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水浒世界为啥土匪横行?看完林冲在沧州生活的几个细节,就明白了

水浒世界为啥土匪横行?看完林冲在沧州生活的几个细节,就明白了
2021年04月21日 08:06 新浪网 作者 杨角风发作

  《水浒传》之所以名列中国四大名著之一,并非是因为他宣传暴力,或者说揭露大宋朝的黑暗。而是因为这本书行文流畅,刻画人物上面不死板,虽然有些篇章给人感觉很粗糙,但又有些地方异常细腻。

  比如入选了教科书的一篇《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如今再细细读来,竟然发现里面隐藏着很多耐人寻味的细节。

  原先一直不明白,像孔明、孔亮、周通、李忠这种人,为什么能一直抢劫,却安然无恙?而看完林冲在沧州的生活后,突然就想明白了,原来大宋朝的官场是这么一回事啊!

  杨角风谈水浒第31期:水浒世界为啥土匪横行?看完林冲在沧州生活的几个细节,终于懂了!

  一、

  林冲误闯了白虎堂之后,审判他的腾府尹还算有良心,在当案孔目孙定和他的坚持下,硬顶了高太尉,没有判林冲死刑。

  而高太尉辛辛苦苦设下的陷阱,就这样让林冲逃脱了,当然,这并非是林冲的老岳父多方打点的结果。而是,滕府尹根本就不怕高太尉,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有点瞧不上他,故意跟他作对的意味:

  “高俅情知理短,又碍府尹,只得准了。”

  难道滕府尹不怕高太尉?

  实际上,开封府尹这个官,一点都不比殿帅府太尉这个官职低,最差也是平级,都是二品官!

  而开封府尹并非普通二品官这么简单,他跟太尉是平级,倒不是因为开封府出了一个包青天。而是因为挂名开封府尹而不办事的,还有一个,这个人一般由皇室成员挂职,而且是当皇位继承人培养的。

  比如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的弟弟,也是宋朝第二任皇帝的赵光义;赵匡胤的四弟赵匡美,在“金匮之盟”中也是正儿八经规定的皇位继承人;再有就是宋真宗赵元侃,他们都兼任过开封府尹。

  而滕府尹这种,是实际在干事的,他们都是作为宰相培养的,也就是说,他其实是蔡京的接班人。滕府尹见到蔡京,也不过是作揖“讲均礼”,而高俅虽然受宋徽宗赵佶宠爱,但跟蔡京的地位还是没法比的。

  由此可见,开封府在大宋朝是风气最正的一个地方,但官正,不代表吏也正,连包拯包青天不是也被手下人忽悠过?

  二、

  实际上,林冲擅闯白虎堂,并非单纯地要跟高俅比刀,其实是打算花点钱,消了这个灾,属于暗中行贿!

  这跟林冲救李小二的情形是比较像的,李小二是偷了店家的财物,要被送官,林冲帮了他:

  “又得林冲主张陪话,救了他免送官司,又与他陪了些钱财,方得脱免。”

  花钱消灾这个道理,林冲是懂得,只要花钱,就算犯了盗窃罪,也是可以原谅的。当然,此举也间接帮了他,后来发配到沧州后,李小二就回报了林冲。

  整个林冲犯案的过程中,在开封,虽说他老岳父也在四处打点,但并没有任何记载滕府尹或者孙定拿了他家什么好处。包括被收监,被审讯,被押送,以及后来的刺配路上,都是正常的流程,并没有违规收钱的地方,甚至都没给押送自己的董超、薛霸点好处。

  当然,董超、薛霸收受陆虞侯的贿赂另说,实际上一开始董超面对行贿也是拒绝的:

  “开封府公文只叫解活得去,却不曾教结果了他。亦且本人年纪又不高大,如何作得这缘故?”

  中间鲁智深救林冲这事暂时不讲,等到了沧州地界后,整个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们会惊讶地发现,沧州地界上的人们,对那些行贿索贿的事,习以为常!

  三、

  这一点,在柴大官人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真不愧是财大官人!

  先是让洪教头跟林冲比武,林冲说自己戴着枷锁,不太方面施展,柴进一听,这太好办了,给钱啊:

  “小可大胆,相烦二位下顾,权把林教头枷开了,明日牢城营内,但有事务,都在小可身上,白银十两相送。”

  随后就是给林冲写了两封信,外加二十五两银子,因为他很清楚沧州牢城管营、差拨的贪婪。

  林冲被关进牢房之后,就有其他的犯人前来告知他这里面的黑暗:

  “此间管营,差拨,都十分害人,只是要诈人钱物……若是无钱,将你撇在土牢里,求生不生,求死不死。”

  不仅如此,若没有钱或者人情,入牢就是一百杀威棒,有钱则可免。

  而且这管营和差拨特别好请,当陆虞侯等人前来追杀林冲时,曾在李小二所在的酒店吃饭,并让李小二代请管营和差拨。

  李小二本以为这两个东京来的人,应该认识当地的管营和差拨,结果没想到这俩人一来就是一句:

  “素不相识,动问官人高姓大名。”

  来的人给了文书,李小二都觉得这俩人“不尴尬”,就是不是好人,不正常的意思,但管营和差拨却毫不怀疑文书。

  四、

  由此可见,东京来的人都清楚这俩人给钱就办事,而这俩人也肯定不是第一次见陌生人,真是细思极恐:

  “那两个把一包金银递与管营,差拨,又吃一回酒,各自散了。”

  实际上大宋朝的沧州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李小二是在东京混不下去了,才跑到这里来的,结果:

  “因见小人勤谨,安排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汁水,来吃的人都喝彩,以此买卖顺当。”

  一个在东京(开封)只能当个小伙计的李小二,还有偷东西的污点,来到了沧州,竟然能当大厨使,众人还都喝彩。

  这倒让我想起了《人民的名义》里侯亮平抓赵德汉的时候,说他可不是老百姓,是一个处长。

  结果赵德汉说:

  “处长算个屁,在北京啊,一板砖下去,能砸倒一大片处长!”

  想想,每年年底,在京城各大部门机关办公的小赵、小李、小刘的,回到家乡。天天酒场不断,被人们称呼着赵处、李处、刘处,赏赏脸,来兄弟这吃个饭?

  所以,面对东京来的两个人,单着那一嘴的京味儿,管营和差拨就毫不怀疑了,这必然是大官啊!

  五、

  东京来的官,肯定比柴大官人好使啊,所以,这俩人收了银子,却不保林冲平安,反而开始设计要把他派往坟墓:

  “此间东门外十五里有座大军草料场,每月但是纳草料的,有些贯例钱取觅。”

  这句话很有意思,如果说之前管营和差拨收钱还是暗中收的话,这句话一出来,等于是明着告诉林冲,看草料是有额外收入的。

  而且不仅明着说,连林冲跟李小二讲了情况,李小二也知道草料场有钱赚:

  “这个差使又好似天王堂,那里收草料时有些贯例钱钞。”

  其实草料这种东西,要想弄点贯例钱还是比较容易的,肯定有日常损耗,同时还可以以次充好。

  更严重的问题还不在这里,而是这么大一个草料场,竟然只有一个军爷看管。而且交接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盘点,只是随便一句话就带过去了:

  “仓廒内自有官府封起,这几堆草,一堆堆都有数目。”

  而大宋朝军需粮草的管理制度是很严格的,根本不可能只留一个人看管,林冲之前一个人,林冲之后还是一个人。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结合前面的种种不正常表现来看,唯一一种可能就是管营和差拨在吃空饷。

  而且,为了陆虞侯给的那点银子,他们就敢火烧草料场,这可是军用物资。北宋时,沧州也到了跟金国的国界线了,正是交战区,他们真的胆子大到这种程度?

  若真是这样,那么大宋朝真的是糜烂到家了……

  整本《水浒传》,也就东京那块地面上还算太平一点,其他地方根本没法看。什么少华山、桃花山、清风山,到处都是土匪,连鲁智深路过的一座寺庙,都能被恶僧和恶道霸占,一群和尚竟然没办法报官?

  而且各地方也是山头林立,所谓的大宋律法,根本就是看人下菜的。老种经略相公不吃高太尉那一套,能保王进,滕府尹能保林冲。鲁智深杀了镇关西,还一路吆喝逢人便说,竟也无人擒拿,连武松当街杀人,知县都能免了他死罪……

  看完林冲在沧州的这段经历,哎,大宋朝是没救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