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世界级冠军呼吁:愿每位产妇都能享有无痛分娩

世界级冠军呼吁:愿每位产妇都能享有无痛分娩
2022年11月25日 16:37 新浪网 作者 消费观察

  “分娩镇痛不仅是医学技术的进步,也是人性温度的体现。产痛不需要忍耐,我们应该给予产妇追求无痛的权利,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在此,我呼吁:母爱无需疼痛来证明,愿每位产妇都能享有无痛分娩。”

  11月24 日,在由《医师报》联合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业委员举办的「感恩生命 关爱女性“无痛分娩——以爱之名 解生育之痛”」直播活动上,被誉为中国游泳队"五朵金花"之一、曾获得过51个世界级冠军的蝶泳达人钱红女士呼吁,应给予每位孕产妇自由选择分娩镇痛的权利,并与麻醉科、妇产科知名专家共话“分娩镇痛,解生育之痛”。

  这是继10月10日《医师报》主办“2022世界镇痛日:无痛分娩公益行动”新闻发布会暨科普直播活动,“我国仅30%产妇使用无痛分娩”的词条冲上新浪微博热搜第一、百度热搜第四、千余家媒体发稿关注,阅读量超8亿之后,《医师报》与业界大咖们再次关注产妇分娩镇痛的问题。

  活动在医师报直播中心——医tv进行直播,并在微博卫生健康、新浪新闻、白大褂、百度健康、海上名医、医师报视频号、医师报妇儿频道视频号等平台进行同步直播,共收获75.7万人次在线观看。

  

  奥运冠军呼吁:

  每位女性都有追求无痛的权利和自由

  “生孩子是女性的一大磨难。”钱红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对分娩疼痛感触深刻。头胎分娩时她对无痛分娩的认知不足,且考虑到自己是运动员,应该不会惧怕产痛,因此未选择分娩镇痛。

  “直到宫口开到四指,分娩疼痛让我备受折磨,我甚至已经疼到全身都在发抖,央求着医生是否能给我打麻药,还没等到答复,大宝就已经出来了半个头,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坚持了下来。”钱红表示,在第二胎分娩时自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打无痛。

  “无痛简直就是‘人类之光’。虽然打完无痛针不是完全不疼,但疼痛的减轻使我为顺产保留了足够的力气。希望更多女性都有追求无痛的权利和自由,愿每位产妇都能享有无痛分娩。”钱红说。

  

  全面提升分娩镇痛服务能力

  从人口大国走向人口强国

  “现代人对健康的需求,已经从过去的‘看得起病、看得好病’逐渐发展到了对舒适化医疗的高度需求,分娩镇痛就是舒适化医疗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国家健康卫生事业的重要发展战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与危重病医学研究所所长姚尚龙教授说道。

  他介绍,1995年世界卫生组织确定「到2015年“人人享受生殖健康”的全球共同奋斗目标」,提出“人人有权享受分娩镇痛”的口号;2018年,国家卫健委颁布了《关于开展分娩镇痛试点工作的通知》;今年8月,国家卫健委等17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的指导意见》,专门提出要扩大分娩镇痛试点、提升分娩镇痛水平。目前全国913家试点医院平均分娩镇痛率已经接近60%。

  但不可否认,目前仍有很大一部分人对分娩镇痛存在误解,破除误解对女性免受生育之痛十分关键。

  作为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工作组副组长,姚尚龙认为,在我国放开三孩政策的当下,开展人人可及的分娩镇痛,不仅能减轻产妇分娩的痛苦,让生产过程更加舒适,同时也能够降低一胎、二胎和三胎的剖宫产率,降低分娩给母婴带来的风险,助力人口素质提高。

  “希望中国的分娩镇痛之路能走出自己的特色,让我们跟上世界分娩镇痛的步伐,从人口大国走向人口强国。我们希望今后还有更多贴近现实、贴近基层的分娩镇痛案例、医患互动、社会互动来形成一个良好的氛围,保障中国分娩镇痛事业健康有序发展,让更多产妇能安全有效的分娩,把温馨快乐还给妈妈。”姚尚龙说。

  

  “我国的分娩镇痛率从过去的不足1%提升到不足10%,几乎花了将近20年时间。我相信,以后每个10%的增长,一定不用再花那么长时间。”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麻醉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分娩镇痛专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徐铭军教授指出,虽然我国分娩镇痛率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但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欧美发达国家的无痛分娩率高达85%以上,英国甚至高达90%。

  “我们不仅要关注分娩镇痛率而且还应关注分娩镇痛质量的提升,全面提升我国分娩镇痛服务能力。”徐铭军表示,分娩镇痛发展任重道远,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把先进的理念和技术普遍推广到全国各级医院,让我国更多的产妇享有分娩镇痛。

  “让我们抓住机遇 迎接挑战,提高分娩镇痛率,提供人文化、人性化的服务,降低剖宫产率。”徐铭军说。

  

  【学术交流】

  分娩镇痛 不仅减轻疼痛还提升分娩体验

  “分娩镇痛实施的规范化管理是产妇及胎儿安全的重要保障。”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副院长、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委会副主任委员、浙江省医师协会分娩镇痛专委会主任委员陈新忠教授提到,目前国际上的共识是全产程镇痛,即分娩镇痛要覆盖整个分娩的过程。

  “镇痛会从产妇正式临产后有镇痛需要的任何时间开始,覆盖分娩的整个过程,直到娩出胎儿,产妇伤口处理完毕,产后两小时观察期结束以后,才正式结束。”陈新忠介绍,硬膜外分娩镇痛药物要遵循“个体化、精准化”原则,避免药物过量或不足。

  在分娩产程开始以后,根据产妇的需求,麻醉医师在产妇的腰部通过“无痛针”注射相应的镇痛药物到硬膜外腔。在镇痛过程中,还需根据产妇的产程进展、宫缩的强度、疼痛的程度,利用智能化、程序控制的药物输注系统精准地、持续地供给低浓度的镇痛液,并且随时可能需要调节药物的浓度和剂量,一直持续到分娩结束。这种方式虽然局麻药注射的时间长,但因为其浓度低,对人体影响小。局麻药浓度可以精确到只会阻滞感觉神经细纤维,不会阻滞运动神经。

  

  “做住院医师时,我目睹过许多产妇分娩时剧痛。”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兼产科学组组长、中国妇幼保健协会糖尿病专委会主任委员杨慧霞教授回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国内还未规范性开展有效的分娩镇痛,产妇们承受者极大的痛苦。令她记忆最深刻的是,一名产妇在分娩途中爬起来冲到窗前,痛哭到:“与其让我再忍受,还不如让我去死。”

  “采用分娩镇痛不仅在于减轻剧烈的痛感,还可以提升产妇的分娩体验。在无法开展分娩镇痛的情况下,我们更要强调尊重和人文关怀,给予产妇更好的分娩体验。”杨慧霞以《产科医生论无痛分娩》为题做演讲。她建议,由于产妇生产需要较长时间,应尽量降低生产痛感,让产妇尽可能舒适地完成分娩。

  

  “应该把分娩镇痛归为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麻醉科手术部疼痛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全国委员、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麻醉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姚兰教授的一位使用过分娩镇痛技术的新妈妈曾这样对她说。那是一位知名歌唱家,分娩前因为担心强烈的分娩疼痛让自己控制不住而大声喊叫,会破坏她事业的基础——美丽的金嗓子,被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开展的分娩镇痛吸引而来,带着分娩镇痛给她带来的舒适和完美保护了她的嗓音由衷感叹。

  姚兰介绍,分娩镇痛并不是一项新技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使用分娩镇痛的女性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距今已有180多年的历史;而分娩镇痛临床实施在麻醉历史上也有近100年历史,可以说这是一项非常成熟的技术。

  分娩疼痛会给产妇和胎儿带来系列不利影响,因此大力倡导分娩镇痛尤为重要,它不仅能提高分娩期母亲的舒适、让母婴生命体征和内环境更加稳定,减少和避免因为疼痛而选择剖宫产的发生,让产妇更有尊严;对切实保障新生儿的安全而言,产科医生和麻醉医生也给予了更好的保护。分娩镇痛是现代产科、现代麻醉科的标志,也是现代医学发展进步的产物,提供分娩镇痛医疗服务,更是每一位产妇应有的权利。

  

  【经验分享】

  分娩镇痛率80%以上 试点医院成果显著

  “满足每位孕产妇对分娩镇痛的需求是我们的责任。河北省石家庄市妇产医院是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从2010年起开展了规模化的分娩镇痛工作,为广大孕产妇‘要生孩子,不要痛’的现实需求提供了切实帮助。”河北省石家庄市妇产医院麻醉科及ICU主任、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分娩镇痛专家委员会委员、河北省妇幼保健协会孕产妇急危重症救治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瑾教授介绍,医院安排麻醉科医生进驻产房24小时值班,参与产房管理,为产妇实施安全有效、舒适化的镇痛服务,至今分娩镇痛率已达到80%以上,主院区达到90%,每年有超过万例产妇享受到了无痛分娩服务。分娩镇痛的开展同时带来多学科合作的危重产科管理新模式,麻醉科相继开设麻醉门诊以及麻醉科重症监护病房,全方位保证母婴安全。

  

  北京市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业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围术期感染控制分会候任主任委员王雷教授分享了《北京市94家医院椎管内分娩镇痛现状调查2018-2021》,从2018年至2020年末,北京市67家开展分娩镇痛的综合医院由不足13%增长到了29.79%;妇产医院及妇幼专科医院由51.01%增长至69.27%,全市的分娩镇痛率在不断提高。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分娩镇痛率目前已达到80%以上,获批全国首批“产科麻醉与分娩镇痛优秀基地”之一。

  北京麻醉质控中心数据显示,北京市分娩镇痛率在50.76%。王雷介绍,海淀区妇幼保健院自2002年开展分娩镇痛工作,现如今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产科麻醉与分娩镇痛工作流程,为孕产妇顺利分娩保驾护航。

  ”未来分娩镇痛的发展还需‘提高医院重视程度、提高孕产妇接受度、提高麻醉科重视度、提高相关科室配合度’,同时加强相关科研的产出。”王雷说。

  

  “作为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南京市妇幼保健院是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24小时分娩镇痛的单位,2000年开始为18万例产妇实施了分娩镇痛,院内分娩镇痛普及率达90%以上。2015年成立了江苏省妇幼保健协会分娩镇痛分会,促进和推动了分娩镇痛医疗服务的开展和普及。”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妇产医院主任医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分娩镇痛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麻醉专业委员会疼痛学组委员、中国妇幼保健院协会产科麻醉与镇痛分会副主委、江苏省卫健委分娩镇痛专家组组长沈晓凤教授介绍。

  

  【现身说法】

  让我的生娃之路远离疼痛折磨

  “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但在真正了解分娩镇痛前,我也担心麻药会影响孩子的智力、自己会因为打了麻药而腰痛。后来通过巴德木主任的科普,了解到打无痛针是通过低浓度、小剂量的麻醉药作用于脊椎产生止痛效果,不会影响影响胎儿和产妇。”直播间连线新疆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第一位分娩镇痛的哈萨克产妇,她回顾了2018年分娩镇痛的经历,并高度评价赞扬分娩镇痛给产妇带来佳音,减轻产痛,体现出医学的进步以及分娩过程的人文关怀。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医院麻醉科主任巴德木介绍说;在博州她已成为分娩镇痛的公益宣传员,分娩镇痛也成为我们基层麻醉科舒适化医疗适宜技术推广项目,我们医院分娩镇痛率已超过30%,分娩镇痛项目也获自治州科技进步奖。

  

  【呼吁关注分娩镇痛 我们一直在行动】

  “让广大产妇在面对生产时能更坦然、轻松,解决疼痛问题是第一道门槛。”医师报社执行社长、执行总编辑张艳萍指出,生育问题不是一个个人问题,而是一个群体问题;生育问题也不仅是女性问题,更是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国家生育政策能否有力推行、事关人类繁衍的问题。

  在《医师报》10月发布的《2022世界镇痛日·分娩镇痛调研报告数据》显示,有82%的人渴望在生产时使用分娩镇痛,但仍然有21%的受访者认为打无痛会影响胎儿健康和成长发育,还有21%的受访者认为打无痛会给孕妇留下后遗症,误解不应该成为女性享有无痛分娩技术的“绊脚石”。

  本次活动得到了广州爱施健贸易咨询有限公司与人福药业的公益支持。张艳萍表示,作为行业媒体,呼吁关注无痛分娩、保护一位母亲应有的权益我们一直在行动。同时,医师报社将继续以行业身份从专业角度持续发声,与社会各资源结合同模版调研,推进分娩镇痛单独医保。

  

  钱红:母爱无需疼痛证明

  愿每位产妇都能享有无痛分娩

  我是一名运动员,也是一名母亲,生孩子到底有多痛?我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

  麻醉是人类克服疼痛应运而生的学科,随着我国麻醉技术的发展及国民认知水平的提高,分娩镇痛已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无痛分娩技术不仅能缓解产妇顺产分娩时的疼痛,让自然分娩过程更舒适高效,而且也让女性能在生产时更有尊严。

  无痛技术已经诞生了100多年,大量的数据与试验也表明无痛技术对婴儿的生长发育几乎没有影响,我国900余家医院开展无痛分娩试点也证明了它的安全性。

  可能目前在大众的观念中,仍然还根深蒂固地存在着“忍耐即美德”的传统观念,认为作为孕妇就应该承受生产带来的痛苦,这才能配得上那句“母爱真伟大”。

  母爱不需要疼痛来证明,产痛没有必要忍耐,它并不会为生育带来任何有意义的价值。我们不应该用这所谓的“美德”来束缚孕妇追求无痛的权利,应给予孕妇足够的生育自由的权利,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

  无痛分娩不仅是医学技术的进步,也是人性温度的体现。从“痛不欲生”到舒适分娩,不仅是生育疼痛问题的解决,更是人类现代生育文明的体现。在此,我呼吁:“母爱无需疼痛来证明,愿每位产妇都能享有无痛分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