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明代大儒罗近溪在云南的乡村治理思考

明代大儒罗近溪在云南的乡村治理思考
2022年05月14日 00:00 新浪网 作者 人民资讯

  本文转自:云南日报

  王颢 谢青松

  明代大哲学家王阳明(王守仁)的心学思想对中国文化产生过深远影响,至今仍有时代意义。尽管王阳明没有来过云南,但他的后学中却不乏来云南为官、游历之人,诸如罗近溪、邓豁渠、吴应宾等,都在云南留下足迹和影响。其中,罗近溪在云南的影响尤为突出,他在云南为官,治理农田水利,政绩突出,同时致力讲学和著述,对王阳明心学的传播作出巨大贡献。罗近溪在云南期间,对乡村治理进行了深入思考和有益探索,其乡村治理的思想,主要反映在《腾越州乡约训语》等著述里,在今天的乡村振兴实践中,值得研究和借鉴。

  政绩卓著的大儒

  罗近溪(1515~1588年),又名罗汝芳,江西南城县人,明代中后期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诗人,泰州学派的代表人物,是该学派“唯一特出者”,被誉为明末清初黄宗羲等启蒙思想家的先驱。

  明正德十年(1515年)五月初二,罗近溪出生于一户书香之家。其父罗锦是王阳明心学的一名继承者,一生乐于阐发良知之学。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罗近溪从小笃学力行。在他18岁的时候,因过度实践“静坐澄心”,造成重病。父亲于是让他奉读王阳明的《传习录》,疾病也逐渐痊愈。26岁时,罗近溪赴省城南昌参加乡试落第,却幸遇王阳明心学泰州学派传人颜钧(字子和,号山农),于是终生奉颜山农为师。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39岁的罗近溪登进士,开始涉足仕途,曾任太湖(今安徽安庆)知县、山东刑部主事、宁国(今安徽宣城)知府等职,期间多年回乡守制或居家静养、讲学。

  万历元年(1573年)十月,朝廷委派罗近溪到云南为官,此时的罗近溪已年近花甲,于是“具疏乞休”,但朝廷不允。罗近溪正在考虑是否要挂冠而去时,他的妻子吴氏说:云南偏远,没有十分出名的学者,你去传播学术,今后人才辈出,不也是你的努力吗?这番话让罗近溪改变了主意,“圣人所居则化,何陋之有?”于是,时年59岁的罗近溪出任云南屯田副使,主管农田水利事务。

  罗近溪于万历二年(1574年)十一月抵达昆明后,整治滇池,疏挖金汁、银汁二河,修治境内水利,新增灌田面积千余亩。他在云南期间,遍历楚雄、大理、澄江、石屏、永昌(今保山)等地,修理堤坝,疏导河渠,搭建桥梁,为当地的农业生产提供了有力保障。万历四年(1576年),罗近溪还主持修建了侍郎坝(今腾冲市腾越镇)与安宁州两座城池。

  万历五年(1577年)二月,63岁的罗近溪升任云南布政司左参政,“总理二司”,分管粮储、屯田、军务、驿传、水利等事。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云南巡抚王凝,发现罗近溪学养深厚,热心讲学,就把学道的大印交付与他,让罗近溪兼职主管云南教育。

  罗近溪勤勉从政,同时讲学不辍。他善于把高深的哲学思想用简单直接的方式表达出来,深入浅出,受到云南各地平民百姓的广泛接纳。他主讲昆明五华书院,听讲的父老子弟多达数千人。弟子杜应奎把他在昆明讲学留下的《五华会语》和《双玉会语》,以及在云南各地讲学的记录编为3卷,后以《近溪罗先生会语》刊行。

  尽管罗近溪在云南的时间不长,却在云南地方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方面都作出杰出贡献,事迹彪炳史册。

  乡村治理的思考

  万历三年(1575年)秋,罗近溪主持疏导永昌(今保山市)龙池、沙河,又在腾越州(即今腾冲一带)以智谋平定了动乱之后,为了当地的长治久安,他即于腾越讲学,同时依照王阳明的“十家牌法”,因地制宜制订《乡约》,并广泛宣讲,留下《腾越州乡约训语》等著述。通过这些文献不难看出,腾越一带地方,乃是其“乡约”理念的实践之地。

  罗近溪在腾越州举行《乡约》会讲时,有人曾指出他的《乡约》与其他乡约的不同:“往见各处举行乡约,多有立簿以书善恶,公论以示劝惩,其约反多不行,原是带着政刑的意思在。若昨日,公祖只是宣扬圣训,并唤醒人心,而老幼百千万众俱踊跃忻忻向善而不能自已,真如草木花卉一遇春风,则万紫千红,满前尽是一片生机矣。”可见,罗近溪的《乡约》,并未采取公开立簿以书善恶的方式,而是注重于唤醒人心、启迪智慧,他还在五华书院持续讲授《乡约》等著述。罗近溪的《庭训》《乡约》《训语》,对云南历史上的家风家训传统产生过深远影响。

  罗近溪在云南腾越州等地任职期间留下了不少著作,其中《腾越州乡约训语》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性作品。

  在《腾越州乡约训语》中,罗近溪重点谈了孝顺、尊敬、和睦、教训。

  孝顺与尊敬。罗近溪认为:“盖能不逆不拂,说静便静,即孝顺也。”大概意思就是面对长辈时,说安静就能够安静下来,这就是孝顺。能够随时随地说安静就安静下来,这种安静并非昏睡,而是非常警惕的一种在场、在听的状态。除此之外,所有的行为表现和语言谄媚等,都不足以表达孝顺。罗近溪又说:“盖能拱手端立,一心悚听,即尊敬也。”只要能够垂着手在那儿站得很正,很敬畏地聆听长辈教训,一心处在这种非常警觉的状态,就是尊敬。

  和睦与教训。罗近溪认为:“盖在此同立同听者,不是你们的乡里,便是你们的子孙,今能顺从而不违,恭敬而不怠,则乡里即成和同,而子孙亦好看样,乃为和睦、教训也。”能够顺而不违,恭敬而不懈怠,那么乡里的人就会变得和睦,变得混同,大家都互相同意,没有矛盾,这个就是和睦。如果单纯为了和睦去做这做那,却不一定能实现和睦。如果从内心深处接受了,顺从了,由此所表现出来的结果,那就是和睦。在他看来,对于子女,无需刻意教训,父母若能做好自己,小孩就自然而然继承过来了;师长做好自己,那么学生、下属就自然跟着走。所以,口头上的教训并不重要,父母以身作则,教训将会自然而然地发生。

  “静定”的人生智慧

  万历五年(1577年),罗近溪巡察楚雄,于楚雄书院讲学,留下“捧茶童子即知道”的茶道公案。罗近溪的一位朋友说:“吾侪今日只合时时照管本心,事事归依本性。”我现在用功只是时时刻刻照管本心,事事归依本性。罗近溪借着两个童子端茶过来之际,提醒他:“我的心,也无个中,也无个外;所用工夫,也不在心中,也不在心外。只说童子献茶来时,随众起而受之,已而从容啜毕,童子来接茶瓯时,又随众付而与之。君必以心相求,则此无非是心;以工夫相求,则此无非是工夫;若以圣贤格言相求,则此亦可说‘动静不失其时,而其道光明也’。”

  罗近溪所说的道理看似极其简单,但实际上包含了儒家所有的修为在里面。我们在人生里面遇到不管什么样的困难,感觉到什么样的烦恼,无一不是由于跟这份静定的本来内心真实的状态失去了联系。一旦我们和自己内心的这份静定的状态连接起来,回到这份静定之中,那么就没有烦恼,也不会做错事。所有的孝顺、尊敬、和睦、教训都只是我们归于静定的一个副产品。他认为,“太和”(也称寂静、静定)是人生智慧与修为的一种极高功夫和境界。

  罗近溪所说的孝顺、尊敬、和睦、教训,实际上都是仁爱的具体类别。同样的一个爱,表现在不同的关系里,就产生出不同的说法。这个说法虽然会因时、因地而变化,但是那个真正的爱是永远都不会变的。而真正的爱只有在静定之中才涌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不断练习返回静定,才能达到和维持爱的纯洁性,以及滋养道德的深根。在这个意义上,罗近溪的《训语》《会语》有着长久的价值,“说静便静”的理念也值得深入体会。

  罗近溪于万历五年(1577年)辞官,万历十六年(1588年)逝世,享年74岁,葬于家乡南城县凤凰山,送葬弟子数百人,弟子私谥“明德夫子”。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文学家黄宗羲撰写《参政罗近溪先生汝芳》一文,记录和评介了罗近溪一生的事迹和贡献。在云南文化史上,罗近溪的讲学起到了移风易俗、教化人心的实际作用,他把王阳明心学的种子播撒在了边疆大地。罗近溪对乡村治理的思考和实践,以及“静定”和“致良知”的人生智慧,在今天仍有值得深入探索和领悟的价值。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新闻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