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吉林员工爆料混改承诺不到位 反对强制执行解除劳动合同

一汽吉林员工爆料混改承诺不到位 反对强制执行解除劳动合同
2021-09-30 12:37:17 道哥说车

一汽红旗、一汽解放、一汽-大众、一汽丰田,中国一汽的子公司,名头一个比一个响,但一汽吉林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一汽吉林)却不在此列。

据了解,一汽吉林的年销量巅峰在15万辆左右,森雅R7、R9和R7新能源等乘用车,以及佳宝VV7、V80等多款商用车支撑着一汽吉林的发展,但近年来森雅在汽车市场中已难觅身影,一汽吉林也发展不顺,无奈之下,2019年末一汽吉林寻求混改,引入山东宝雅新能源增资。以投资15亿元为代价,宝雅新能源获得了一汽吉林70.5%的股权,而一汽集团的持股比例则降到了29.5%。

对于一汽吉林来说,混改无疑是一次求生、求发展的机会,但对于一汽吉林的员工来说,他们极有可能面临当年天津夏利混改时,员工自身利益难以得到保障的僵局。

员工劳动合同难履行 工资分配甚至有“唯亲”之嫌

近日,一汽吉林员工向《道哥说车》爆料称,一汽吉林混改之后并没有完好的履行当初在职工代表大会、部门宣贯会中作出的关于员工安置的相关承诺,并且工资分配严重不均,甚至出现“公司某位前任领导家属休产假2年没上班至今,其不上班期间工资比在职员工高的现象(员工透露)”。

一汽吉林员工向《道哥说车》透露,2019年,一汽吉林进行了混合所有制改革,对员工权益有几点承诺:

1.公司承诺混改后,在员工自愿的基础上,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继续执行,非无固定期限合同自动转为5年或无固定期限合同。当时公司领导强调,合同方面还与原来一样。

2.公司承诺混改后员工最低到手工资不低于1680元,后续将循序渐进优化工资机制。

此外,职工代表大会之前,该公司领导在宣贯会“解答员工提出的问题”时表示,对于合同将到期的员工,正常情况下将续签,如果不,将走正常裁员或离职程序。

但事实上,一汽吉林并没有很好在混改过程中履行上述承诺。一汽吉林员工自述:7月28日,公司与我们商谈转岗问题,表示让我们续签,利用劳动合同胁迫转岗,不转岗不予续签合同,我们表示同意。7月31日,公司并未及时商谈续签问题,中间这期间我们正常履行员工义务,公司未表示异议。8月11日晚通知我们正常出勤,8月12日,公司对外宣称合同到期不续签,实际上与我们签“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在这之后经过几天的协商,包括这之中提出相应问题,公司都不予明确解答!直至最后公司表示,与你们协商你们不同意,那公司就强制执行!而关于“协商离职”部分,相关的补偿确实给到了离职人员。

一汽吉林员工对此表示不理解,“我们的合同期限从2018年8月1日到2021年7月31日。然而今年7月31日公司没及时与我们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提前依据劳动合同提前30日通知,这期间一直到8月12日我们依旧在正常上班,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6条第一款规定:劳动合同期满后劳动者仍在原用人单位工作,用人单位未表示异议,视为双方同意以原条件继续履行合同”。“即便是按照正常程序,合同到期提前30天通知并上报工会,公司也没有做到”,一汽吉林员工如是说。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劳动合同争议外,一汽吉林内部员工工资发放也呈现出了极为不均的情形。一汽吉林员工透露,从混改过后,厂内几乎没有任何生产,全年产量500-2000左右,几乎停滞,各车间自主安排员工上班,轮流,甚至有的人几个月领导也不通知上班(有小部分疫情原因),员工工资零元到几百元不等,工人领导的工资平均在4000-8000元不等。而据一汽吉林员工提供的工资明细,员工工资最低竟低至1元,而工人领导工资甚至高过万元。

(据一汽吉林员工透露,2560元为该员工年终奖,也就表明当月该员工工资为0元)

(员工工资)

(工人领导工资)

更有甚者,据一汽吉林员工透露,公司某位前任领导家属休产假2年没上班至今,其不上班期间工资比在职员工高;公司某位现任领导爱人,和爆料员工同批签的劳动合同,来自同一学校,且单位表示也不和她续签合同,现在这位女士依然在公司工作。

(受访者供图)

混改一地鸡毛 天津夏利混改僵局重现?

作为近年来,国企(汽车行业)混改的代表,一汽夏利曾经也遭遇到如一汽吉林一般的僵局。2019年起,一汽夏利宣布做出混改与重组决定,一是与博郡成立合资公司,进行“合资新设”,利用现有的厂房、设备、部分人员和生产资质,从事汽车制造和销售业务,实现混改;二是将上市公司“壳”资源划转给中铁物晟,实现资产重组。

这次混改被誉为一汽夏利混改转型走向复兴的机会,但很快,2020年4月,大批员工前往一汽夏利生产基地维权,除了控诉“混改涉国资流失”的问题,同时也是在为员工们混改过后的安置问题发声。

据报道,处于混改中的一汽夏利对其在职员工给出了几项选择:可自愿参加合资公司的招聘、一汽夏利岗上员工的竞聘,或自愿选择内部退养、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待岗安置等安置渠道等。不过,据当时一汽夏利员工介绍,相关承诺也是一拖再拖,没了下文。

如今对比一汽吉林员工此时的遭遇,一时间竟仿佛历史重现。

此外,宝雅新能源参与一汽吉林的混改似乎也没有对一汽吉林产生立竿见影的好处。此前,一汽森雅悄悄下线新车,一款名为森雅鸿雁的车型被曝光。但事实上,这款车或许并没正式生产,一汽吉林员工透露,目前工厂还在生产R7,大概一天40辆,鸿雁系列则并没有生产。而反观宝雅新能源一方,今年9月还引入了烟台国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青岛联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烟台业达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三家战略投资者,据报道,这是在为IPO做准备。

并且,宝雅新能源似乎也对一汽吉林“爱答不理”,据一汽吉林员工透露,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宝雅新能源一方的相关人员,而宝雅新能源一方也没有对一汽吉林员工的安抚等相关政策。在对混改企业员工安抚方面,宝雅新能源似乎还没有当年的南京博郡积极。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实时热搜

更多>>
点击查看完整榜单

热门视频

更多>>

热门车型

更多>>

竞争力对比

更多>>

购车帮帮忙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精品原创

阅读排行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