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勇拒富二代,下嫁没落贵族,享福半生后,郭婉莹被下放养猪洗厕所

勇拒富二代,下嫁没落贵族,享福半生后,郭婉莹被下放养猪洗厕所
2021年01月22日 01:23 新浪网 作者 米君说史

  二十二年前,刚刚刮起秋风的上海滩,有一位90岁的老人安详地告别了世界,告别了她灿烂而多艰的一生。

  过世之前,她就已向当地红十字会志愿捐献自己的遗体。即使人生拉下帷幕,心脏停止跳动,她的光彩却未曾暗淡,仍以自己柔弱的身躯依然为祖国医学的发展奉献了最后的力量。

  

  飘扬动荡、饱经风霜的一生并没有使她变得刻毒幽暗,岁月与苦难从未改变其优雅纯净的气度。

  福楼拜曾经说过:一位真正的贵族不在他生来就是个贵族,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着贵族的风采和尊严。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上海永安百货的四小姐——郭婉莹。

  01明媚灿烂的雏菊四小姐

  她是一个从小便被捧在手心里,锦衣玉食、金尊玉贵娇养着长大的姑娘,在澳洲悉尼出生,那时她有一个英文名字—Daisy(戴西),是雏菊的意思。

  雏菊在早春的清凉露水中悄然绽放,盎然的生气显露出烂漫的风采,雏菊的花语是天真、和平、希望、纯洁的美以及深藏在心底的爱。这个可爱的名字蕴藏着父母对她最真诚的期盼,期盼她能够一生顺遂、天真无忧。

  

  在郭婉莹六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将事业发展的重心从澳洲转移回国内,郭婉莹也随之搬迁来到了上海定居。

  她的父亲名叫郭标,是澳洲早期华人华侨的领军人物,一生中曾参与设立中澳轮船公司,创办悉尼中华学校,而在其辉煌的产业布局中,最为耀眼的应该就是民国时期在上海滩赫赫有名的永安百货公司,它所在的南京路,直至今天仍是上海的核心位置。

  正因此,郭婉莹被大众称为永安四小姐。

  戴西在澳洲时一直还未有属于自己的中文名字,直到回国后,她的一个交好的中学同学,鼓动她拿当时走红的作家冰心(谢婉莹)的名字来作为自己的名字,至此她才算有了一个正式的中国名字——郭婉莹。

  此后的少女时代应该是郭婉莹一生中最明媚光亮的日子。

  父亲为她选定了当时的知名贵族学校,宋氏姐妹也曾从那里毕业,算是她的师姐,当时的上流社会崇尚的是美式教育,就连所用的课本也是全英文的。

  

  学校除了重视英文学习外,也对文体科学有着严苛的要求,学校并不会因为她们的家世背景而有任何的优待,在这里的每一个学生都要一丝不苟地对待自己的课业,严格遵守校规的要求。

  当然这种西式的贵族化教育也充满了自由的色彩,她们可以在学校演出莎士比亚的话剧,可以阅读当时西方最流行的文学作品。

  在这里,不只是单纯的学习知识,老师还会教导她们做一个优秀的宴会女主人。

  毫无疑问,父亲希望她和上海滩所有上层阶级的女儿一样,成为一个标准的名媛淑女,以便日后嫁入一个更好的人家,平展无忧地过完这一生。

  

  在这轻车快马的日子里,她有着如水般柔软娇嫩的面容,可也潜藏着一颗跳动倔强的心。家里让她与同是富家子弟的Eobard订了婚,可她并不爱这个未婚夫,她一心想去燕京大学继续求学,所以她提出了解除婚约,即使后来Eobard威胁她,她仍旧坦然的面对,仍一字一顿地解释她的不爱,她的理想,她坚韧的内核。

  02婚姻背后的璀璨与裂痕

  这个坚定而果敢的姑娘终于在25岁那年,嫁给了自己选定的新郎。

  郭婉莹的丈夫名叫吴毓骧,先祖是林则徐,无疑也是名门之后,但时光荏苒,从林则徐再到他这一辈,几代过后,他的家族虽也还算书香世家,再也不复昔日的繁华,甚至有些清寒。

  两相对比,旁人不免都觉得他高攀了永安的四小姐,可郭婉莹自己,却从未这样说过,也从未低看了她的丈夫。

  

  两人生长于丰沛知识的灌溉,不免少了些烟火气,如梦般的婚礼过后,生活却还是有些浮悬,未能踏于实处。

  郭婉莹原本也应对爱情和婚姻有着美好的期望,她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可以相伴一生的同路人,可不想,这个人虽然浪漫又有趣,可是这份锦上添花的倜傥风情却从不是只给自己一个人的。

  郭婉莹在生小儿子的时候严重难产,在医院里趟过了一道鬼门关,此时她的大女儿也因感染肺病在家中静养,妻儿子女都饱受摧残的时候,吴毓骧却仿佛未有任何感知一般,仍在外尽情玩到深夜,可见这是一个永远喜欢新鲜的浪子,即使身体停靠在岸,但他的心从未归家。

  

  郭婉莹曾在一个青春靓丽的寡妇家里找到她的丈夫。

  那个年轻的寡妇,竟也还是郭家认识的熟人。不知道这样的场面会给自尊骄矜的郭婉莹带来怎样的伤痛,但面对那个漂亮寡妇时,她只是淡淡地说道“我要找我的丈夫”,没有哭天抢地的喧闹与不堪,只是静静地将丈夫拉回了身边。

  当时那刻的淡然与平静,究竟是旧时社会女子的宽容大度,还是心力交瘁后的绝望坦然,我们都无从得知。

  

  体面与自尊,让她很少谈及这段过往,即便在很多年以后被追问时,她也说她很喜欢她这位丈夫,因为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是很有趣的,看啊,她记得的还是那些烂漫快乐的日子。

  丈夫的收敛和事业逐渐的如鱼得水,让郭婉莹过了几年平和自在的少奶奶生活,住在花园洋房里,养着德国大型犬,烹饪打麻将,陪伴着孩子成长,这段时间,郭婉莹没再出去工作,她和俄国宫廷点心师学做蛋糕,似乎生活无忧无虑,一切又有了年少时的光彩。

  03动荡人生里的坚韧优雅

  然而她的人生仿佛注定无法波澜不惊,事实巨变,大运动时期,吴毓骧锒铛下狱,他的家产皆被没收充公,郭婉莹的首饰衣服当然也不例外。

  郭婉莹和孩子也随即被赶出了久居的豪宅,他们搬到一个只有几平米大、转身都困难的小房间里,还需要与其他人合用厕所厨房,这是她从未预想过的生活。

  后来,她也被要求去底层劳动,在远离住处的城郊农场里开始养猪,为了照顾年幼的孩子,她还需要两头奔波。

  

  进入寒冬,在湿冷的上海,她还会被派去剥大白菜被冻坏的菜叶,她原本纤细的手指被冻伤,开始走形僵硬,不再灵活。时隔多年,郭婉莹似乎对这段历史不甚在意,还调侃道还好不痛,只是不灵活了。

  她甚至还洗过厕所,乡村的旱厕简陋不堪,气味难闻,地上挖个大洞,放个木桶就算搭建完工。而郭婉莹每天都要负责将木桶清洗干净,循环往复,也从未叫过一声苦。

  除此外,她还要拌水泥、砸石头,到池塘里挖河泥,手上布满茧子和血泡,做着前半生的日子里从未接触过的粗活累活,这时她已年过半百,往日优渥、富足,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生活仿佛已是上辈子的事了。

  

  可这一切并没有压倒她,苦中作乐,在混沌的生活中寻找希望似乎是她最为擅长的事情。在艰苦的岁月里,她却仍旧保持应有的优雅与尊严,她仍能用煤球炉子做出昔日和俄国师傅学习的彼得堡风味蛋糕,而厨具就是一个残破的铝锅;她仍能用粗瓷缸子饮茶;没有了名犬做宠物相陪,她还能精心养一只可爱的小鸡仔。

  可她的丈夫吴毓骧却没有熬过去,没几年便故去了,扔下了一双儿女只能靠着郭婉莹勉力维持生活,去认尸取遗物的时候她一直很平静,直到丈夫的骨灰归了家,她无法再强忍泪水,痛哭起来。

  04晚年生活的美好重拾

  还好动荡的十年她最终熬过来了,一切拨乱反正,生活重归正途后,她也到了退休的年龄,后来她选择与好友汪孟立结了婚,多年后,郭婉莹评价他是一个真真的好人。

  汪孟立是一个朴实真诚却也平静古板的人,他是牛津大学的毕业生,与郭婉莹是多年的老友,在郭婉莹身处困境时,他曾多次伸出援手。

  

  郭婉莹和儿女

  婚后的生活是平静而美好的,他们一起旅行,一起与旧友相会,一起畅聊天南海北古今中外,那个幽暗而漫长的岁月似乎已远去,面前平淡而幸福的生活更值得人眷恋,可惜好景不长,四年以后,汪孟立患癌,即便郭婉莹再怎样悉心照料,年老的汪孟立还是没有挺过病痛的折磨,最终撒手人寰。

  这时,郭婉莹的儿女们已经成家,她不愿儿女放下自己的生活而专门去照料她,经过种种苦难的洗礼后,她觉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很好的生活。

  自此郭婉莹再次独立生活。

  后来,改革开放,百业待兴,上海滩也重拾昔日的辉煌,开始外贸交易。自小受到的美式教育的郭婉莹在此时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

  

  她不仅开始教授英语,也被聘请到咨询公司指导商务信函的拟定。这时的她不再是民国豪门永安四小姐,不再是养尊处优的吴太太,也不再是劳动改造时被大声呵斥直呼其名的郭婉莹,她成了受人尊重的郭老师。

  多年后国外记者问起郭婉莹当年那段昏暗的日子时,她只是说:“劳动有利于我保持体形,不在那时急剧发胖。”她不愿意同外媒揭露那些苦难的过往,她觉得外国人根本看不懂那些时光,只是为了寻求优越感而刨根问底。

  木心说:死是简单的,我选难的那条路。

  

  郭婉莹也选择了难的那条路,她没有让苦难毁掉她的尊严和优雅,甚至直到白发苍苍时,你都能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一份少女般的纯净和活泼。

  透过冗长的岁月,你能看到一个从未被战争、背叛、灾难以及琐细的日常生活压垮的女人,她仍旧在老照片里面容优雅,扬起下巴,眼神中透露出平和的爱意与坚定。这就是她,一个真正的精神上的贵族——郭婉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