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直到被离婚才明白:我以为的嫁给爱情,不过是一场精准扶贫

直到被离婚才明白:我以为的嫁给爱情,不过是一场精准扶贫
2021年01月23日 00:48 新浪网 作者 枫小以2020

  文/唯晨

  “扶贫式婚姻”早就已经不是什么陌生词汇,在众多婚姻模式中当数扶贫式婚姻最让人绝望崩溃,重点不在扶贫而在对方不仅不知感恩,还理直气壮地认为“既然成为一家人,鼎力相助那是理所当然”更有甚者还会因为“帮扶”的不够到位而认定对方亏欠了自己。

  《知否》里的盛淑兰就是个鲜明的例子,经父母的安排下嫁给了幼年中秀才的孙志高,本以为孙秀才会前途无量,却没想到很多年过去了他始终一事无成。

  虽然女方是高门低嫁但淑兰在孙家的日子并不好过,她每天忙着伺候丈夫和婆婆忙的像个陀螺,由于性格温顺且无所出常常被婆婆欺负。

  孙秀才本质上是个见色忘义的人渣,在考上秀才后彻底迷失了自己,特别是淑兰下嫁于他让其更加认不清自己,盲目地狂妄自大,在家里已经妾室成群后仍旧拿着妻子的钱去正人君子不该去的地方逍遥。

  而孙秀才的娘,也就是淑兰的婆婆整日吹嘘自己儿子是做宰相的料,经常叫淑兰到她床前立规矩,一边拿淑兰当贴身丫鬟用一边又嫌弃她不会生,终是欺人太甚,盛家提出和离。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孙家还十分硬气,扬言要休了淑兰,最终盛家承诺留下一半嫁妆给孙家做补偿,对方才答应和离,可见孙家母子没底线到什么程度。

  娘家从商的淑兰的一半嫁妆不是一笔小数目,但“破财消灾”这笔钱花得也算值了,否则一辈子同孙秀才这样的男人,孙母这样的婆婆生活下去,那才是真的枉费一生。

  从古至今像孙秀才这样不懂感恩的男人就不在少数,女方家长们特别排斥自己女儿下嫁多半不是因为拜金,而是为女儿的将来所担心,谁都不想让孩子的婚姻变成一场忍气吞声的扶贫。

  韩婷和张磊相识在同一家公司,当时两人都是前来实习的应届毕业生,唯一的区别就是张磊的毕业院校要比韩婷的毕业院校名声高很多,相比之下一个是高材生,另一个只是普通大学生,实习期间公司领导自然是更重视毕业院校好的新员工,韩婷初入社会本就没能太快适应,又遇上职场问题整个人显得笨拙且可怜。

  这个时候张磊作为同为实习生的同事出现在她眼前,每天用最快的时间做完自己的分内工作后还会腾出手来帮韩婷,这份特殊的照顾对韩婷来说温暖且珍贵,就这样一段别样浪漫的爱情开启了。

  最终由于岗位竞争大,韩婷没能留下,张磊虽然通过了试用期,但为了韩婷他放弃了难得的岗位,两人同时离开公司的那一刻,韩婷在心里告诉自己“此生非他不嫁。”

  女孩子天生就爱幻想,她们以为的情深义重背后可能藏着让她不愿接受的事实真相。

  张磊并不是什么为爱痴狂之徒,他打小就生活在贫困的农村,一路披荆斩棘从最低的洼沟里攀上高峰,途中遇到过不少事,也看到过不少“风景”更是对现实的残酷了如指掌。

  实习期间他就关注了韩婷,那是浑身散发着单纯的孔雀女,她的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无一不透露着一个信息“家庭条件优良”父母若非公务员,家里也定是差不多的经济条件。

  很明显他靠近韩婷是有目的的,但韩婷并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对方是名校高材生,自己只是个普通大学生,哪怕明知对方出身贫寒,仍旧坚信这份感情里除了爱再无其他。

  得知女儿谈了个家庭条件如此贫困的男友,韩爸爸第一个不同意,他几乎用命令的语气要求韩婷和张磊分手,可他却不知道年轻人的感情越阻挠便越坚定。

  最终仍旧没能管住女儿将生米煮成熟饭,韩婷拿着孕检单子回家逼父母同意这门婚事且不向张家提任何经济上的要求。被自己女儿如此飞蛾扑火逼迫的韩爸爸气得险些住院,最终摇摇头同意了这门亲事。

  怕女儿跟着女婿回农村又担心两个孩子在城里打拼租房子遭罪,婚后第二个月韩婷就收到娘家陪送的婚房和迟到的“嫁妆”。

  有了房子和钱的两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按说两人都是大学毕业,找份糊口的工作完全没问题,日子当然应该越过越好,却没想到这套房子惹了祸,好日子过了不到一周就跌入了绝望的漩涡。

  张磊远在老家的父母参加完他们的婚礼后一直跟儿子念叨:“左邻右舍都知道你发达了,娶上城里的媳妇,还在城里安了家,什么时候把我们接去两天见见世面,回来也好脸上有光。”

  岳父送的房子刚到手,搬进去没住两天张磊就为父母定了车票,他告诉韩婷说父母只是来看看,认认门,哪有父母不知道儿子家住哪的事情,说出去净叫人笑话。

  韩婷并没多想还赶忙把另一间卧室收拾出来,生怕在短暂的相处时间内照顾不周,等公婆住进来后她才发现对方并不是想象中的样子,不仅一点都不拘束,还对她吆五喝六随意使唤。

  要知道从小到大韩婷的原生家庭中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父母和子女之间虽然存在着长幼关系,但父母说话做事断然不会如此“封建”这俨然是旧时代的婆媳阶级关系。

  尽管十分不适应公婆当家做主的姿态,韩婷依然选择忍着,毕竟老公说过公婆只是来暂住几天,过了新鲜劲就会回去,让她没想到的是二老一口气从月初住到月末始终没提回老家的事情,实在忍不下去的韩婷悄悄问老公他们什么时候才走。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询问激怒了张磊,他不仅指责韩婷不孝目无尊长还直接摊牌说:“那是我父母,他们住自己儿子家说到哪都没错,想住多久住多久。”

  豪横的“想住多久住多久”将几乎忍到极点的韩婷推入无尽的绝望,她厉声道:“当初你说他们只是来看看,住两天就走,现在这意思是在一起住一辈子吗!”

  房子本就不大,两个卧室距离又不远,小两口在卧室的争吵被另一卧室的老两口听得一清二楚,一般来说父母在得知自己影响子女生活之后会选择默默离开来保全子女的婚姻,但张磊的父母却不这么想,在他们心目中自家儿子是全村唯一的大学生,就算在老家镇上也是凤毛麟角的优秀小伙,怎么结了婚要受着等窝囊气。

  第二天一大早韩婷的婆婆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说话也阴阳怪气,韩婷不想搭理她,换好鞋拿上包一甩头就上班去了。

  还不到中午她就接到老公的电话,张磊淡淡地说:“你真的非要撵他们走?”韩婷满脑子都是这些天婆婆拿架子的模样,斩钉截铁:“嗯!”紧接着电话那头长吁了一口气:“老婆咱们离婚吧,我可以没有你但不能忘本,房子原本是要平分的,现在全部留给你,我知道你手里有20万存款,转给我10万咱就去办离婚手续。”

  听到这段话韩林张大了嘴,那房子是婚后办理的过户没错,但那是她娘家全款买下的婚房,还有自己手里20万存款也是父母担心她日子不好过,后来补给的嫁妆。

  没想到结婚不到半年就由于婆媳矛盾对方提出离婚,还大言不惭道“本该平分的房全部留给她,只要存款的一半就成”那一刻韩婷的心里仿佛有一万只羊驼奔过,她想骂脏话但终究没骂出口,回想从相识到相恋又跟自己娘家“斗智斗勇”自以为嫁给了爱情,不过是场精准扶贫。

  她冷冷地说:“我恨自己!谢谢你给我上了人生中如此生动的一课。”

  分了钱之后离婚办理的还算顺利,前公婆临走之前还到小区到处宣扬“我儿子仁义善良,这都离婚了还主动把房子留给她。”

  凤凰男到底能不能嫁?这个问题并不是个非黑即白的问题,要因人而异视情况而定,并不是所有的凤凰男都没担当拎不清,但不可否认的是从低谷中走来的人他们的内心深处或多或少都受过伤,尊严和肩上的某些责任是对他们来说也是卸不掉的枷锁。

  对于婚姻而言有个不可忽视的规则,那就是“门当户对”若双方家庭背景相差甚远,势必会对各自的子女进行截然不同的教育,两个人结为夫妻是携手余生长期相处的关系,若三观上产生了严重的差异,除了相互之间不能理解之外,还会在未来共同面对生活上的问题时做出极不合拍的反应。

  不管爱情有多美,步入婚姻后的感情终究是要落实到平淡的生活中,有些事情还是提前掂量清楚的好。

  今日话题:凤凰男真的不能嫁吗?

  唯晨说:愿你的生活 在遇到我的文字后 更加美好

  感谢您的支持,喜欢请关注唯晨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