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危急时,敌军长送来一封信,反而让新四军成功突出重围

万分危急时,敌军长送来一封信,反而让新四军成功突出重围
2021年01月22日 19:45 新浪网 作者 -史说新域-

  1945年9月22日,新四军浙东第二纵队正筹划向敌后日伪据点分路进军,主力集结宁波城外。

  攻打宁波的命令刚刚下达,司令员何克希、政委谭启龙突然接到新四军军部发来的急电,命令浙东纵队务须于七天内将全体人员撤离浙江。

  何克希、谭启龙看完电报,都感到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他们虽然心中万分不舍,但清醒地意识到,北撤是党中央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必须坚决地、无条件地执行。

  何、谭二人立即召集纵队主要干部开会,决定全部党政军一万五千多人分三批,从临山、观海卫、古窑浦登船渡海,渡过杭州湾,在海盐附近的澉浦登陆,经青浦到常熟。

  

  渡海计划虽已制定,实施谈何容易?

  单说那一万五千余人,除三个团兵团驻宁波城外,那七千多兵力却如撒芝麻一样,分散在五个县范围内。要把高度分散的部队集结开拔,七天的一分一秒对于他们都如金子样宝贵。

  再者,要在七天之内搞到四百多条船,就更非易事了。

  其他问题也不用去说了,怎么办?他们决定,要使出浑身解数,不折不扣完成任务。

  为了搞到船,东至舟山群岛、西至曹峨江,秘密和公开地寻找,动员民船,有篷的、带杆的、大的、小的,只要能下海的船什么都要,华中局也从胶东、苏北派来船只。

  

  七天未到,四百只船已准备齐全。

  10月1日,一万五千人集中在古窑浦,整装待发。

  拂晓时分,就在船只陆续到达指定地点,何克希正准备率领部队乘船出发时,突然从澉浦镇西北方向传来几场清脆的枪响。

  这个关键时刻传来枪声,好不蹊跷!

  何克希派出的侦察员很快回来报告,有大批国民党部队正在赶来,暂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兵力,只知道黑压压一大片。

  何克希处变不惊,沉着冷静地指挥部队马上组织火力堵截,准备迎击来犯之敌。

  

  就在他着手调兵遣将、部署战斗时,又有一名侦察员前来报告,说部队北上必经的隐马山、扇子山都已经被敌人占领了。

  也就是说,敌人已经从南北两面对我军形成了夹击之势,情况万分危急!

  面对这一突发情况,身经百战的何克希也不禁愁眉紧锁,苦思破敌之策。

  这时,来了一位年约半百的农民,说他奉国军第二十五军军长陈士章之命,给何司令送来了一封信。

  何克希拆开信一看,原来是陈士章下的“最后通牒”,要求新四军在中午12点前投降。

  何克希读罢这封信,沉思片刻,忽然想到一条妙计。

  

  他也写了一封信交给那位农民,要他送到陈士章手中。

  陈士章一看,何克希在信中自称这是第三批北撤部队,大部分是伤病员,没什么战斗力。现在同意与陈军长谈判,具体时间定在下午两点。

  陈士章读完这封信,大笑着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嘛,看来何克希还有点自知之明!”

  他当即命令部队准备好下午两点接受新四军投降。

  他手下的官兵听说新四军准备投降了,个个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尤其是隐马山、扇子山两处的守军,都放松了戒备,甚至嬉笑打闹起来,个个乐得忘乎所以。

  下午两点整,国民党官兵见约定的投降时间已到,都开始咋呼起来。

  

  没过多久,只见一批新四军伤病员从澉浦镇北面缓缓走了出来,头上、身上或脚上都绑着绷带,看起来神情都很沮丧。

  “哈哈,新四军也有今天!他们来投降了!”隐马山、扇子山两处的国民党守军顿时来了精神,大呼小叫起来。

  陈士章听到作战处长报告说,新四军已经出来投降了,竟急着下令向“顾长官”(顾祝同)报捷。

  就在国民党官兵都在为“新四军来投降了”这一喜讯得意忘形之时,突然从隐马山、扇子山两处传来震天动地的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和喊杀声!

  原来,那些来“投降”的新四军根本不是什么伤病员,而是龙精虎猛的新四军战士!

  

  他们一接近国民党阵地,就拔出身上暗藏的枪支弹药,向敌人发起猛攻!

  紧接着,一队队新四军怒吼着从城内奔涌而出。

  陈士章这才回过神来,明白自己中了何克希的诈降计,马上组织反扑。可是他手下的官兵由于放松了戒备,根本没有做好战斗准备,被新四军猝然一击,死伤惨重。

  很快,原本由陈士章部控制的两座山均被新四军占领,从而打开了突破口。

  当晚,何克希带领部队在夜色的掩护下冲出了重围,最终顺利到达苏北,完成了北撤任务。

  将士们纷纷开玩笑说,陈士章实在太糊涂,竟在我军万分危急时送来一封劝降信,反而让我军得以突出重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