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滑板男孩”庞麦郎的堕落史,他的三观和行为,远比你想的还恶劣

“滑板男孩”庞麦郎的堕落史,他的三观和行为,远比你想的还恶劣
2021年10月23日 11:34 新浪网 作者 微笑君电影

  前不久有一段网友与某贷款平台催收人员的对话被刷上了热搜,引起网友热议,但是随后有人发现,视频的当事人百晓竟然是曾经名噪一时的另类歌手庞麦郎的经纪人,两人对话中百晓一直在解释公司目前运营困难已经破产,希望对方能理解。

  其实年初的时候百晓已经在直播中证实,庞麦郎正在接受精神治疗,复出可能遥遥无期,百晓还向庞麦郎的粉丝求助。

  

  但是紧随其后就有网友爆出,庞麦郎的父母非常反对百晓用庞麦郎的病情赚钱。从当年一夜爆红的网络歌手,到如今众叛亲离的精神病患者,庞麦郎的黑白往事相当恶劣。

  他自称约瑟翰·庞麦郎,其实他叫庞明涛,1984出生在陕西汉中市宁强县沙河村,从县城到村子只有一条破旧的村路,他在这个村子里度过了小学,之后走过这条路在镇上读完了初中,然后他的学业便止步于此。

  中考的时候因为严重偏科,只能去读职业学校,其实如果安安分分地学一门技术,也未必不能养活自己,但是天生不走寻常路的庞明涛绝却在不久之后就退学了。

  

  退学回家后,他也不像其他同村的小青年一样帮着父母下地干活,不是窝在家里写写画画就是在村里游手好闲地溜达。

  后来他看到一个西安外事学校的招生简章,又突发奇想地要去见见世面,于是便拿着父母辛辛苦苦种地攒下的钱跑去了西安。

  到了西安,他也确确实实是去见世面了,只不过在学校还没待上几天,他就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开始泡网吧,钱花光了就又偷偷跑到广州去打工,工作没找到险些饿死,最后只能又灰溜溜地回了汉中。

  

  不过这次回去,庞明涛没在家待多久,又跟着一群村里的小青年进了建筑队,可是心高气傲的庞明涛很快就从工地离开了,理由是他想找一个轻松不出力气的工作,最后终于在一家KTV里稳定了下来,成了切果盘的小工。

  正是这份工作让庞明涛接触到了音乐,客人在房间里唱歌,他就在门口听,服务员们大多喜欢在没有客人的时候自己吼两嗓子过过瘾,庞明涛有一次也加入了其中。

  

  他无意中在屏幕上点了一首迈克尔·杰克逊的歌,被他深深吸引,从小生活在闭塞的农村,他并不认识这些明星,还是同事跟他科普了一下这位国际巨星的光辉往事,庞明涛听完信誓旦旦地说,“我也能行!”结果换来的是同事的嘲笑。

  不过庞明涛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那时候每天下班回到宿舍,其他人不是打牌就是喝酒,庞明涛就窝在床上在一个破旧的小本上上写写画画,他后来走红的几首歌都是出自这个小破笔记本,创作灵感大多也是来自于他的打工经历。

  

  直到2013年,庞麦郎的小本本基本写满了,就像一个已经闭关修炼完武林秘籍的小武生,觉得自己已经能天下无敌,需要到外面去闯荡一番。

  于是庞明涛又跟家里要了6000块钱,带着那个小本本北上寻找机会,到了北京他一头钻进了网吧,在网上找录音棚,挨个打电话但是却没人愿意搭理他,为了省钱他没去找住处,就一直窝在网吧里,饿了吃泡面,没事儿打游戏,期待着他的伯乐。

  

  直到他看到华数唱片的一则选秀启事,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华数的潘嘉霖回忆第一次见到庞明涛的时候,他就像个流浪汉,背包里竟然还有被子,应该是很久没有洗过澡,身上味道很重,他上来就跟潘嘉霖说自己要成为国际化的歌手,起初潘嘉霖只是觉得他很有噱头,但也猜想他是不是真的怀才不遇,于是就阴差阳错地留下了庞明涛。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潘嘉霖几乎忘了庞明涛的存在,直到2014年初草根明星蔚然成风,潘嘉霖突然想到了庞明涛,赶紧把人找了回来,在他那个破旧的小本本上选出了那首《我的滑板鞋》。

  可是庞明涛不懂乐理,更不会跟录音老师配合,潘嘉霖动用了一个团队来给他编曲、改歌,光是录音就消耗了一个月,最终还要依靠科技进行剪辑,一帧一帧的拼出了这首《我的滑板鞋》。

  

  事实证明潘嘉霖的用心良苦没有白费,这首歌一经问世便席卷了各大音乐平台,另类的唱腔,魔性的歌词,洗脑一般的曲风让人欲罢不能,甚至引起了很多业界知名音乐人、歌手、制作人的关注,庞明涛算是一夜成名了。

  为了更接近成为国际巨星的梦想,庞明涛给自己改了名字,约瑟翰·庞麦郎,自称是个来自台湾的九零后,然后给每一首歌都配上一个苦涩唯美的故事。

  

  一曲成名之后,华数想要乘胜追击,先满足现实再追求梦想,于是潘嘉霖开始给庞麦郎接商演,每场3-5万不等,排队的邀约有30多个。

  连着演一个月起码就能解决吃住问题,还能还清之前父母为他欠下的债,但是庞麦郎却在此时突然玩起了人间蒸发,声称心情不好想要静一静,还对身边的人说华数就是想骗他的钱,理由竟然是因为华数的注册名字是“华数文化传媒公司”,没有“唱片”两个字,所以不配给他出专辑。

  

  但是华数跟庞明涛是有合约在身的,随后庞明涛从北京逃到了上海,靠走穴商演维持生计,期间曾有《开讲了》等知名电视节目联系过他,但庞明涛都拒绝了,还给自己定下了只接商演,绝不上电视的规矩。

  在上海的时候庞明涛遇见了第二个贵人,上海墨润风华文化公司的李达。李达帮他完成了《我的滑板鞋》MV的拍摄,庞麦郎又小火了一把。

  

  然而就在半年之后,就有人扒出他的真实身份,他根本不是什么台湾人,也不叫约瑟翰·庞麦郎,而是汉中农村的一个无业青年。

  随后有媒体深入沙河村找到了他的父母,挖出他这么多年啃老的事实,之后带着这些实锤又找到庞明涛求证,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庞明涛对家乡、父母、兄弟都矢口否认,一口咬定自己就是一个来自台湾的九零后。

  

  除此之外,庞麦郎的负面新闻也越来越多,例如只接受漂亮女记者的采访,要求摄影师把他拍帅一点儿,商演一定要保证有多少观众才接,甚至要求记者半夜要陪她聊天,否则就要取消第二天的采访。

  种种恶劣行径让庞麦郎的人气瞬间跌落,后期接连发行了数十首歌也都无人问津,落魄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也只有经纪人百晓。

  

  但是庞麦郎显然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反而跟百晓提出要开演唱会,高达200万的场地费让百晓觉得他可能是疯了,标准一降再降之后,演唱会开在了西安的一个小舞台,门票500元。

  为了这场演唱会,庞麦郎准备了很久,现场带了14个保安,但演出开始之后观众只有7个人。他在舞台上卖力演唱,下面的人无动于衷。

  

  从2018年开始百晓发现庞麦郎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最终还是决定把他送回老家,年逾七十的父母还要为了他继续承担繁重的劳动。

  即便如此庞麦郎还经常在家发疯,甚至动手打了父亲,2021年1月父亲他时好时坏的状态,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随后经纪人在直播中也证实庞麦郎正在接受精神治疗,之后又以医疗费用不足向粉丝求助,但遭到了庞麦郎父母的拒绝,他们认为百晓依旧在消费庞麦郎。

  恐于

  

  不到十年时间,从庞明涛到庞麦郎,从台湾九零后到汉中流浪汉,他的人生黑白混乱,多年后再被人提起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用来打打牙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