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教科书的《将进酒》,早就被改了,李白的原文,狂得不敢让我们背

教科书的《将进酒》,早就被改了,李白的原文,狂得不敢让我们背
2020年12月11日 22:58 新浪网 作者 支通仲

  教科书的《将进酒》,早就被改了,李白的原文,狂得不敢让我们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一曲《将进酒》,写尽一身狂傲气。

  即使处在赐金放还的路上,李白还是不改他“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痴狂,《将进酒》一开篇就是处在云巅的神来之笔。目前,这个为我们熟读背诵的篇目已经足够看出李白超乎凡人的气魄,但却有人提出:其实原文更狂,狂到不敢让人读!

  

  《将进酒》背后的故事

  专业人员研究分析说,《将进酒》最有可能是写于李白被赐金放还之后,在一次与好友岑勋和元丹丘的聚会上的劝酒之作。那时候的李白,经历了大匡山学艺的少年时期;经历了腰缠万金而迅速散尽的出蜀云游期。

  再到“贵妃倒酒,力士脱靴”的荣耀时刻;然后被谗言击倒,从翰林院被扫地出门。其实,即使是在受到唐玄宗赏识的时候,也是多把他的作品当作一个在饮宴取乐的,并没有真正能够让李白实现他“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抱负。

  

  所以,李白一生都是郁郁不得志的,表面上是“狂”,骨子里却是“寂寞”的。一曲《将进酒》,不只是狂气,更有因仕途之路坎坷而难言的忧愁寂寞。

  《惜罇空》才是真正的《将进酒》

  近代学者在研究敦煌文化的时候却发现了一首与《将进酒》非常类似的作品,名为《惜罇空》,这首诗的内容与我们熟知的《将进酒》只有几字之差,但是仅仅是几个字的改动,表达的意味确有着天壤之别。

  

  比如我们熟知的“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一句,在《惜罇空》一诗中则写作“古来圣贤皆死尽,唯有饮者留其名。”两字之差,《惜罇空》中的狂气却是“更上一层楼”,是直冲霄汉的狂,是痛到极致的颓丧与狂欢,而少了《将进酒》中那种寂寞悲凉之感。通过观察对比,我们不难发现,《惜罇空》中的诗句更加能够表现出李白“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的酒后情态。

  但是《将进酒》却表现的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醒寂寞,无路可走的悲愤。研究《惜罇空》的学者们声称,这才是李白的原作,《惜罇空》里体现出的才更像那个“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李白。而我们现在学到的《将进酒》则是宋代文人因原文存在太多消极情绪而加工改造后的“赝品”。

  

  李白原作为何被后人篡改?

  李白的诗词大部分时候是写他自己,也永远最推崇他自己,然而这两篇相近的诗中展现出的都是李白的一面,究竟哪个才是他想要表现的自我,除非亲眼见他执笔的人,谁也无法妄下定论。

  但是对比起《将进酒》,《惜罇空》中的某些句子表达的情绪过于激烈,可能会引起年轻人的误解,存在传播不健康情绪的因素。所以,古人为了不影响学子向学的心志,对其加以改动也是可以理解的,并且这个改动也更符合我们如今的价值观,是可以肯定的。

  

  小结

  说因为李白原文太狂,不敢让人背诵,不如说是这种狂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狂,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这正如宋代文人公认的“学诗当学杜诗”一样,不是李白的诗不好,而是后人没办法学出他的神秀气韵,反而空落得颓废之感。正如余光中先生对李白的评价“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盛唐没了李白,也就难以展现出让后人心驰神往的锦绣气韵。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