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这一仗只歼敌350名,为何被誉为“抗战史上的伟大胜利”?

这一仗只歼敌350名,为何被誉为“抗战史上的伟大胜利”?
2021年01月23日 18:21 新浪网 作者 -史说新域-

  1939年11月7日拂晓,安徽繁昌(今属芜湖市)城外,名将谭震林正面临着一场腥风血雨般的激战——名垂军史的繁昌保卫战。

  繁昌位于长江突出部,多山地、少平原。城以东是河圩地带,北面开阔,西南面则密布着奇石怪峰。

  繁昌附近的汤口坝、孙村、荻港、铁矿山是日军据点。那里地形复杂,高大的乱石堆集,纵横交错,在此藏上万把人也无人知晓。

  

  为了打击日伪军的嚣张气焰,新四军第三支队副司令员谭震林决定采取诱敌深入之计,在繁昌一带歼其一部。

  这位机智、稳健、擅长指挥游击战的将领,对这次战斗作了周密细致的部署:

  他命令方立平游击队,组织动员繁昌城的群众疏散,坚壁清野,破坏水源,在城内主要街道埋设地雷;

  五团一部兵力在马家坝、白马山阻击,佯装败退,引诱敌人往城内走;

  

  六团和五团一部在城北等待机歼敌;

  王进云游击队、肖奇生游击队则袭击荻港、芜湖日军据点,以牵制敌人。

  战斗打响了,日军的进攻势头极为凶猛,五团阻击部队一路弃鞋丢衣,佯装“溃退而逃”。

  日军果然上当了,他们乘“胜”追击,长驱直入繁昌城。

  虽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空城,但当他们进入城内之后,地雷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房里无锅无灶、无水无米,井水中都是死老鼠和头发,无法食用,日军疲惫不堪。

  

  晚上,日军个个舔着干裂的嘴唇,捂着饥饿的肚子,睁着疲乏的眼睛不敢入睡。

  谭震林手举望远镜,日军的行踪尽收眼底,忽然,他发觉日军想撤退,立即命令作战参谋发出三颗信号弹。

  号令一下,三千名新四军、两千名游击队,以及无数助战的群众,纷纷手持火把,高喊“冲啊,杀啊”,向城内涌去。

  在持续三个小时的激烈巷战中,除极少数日军侥幸逃走,大部分被歼。

  

  这一消息,大大地激怒了坐镇芜湖的畑俊六,他当天就派出石谷联队、东川大队共约1400余人疯狂进攻繁昌。

  日军的20架战斗机率先俯冲繁昌城,像下蛋似的丢下一批批炸弹。

  畑俊六的这一手,谭震林早已估计到,大部分部队和伤员已撤出城,伤亡并不大。

  谭震林思索着敌人的下一步计划,根据敌人“飞机在前,步兵在后”的习惯,他断定大量的敌步兵可能马上要来攻城,马上命令部队和游击队,埋伏在乌龟山周围。

  

  不一会儿,只见敌人像蚂蚁般爬来,新四军将士早就严阵以待,只等着谭副司令一声令下。

  敌人渐渐逼近了,谭震林举着望远镜一看,却大吃一惊。

  原来,狡猾的敌人竟然把抓来的三百多名老百姓押在队伍前面当“人肉盾牌”。

  谭震林眼珠一转,命令团长饶守坤:等老百姓走过后,拦腰向敌队伍开火,并向老百姓喊话。

  谁知枪声一响起,老百姓队伍就一片混乱,四处奔逃,有的则掉转头来抢夺日军枪支,跟他们扭打在一起。

  

  谭震林群众和日军混作一团,大声喊道:“司号员,快吹冲锋号!全部冲出去,快救群众!”

  战士们随着嘹亮的冲锋号冲入敌群,经一小时混战,胜利结束了战斗。

  此后,谭震林率部连续打击敌人并乘胜追击,共歼灭日军川岛中佐以下350余人,收复了繁昌城。这一仗虽然歼敌人数不算太多,却有力粉碎了当时对新四军“游击不击”、“不能打大仗”的谣言,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为此,新四军机关报《抗敌报》发表了题为《保卫皖南屏障繁昌的伟大胜利》的社论,将其称之为“抗战史上的一场伟大胜利”,对这一系列战斗给予了高度评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