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现与肖战谁更火?其实明星也在占山为王

李现与肖战谁更火?其实明星也在占山为王
2019年08月25日 20:45 新浪网 作者 毒眸

原标题:我无法给明星们排名的理由

文 | 何润萱

前几天看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词:明星流量地理。大概意思是,不同社区最受欢迎的明星不一样:B站用户爱肖战,抖音用户迷李现,王一博在微博拥趸众多,这几位都是暑期档的顶级流量。

这种差异通过数据呈现就会非常直观:在微博上有超过2400万粉丝的王一博,在抖音上粉丝不足320万;而在抖音上话题播放接近2亿的李现,在B站上最热视频点击却仅为190万。肖战虽然在微博和抖音上的明面流量不如前两者高,但获得了B站的官方盖章:在他扫楼时,工作人员说每天都要审核很多关于他的投稿。而B站作为社区的含金量,明显要高于抖音和微博。

肖战B站扫楼

使得明星流量像不均匀的地貌一样分布在互联网世界的因素很多,最关键的两点,要属娱乐产品和社区的极大丰富供给。

在视频网站刚刚兴起的2011年,我们在暑期档还只能看《新还珠格格》、《新西游记》和《活佛济公2》等传统形态的剧集,唯一能提神的是《甄嬛传》。以至于有网友在今年7月统计,《甄嬛传》总共在各渠道播出186次,登上2007年以来上星电视剧播出次数TOP 15榜单。

而根据云合数据,今年暑期档剧集(统计时段为6月1日至8月18日)一共上了110部剧,2017年这个数字还是86,最多的一天,共有9部新剧上映。这种爆炸式供应,除了资本下场的影响,更多的是流媒体入局的“后遗症”。相比排播带有限的电视台们,流媒体们直接成了容量无限的互联网货架。这并非中国特色,据Quartz报道,Netflix在2018年就推出近1500小时的原创剧集、电影和其他作品,总计超过850部节目。

而且,不像电视台播出后的不可追溯,视频网站可多窗口播放、可随时拉动或暂停,给了人们更多选择的空间。以往那些爱好垂直题材的受众,能在流媒体上更高效地完成这个观看行为。因此,流媒体时代的供应一定会导向圈层审美。

早在去年行业就有圈层爆款的说法,今年则将这种概念直接变成现实:不像过去几年的暑期档只有一部全民爆款(2017年的《白夜追凶》、2018年的《延禧攻略》),今年的《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长安十二时辰》《小欢喜》在同档期都非常火爆。多个爆款剧集的结果就是可能同期会有好几个大热流量。这是流量地理成立的一个前提:流量们是山峰错落,而不是个别人平地起高楼,一览众山小。

过去几年的暑期档只有一部全民爆款(图为《延禧攻略》海报)

而使得这种流量继续分化的一个落脚点,正是不断差异化的社区们。一个众人皆知的结论是:国内互联网已经进入了存量时代。存量时代意味着拉新变得更困难,但也意味着这些互联网产品们已经足够成熟。

社区成熟的结果就是不同互联网社区有了完全不同的气质:微博是明星和他们的粉丝们的舆论高地,路人只遥遥相看;豆瓣八组是普通群众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地方,任何瓜都可以被分析;B站用户爱好磕CP,官方不供应就上手自己剪;抖音人民最时髦,不看剧也要学一个李现的单眼皮。这些截然不同的群体规范,也导致他们对于明星的审美出现差异。

例如王一博,他是韩系偶像出身,这一类明星的粉丝在微博上活跃度一直很高(暂且排除那些黑料热搜);肖战能被B站用户认可,或许是他本人的气质与B站用户与世无争的画像吻合;李现在抖音走红,一个最简单的原因就是《亲爱的》这部剧非常接地气,里边的许多操作可以现学现卖。

抖音用户和李现的合成照

当下的互联网世界,早就各自为营,不再有一套标准的评价体系。这些评价体系的权重甚至完全不以数量为导向。比如在微博流量可以轻易过百万,对于B站就不那么简单,但这并不会影响宣发公司们对于B站的重视程度。又比如,你永远也无法拿微博的明星榜去说服虎扑直男,到底谁在他们心里才是最优美的白月光——这就是我无法给明星们排名的理由:在互联网世界,同样有山川湖泊,平原丘陵,你很难再说谁比谁的风景更好。

从短期来说,这倒不是一件坏事,因为至少我们可以同时拥有多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赏色这件事当然是多多益善。但这种分化某种程度上也塑造了互联网里的“回音室”,我们始终在自己喜爱的人和领域里盘亘,听不进来自其他人或群体的声音。

早在前几年就有人提出过这样的担心,社交媒体和推荐算法让人们囿于自己的小世界,在扎克伯格看来信息不够多元的严重性足以和假新闻相提并论。比尔·盖茨也在两年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科技让你和观点相似的人聚在一起,让你看不到不一样的观点。最开始,这种担心仅仅出现在新闻界,因为科技最先改变了图文。现在看起来娱乐消费同样步入了这个阶段,你打开任何一个视频网站,都会有千人千面的智能化推荐。

有学者对回音室做了理论研究,认为它的负面效应被夸大了,因为互联网时代人类的阅读视野、社交关系和广泛的算法并不会让我们的认知经验被局限。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观察角度,但它其实蕴含了一个理性假设的前提:我们可以不被自己的确认偏见影响,去阅读更多样的信息,去进行更丰富的社交活动。或许这一点在消费严肃新闻时是成立的,但从娱乐消费的角度来讲,这种理性更难保持。

王一博

因为这时代的注意力资源有限,当你对某部剧、某个明星足够上头时,可能不睡觉也刷不完他的物料,没多少人能切实地保持多元地娱乐输入。对于一个普通白领来说,每天用来线上娱乐消费的大段时间大概只有晚上的两小时,除掉社交、短视频,留给长视频的时间就少之又少了。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本命是只能选一个的。这还不包括狡猾的算法可能将你牵绊住:算法本身是不具备价值观的,因此各大短视频APP才会有青少年模式,你我都知道,短视频滑进去就是一个时间黑洞。因此,也会有人说算法本身就是一种霸权。

归根结底,你兴许会花上个把钟头把所有严肃媒体的信息都浏览一遍,但你没必要把各大热门剧集都看光,因为前者是信息刚需,后者则是谈资。在一个可有可无的信息消费领域里,除了从业者,不会有人刻意保持自己的多元。相反,成为一个极度聚焦bot反而能吸引更多的追随者。

我唯一能想到的,让娱乐输入保持多元的动机只有一个:当代追星女孩的爱情都极其短暂,七月李现八月肖战,她们永远在“恋爱”,也永远在追新。从更长的时间维度上来说,不断替换的“男朋友”们也的确更多元了(暂且不考虑这些“男朋友”是不是一个类型吧)。

但新欢和旧爱,到底哪个在她们心里位置更高,我依然无法给出排名。因为,时间和审美总是一种循环,谁也不知道旧爱会不会翻红。不可捉摸,大概才是互联网流量地理的真谛。

本文参考资料:

1.《算法导致「茧房」「回音室」?学术研究说 NO》,来源方可成的新闻实验室

2.《李现还是肖战?抖音还是B站?明星流量地理研究》,来源娱乐硬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毒眸

毒眸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