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为何爱借钱(上)

年轻人为何爱借钱(上)
2020年02月21日 21:09 新浪网 作者 洪言微语

年轻人为何爱借钱(上)

年轻人越来越习惯借钱,习惯地理所当然;人们痛惜年轻人爱借钱,也痛惜地理所当然。人们讲,是消费主义误导了年轻人,是网络贷款毁坏了年轻人,可年轻人,因为年轻,就这么容易被误导、被毁坏吗?如果年轻人是被误导了、被毁坏了,是否监管强力纠偏后,消费金融行业的美好前景就要歇菜了?

中国有4亿中产,4亿30岁以下的年轻人,这两个4亿,是中国之所以为经济大国的最大底气,更是消费金融行业未来发展的根本依托。新中产、年轻人为何爱借钱?在刻板印象里,我们归结为冲动和不理性,但这只是一种想当然,年轻并不是鲁莽的代名词。我们要发掘一些更深层次的原因,以此来更好地理解他们,更好地理解行业未来的发展。

借钱的本质是“花未来的钱、办今天的事”,在我们老祖宗的观念里,也可称之为寅吃卯粮。寅吃卯粮,“今年吃明年的粮,明年无粮可吃”,是个负面信号非常强烈的词汇。

传统文化不鼓励寅吃卯粮,自然也不认为借钱消费值得提倡。何以如此呢?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战乱、饥荒连绵不断,深深融入我们祖先的记忆里,成为民族文化基因的一部分。

最典型的是我们的饮食文化,花鸟鱼虫什么都能搬上餐桌,一块猪肉更是衍生出无数吃法,是闲的吗?是饿的。

我们都知道杜甫有句千古名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冻死骨”这三个字里,不仅有路旁的饿殍,更有杜甫的幼子,就在同一首诗里,杜甫写道“入门闻号咷,幼子饥已卒。……所愧为人父,无食致夭折。

对饥饿的恐惧一直在我们文化血液里流淌,于是,越是对未来缺乏安全感,越是追求稳定和保障。

想一想,中国的家长为何如此注重教育。不仅自己费尽心力,连孩子也不得休息,千辛万苦、一切都割舍,只为考个好大学。因为考个好大学,才能找个稳定工作,工作稳定了,家长才放心了。一如美国学者傅高义在《日本新中产阶级》一书中总结的:

“对城市居民来说,在一个大公司工作带来的安全感,有些类似于土地与地方社区的归属感带给农民的安全感——能够提供他所需要的保障。”

在这种文化的浸染下,谁又敢放心大胆地借钱消费、寅吃卯粮呢?

不过,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物质供给的持续丰富,总归在一点一滴消减我们的饥饿感、提升我们的安全感。拿70后、80后、90后来说,一代比一代生活富足,一代比一代思想解放,一代比一代敢于直面不确定性。

就拿公务员考试来说,70后和80后热衷追逐的国考,到了90后这里,便开始急速降温。数据上看,2014年,也就是最年长的90后硕士毕业的第一年,公务员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就开始显著下滑。

以考试人数/招录人数来衡量国考热度,2015-2018年,国考热度跌入历史低谷(2019年的回升或与经济形势和就业形势有关),背后反映了年轻人的心态变化——不再盲目追求保障与安定,更愿意拥抱变化的人生。

这种心态,源于对未来生活的强大自信,换个角度看,这种自信也让年轻人敢于把债务扛在肩上。

本文由“洪言微语”原创,作者系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洪言微语

洪言微语

薛洪言,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微信公号:洪言微语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