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和选秀一起消失的,是上万练习生的舞台梦?

和选秀一起消失的,是上万练习生的舞台梦?
2021年09月14日 22:46 新浪网 作者 南都娱乐周刊

  偶像产业会凉凉吗?

  四个多月前,随着一则“倒奶视频”在网络上被疯转,即将迎来“成团夜”的《青春有你3》被责令停录。此后,“选秀”节目前路渺茫。

  9月2日,广电总局发布通知,明确禁播偶像养成类节目,而选秀类节目则要严控投票环节,不得设置场外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而在此前,爱奇艺CEO龚宇就曾表示,平台将取消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

  自被称作内娱“偶像元年”的2018年起,选秀节目不仅是视频平台的年度S级爆款网综,更是经纪公司输送练习生们最主要窗口,一批批心怀梦想的少年们借此舞台打开星途。这一“支柱”的消失,无疑会对整个偶像产业造成巨大的冲击

  为探讨内娱偶像产业的未来,南都娱乐走访了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与练习生。据悉,选秀节目的取消不仅会对平台的收益、流量造成影响,还有许多偶像、练习生们失去了最佳的曝光机会和唱跳舞台,急需寻觅新的出路。

     01   

  平台:失去爆款

  8月25日,在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组织召开的座谈会上,爱奇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龚宇表示,爱奇艺取消了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和任何场外投票环节。消息一出便冲上热搜,这是自5月初“倒奶打投”事件以来,首次有平台对选秀节目未来制作计划的公开表态。

  此外,有相关业内人士向南都娱乐透露,腾讯视频明年也不会制作101系选秀。也就是说,自2018年走红的青、创两大系列选秀短期内将无法与观众再见

  “这对平台的影响是很大的。”综艺宣发小于(化名)告诉南都娱乐,“《创造营》还有《青春有你》,都是平台自己的IP,评级也都是S+,对应的,平台投入的资源也会最多,总之这几季的选秀应该是平台最赚钱的项目。

  据艾瑞咨询数据,2020年广告商最爱投资的综艺是以《乘风破浪的姐姐》为代表的“明星竞演类”选秀节目。而《青春有你》、《创造营》等选秀节目所属的“才艺竞演类”则是近3年来招商能力最强的综艺类型。

  选秀节目不止更容易“吸金”,还能够“吸睛”,为平台带来巨大的流量。云合数据显示,去年《青春有你2》曾连续3个月获得单月网综播放量市占率第一,总计有效播放量超过19亿,是2020年网综播放量排名之首,而《创造营2020》则以6亿多的成绩位居第三。

  不容忽视的还有选秀节目的“造星”功能。经选拔、打投成功出道的爱豆们,将获得平台其他节目的资源与曝光机会,而其自带的关注度也能反哺给平台。通过《创造营2020》成团的“硬糖少女303”里,陈卓璇加入了腾讯视频播出的《吐槽大会第五季》,郑乃馨则以“国际学员助教”的身份出现在《创造营2021》中。

  作为两大平台连续推出四年的爆款,让上百个俊男或靓女们同台竞技的选秀综艺在内容上具有很强的不可替代性,并且有一群被称之为“秀粉”的固定受众,而“打投”环节则是维系这种高粘度情感的核心所在

  养成系偶像的粉丝小派(化名)告诉南都娱乐,“打投”行为在产生之初的意义便在于,粉丝可以身体力行地为喜欢的爱豆“谋未来”,凭着努力打投出来的名次,让公司给爱豆分配相应的资源。

  “养成(系偶像)没有太多的距离感,让他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中。”业内人士婷婷(化名)向南都娱乐透露,“倒奶事件”后,平台后续推出的选秀类节目均不能设置付费榜单,为此只能将原先定好的打投规则全部推翻。

  于8月14日上线的《明日创作计划》(《明日之子》系列选秀第五季)就没有沿用前四季的网络打投规则。选手们舞台竞演的结果是由“教师团”、“学长学姐团”及现场的“观众团”打分决定。

  但显然,《明日创作计划》的热度不及该系列选秀的前四季。截至9月14日,该节目的豆瓣打分人数仅为3100左右,尚不及第四季的十分之一。

     02   

  经纪公司:

  不一定公平,却必要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选秀节目大火后,某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张楠(化名)开始负责练习生的选拔。她告诉南都娱乐,不少经纪公司的业务都是围绕着选秀节目的周期转的,“每年签一些(练习生),然后准备第二年上节目”。

  在线下面试的过程中,张楠感受到了近年来选秀造星对未成年人产生的影响。有些小孩急着想要出名,嘴上说着热爱,但根本不具备达标的业务能力;有的人在面试中大吐苦水,说自己为了这次面试付出了多少,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甚至还有十几岁的孩子说可以为了做练习生而休学。

  “未成年人我绝对不会考虑的,但凡这个小孩跟我说‘我可以不上学’,那算了,你再厉害我也不会考虑。”她最终从三百多个孩子里选出了几个,他们有学历、有功底,也肯吃苦,值得发掘。

  签下他们后,公司安排了专业的声乐和舞蹈训练,甚至还有“综艺课“——一切都为了来年的选秀服务。为了他们能在节目里有更多的露出,张楠常常告诉他们,要懂得放大自己的闪光点。

  比如,其中一名男孩很擅长穿搭,她就建议他进组之前多准备一些单品带去,在节目里可以多多搭配,让观众们留下印象——所有人都清楚,选秀节目归根结底是一档“节目”,选手的业务能力只不过是其突出重围的众多因素之一,人设、话题、艺能感都是出圈之道。

  “我经常会跟他们讲,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然你改变不了,那就只能接受这个规则。”张楠说。

  尽管如此,选秀节目对无数的经纪公司与练习生们而言仍然是十分必要的年的选秀节目里,也有不少选手不止一次登上类似的舞台。《青春有你3》中人气颇高的训练生连淮伟就分别于2017、2019年参加过《明日之子》和《青春有你(第一季)》。

  男孩们虽然没有在节目里走到最后,但至少拥有了一批粉丝。张楠也有过让他们“来年再战”的想法,她坦诚道:“这个东西太现实了,你没有平台怎么曝光?只有平台和节目才是最大的曝光渠道。

     03   

  偶像练习生们:寻找新舞台

  2020年疫情期间,女团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正在热播,正在艺术院校上大二的女学生刘静(化名)在微博上收到了好几家经纪公司的私信,由此成为其中一家的练习生。

  去年,刘静也参加了选秀节目的面试,因为平台要为计划2022年的女团节目“提前摸底”。

  “那个时候肯定会有期待,希望有机会去更大的舞台被人看到,但没想到后面就没有(节目)了。”得知选秀取消的那一刻,刘静有点失落,“觉得自己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突然什么都没有了。”

  曾有媒体统计过,中国未出道的练习生多达一万五千人以上。选秀节目的取消,对所有偶像养成经纪公司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这意味着,不再有组合能像限定团那样在万众瞩目下轰轰烈烈地出道,经纪公司推出新人组合只能“冷启动”

  经纪人李昕(化名)正在负责一个新人男子组合,她用“不知所措”一词来向南都娱乐形容她当下工作的处境。

  “选秀取消后,该如何把他们推出去?”这是李昕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在思考的难题,压力有时会大到“梦到自己掉头发,最惨的一次,梦到我整个指甲掉下来了。

  在她看来,做男团最需要的还是打歌舞台。“一个完整的舞台才是他们的作品,男团不像歌手,单纯地通过音频去听,可能听不到魅力。

  为了找到舞台,大批致力于唱跳的偶像们只能“曲线救国”,试图以影视、综艺先获取曝光和关注。李昕也在留意各种组讯和选角信息,但合适的角色却并不多。有些剧本一打开,满篇都是感叹号,剧情逻辑都莫名其妙,“我不能为了赚钱,把孩子们推到这种戏里,拍完对他们没有任何帮助。”

  或许,最适合的解法仍然是是综艺节目。“现在没有选秀节目,我还是会看各个平台下一个阶段会有什么样的节目,根据每个人的特质去找合适的。”

  街舞、原创等垂类竞技节目对专业的要求又太高,参加节目的几乎是各个领域“大神”级别的人物,偶像们跳舞台又毫无竞争优势

  记者探访的这天恰好是周末,空荡荡的公司里,男孩们还在忙着录制最新的物料,一遍又遍地重复跳着同一支舞,被精心打理好的头发很快被汗水浸湿。

  李昕在旁边看着,还时不时和工作人员讨论起新的想法,与其等待机会,不如利用发达的社交媒体去主动创造:微短综是不是可以尝试做做看?拍一个他们看自己MV的reaction会比较有趣吗?

  李昕说,她做男团的初心,是打造阳光、真实,并且具备实力的偶像。然而回顾内娱101系选秀走过的这四年,节目态势越发疲软,选手质量持续下滑。它的取消,势必会让行业经历一场剧烈阵痛,但或许也不失为一次让各方冷静下来的机会。

  平台造星告别“唯流量”、“唯打投”后,需要研发相应的打歌节目,以弥补当前偶像产业急缺的曝光舞台;而经纪公司与练习生则需要沉下心来,花更多时间去打磨唱跳能力,才能让整个市场更健康地运行。

  练习室内灯光亮得通透,四周围起灰色帘布,令人分不清昼夜。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才惊觉,原来夜幕早已降临。跨出这道明暗分界线,少年们又度过了追梦路上无比平凡的一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选秀节目练习生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