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泰坦尼克号触碰的不只是“冰山一角”,还有6位被诬陷的中国人

泰坦尼克号触碰的不只是“冰山一角”,还有6位被诬陷的中国人
2021年04月20日 17:19 新浪网 作者 微笑君电影

  是被Rose和Jack的凄美爱情故事所感动?

  还是对这艘当时世界上最豪华的邮轮的沉落而感到遗憾?

  100多年前,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沉没,船上的2224人,只剩下了710人。

  鲜为人知的是,船上8名中国乘客中6人幸存。他们的求生经历同样堪称奇迹——这起人类史上最大海难的生还率仅有31%,中国乘客的生存率高达75%。

  然而,这6名中国人,不但在电影中被抹去,现实中更被美国驱逐出境……

  最近,纪录片《六人》让这段历史重见天日。

  这部纪录片的想法萌生于2009年。

  导演罗飞的好友,同时也是海洋专家与历史学家的施万克告诉他关于泰坦尼克号上幸存的中国乘客的事情。

  导演在采访中表示,他们当时对这个事实非常惊奇,因为泰坦尼克号上的乘客大都有后代骄傲地讲述他们的故事,而这些中国人却没有,他们似乎完全是沉默的。

  于是罗飞和施万克集结数十位研究员,历时四年多调查,造访了中国的北京、台山、香港,英国伦敦、南安普敦、布里斯多、利物浦,美国旧金山、芝加哥、简斯维尔、纽约,加拿大多伦多、剑桥、哈利法克斯等20多个城市。

  只为将六位中国幸存者的真实经历公诸于众,为他们正名,才有了今天的纪录电影《六人》。

  看《六人》之前,我特意又看了一遍《泰坦尼克号》。

  这次看的时候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男女主身上,而是细心的看了整艘船的每个人。

  我想说,让我心凉的是,当海水开始灌进船中的时候,不同阶级的人的结局。虽然我知道,当时的欧洲就是有这样高贵和低贱的分明,但是难免还是会难过。

  看到最底层的人的求生欲,乐师的认命,妈妈忍着悲痛还在哄孩子睡觉,最后的那一个多小时,每个人,每个阶级的代表的不同反应,让我心里难受。

  一艘救生船,最多上六十多个人,可有的船,只坐了12个,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是那些贵族太太们,嫌拥挤啊!看到这里,真的心中涌上无尽的悲凉。

  而更让我悲凉的是,八位中国同胞从三等舱中跑出,却被他们宣传为贪生怕死,不顾“女士优先”的原则,强行开走救生艇,以此来衬托英美绅士的高大形象。

  在六名中国同胞幸存下来后,当时英美媒体反应神速。

  为什么中国人的生还率会这么高呢?

  这艘开往自由女神的豪华游轮怎么会有中国人?要知道当时的美国已经通过了“排华法案”,这八个人绝对是来自中国的偷渡客啊。

  身为偷渡客的八名中国人自然是一上船就躲进了救生艇里面,一出事就直接把救生艇开跑了。更有甚者,说他们利用了中国人后面的辫子来冒充妇女,借此偷生。

  对面种种污蔑,他们无力为自己发声,因为没有媒体愿意给他们开口的机会。为了保住司炉工这份宝贵工作,他们也不能为自己作任何辩解。

  《丹佛邮报》——在中国,先救男人,而非女人

  但实际上,根据纪录片中的走访调查,这8名中国人其实是有船票的正常乘客,并非所谓的“偷渡客”。这八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一张三等舱船票上,这八位中国人登上泰坦尼克号,原本是计划去纽约后,再去另外一条船上打工。

  当时华人在外国轮船上都是干最脏最累环境最差的活——锅炉工。整天为锅炉加煤烧火,住在锅炉房的煤堆旁,舱内温度在60摄氏度以上,每天工作14个小时。为了节省成本,当时船务公司喜欢招华人船员,一张三等舱船票,票价56英镑9先令11便士,可供八人使用,工资只有同样工作的白人船员的五分之一。

  影片讲述最多的是一个叫“方荣山”的人,因为他的后代是调查组唯一能找到的。

  当年方荣山被五副哈罗德·罗威发现时,哈罗德看到他非常聪明地坐在一块漂浮的木板上等待救援,导演卡梅隆也表示他曾被最后这位获救中国幸存者的强大求生欲所折服。

  《泰坦尼克号》中Rose获救的拍摄灵感正是来自于最后获救的“方荣山”——而且《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当年拍了这段中国人的戏份,只是后来给剪掉了。

  值得一提的是,卡梅隆作为《六人: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幸存者》的监制,为导演和团队提供了许多支持,包括联系了电影《泰坦尼克号》的版权方,帮助他们得到了在纪录片中使用影片片段的授权。这也让我们能有幸在大银幕上看到一些电影的删减片段。

  片中“方荣山”的一张张照片是挺让我动容的事物。他总是西装领带大衣,总是标准的笑容,好像过着平静且顺利的一生一样。

  而那些细碎的回忆里藏着的细节让我忍不住去想象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不停地改变着自己的名字,好像已经不在乎人生的落脚点在何处。

  甚至连方荣山的妻子都不知道方荣山名字的事,也不知道方荣山坐过泰坦尼克号的事。因为当时西方世界对于华人抢占救生艇一事颇多谴责,所以当其他人都以“从泰坦尼克号上幸存下来”这件事为傲时,这几个华人却生怕别人知道他们乘坐过泰坦尼克。

  方荣山晚年一直和台山亲友有着书信来往,他的侄孙回忆方荣山曾写给他的一首诗:天高海阔浪波波,一条棍子救生我,兄弟一起有个,抹干眼泪笑呵呵。

  就像影片中某位调查员所说:“很多历史总有一天要去面对,有很多事情需要反思。”我们已经错了这么多年了,可以承认“没有人说谎,只是大家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多一个见证,真相就多一份意义。这是影片结尾的原话。在当今时代的浪潮下,在如今依然面对的问题中,去看看这段“不曾提起”却“不应忘记”的往事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