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赵小丁揭秘《悬崖之上》幕后:摄影棚里搭火车,仅用88天拍完

赵小丁揭秘《悬崖之上》幕后:摄影棚里搭火车,仅用88天拍完
2021年05月12日 14:14 新浪网 作者 孤烟的围脖

  张艺谋执导、赵小丁担任摄影的《悬崖之上》上映10天,一路逆袭成为五一档票房冠军。赵小丁和张艺谋合作超过20年,在他的眼中,张艺谋始终在追求新的题材、新的创作可能性,持续不断地挑战自己。在这篇采访中,赵小丁揭开了电影拍摄的很多秘密,原来《悬崖之上》是这样拍出来的。

  

  您和张艺谋导演合作了很多年,《悬崖之上》是他首次尝试谍战片,对于新类型在影像风格和拍摄技法上有没有提出一些新的要求?

  赵小丁:相对于以往的作品,《悬崖之上》有一些不同。首先是剪辑方面,节奏很不一样,这一部剪得非常“紧”,电影节奏推进得很快;另外就是这一次选择在大同拍摄,目的是为电影打造一个冰雪世界的感觉,能够帮助观众很好的带入情境。这也是张艺谋每一次创作都会考虑的问题,用什么外加的辅助手段让观众很好的入戏。

  

  电影画面要为故事以及电影中的人物服务,那么在开拍之前有没有做一些准备,您有没有看一些同类型电影参考?

  赵小丁:有的。我我找了一些在冬季以及在这种冰雪环境下拍摄的一些电影,北欧导演的作品,以及韩国的电影都看过一些。

  因为电影节奏方面是和以往不同的处理方式,所以在摄影上也有一些特别的处理。我们在拍摄的时候用了很多中长焦镜头把环境尽量压缩,这样后景深虚焦比较明显,就会带来一种迷离的感觉,焦点尽量在人物上。比如火车里的戏份,以及片头森林里的戏份都是用的中长焦,这样的拍摄手法比较多。

  

  拍摄过程中有很多夜戏,包括车内的戏份,光线都很自然,完全感觉不到有打灯的痕迹,这在拍摄中是不是难度较大?

  赵小丁:夜戏我基本把摄影机的感光度调到2500,同时摄影机用的镜头光圈达到T1.8,其实就是过去我们说的快速镜头,能在非常暗的光照下捕捉到接近自然光的真实感,所以电影中演员在车内脸上的光影都很有质感。

  街道上的戏份,我们也只是在路灯方面做了一点点强化,在路灯的灯杆上加了一些面积比较大的柔光灯,模拟路灯的效果。所以车开过的时候,经过路灯的光区就会非常自然。当你了解摄影机的特性之后,知道它对光线低照度环境下的捕捉能力,再去营造光效就会很自然,而且也少用了非常多的灯,给灯光部门减轻负担。

  

  电影里外景基本都在下雪,又是在东北的冬天气候下拍摄,造雪机的运用上和以往有没有什么不同?

  赵小丁:下雪这一次用的方法和以往不太一样。以往的造雪机喷出来落在演员的衣服和头发上,质感很像肥皂,不太真实。这次用的是韩国的造血材料,类似粮食做成的膨化物质,质感特别像雪花,而且非常环保,对环境没有污染。另外我们还用了滑雪场的那种造雪机,把水雾化以后喷到空中,在低温环境下自然就冻了,在拍摄前一天用来做造雪。

  

  

  一般拍电影雨雪都是人工造出来,之前曾听其他导演说过雨雪天气拍摄难度太大,那我们有尝试在下雪的天气拍摄吗?

  赵小丁:我们有几场戏在雪乡拍摄,比如电影开场森林里的戏份就真的是在下雪,拍出来非常自然。当然,后面人造雪的部分也会参考自然雪的效果做到无缝对接,这样才自然。

  下雨的天气我们也拍过,《一秒钟》里开头的沙尘暴,也是真的沙尘暴,我们把摄影机提前做好预案保护好,然后在能见度不足3米的沙尘暴环境里抢拍了片头。

  

  《悬崖之上》第一场戏给观众留下很深印象,角色从降落伞下来的那种主观视角很有意思,是用航拍飞机失重下坠吗?

  赵小丁:差不多是自由落体的状态。我们用了一些小型航拍机,还有穿越机,拍完了之后从中选取了一些素材,这些特殊视角和跳伞的视角很像,这也是张艺谋导演想到的创意。

  

  火车部分的戏份是怎样完成的?

  赵小丁:我们在北京的摄影棚里搭建了三节车厢,车厢有能够模拟火车自然晃动的机械装置。光线方面,我们提前采集了一些火车行驶中窗外的光线变化,然后通过电脑编程,让车厢外的灯光带模拟光线变化,这样车厢里的光线就会流动起来,当然,光线的变化和特效制作的车窗外的景色是相匹配的。

  

  张译、刘浩存和特工三个人在狭小的房间里打斗,空间这么局促怎样完成拍摄?

  赵小丁:确实空间很狭小,拍摄的时候,俯拍的镜头我们把上面的顶拿掉了,摄影机在上面拍摄,另外有一面车厢的挡板也可以拿开,摄影机在另外一侧拍摄,看上去空间依然很狭小。

  撞碎玻璃,头伸出车窗外是现场用了大功率的吹风机,让这个镜头看上去更真实。这部分我们至少有两部摄影机从两个角度拍摄,素材足够多,剪出来的节奏感会更好。

  

  真建筑、真雪、真的冷,所以整部电影的质感都很真实。

  赵小丁:是,都是真的。我们运气很好,在大同拍的时候,真的下了几场雪,我们又用滑雪场的造雪机做了一些雪,这些都是真的。

  景搭的体量也比较大,有一些重要的建筑完整搭建了,当然受限于制作经费,也有一些不重要的景只搭了单片,里面只有一层空间,夜戏部分,我们会用灯把玻璃的一些局部勾一点光,容易透光的部分就用黑布蒙起来,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拍出来立体感还有光的感觉就非常真实。

  因为现场景搭的不完整,所以有些戏份是分开拍的。比如罗马尼亚大使馆,门外面和进门的一点空间是在大同的外景拍的,门里边的部分是在北京摄影棚搭建的,两部分接起来,对于场景的契合和打光都有很高的要求,要有灯光、摄影和美术部门的默契配合。

  

  整个拍摄最难的戏是哪一场?

  赵小丁:相对来说,在雪乡的戏份难度最大。受自然条件的限制,徐诶昂每天光照时间很短、气温很低,并且横道河子车站还有动作戏,是难度较高的外景戏。等回到北京摄影棚里,就等于回归我们日常熟悉的工作,就变得可控了,难度没有那么大。

  

  这次和张艺谋导演合作有没有什么新的感受?

  赵小丁:张导永远在追求没尝试过的东西,新的题材、新的可能性。对于创作他永远精力旺盛,而且在不断地挑战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