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2019年10月26日 20:34 新浪网 作者 站抬知音

经歙县驶出S306省道进入X015县道,沿吴楚古道向婺源方向行驶不远,公路上方赫然出现“祖源”方向的标识牌引起我的关注。出发前写自驾老道寻找徽州的路书上,因时间关系并没有将祖源规划在内,但是做路书功课查阅资料,祖源还是给我留下了一定印象。现在祖源就在前方,这是我和它错不过去的缘。没有和同伴商量,到了岔路向左转直接驶入了通往祖源古村的山道。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山道两侧树绿成荫、竹翠成林,车兜兜转转在山腰林路不断盘升。前望,看不到前方有什么所在,侧看,林隙中只见云绕远黛。“曲径通幽”,如此幽深的路端如何不能有未知的惊喜呈现?山路不短,爬上一道山岭还有下山的路。林木渐渐后退,峰回路转,豁然眼前一个徽式小村惊现:树树古木参天,村舍古韵徽风,峡谷叠叠梯田,不觉间,恍若走进“悠然见南山”的诗中意境。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小桥流水人家“、“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徐步祖源古村,水口、古桥、古居、古树,不断有诗词在眼前飘过。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村中1200年历史的青石板路,时慢时停着我登山鞋踩响的足音,重叠在古村宋、元、明、清时代先民的足音里。一路漫想:古村先民在各个朝代男女布衣什么颜色和式样,田畴小路是不是也有一位外婆拄着杖将梳着双髻的孩童轻轻挽……。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如果陶渊明多活500岁,看到曾经与世隔绝、群山拱秀、古木参天的祖源,会不会写一首《祖源记》?“山路环入,复行数千步,豁然开朗。林近水源,粉墙黛瓦,徽屋俨然,有梯田美池杉竹之属。小桥流水,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并怡然自乐……”。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祖源,不知这是怎样得来的名字。现代的演绎,一定不属于早已湮灭于悠悠岁月长河里的乡愁故事。1200年的古老村落,不再有古人的柴门犬吠,牧童横笛,唯有那棵先祖植下的红豆杉,铭记着1200年间的岁月更替、古村曾经的一切往事。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前些年外面世界经济大潮裹挟走了古村里的青壮年外出谋生,人烟稀少古村落的古建筑渐渐衰颓,一个千年的古老故事也许就要落幕。此刻一位七十多岁上海企业家来到了这里,扎根在了这里。企业家的巨资投入拯救了古村,重新点燃起了古村的家家灶火,吸引了外出村民的回归,也吸引了徒步者、旅游者的渐增造访。沉默了千年世外桃源般的古村落逐渐被外界所认知、所赏识。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漫步在祖源小街、梯田田埂,一首歌曲悄然隐起于胸间回响在耳畔:“……笑意写在脸上,哼一曲乡居小唱,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

吴楚分源古道上的祖源,沉寂千年的“梦里乡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站抬知音

站抬知音

你旅行路上最贴心的伙伴儿。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