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2019年01月18日 06:14 新浪网 作者 仕途得文化

孟浩然和盛唐其他诗人的对比这一切使得孟浩然成为盛唐求仕热潮中的多余人、尴尬人。看看同时期其他人是怎么处理仕隐矛盾的,就知道孟浩然有多么纠结了。李白一将隐居、做官融于道家思想之中先说李白,李白隐居是为了修道和“结神仙交”。学道对李白来说,可以说是一生的追求,并非只为了求仕。“求仙学道,一开始就作为李白的生活理想出现,并非只是在功业未遂、政治上失意之后的遁世归宿”。对李白而言,隐居和做官是并行不悖的。隐居是修道的一种方式,做官是实现自己“经纶才”,享受功名富贵的一种方式。

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李白将两者很好的贯通,很好的化解了仕与隐的矛盾,没有像孟浩然那样挣扎矛盾。他的诗文很多都透露出儒、道共存的思想。李白要求功名富贵,而功名富贵是和建功立业紧密联系的,所以李白想拯救苍生,享受富贵,然后功成不居,飘然隐退。正所谓“上探玄古,中观人世,下察交道”。李白在做官和学道之间的自由转换,对此,罗宗强总结的极为精辟:“在传统的看法中,一为入世,一为出世,似乎是不相容的。其实不然,二者是一致的,都是渴望过非同凡响的、随心所欲的享乐生活,都是他的生活理想的产物。不过建立功业是直接的表现方式,而求仙学道则是特殊的表现方式而己。”“不存在一个生活理想无法实现之后追求另一个生活理想的问题。他常常是在同一个时间内,既纵酒挟妓,又求仙学道。”

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李白自知不算隐士,虽然他和很多隐者道士有很深的交情,如东岩子、元丹丘,但是李白自己隐居的时间很短,第次是少年时隐居由民山,第二次是四十多岁和孔巢父、韩准、裴政、张叔明、陶河一起隐居祖楝山竹溪。他在劝裴十七仲堪时说:“时命若不会(或为时命若有会),归应炼丹砂”。意思是若是皇帝不赏识你,就回来炼丹采药。这何尝不是李白的写照。他在做官与修道之间进退白如,若仕途顺利,则兼济天下,若仕途受挫,就归来修道。杜甫的思想则要简单得多,他自始至终都是儒生,怀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想要为国效力,为君王分忧。杜甫也受到唐代隐士文化和释、道两家的影响,早年诗歌以山水为主,“诗罢闻吴咏,扁舟意不忘”、“乘兴杳然迷出处,对君疑是泛虚舟

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往来颇多,如巳上人、张姓隐士,思想上受其影响,特别是和李白的交游,使得杜甫生出采药修道的心思,连连写诗表达不能与李白共同炼丹采药的遗憾,“短褐风霜入,还丹日月迟。未因乘兴去,空有鹿门期”、“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李杜二人交游以访道采药、谈诗论文为主,“不愿论替药,悠悠沧海情”、“何时一搏酒,重与细论文”。这些都使得杜甫早期诗歌带有清华洒脱之气,儒家思想仍然占主要地位,但在周围朋友的影响下,也萌生出归隐山林求仙学道的想法。

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但杜甫的仕宦路途并不顺利,先是制举因李林甫落第,献赋之后也久不授官,杜甫在长安虚耗光阴,贫病交加,过着“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的日子。在重重打击下,杜甫对做官越来越不抱希望,制举前是磊落自负,不在乎一时一刻的失意,“英雄有时亦如此,邂逅岂即非良图。君莫笑刘毅从来布衣愿,家无{詹石输百万’”,制举失败后即感慨壮志落空,入仕无门,不禁想要归老家乡,“致君时己晚,怀古意空存”、“宁纤长者辙,归老任乾坤”。若痛下决心,杜甫此时就己回到家乡,但是在诗人眼中,家国天下还是最重要的,在《奉赠韦左亟丈二十二韵》充分显露了诗人因不得志而欲归隐,想离开又不忍离开的矛盾心情。

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奉赠》一诗是杜甫十年“旅食京华春”的写照,既写了杜甫昔日的意气风发,在长安时的乞食旅居,无人赏识的困顿,最重要的是这首诗揭示了杜甫想要归隐的原因。杜甫此时想要隐居并非像孟浩然那样是真心喜爱山林,而是因为京城居大不易,实乃壮士难酬迫于生计的无奈之举,“窃效贡公喜,难甘原宪贫”、“今欲东入海,即将西去秦。尚怜终南山,回首青渭滨”。

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一旦授宫,杜甫立刻抛弃隐居的念头做官去了,“故山归兴尽,回首向风飘”。尽管在《曲江三章句》、《奉陪郑驯马韦由二首》、《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玄都坛歌寄元逸人》、《重过何氏五首》、《美陕西南台》和《送裴二虫尉永嘉》几首诗中,可以看出杜甫对于求仕的厌倦和对美景的喜爱,“何当摆俗累,浩荡乘沧溟来,又回到了贫病交力日求仕无门的激愤之中。杜甫始终不肯放弃白己的政治理想,“葵蕃倾太阳,物性固莫夺”,忠君爱民是他的本性。但是杜甫终究是心念社穰百姓的儒生,隐居只是他仕途不顺时的一个念想,不会是他的归宿。杜甫自始至终都不曾像孟浩然那样纠结过,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做官,辅佐君王,治理天下使得百姓安康。

如何处理仕隐,孟浩然做的真不如同期的他们

王维后半生一心隐居,却是大隐隐于朝,一边做宫,一边隐居。“王维身在官场,其心所向的却是山林别业中静居独处的清净自由。孟浩然久居田园,向往外面的世界,心恋魏阙,却无高蹈之机,只有向远山远水寻求解脱。”王维精研禅宗,禅宗认为人皆有佛性,不需向外寻求,佛性就在人的内心。在平常生活中亦可成佛,追求既可不离世间,又可超越世间的精神境界。所以王维虽然不离官场,却超越凡俗隐迹幽栖。修佛就是修心,无需在意修行地点。因为禅宗,王维将仕与隐调和地很好,为官清静无为,归隐不染红尘。素来逸兴放浪的孟浩然做不到这点,他的心静不下来,“面对苦海般人生,泥津般琐事,不同的人,寻求各自的解脱方式。隐者求,心灵的宁静、安稳,逸士爱及时行乐,有时又未免放纵,王维属于前者,孟浩然属于后者。”尚永亮说王维是“心隐”,孟浩然是“形逸”,此言极为恰当。孟浩然遍览山水,兼通道、儒、侠,却求不得一个解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仕途得文化

仕途得文化

弘扬传统现代文化为己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