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汉朝初期,匈奴猖獗屡屡犯我边疆,是因为中原缺战马吗?

汉朝初期,匈奴猖獗屡屡犯我边疆,是因为中原缺战马吗?
2021年01月25日 08:25 新浪网 作者 钥球健康

  早在遥远的商朝时期,战马就被用来武装部队,到了周朝后,战车兵、骑兵更是屡见不鲜,成为了重要的常规兵种。像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就是因为胡服骑射改革,打造了大规模的赵边骑,继而在战场上获得了压倒性的优势,身处四战之地却不落下风。

  

  上图——赵国骑兵

  然而,从更高的层面来看,以农耕为主的中原百姓其实并没有开展大规模的战马养殖,所以赵国的成功并不具有普遍价值,这一点在社会富足的汉初体现得淋漓尽致。在人口、装备、军事素养等方面远远落后中原的匈奴,单单凭借战马这一项优势,就为边境百姓带来了巨大伤害。

  一、 匈奴屡屡犯我边疆

  匈奴是生活在汉朝北方的游牧民族,其族人从小就善于骑射,因此形成了不分兵民的全民参战作风:

士力能毌弓,尽为甲骑。

  

  上图——匈奴形象

  由于游牧文明的生产力相对落后,所以他们将绝大多数精力放在了获取生产资料上,可是草原上的资源和中原无法相提并论,当时最重要的矿石、木材、盐等资源不易获得,再加上他们的手工业极其原始,所以很多在中原常见的生活物品在草原却极其珍贵。

  为了适应自然,匈奴人也采取了许多对策,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发现可以通过劫掠中原百姓获得生活物资。

  

  上图——赵长城遗址

  在春秋战国时期,华夏展开了激烈的诸侯混战,各方势力围绕着中原腹地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而忽略了对边疆地区的治理。诸如匈奴之类的游牧民族在发展的过程中发现劫掠可以快速增加财富,获取资源,于是首先在草原内部展开了彼此的劫掠,并且在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下,将手伸向了边境地区。

  对于游牧民族的这种做法,天下诸侯们虽然心知肚明,但是出于对霸权争夺的需要,像赵国那样积极和对方开战的诸侯国较少,很多国家选择了一种包容的态度,比如促进双方融合,缔结政治联姻来限制这种行为。

  诸侯们的这种处理方式,本质上是为了保留争霸中原的足量资本而不得不做出的抉择行为,倘若像秦汉那样完成一统,他们必然回头处理外围问题。然而,由于长期的不作为,匈奴已经将劫掠当成了最基本的生活方式之一。

  二、 由于战马匮乏,边境百姓对匈奴无可奈何

  表面上看,匈奴性格彪悍,英勇好战,然而实际上他们却极度利己,畏惧死亡:

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不知礼义。

  这种情况导致了匈奴选择了劫掠而非主动开战的骚扰方式,往往是神出鬼没,流窜作案,不和边境军民正面冲突,仗着骑马的教程优势,抢到东西就跑。

  

  上图——战马

  对于这种情况,边境军民既气愤又无可奈何。在许多影视剧中,我们会看到匈奴来到边境后大肆杀戮,然而这只是一种夸张的艺术形式,旨在突出匈奴的危害,事实上,如果匈奴发现边境军民提前做好了防御的准备,他们是不愿意和我们展开正面冲突的,虽然匈奴人性格彪悍,但是中原的小伙子也不是吃素的。

  然而,边境军民不可能没日没夜地依托工事守备匈奴,因为他们还有从事农耕工作,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无法提前部署行之有效的防御机制的。

  如果边境军民们想要追击匈奴,也面临十分困难的处境,那就是边境地区鲜有战马,人的脚力是赶不上马的脚力的,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匈奴逃走。

  一言以蔽之,边境军民的战斗力并不弱于匈奴,只不过是由于战马匮乏,无法跟上匈奴的脚力优势,打也打不到,追也追不上,只能顾此失彼,眼睁睁看着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得逞。

  三、农耕文明为何无法开展大规模战马养殖

  那么,既然认识到问题所在,边境百姓能否通过大规模饲养战马,起到遏制匈奴的作用呢?答案其实是否定的。

  其实华夏民族对马并不陌生,先民们早就掌握了饲养和驯化这种动物的经验,不过这动物的特点注定他和农耕文明格格不入。

  马虽然贵为六畜之一,但是它却有产能低,功能弱的巨大缺点。

  

  上图——古代战车

  何为产能低?我们可以横向对比,牛羊这类动物有反刍功能,他们会把白天吃的草充分消化,获取更多的养分,而马则需要不停摄入食物,而且其消化功能有限,吸收养分能力低下,因此才有了马无夜草不肥的说法,形容马不分日夜进食才能养肥。

  更重要的是,马粪和牛粪不同,其酸性超标,非但不能肥地,反而会烧伤秧苗,这在牲畜中是不多见的,所以同样饲养马匹的产能要远远落后于饲养其他牲畜。

  何为功能弱?比起托运,马不如驴甚至杂交的骡子,比起耕田马不如牛,比起食用性马不如鸡鸭鹅狗,唯一的优势只有脚力了,可是传统的小农经济使得百姓们被桎梏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中,很少有远距离迁徙,自然不会用到马匹。

  不难看出,抛开各种功能,马也只有成为战马才能实现资源的最大化利用,而战马养殖属于国家战略层面,边境的普通百姓却不愿意供养这种高成本的牲畜。

  

  上图——汉匈战争

  四、结语

  那么,难道边境百姓要始终遭受劫掠骚扰之苦吗?这种情况看似悲惨,却也是普遍存在的。对于国家来说,其有能力通过整合各地资源,往边境调配大军去攻打匈奴,但是这种做法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如果不是为了政治目的,单从得失上来看得不偿失。

  因此从高祖到文帝,最终选择了成本较低的和亲去尝试阻止匈奴的劫掠,不过效果却无法令人满意,在这段时间内,边境百姓仍然深受匈奴之苦,所以他们只能通过自治为主,国家支援为辅的种种手段和匈奴相处。

  而到了武帝时期,由于武帝本人对匈奴十分厌恶,穷尽全国之力派遣大规模骑兵部队入草原和大漠作战,我们就会发现失去了脚力优势的匈奴人,各种缺点被全面放大,完全不是华夏民族的对手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