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2020年07月23日 17:56 新浪网 作者 新梅帮

  来源:传媒茶话会 作者:李磊

  摄影记者正在“凋零”!随着媒体融合的发展,不少媒体为节约成本,改革组织结构,将摄影部裁撤掉或者将其并入文字部门。

  新媒体时代,摄影记者面临哪些职业困境?又该如何转型? 

  7月中旬,《传媒茶话会》对话《中国摄影报》社社长赵迎新,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湖北日报视觉新闻中心视觉总监田悦,中国人口报记者部副主任潘松刚,梨视频前副总裁、资深媒体人常河,中新社四川分社记者安源,财新传媒记者梁莹菲。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陈杰/摄

  2016年,《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在四川凉山州悬崖村用无人机拍摄下爬天梯上下学的孩子。陈杰的这组报道第一次让悬崖村被外界发现,也改变了悬崖村的命运。为了拍摄这组照片,陈杰徒步5个半小时进入悬崖村,爬上天梯才拍摄到孩子们背着沉重的书包在天梯上攀爬的图片。 从1998年到《新京报》,陈杰做了22年的摄影记者。他对摄影、去一线报道有执念。2014年7月,担任新京报视觉部主编的陈杰,选择离开主编的岗位,回归一线做摄影记者。 “因为,待在管理岗位上,我生活得并不快乐,离开了一线那种激情澎湃的时光。” 回到一线,陈杰做了“内蒙古腾格里沙漠污染”调查报道,该报道触发中国环保风暴,腾格里沙漠被污染的区域被彻底整改;陈杰航拍的作品《天津爆炸》获第59届荷赛奖一般新闻类单幅三等奖。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陈杰/摄

  同为摄影“老兵”,有27年从业经历的《中国人口报》记者部副主任潘松刚也谈道:“我喜欢摄影,就选择了摄影记者这个职业并坚守至今。“1998年洪涝灾害、2003年的非典、2008年汶川地震、2010年舟曲泥石流、2013年雅安地震及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报道,他都参与过。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潘松刚从北京出发去武汉,中间去绥芬河、满洲里采访20天,直到6月26日才从武汉返回北京,在外采访4个半月。“我前期在武汉待了66天,武汉的方舱医院我几乎都进去过。这期间,我一直在拍照片,总共进了20多次红区,最多的时候一天进过两次红区。”潘松刚说。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潘松刚/摄

  上面这张照片,是潘松刚在武汉儿童医院NCP隔离病区拍摄到的。 潘松刚对《传媒茶话会》讲道,“新生儿内科护师赵佩哄着患儿,做起了‘临时妈妈’。孩子的母亲感染新冠肺炎,孩子刚出生也受到感染。赵佩3个月没见到女儿,她才11个月大”。 安源是中新社四川分社的一名摄影记者,有12年的摄影记者工作经历,算得上摄影记者中的“中青代”。 在新冠肺炎采访报道中,他独家拍摄到李兰娟院士口罩压痕的照片。这张照片感动无数人,“李兰娟脸上的压痕”话题曾冲上微博热搜第一名。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安源/摄

  当她脱下防护服时,疲惫的她下意识地露出了微笑,面部的压痕清晰可见。我意识到李院士作为最高级别的专家之一,她的笑容可以给人以信心和鼓励,就连忙举起相机,抓拍了这个动人的珍贵瞬间。” 在安源看来,摄影记者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第一时间奔赴新闻现场,并将现场画面第一时间传递给大众,这种满足感和成就感是金钱和其他的物质享受所无法比拟的。 安源希望能继续将摄影记者的工作做下去,直到做不动为止。

   摄影记者遭遇职业危机

  整个新闻摄影行业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中,摄影记者也面临生存挑战。

  智能手机的普及,社交媒体的发展,一旦发生新闻,人人都是记者,公众随时可以利用自己的手机进行拍摄,第一时间传播,专业的摄影记者已经失去了先发优势。

  2018年,《纽约每日新闻》裁撤全部10名摄影记者和两名图片后期人员。改为向大众要求免费转载照片以及派出记者用手机拍摄的方式来获取新闻图片。 据常河介绍,在国内,近几年,面对媒体发展环境的变化,国内很多媒体都在调整、裁撤摄影部门,转向与通讯社或图片机构合作,一些摄影记者因此被迫离职或转向视频方向转型。 赵迎新也指出,“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生活类、社会类的新闻摄影供图,许多的自媒体、拍客替代了专业摄影记者的角色。 对于还在职的摄影记者来说,他们的头上像悬着一把剑,谁也不知道裁撤摄影记者、合并摄影部门这把剑什么时候会挥向自己。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潘松刚/摄

  在田悦看来,目前,摄影记者的生存压力来自内外两方面。媒体内部,掌握丰富新闻资源的文字记者拿着手机,即可完成文字到视觉的传播。外部环境下,摄影记者再勤奋,也跑不过无处不在的“摄影公民”。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陈杰/摄

  生存环境的变化带来的触动,正在加速摄影行业的进化,新闻摄影的瓦解,让摄影记者倍感职业压力与孤独感。“适合摄影的纸媒被时代落下后,传统的摄影记者,也渐渐游离到主流之外,成为一支越来越孤独的队伍,逐渐失去话语权。”纸媒的衰落、摄影记者队伍的萎缩,让有6年摄影工作经历的财新记者梁莹菲感到了孤独。

  “工作压力来自找不到选题、选题进展不顺利、拍摄效果不理想、图片传播越来越乏力。”梁莹菲补充道。 田悦也认为,“媒体生存状况日益艰难,不仅是年轻摄影记者,我们这些工作了近30年的人同样面临压力和困惑。我想冲锋在前,放不下孩子;想静下心做深度专题,可时间不够、生活压力大”。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安源/摄

  进化、转型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又该如何转型,增强不可替代性?赵迎新认为,互联网的发展、社交媒体时代的到来,导致图片需求量的增加。所以,相反,很多大的通讯社不是裁减摄影记者,而是在增加。而且,从新闻报道的角度而言,时事报道、大型体育赛事、突发事件报道中仍需要专业的摄影记者。 这种专业性也体现在,公民摄影只是在拍图,而专业摄影记者是用图片在报道真相、记录事实。 梁莹菲也指出,摄影记者,应该更擅长去“概括”和“升华”,在现实中提炼观点。这是摄影记者一直比普通人多一层的功能。

摄影记者会“死”掉吗?
田悦/摄

  专业摄影记者有存在的价值,但客观环境在变化,为了提高竞争力,摄影记者对职业的认知应该应该重建,也必须进化。

  01 一专多能,提升作为记者的专业素养

  摄影记者如果只会拍照,不会写稿、不懂后期制作、不具备发现新闻线索的能力,只是一个扛相机的人,那注定会被取代。

  陈杰告诉《传媒茶话会》,摄影记者首先是记者,他应该具备记者各种能力——文字能力、观察分析问题的能力、沟通能力,然后再用相机去拍摄、表达,这样的影像才有力量。否则,跟普通的拍摄者没有差别。 

  田悦认为,一名优秀的摄影记者不会随意按快门了事,他们会在现场捕捉最有新闻价值、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瞬间,用最合适的视觉语言来传达新闻信息。 

  在常河看来,一专多能,会多种技能,能拍摄、会写稿、懂编辑,具备专业的图像叙事能力、表达能力这是摄影记者的看家本领,这会让摄影记者能更从容应对挑战,赢得更大的生产空间。 

  02 从摄影报道到深度调查报道、全媒体表达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研究员郑梓煜曾认为,摄影记者应该放弃对突发事件现场的徒劳追逐,而致力于从时代现场中发现那些结构性的、亟待解决的却又被遮蔽的问题。

  摄影记者应该向深度调查记者转型,实现视觉化和深度化的合一。陈杰是转型的代表。 

  陈杰建议,一方面,摄影记者要深入研究、专注于某一个领域,积累丰富的行业知识,这样才能够对一些问题作出敏锐的判断,然后才能用影像去表达。

  另一方面,掌握多种媒体表达技术和方法,从单纯用文字和图片表达,向文字、图片、视频综合表达转型。

  田悦建议,摄影记者在视觉传播中的价值重构可以实施“两条腿走路”战略。在量上,向全民摄影让渡;在质上,专业摄影向更深度发展。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