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汉朝一都尉,破匈奴诛单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便是此人所说

汉朝一都尉,破匈奴诛单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便是此人所说
2021年01月24日 04:55 新浪网 作者 子皓新说V

  话说公元前56年,汉朝北方的匈奴族诸部发生内乱,左贤王的呼屠吾斯自立为郅支单于。两年后郅支单于率部先后击败闰振单于和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率部南下投靠汉朝,郅支单于遂向西进兵。

  

  公元前44年,郅支单于与康居国结为同盟,不久后两国交恶,郅支单于遣兵讨伐,杀康居兵数百,并强征当地民夫筑造城池,两年之后城池建立完成,名为“郅支城”( 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附近)。需要说明一点,这里也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汉人军团到达过最西端之一。公元751年(天宝十年),唐朝发起的怛罗斯战役就发生在这一区域,不过最终以唐朝失败而告终。郅支城建立之后,郅支企图在此称王,于是不断派兵袭扰西域诸国,并无理扣押两名汉朝使节。

  

  公元前36年(西汉元帝建昭三年),甘延寿出任西域都护,陈汤为副校尉。陈汤素来憎恶匈奴,他意识到郅支野心不死,势必建立匈奴帝国,若其成功,则对大汉将是致命威胁,因此决定先发制人。都护甘延寿同意陈汤所制定的战略,却坚持将此事上奏朝廷。陈汤认为上奏朝廷,来回耽搁太久,势必贻误战机。恰逢甘延寿突然生病,陈汤趁机发布矫诏,集结大军。甘延寿闻之,带病阻拦陈汤,陈汤将兜鍪(头盔)摔在地上,披头散发按剑怒斥:“大军已集会,竖子欲沮众邪?”甘延寿一见这种情景,知道如果自己强行阻止,人头便如兜鍪一样,一面同意先斩后奏,一面命快马上疏向汉元帝请罪。

  

  陈汤随后联络西域诸部,携40000汉军将士与西域诸国散兵集结,兵分两路进军郅支城,一路由自己亲率,沿塔里木盆地南部行军。另一路则由甘延寿亲率,从温宿国出兵,沿北路进入赤谷。大军行至乌孙境内时,康居副王抱阗率众数千袭扰,被汉军联盟胡人军团所击破,遂大军行至距郅支城30里处扎营, 次日汉军至郅支城三里之处后迅速排兵布阵。郅支单于派数百步骑兵,摆出夹门鱼鳞阵,但如此数量之人难以抗衡汉军,遂被驱逐回到城中。而后汉胡联军包围郅支城,并放火焚烧土城墙外围的木城墙。城中匈奴士卒欲出城逃命,系数被汉军击杀。

  

  郅支单于本想杀出重围,逃命而去,但是一见城池被围的水泄不通,自知逃命难比登天。于是披甲登上城楼督战,此时城上只有数十名匈奴士卒,纷纷用弓箭射击汉军。哪曾想汉军箭如雨下,这数十名匈奴顷刻之间变为“刺猪”,郅支单于鼻翼正中一箭,当场死于非命。值得一提的是,郅支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死在汉军手中的单于,这也是他的造化和“荣誉”。此役汉军大获全胜,甘延寿和陈汤战后上疏通报战事,奏称:“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康、虞,今有强汉……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次年春,甘延寿和陈汤持郅支单于首级回奔长安谒见汉元帝,汉元帝大加赞赏,郅支之首级被悬挂在城墙上展示十日后付之一炬。这一场看上去振奋人心的战役,最近几年却遭到史学家质疑,认为这场战役有夸大嫌疑,或者根本就不存在。孰真孰假,我们真的很难说,但“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却被流传下来,但凭借这句话,也足见汉人非是不善战之兵,只要有好的统帅,照样能驰骋东方大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