该推荐给孩子读。但是殊不知,经典的形成是有一个过程的。经典是有它的历史的,经典也是历史形成的。每个时代都会产生自己的经典,可能当时不是经典,后来却经受住历史的检验成了经典。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们推荐孩子作品是不是太过“古典主义”了,使得我们孩子读了那些作品,缺少了一点时代感。所以我想在这里特别推荐一位英国童书作家最高荣誉“桂冠童书作家”获得者迈克·莫波格。我是在看了大导演斯皮尔伯格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电影《战马》(获6项奥斯卡提名)之后,开始关注这位英国的伟大作家的。他是一百多部童书本本畅销,获奖无数。他的童书也被翻译到中国来了,如《第94只风筝》(巴以冲突)、《半面人》(战争残疾老兵)、《遇见大鲸鱼》(环境灾难威胁)、《归乡》(核电站)、《莫扎特问题之谜》(控诉纳粹)等等,他的作品里面没有神奇的魔杖、会飞的鱼、下金蛋的鸡、变成王子的青蛙,而是关注灾难和困境中的孩子,涉及大量令人压抑的残缺、伤痛、恐惧等等事件,尤其是战争带来的苦难。

他对孩子们说过一番耐人寻味的话:“人生就是悲伤的。别以为对悲伤的理解是在你长大之后的某一天突然开始的,而在此前你只能被逗乐。事实上,今天长大的每一个孩子,都必须思考他周围世界的种种冲突,他们都应该读一读《安妮日记》。”“我没法写幻想故事,我没法发明一个不存在的世界。我甚至没法读幻想故事,比如《纳尼亚传奇》,我对这个故事的兴趣只维持到那些孩子走到大衣柜之前的那一段……”这番话是值得我们家长深思的。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我只能说到这里,我讲一些原则、一些自己的想法,希望引发大家的一些思考,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思考去为孩子选择对他们的精神成长确实有帮助、确实能够磨砺他们心智的伟大作品。

第三点体会:读书有法,但无定法

要说读书法,我认为迄今为止,宋明理学的大家朱熹的学生整理出来的“朱子读书六法”还是值得我们参考的,它可以说是集古代读书法之大成,共六条:

第一条,循序渐进,强调读书的量力性原则;第二条,熟读精思,强调读书的巩固性原则;第三条,虚心涵泳,强调读书的客观性原则;第四条,切己体察,强调读书的结合实际原则;第五条,着紧用力,强调读书的积极性原则;第六条,居敬持志,强调读书的道德修养。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我读书几十年,也琢磨出一个“读书六法”,今天不揣浅陋提出来,它包括:富有诗意的感受;富有史韵的体味;富有理趣的沉思;绘声绘色的讲述;声情并茂的吟诵;手舞足蹈的表演。

第一,富有诗意地感受。读书不能没有感受,特别是读文学作品,读书是要有点诗意的,要把作品形象、事件、人物乃至于形式美的感受读出来,不仅要带着感受去读,还要带着感情去读,最终读出作品的“温度”来,有时甚至读得热血沸腾。读书不能冷冰冰地读,不能像小和尚念经那样读,或者像现在语文课堂拿着明晃晃的小刀去“解剖”课文那样去读,这样“有温度”的阅读,你的感受才会丰富、细腻,你的情感才会不断升华,产生温暖、感动、悲悯和美好的遐想。

第二,富有史韵地体味。类似于朱熹的“切己体察”。“体味”就是要感同身受,要能体味作品里面生命的“逻辑进程”,或者说“史韵”,不过这里的“史”,不单纯指一个民族国家的大历史,更多包括个人生命的小历史。这里面有苦有乐,有悲有喜,有美有丑,有善有恶,如此等等,人性的这些因素相互交替、对立统一,构成了生命发展的戏剧性历程。我们带着孩子欣赏作品,要去关注、体味作品中的生命逻辑,来触发孩子对往事的怀想,对现实的感喟,对未来的憧憬,这不就是阅读的“史韵”吗?这样可以增强精神历练的“厚度”。

第三,富有理趣地沉思。“感受”增强阅读的“温度”,“体味”增强阅读的“厚度”,“沉思”则增强阅读的“深度”,这样阅读就能一步一步地走向深入。好作品总是能引发思考的,我们和孩子一起阅读时,要关注如何让作品给他们带来思维的训练,悟性的生成,慧根的开启,乃至灵魂的拷问,这样让孩子的精神变得有“深度”。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第四,绘声绘色地讲述。以上三条,更多涉及到读书过程中的内化或接受心理,从第四条开始的下面三条,也即“讲述”、“吟诵”和“表演”,则更多涉及读书过程中的外化或创造。阅读是应当发出声音来的,所谓“书声琅琅”,有一本大家熟悉的崔利斯的《朗读手册》,副标题就是“大声读书吧”。古人说读书有三到,除了“眼到”、“心到”,还有“口到”。“口到”能帮助我们在发出的声音中加深对作品的“直观理解”,并创造性地把自己的理解表现出来。语言到底是一种悦耳的“美妙声音”,而不是看得见的所谓“文字”,发出抑扬顿挫的声音进行讲述、吟诵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对作品进行一种独特的创造,它与阅读的感受、体味和沉思是可以相互促进的。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第五,声情并茂地吟诵。声情并茂的吟诵式亲子阅读有时可能比课堂上的老师面对几十个孩子的阅读教学更奏效。诗文吟咏性情,甚至有声韵之美,古诗文更是如此,吟诵无疑可以加深对诗文的体验、理解和领悟,曾国藩在赞美韩愈的《罗池庙碑》时就说过一番话:“此文情韵不匮,声调铿锵,乃文章第一妙境。情以生文,文亦足以生情;文以引声,声亦足以引文,循环互发,油然不能自已,庶可渐入佳境。”国内真正会古诗文吟诵的已经不多,文怀沙、叶嘉莹、徐晋如、陈国安等先生是这方面的大家,家长们如果感兴趣,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学习他们的吟诵妙法。

现代诗文的吟诵同样也是有讲究的。比如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要通过反复地声情并茂的朗读与品味,才能把海子这首诗中对生与死深情而富有哲理的诗性思考读出来,不反复朗读与品味,只是一般地阅读和思考,不一定能悟出其中的生死哲学意蕴。

亲子阅读的三个忠告,送给重视教育的中国父母

第六,手舞足蹈地表演。《诗·大序》里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说的是言、诗、歌、舞之间的一种微妙的情感逻辑递进关系,其实,这几个方面是没有明显的界限的。语言的抑扬顿挫等等本来就是有表演性的,如果把它和身体性的表演结合起来就更有味道了。我以前读中学时,有一个好老师经常把我请我到他家里去,要我把读的诗文、戏剧表演出来,他说只有表演出来,才能真正体会作品里的微妙至深的东西。讲述要绘声绘色,吟诵要声情并茂,表演则要“手之舞之足之蹈”,也即手舞足蹈。家长在孩子面前,然后是小孩在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婆外公面前,创造性、表演性地再现一个作品,是很重要的,对于小孩的胆量、表现力、表演力等等都是很有好处的。

讲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最后再就读书的组织形式提几点建议:

1.每日陪读。这是一种很优雅的家庭休闲方式。每天至少半小时,孩子越小,这样的陪读越有价值,如果安排的时间比较长的话,还可以穿插一些与阅读有关的技艺活动。早在1960年,日本就有一位作家发起了“亲子读书运动”,要求父母每天至少陪孩子看20分钟的书。同时,日本妈妈还喜欢为孩子自制图书,内容或取自民间传说和经典名著,或完全来自家庭生活小故事,或写、或编、或画。这些图书有的是妈妈和孩子一起制作的,有的是全家集体制作的,很贴近孩子的实际生活,比一般儿童读物更能深入孩子的心田。这种做法值得家长借鉴。

2.开展家庭假日聚会。这是更有情调的悠闲。周末、寒暑假、节庆假,不论是在家里还是户外,别忘了带一些书,举行个别开生面的读书会,还可邀约一些朋友或同学,乃至艺术界的朋友,一起朗诵,一起讲述,甚至一起表演,彼此分享读书的心得,其乐融融。

3.把亲子阅读带进公共图书馆。在荷兰,据说孩子四岁就要进图书馆。带孩子去图书馆,或者逛书店,是培养孩子读书兴趣的一种很好的手段,现在的图书馆和书店(包括私人书店)都会设有专门的阅读区,在那里和孩子一道读书交流,喝点茶、咖啡或饮料,书香弥漫,情趣昂然。

4.成立一个阅读社团或联盟。和闺蜜或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一个亲子阅读的社团,一起开展亲子阅读交流活动。

5.和学校合作。家长也可以请学校做一些亲子阅读的主导性工作,因为学校在这方面更专业,阅读资源也更丰富,可以为家长邀请国内外的作家、阅读专家走进学校,和妈妈、孩子们面对面,接受书香的熏染,这样可以帮助亲子阅读攀越更高的阶梯。

李庆明先生简介:

宁波鄞州赫德实验学校中方校长

李庆明先生从事教育工作36年、学校管理17年,是我国知名的特级教师,基础教育课程专家,学者型校长,我国“田园教育”倡导者,在学校教育管理、校园文化设计、德育建设、课程研发、教学变革、骨干教师培训、家庭教育指导等方面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和深刻的见解,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能将哲学、学术理论和具体教育实践有效融合的改革家。此外,他还是一家全国大型学术刊物的执行主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